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微h
    高三你的成绩避无可避,你也整日在学习,为高考做准备,你知道你辜负了你妈的希望,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你这种垃圾,你妈还是给你报了补习班,你也想考上大学,虽然不可能离虞曦那么近,但很想跟她一个城市。
    “你也不知道心疼心疼你妈,懒得跟猪一样,能不能去帮忙。”你爸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打开你房间敲门也不进门就是吵你骂你。
    “你那么心疼你怎么不干!”学习的思绪被打断,只有心烦。
    每到你说出这么个话时,你爸只会说,养你干啥,废物。
    他不会帮你妈干家务的,尽管你妈在外让他蒸米饭,也是把你叫醒让你起床去蒸米饭,厨房对他来说仿佛是地狱,他只会对自己干的事唠叨不停,你的记忆里他从没刷过碗,每年二八都没见过他参与大扫除。
    你被绕的心烦意乱,再也没有心思学习,外界的一点因素都能让你无法在集中,翻遍了过往,让恨意再度蔓延。
    你渴求烟能救你,救你无药可医的心,救你快要腐烂的灵魂,你只感觉到脑子像是被抽了一下,拿着烟头烫在你腿上。
    烟已经不能救你,但自残能,你需要伤口刺激你的神经,你需要这种死亡蔓延开来的痛苦。
    过了一会,你妈敲了你的房门,每次冷战,你妈对你就会小心翼翼的,所以在你门没锁的情况下,只是敲门。
    你妈说:“虞?来了。”
    你从中醒悟,忽然清楚自己再做多么要命的事,你穿上衣服盖住身上的伤,喷了香水,又开了窗户透气,试图盖住烟味,又觉得房间冷开了空调,等你处理好这些,你打开门,有些拘束的捏了捏衣服,让她进来然后关门,鬼迷心窍的锁上门。
    虞?穿着冬天的睡衣,带着帽子,身上穿着长款羽绒服,手里抱着你送她的抱枕。
    自从那件事后,你故意避着她,她可能记忆模糊,但你记得清清楚楚,她柔软的唇与你相吻,纤细的手伸进你的衣服里,坐在你身上的场景。
    既乖巧又甜美的模样,眼神里闪烁的光既期待又无辜。
    真的要命,她是要找你睡觉的。
    你对她突然到来而紧张,捏着她的胳膊,一不小心成了审问:“你怎么来了。”
    “我睡不着……”虞曦满是抱歉。
    “找我就能睡着了吗”
    “我要去北京过年。”
    “嗯。”虞曦的朋友家人都在北京,每年也都是去北京过年,你不意外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反而闷闷的。
    “阿月不开心了吗”
    “哪有。”
    “那我们要等到开学后我才能回来。”
    “很快就过去的。”
    “阿月跟我走吧。”
    “去哪里。”
    “去北京。”
    你不愿意回答,你就是一滩死水,到哪里都活不成,黑暗中你摇了摇头。
    “阿月有想跟我说的事吗。”
    “新年快乐?”
    “现在说太早了。”
    “我会想你的。”四下安静,你望着虞曦的眼睛。
    是不是爱了人之后眼神就会闪躲,她不看你时就只能看着她。
    空调这时吹着热气,虞曦的喉咙动了动,眼神向下盯着你的唇瓣看,再也忍不住自己,克制自己,喘着气蛊惑的询问你:“阿月,我们接吻吧。”
    你的脑子一下子炸了,唇瓣动了动。
    虞曦却已经准备就绪,只等你答应。
    你的手在抖,爬到虞曦脸上,你抚摸她的脸颊,她的眼睛,你只能看见月光透射进来的阴影,月光那般冷清,却照得你的心炽热。
    你向她走进一步,先一步吻向她,虞曦勾着你的脖子,接着温热的舌头伸进来,与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唔,嗯……”你开始呼吸困难,虞曦摸着你的脸,含着你的舌拼命吮吸,舔着就不想放开。
    “再亲一会……就一会。”夹缝中虞曦媚声向你讨要。
    “唔……”你被放开后,气喘吁吁羞涩的捂着嘴,虞曦抱着你的脖子,留恋的埋进你的颈窝。
    “阿月好香啊~”虞陌的嘴唇凑近你的脖子,吐息在你的肌肤,如喑哑的大地发出的渴望的声音,你弯着身子掐着她的腰,往自己身上贴,将她的胳肢窝,搭在自己肩膀上,一点一点的吻她,你不会换气,青涩的反复的印上她的唇瓣,虞曦使坏的咬你嘴唇,你就去舔,舌头伸进她的舌头里,但你不会湿吻,虞曦笑出声,你被她蛊惑,却不想清醒。
    虞曦抽出一只手,伸进你的衣服里,抱着你解开了你背后的内衣扣。
    “啊哈……”你收回了密密麻麻的吻,羞涩的望着她,你明明可以制止她,却任由她的手在你敏感处肆意妄为,你发育早熟,乳房早已成熟成形,为了掩饰线条,你总是穿着紧一点的胸衣。
    “好大——”虞陌一只手都握不全,“都说女生的发育最终是半球,阿月比我们厉害,是大半个球。”
    “唔…”你很努力的咬紧牙关,血液直冲脑门,你一句话也讲不出来,若是光线亮一点,你的面红耳赤无处可躲,羞涩害怕慌乱不舍这些情绪夹杂在一起,令你的心脏猛然跳动。
    ————
    写生好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