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深秋夜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阅读4
    深秋夜露 作者:顾三章

    分卷阅读4

    他陈宋不过是秦公子得意之时的点缀,是他以前一件值钱的装饰品。

    谁见过狗还要装饰品的?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狗东西!原来自己才是那个神经病!

    陈宋咬得牙齿咯咯作响,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反正我也没信过!

    他狠狠推开秦澈,跌跌撞撞跨进了自己的车子,油门踩到底,“轰——”一声,歪歪扭扭冲了出去。

    秦澈呆立在原地,不知道陈宋为什么突然怒意滔天。他像以往每一次冲突之后,想自己是哪句话说错了。但以前他还能知道是自己强迫陈宋跟他好,陈宋才每次都没有好脸色给他看,现在他猜不出来了。

    他直挺挺地站在屋檐下,任冷风吹得他遍身寒凉。他心酸地想:现在我已经不能再用任何东西威胁你了,你别不开心了呀。

    9

    秦澈以为陈宋这一走,一段时间内是不会想再看见他了。

    实际上陈宋晚上就回来了,而且身边没带什么人。他似乎忘了早上的不愉快,神色平静地坐在餐厅里,吃了顿王伯做的简单晚餐。

    秦澈怕再惹他不高兴,不敢出现在他面前,缩在厨房里,这里擦擦,那里洗洗,倒是把整个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

    直到把厨房墙面上的瓷砖也擦得亮晶晶以后,他才直起腰喘了口气,冷不防正对上陈宋的眼睛。

    陈宋斜斜靠在厨房的门上,抱着手臂,神色复杂,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秦澈手里抓着油腻腻的抹布,不知所措地曝露在他的目光里。

    他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灰扑扑的,像一件沾满了灰尘的旧家具。他不太好意思地将左脚往后藏了一点,他的袜子脚趾头那里破了一个洞,他祈祷着陈宋没看见。

    可是即使陈宋没看到他的袜子,他身上的旧毛衣也够可笑的了。那是他租房子的时候,房东丢在房子里当抹布的,他捡了起来。

    秦澈知道无论如何,他在陈宋的眼里也不会再好一点了,迟疑了一会儿后,他最终放弃了,沮丧地低下头,走到水池边,搓起脏抹布来。

    陈宋看着秦澈的手,依然是白生生的,在水中隐隐现现。洗洁精揉起的泡沫堆在他的手上,可也没比他的手指更白一点。

    陈宋出神地看了一会儿,最终只说:“你以前可不会干这个。”

    秦澈垂着脑袋,很平静:“以前是以前,现在也没人帮我做这些事了。这些小事我学一学,还是能学会的。”

    “以前是以前?”陈宋喃喃自语。

    秦澈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回过头去的时候,发现陈宋已经走掉了。

    秦澈被陈宋丢到这里,也没人安排,他就自己住进厨房旁边的佣人房。陈宋虽然不是常常住在这里,但一应用具都齐全。秦澈找出厚厚的被褥铺上,觉得非常好了。这里那么暖,比他的出租屋不知道强上多少倍。

    半夜,他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惊骇地意识到屋里还有其他人的呼吸。惊叫还哽在喉咙里时,一个黑影就扑了上来。

    秦澈吓得肝胆俱碎,可是他推拒的手刚触到那人温热的胸膛,他绷紧的肌肉就放松了,双手软绵绵地垂了下来。

    他闻着陈宋身上淡淡的酒味,没有挣扎,犹豫而柔顺地躺了回去。

    陈宋熟练地剥着他的衣服,像剥一颗花生一样简单。将他白白净净、圆润香脆的花生仁从壳里掏出来,放到柔软的被子里。

    他的手异常地烫,一寸一寸搓揉着秦澈的骨肉,顺着腰线一直摸到他的脚踝,又握着他的脚踝拎起他一条腿,折到胸前。

    黑暗里,他们谁也看不见谁,触觉被放到无限大。陈宋只觉得秦澈乖极了,随便他怎么叠,怎么揉,顺着他的力气,被捏成各种样子。

    10

    陈宋的手异常地烫,一寸一寸搓揉过秦澈的骨肉。从他圆润的肩胛骨,一路流连到他曲折的腰际,反复摩挲捻弄。

    秦澈被摸到敏感的地方,抑制不住地弹跳了一下,胯部向上挺动,撞上了陈宋早已昂然的凶器。

    “怎么?想吃了?”陈宋压着秦澈,手指涩情地拨弄着他隐秘的入口,在他耳边粗重地喘着。他不知喝了多少酒,居然带了点难得的笑意,摸索着握着秦澈的手去摸自己下面:“不用你吃都硬了,怎么办?嗯?小公子?”

    秦澈没有章法地点头又摇头,什么也说不出来,一身白皮肉抖个不停,又是怕又是想要。他没有招架过这样的陈宋,陈宋和他上床的时候,要么是憋着一团火,凶狠地、不管不顾地伐挞,要么是漠然地、自顾自地抽送,没有这么……这么……坏的……

    “嗯——”他被撩拨得手指绞紧身下的床单,细细地从嗓子眼逸出一两声哼哼,弱得像猫叫。

    他也确实乖乖的像一只家养的小奶猫,随便陈宋怎么揉,怎么折,都自觉地顺着他的力气,被叠成各种样子。

    陈宋握着他的一只脚踝,将他的一条腿折到胸前,一口含住他的脚趾,下流地吮吸舔弄,咂出啧啧的声响,像一个久渴的人,捧着秦澈这汪水吸个没够。

    秦澈没有被这样玩过,他羞耻得眼泪都流了下来,糊了一脸。他不敢叫陈宋知道,细弱的手指无力地勾过枕巾,盖住了脸。

    窸窸窣窣的声音吸引了陈宋的注意力,一片黑暗里,他看不清秦澈的脸,但他仿佛知道了什么,他不允许他逃。

    他将秦澈的两只手叠在一起,握在手心里,另一只手握住他的后颈。他用牙齿叼走秦澈面上的枕巾,用温软的舌头舔干净他沾满泪水的眼睫。

    他低低地在秦澈耳边呢喃:“你好软啊,秦小公子……”他毫无预兆地狠狠一挺,凶猛地撞了进来,“还特别润……”

    秦澈终于再忍不住,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陈宋轻柔地亲着他的眼睛,身下却没有一点放松,他双臂紧紧禁锢住秦澈,一下比一下凶狠地捅进捅出。

    “小公子,小公子,”他咬着他的耳垂,叼着、舔着,“你舒服吗?喜欢吗?”

    秦澈觉得自己要被撞碎了,双手却挣脱了他的禁锢,绵绵地挂上了他的脖子,断断续续地哭叫:“好痛啊,阿宋,好痛……”

    他白白的手指没有一点力气地搭在陈宋的后颈,一边喊痛一边摸他剃得短短的发茬子。被颠得狠了,软软滑了下来,就呜呜地求他:“要,要抱着……”

    “娇气!”陈宋握着他的手再放到自己汗津津的脖子上,下面越弄越深,“那你说,喜欢吗?”

    秦澈拱起背,去吃他的嘴:“喜欢,喜欢的。”

    于是陈宋的嘴巴就包着他的嘴巴,加快了弄的频率,不一会儿,满屋子弥漫开来一股膻味。

    11

    第二天一早,秦澈

    分卷阅读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