返回

深秋夜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阅读5
    深秋夜露 作者:顾三章

    分卷阅读5

    醒过来,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了。他顾不上一身难以启齿的酸痛,跌跌撞撞跑出来,却在餐厅看到了正在吃早餐的陈宋。

    陈宋盯着他乱糟糟的毛衣,眉头皱成了川字形:“你跑什么?”

    秦澈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怕陈宋一声不吭走掉了的恐惧是多么可笑。就算昨晚两个人睡了,那也不代表什么,陈宋想走就走。

    那,他也是自愿的。

    陈宋依然盯着秦澈,目光中带了一点疑惑,不动声色地打量他。

    秦澈有些无措地往回走:“没什么,我忘记了一些事情……”他偷偷回头看陈宋,惊奇地发现他似乎弯了一下嘴角,那是个不明显的笑意。

    当他洗漱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陈宋还没走,依然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秦澈觉得自己走路几乎都要同手同脚了。

    陈宋却只是用下巴点点桌上的早餐,示意他吃。

    秦澈从来没被陈宋这样优待过,小心翼翼坐下来,却不敢动。他怕吃了这顿饭,陈宋就要把他丢出去了。

    陈宋见他像块木头一样,一动不动,脾气立刻暴躁起来:“吃啊!”

    秦澈被他高声一喝,吓得抖了一下,抓起桌子上的小面包,艰难地啃了起来。

    陈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当秦澈终于啃完了早餐,陈宋站起来,一边拿外套,一边往外走,“走吧。”

    秦澈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随着他的脚步,脑子里叫嚣着一句话:他果然要赶我走了。

    到了门口,陈宋将自己的外套丢给秦澈,见他傻愣愣的样子,又不耐烦地给他套上,顺便将他塞到车子里。

    “说吧,你之前住哪?”

    “啊?”秦澈依然沉浸在被丢出去的心碎里,完全没听懂陈宋的问题。

    “我说,”陈宋被秦澈一早上畏畏缩缩的神态激起的怒气彻底爆发了出来,“你以前住哪里?你是听不懂吗?不是你自己说要回去收拾东西的吗?”

    秦澈终于明白原来陈宋不是要将他送走,忽悲忽喜之中,长长的眼睫毛就湿了。

    他湿漉漉的黑眼睛看着陈宋,终于鼓起了以前千分之一的勇气,哽咽着问他:“你不是要赶我走吗?”

    陈宋烦躁地抬手搓掉他脸上的眼泪,因为太用力,搓出了一道红印。他发现自己留下秦澈真是个傻逼的主意,他比以前见到秦澈的时候更烦躁,甚至不知道自己烦躁的是什么。

    他扭过头去不回答秦澈的话,可是秦澈执拗地望着他,让他都不能好好开车了。

    “草!”他恶狠狠地咒骂一句,凶狠地问秦澈,“我赶你走干什么?你现在这个蠢样子能去哪里?你除了你爹以外,还有什么人会收留你?”

    秦澈被他凶了,哭得更厉害了,他想到监狱里的爸爸,想到这些日子受得苦和委屈,再也压不住,在这个他明知道不喜欢他的人面前,没有用的嚎啕起来。呜呜啦啦,又难听又难堪,但他此刻是什么都管不了了。

    “行了,行了。”陈宋用力拉住秦澈,像扯一个布娃娃一样,将他扯到自己怀里,不情不愿地拍拍他的背:“别哭了。你快点说你住哪里,不是要收拾东西吗?你可别指望我会给你买。”

    秦澈窝在他的怀里,一直哭到哭累了,才嘟嘟囔囔了一个地址。陈宋也没推他起来,是他自己趴了一会儿,觉得不好意思了,默默转到了另一边,把脑袋靠到车窗上。

    陈宋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才不发一言启动了车子。

    12

    陈宋送秦澈回出租屋,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足这样阴暗狭窄的地方。屋子里又冷又潮,白天也要开灯,不然一点光线都没有。

    他站在秦澈身边看他收拾自己那点可怜的家当,暖瓶、热得快、水杯,几床破被子、破枕头……他的眉头越皱越紧,问秦澈:“你拿这些干什么?家里还要用这些吗?”

    秦澈抱着一堆破烂,明知道陈宋不高兴了,还是很舍不得地说:“都是拿钱买的呢。”

    陈宋觉得要不是亲眼看见,他完全没办法想象这句话是从秦澈嘴里说出来的。那个只会纸醉金迷的败家子不知道要受多少苦才会抱着一堆破烂当宝贝。

    他看着站在这个乱糟糟的房子里的人,黯淡得像昨天的一张旧报纸,明明他曾经是这个城市里最光鲜亮丽的一堆人之一。那个昂着头对他发号施令的人,脸上又高傲又骄矜的表情,鲜活得仿佛还在昨天,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唯唯诺诺、不敢笑也不敢争了呢?

    陈宋说不清自己心里是高兴更多一点,还是失望更多一点。他发现以前自己最厌恶的高高在上从秦澈身上消失后,他并不像自己曾经以为的那样快意,他甚至感受到了一丝失落。

    而手足无措地站在破房子中的秦澈,却像一颗一直放在聚光灯下的珍珠,被移出了展示柜一样,虽然黯淡下来,但也放出了自己本身的光辉。陈宋发现此刻的他,又稚气又软弱。他此时才意识到,秦澈不过二十出头,又被惯坏了,是个小孩子罢了。

    陈宋觉得自己的心软了下来。

    他对秦澈摆摆手:“这些不要了,你以后还会买得起新的,你现在不都会刷碗了吗?”

    秦澈听话的放了下来,但是独独抓起床上的一件衣服,折好抱在胸前。

    陈宋想要帮他拿着,秦澈却涨红了脸,不肯给。他觉得这个白色很眼熟,捉着秦澈的脖子翻出来检查,在袖口轻易地翻到了自己的名字。

    陈宋所有的衣服都是定制的,都在袖口用暗线绣了他的名字,他看着这件已经旧了的衬衣,觉得秦澈说过的那些,也许真的包含了一两分真心。

    他没有对紧张的秦澈说什么,将衬衣塞回他怀里,施施然向外走去。

    秦澈原本害怕陈宋看到他偷藏的衬衣,会以为他是个变态,见陈宋没什么反应,偷偷松了口气,紧紧跟在后面,小跑着下了楼。

    一路上陈宋都没说话,秦澈也不敢随便开口。直到他们快到家了,秦澈才听到陈宋说:“以后你可以住在这里,不收你租金,但是你要出去工作,交生活费,知道吗?”

    秦澈震惊地扭过头,看着陈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陈宋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陈宋踩下刹车,把车停在路边,恼怒地看着他:“不行吗?哪个男人不交工资的?你不应该学学什么是自食其力吗?”

    秦澈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有学的。”他一整天不灵光的脑子这时候突然转了起来,他焦急地抓住陈宋的手,像怕他不相信似的,捧到自己的胸口:“真的,我真的有学,虽然赚的不多,但我会努力的!”

    陈宋就这样让秦澈捧着手,没有抽回,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两个人都红了耳朵,才讪讪地转过去。

    秦澈似乎意犹未尽,这个时候又悄声补了

    分卷阅读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