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罪恶
    大年三十除夕夜,你爸出去打麻将,你妈去跳广场舞,你跟弟弟在家看春晚,看得没劲没心思,就回房打游戏。
    你不知道人与人打游戏的区别在哪,同样是玩游戏,为什么你在输,怎么是个人都比你会玩游戏,你到底输在哪了,老打不赢。
    同学群里到处都在发红包,你抢了六块多,朋友圈都是晒收到了多少钱,你爸妈给你培养的穷人思想自然不会给你们压岁钱,说你们的压岁钱都是他们给出去的钱。
    “不准抽烟!”
    “给我闭嘴。”你烦到不行,难以自抑,就想用烟压一压。
    “爸,姐姐又抽烟。”
    “卧槽,你闲的是吧,”你一脚踹在你弟腿上,正巧把你爸看见了。
    你弟不知道抽什么疯,或许是上初中跟人学坏了,一个劲的跟你作对,老是打你小报告,欠得你想打人。
    “你一个姑娘家不学好,粗鲁,我再听到你再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笑死,正当你吓大的啊。
    “自己成天骂爹辱娘,我可没你粗鲁,我不辱骂娘。”
    不让你抽你就抽,你人生的第一根烟都是拿你爸的烟,为什么不能抽,你爸骂人的词比谁都歹毒,你都没学着过,有时你无法忍受继承了你爸的秉性,但也纵使自己堕落。
    你爸气的一脚踢在你的肩膀上:“抽烟抽烟,不抽死你!”
    “砰”的一声,你毫无防备的被一脚踢到,磕到了床板,这一脚真的用了力,让你怀疑是不是真的想让你去死。
    他指着你,愤怒的大吼:“给你送那么好的学校不好好学,你不看看你什么模样,没个女孩样子,嫁不出去,嫁出去也是被人打死,早知道你怎么没用,还不如赶紧嫁出去。”
    你摸了摸脑袋,鼓起了一个包,还要听到有人用那么恶劣的语气辱骂你,还是自己亲爹,脑子里炸了:“嫁人我就死,我为什么还要嫁入,要是遇到你这样的人,我还不如死了!”
    “你他娘的,敢怎么跟你老子说话!”你爸巴掌打在你脸上。
    你不跑了,打死你得了。
    但你妈回来了,原本趁着大年三十跟姐妹挑广场舞,聊聊天,好好团聚团聚,一回家就是鸡飞狗跳,你看见你妈拉住你爸反被打了一巴掌。
    “都是你养了个这逼货色。”
    “别在发疯了,真的够了!”你弟大吼着。
    你爸还要打你被你弟护着了,护完你,又护着妈妈到屋子里,然后面对爸爸。
    你爸的身高在一米七几,眉黑眼大,算不上恐惧的人,但或许是从小到大的阴影在,瞪着你就让你浑身颤抖,或许是不想活的念头在你内心不断生根,你开始找救命稻草,哪怕发泄都能你的调剂,也许是你知道,他要在你们心目里建立不可反抗的高大存在,可在你心理害怕都成了伤自尊,软弱闷声都成了妥协,你不愿意,你害怕你像妈妈那边强悍勤劳的人面对你爸无端的暴脾气时选择了沉默,你看到了你妈脸上无意中流露出的难堪。
    你知道你弟是怕你爸的,但同你一样恨你爸,谁不期待美满和谐的家庭,有你爸这样的人,就不行,弟弟敢拦住你爸打你,就已经用了很大的勇气。
    以前都是你听着你爸妈的争吵,这次到你跟你爸,你把心里的怨气全都发泄出去,你恨他,因为你无能懦弱极端,构成你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家庭,在一个只有嘲笑贬低没有爱的家庭里,活在极端,冷漠的气氛里。
    阻拦你爸的弟弟也被他骂骂一顿,甚至辱骂弟弟,跟你一样不知廉耻不尊老爱幼,没教养。连他养来防老的儿子都打,这样的人,你报什么期待美好家庭。
    你爸哭了,你搞不懂为什么哭,你的脑海里只有恨,你恨他,真的很恨他。
    你不怕被人跟你来硬的,但你怕别人跟你来软的,但你心里依旧是恨啊。
    “我活的真失败,你出去看看谁家姑娘敢打自己老子,我就养了个白眼狼!”
    “我知道你抽烟,不是一次两次了,小女孩家谁抽烟,谁给你一样骂脏话,我警告你再敢抽烟再敢说一句脏话就都别想活了,都去死!”
    “是是是把你委屈死了,不看看谁先打谁!”
    “你去看看别人都是老子教训闺女,你看看你敢教训老子,你他吗的养了个好东西。”
    “我养你干啥不如去死!都别想好过,都去死。”
    你想报警,你想过死,可没想过拉全家人的命去死,你妈拽着你的手机,还让你弟劝你想清楚。
    你知道你有这么一个糟糕无赖的爹,可你没想过不让他好过,你绝望无助,外面的烟花一声比一声,短暂的易逝的在这一天永远留存。
    你想不通你爸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管你,他也曾看到你抽烟,但也只是万分嫌弃的看你然后当做没看见,在饭桌上不满是暗示给妈妈故意刺妈妈,理由是骂人吗,一句卧槽?可全家没有一个人比得过他脏。
    你知道他从不管你,看你的眼神从不是父亲看着女儿,而是一个人看不起另一个人,一个自以为是的人看不起无能的人。
    大年初一早晨家里的男人是要下厨煮饺子的,还没到大年初一早上,可显摆他,一个劲的唠叨早上要煮饺子,可真辛苦的要命,大扫除每年都是你跟妈妈和弟弟,去老家贴对联,你烦每年你爸转来转去就是不贴对了,反正都是你跟你弟贴他指手画脚,就不让他去的,食材都是你跟妈妈做的,为什么偏偏是他幸苦。
    一个四五十岁的人,哭的可真惨,就因为你骂了一句卧槽,打你骂你,你当时多希望他去死,事后就有多想活着,救护车在家抵达抵达,你的内心充满的恐惧。
    心脏病犯了,等待你的是你爸的生死,你大姑二姑接连的训斥,全家人的责备,你完蛋了,人生都将昏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