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开学
    之后你跟虞曦表面相处依旧冷漠,私地里亲得难以分开,有人的时候你不允许虞曦亲你,你几乎只局限在房间里。
    虞曦有几次想跟你睡,都被你拒绝,因为这代表的含义,让你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开学这一天,你跟虞曦并肩同行,走出小区,虞曦挽着你的胳膊,牵上你的手。
    走到学校,你立马放开她的手,跟她保持一定距离,班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你跟在虞曦后面,回到座位上,一切都如平常,她的桌前一直有人向她问好,而你能说话的,班里关系最好的小同桌一直没来。
    因为是高三,大多与复习为主,努力把心放在学习上,而体育课是打算测完体测就结束。
    虞曦最近也监督你学习,不在包庇你,你一个人做完晦涩难懂的题,然后虞曦就会来找你,告诉你错哪里了,而这时候,虞曦不烦你倒是先烦躁起来,原公式你会做,换了题就跟天翻地覆,让你摸不清头脑,你也不想耽误虞曦的学习时间,不让她来找你。
    接着你就莫名其妙的被叫去老师办公室。
    “虞曦最近教你学习是好事,你要把你的态度端正。”班主任由衷的劝说你。
    你不知道谁那么无聊,关注着你跟虞曦,态度的事也要举报你。
    于是接下来的画面变成了你强颜欢笑给虞曦试卷,硬扯出的笑,放学后,虞曦还特意扯着你的嘴角,让你的硬笑再度重现。
    班主任想过把你跟虞姬调在一起,好方便互相学习,但虞曦没有弱项,这样安排是因为虞曦妈妈兼顾过你们的家长会,不过这个提议被你拒绝了,除了不想被人知晓,还有就是小同桌的事。
    小同桌名字带儿,名叫念儿,小同桌请求你帮忙时,向你揭露了她的伤疤,她应该有个哥哥的,但不幸流产,她的父母悲痛欲绝,所以在她出生后,给她取名为念儿,在小同桌十二岁时迎来了自己的弟弟,而她没见过弟弟几面,却几番被父母期盼着照顾弟弟的重任。
    生来就因为环境而无法健康的人,始终对你有一种吸引力,而虞曦是例外。
    而她也正是把你当朋友,才会在那个时候请求你的帮忙,若非迫不得已自尊心不会把自己展开给别人看,这段友谊,不是那种要摇人才会出现的朋友,而是你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
    吃过午饭,你回到座位上,翻着永无结尾的练习册,上面有着虞曦给你勾拳的错误,在你的字迹旁边写着她的字迹,你脑海里可以想象出虞曦认真的模样。
    然而这次不同,不只是批改你的试卷,在错误的旁边写上详细的答案解析,虞曦还留下了卡片:“来我房间吗,只学习,不干。”
    你看见字条,讶异住了,但字条上明明白白写着不干,然后一个句号。
    可以是只学习句号,也可以是不干什么句号,也可以没有句号,偏偏虞曦单单两个字句号。
    最后一节课的铃声敲响,班里同学陆陆续续开始离开,你还在发呆,今天也是你跟心理老师见面的日子,你让虞曦先走,就匆匆去看了老师。
    其实你不是个很爱倾诉的,跟心理老师聊天让你很苦恼,老师大约是四五十岁的样子,你很少去主动跟她约时间,今天是突然让班主任通知老师的。
    你跟虞曦牵着手,肆无忌惮的走在冷清的校园里,到了心理室,你回过头:“你先回去吧。”
    一进去就是两个小时,你不想耽误虞曦的时间,你看着她,又担心她怎么回去,于是摘下自己的围巾,带在她脖子上。
    老师看着就很和蔼,交流起来没有障碍,但任何治疗都是需要配合,而你不过是被学校安排来的,并不是自己想,所以你对自己的大多事情闭口不提。
    可今天老师突然对你说,“有些强大是在掩饰着平庸的自己,一味的沉寂是不放过你自己。”
    虞曦站在书下面,围着你给她围上的红围巾,你还想脱下自己的衣服,虞曦抱住你:“我不冷,刚才跟校长一起练书法,等你是因为我想跟你牵手。”
    她的眼神里像是燃烧的火焰,你荒芜的内心肆意生长的野草,星火燎整个荒原。
    你回到家中,爸爸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一直都是他的区域,妈妈在书房着晚上的饭,弟弟在你的房间里打游戏,搁着门你都听见了非常吵闹的声音。
    经过厨房妈妈问你:“晚饭有什么想吃的吗。”
    “随……炒蛋就行了。”你看见厨房里搅拌好的鸡蛋,一直惯持着随便,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
    说完,你就回屋安静写作业,路过时踢了一脚打游戏的弟弟,弟弟抱怨了一句,然后又爬起来继续打游戏。
    你隐约听到喊吃饭的声音,你弟的声音盖过了一切,又过了一会,门外传来吼声。
    “姐吃饭了。”弟弟放下游戏机。
    等你后脚到餐桌上,爸爸瞪着你们:“光玩游戏啊,成天就知道玩,喊吃饭都玩的喊不动。”
    你努力免疫他的声音,不多理会,看着桌子上,没有炒蛋,但有西红柿鸡蛋汤。
    沙发上你爸躺着休息呼噜声,惊天动地,饭他的声音环绕,夹杂着弟弟激动的欢呼声,你妈闲不下的洗过碗在房间里打扫卫生,一切都糟糕透了,你按耐不下,裹着外套,跑了出去。
    你总觉得压抑,可长久一来,不就是如此吗,到底哪里错了,为何要让自己难受。
    ——
    本来说是短篇,结果控制不住想写她的成长,收获亲情友情跟爱情,毕竟是走了很久的路嘛,三次元不太顺利,再加上身边都是直女让我很枯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