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微h p o18 w.vi p
    这是你十八年来从没有想过的,你一直是陷入怀着怨恨似无病呻咛的痛苦,更从没有哪个人能让你如此迷失自我,没有抓狂,没有想要维护的人格,你像是冰河抓住了拂过的春光,哪怕堕落成泥让你乞讨,你都愿意,你觉得这样的你很可怕很没救,却又让你感到无比的美好。
    明明很喜欢却让你感觉到很闷,全身的热通到了脑袋,像你无法控制的冲动,你无法解释,难受万分,眼神里满是渴望,求救道:“虞曦…”
    虞陌的手在你衣服里面,而你在外面握着她的手,嗓子发痒:“我难受……”
    你的心脏狂烈的跳动,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让你气喘吁吁,没有了力气却又都是力气。
    虞曦望着你,安慰般手摸着你的脸,像是在抚摸根本没有的眼泪:“因为,好高兴,好喜欢,好软,阿月好棒。”
    虞曦还不想消停,解开你的睡衣,你被脱光了上衣,身体完全暴露在外,她将你推倒在床上,傲人的双峰上下起伏,勾得虞曦脱掉自己的睡衣,将你压在身下,还问你:“我重吗?”
    “不重。”你笑了笑,虞曦坐在你的肚子上,有点痒痒的,手掌揉虐你的胸。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layuzhaiwu.xyz
    “冷吗。”你关心问道,虞曦脱得只剩内衣内裤,你问完就捞着被子披在她身上。
    “冷不下来,阿月添把火。”虞曦整个身子压在你身上,贴着你的身子,你感觉到了热上加热,你连脱掉衣服都没感到一丝丝冷。
    虞曦将自己跟你的身体藏在被窝里,空气中只有你的喘息声,你望着天花板,握着她的肩膀不自觉的用了力。
    她的吻落在你肩膀,你的肩膀都在向她靠拢送过去,虞曦的舌尖舔着你的凸出乳尖,舔舐你略浅的乳晕。
    发育期时乳房的肿胀疼痛你早已忘记,取而代之的是她唇瓣停留在你身上的温存。
    突然虞曦的手摸上你的大腿,正往你私密处探索,你受到惊吓,像自我保护般,叫出了声,又急忙捂着嘴。
    妈妈突然敲了你的房门:“阿月,明天小曦就走了,不要置气。”
    在你妈眼里,你还是那个不懂事的孩子,不给虞曦好脸色,也知道你不喜欢虞曦,而虞曦总能不计前嫌的对她女儿好,她生怕你们打起来,可她不知道,她们现在好到在被窝里疯狂亲热。
    若是平常,一句置气就如你气急败坏,可你现在想不到其他,只有紧张后的渐渐清醒冷却,害怕被发现自己在跟虞曦这般亲密:“没事妈,嫌我笨呢。”
    也只有你生气之后才会风平浪静,妈妈恐怕把附和的话咽下去了,话做结尾:“早点睡吧。”
    你感觉到人不在门口了,你紧绷的身子才放下来。
    虞曦躺在你怀里,紧贴着你,笑嘻嘻压着声音:“阿月一点也不笨。”
    太过了,完全出乎你的意料,虞曦甚至想去扒你的内裤,你远离了她一点。
    “下次来我房间。”虞曦提议,你本想全当听不见,可虞陌又突然加了一句,“好不好?”
    你的冷静几乎完美,瞬间通红的脸出卖了你,你没发答应她好,但也不想拒绝,所幸你感觉到她勾起的嘴角一直没方向感过,鼻息蹭着你,像猫儿一样。
    在你脸颊上吧唧一口,甜蜜过后,你察觉一个问题,让你分外紧张:“你为什么那么会?”
    “我在书里看到过。”
    “哪本书?图文吗?”
    虞曦笑着:“是一本很厚的书哦,我们可以演给阿月看,下次来我房间。”
    虞曦再次邀请,你的不自在,羞涩感在虞曦身上是看不到的。
    又是停顿之后的询问:“好不好?”
    你红着脸,假装坚强:“你好像在哄骗无知少女。”
    “那我成功了没有。”
    “我想上这个当。”
    虞曦愣了一下,突然放开你,翻了身,背对着你,你观察着她怎么了,她只是将手放在脸上,你的内心像是刺痛了一般,会不会虞曦只是一时起兴,你上钩了,她的兴致就去了,想到一点就让你的脸越发煞白。
    过了一会,她身子不动,脖子微微扭向你:“阿、阿月,晚安。”
    你浮想联翩的心思一下子破裂,虞曦的声音细小娇弱,甚至有撒娇的情绪在,结巴着说完,像是根本不敢看你,才背对着你,是不是代表着她在期待什么,刚才捂脸是她也在害羞,虞曦也会害羞。
    你不可思议,甚至目瞪口呆,咽了咽唾沫,接着你疯狂的幻想下次,去她房间,你要怎么做,还会不知所措,只知道亲嘴吗。
    “嗯,晚安。”你差点忘记回应。
    原本中间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入睡时她腿翘到你身上,胳膊压在你胸上,嘴里时不时喃喃听不清的语言,平时高贵优雅睡相那么差。
    早晨,虞曦在你脸颊亲吻,你迷糊着睁眼。
    “我走了。”虞曦一如既往的温柔声。
    “嗯。”你笑着点头。
    “我拿走了。”虞陌拍了一下她的包,你迷糊着没反应过来,也没问她什么意思。
    起床时,你怎么也找不到你的衣服,回想起她走时对你说过的话,虞曦拿走了你的胸衣。
    你害臊起来,从昨晚脸就红得滴血,回忆昨晚僵住的自己,一股羞愧让自己状况,你发消息问她为什么。
    虞曦只是说:“明年见!”
    什么嘛,你没回她,而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你没有送她,从阳台上看着她上了一辆黑色轿车,慢慢驶出你的视线,你满是苦笑,另一个巨大的问题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