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入心 rouwen np.me
    虞?握着你的手,你头一次感受到别人的手温,放在她滚烫的脸颊。
    “为什么不可以?”
    问得你心里痒痒的,一点点向你靠近,扶着座椅的手把,虞曦俯下身,靠近你的脸颊。
    醉醺醺的你,看着她近乎完美的脸颊,白皙的皮肤,水蜜桃般的甜美,你摸上她的嘴唇,软软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生无辜。
    她突然印上你的嘴唇,舌头舔着你的唇瓣,撬开你的牙齿,你没有立刻推开她,让她误以为一种接纳,更加急迫的加深了这个吻。
    放开你时呼喊你的名字,她的呼吸吐在你脸上,你扶着她的腰,向自己靠近,咬着彼此的唇瓣,她垮做在你身上,手不老实的在你身上乱摸,最后是你笨重的不会换气,才推开她。
    原来接吻那么累。
    你刷得一下脸通红,你很清醒知道自己和谁在做什么,虞曦坐在你身上,你重重的喘息让你的腰起伏,暧昧在空气中不断升温。
    她捧着你的脸,在你身上喘息,你将她的身子拉的很近,扣着她纤细的腰不肯放。
    这感觉,好极了。夲伩首髮站:wanb enge.cc 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
    你的大脑想着,继续下一步,即便你们都是女生。
    欲望是会将人吞没的,不知不觉中虞曦的手伸进你的内衣里,你放开她,急匆匆喝酒假醉。
    你根本没醉,就算醉了,那样吻着也会被惊醒吧,只是你不得不装醉,生怕陷入尴尬。
    你们开始得突然,结束得也突然,虞曦将你的内衣穿好,衣服整理好,你不确定虞曦是醉了还是没醉。
    压了压酒精,虞曦打电话联系了家长。你妈哭着找你,你多想谁也找不到你,可怎么多年来,你知道妈妈的不容易,更知道妈妈其实希望你很有出息,能在以后过得好,妈妈其实很脆弱,她把你当做支柱,你都懂,可是你没办法理解,没办法成为那个被人期待的存在。
    你们三人挤在出租车,你不想说话,更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
    你自顾自的回家,也没有向虞?告别,你回到家,看到你爸的鞋子,你忍不住厌烦,你本想快步进自己房间,但还是听到他说。
    “多大的人了,还离家出走,丢人。”
    你咬紧牙,你妈紧跟你后面,警告着你爸:“少说话。””你就惯着她,成天关在屋子里,谁家姑娘跟她一样懒。”
    “还不是和你学的!”
    “你别一天天那么能,她就是跟你学的,天天跟她老子怼。”
    你摔着门进房间。
    你极少跟你爸交流,很早之前你就放弃了,每一次的交流都是他看不起你的想法,你们吵架而结束,上一次你委屈落泪,是你妈让你继续上学,你爸问你不上学以后做什么,上学想学什么,你说你想学设计,想走艺术生,以你的成绩高考绝对没希望,而你那时对艺术也感兴趣,你想这没准是一条出路,但没想到得到的却是激烈的反对。
    “学习艺术最没出息,你要学艺术,我死爹死妈的才让你学艺术,你看看你四爷家你姑,不就是学艺术,现在学出个啥,不还是跟人打工的吗,没出息的东西。”
    你爸跟你姑姑打电话说你学艺术,跟你妈打电话骂你妈让你学艺术,把艺术贬的一文不值,你妈最后也不让你学艺术,但也跟你爸吵了一架,你爸给你找来关系,花了钱进来重点高中,其实花这钱还不如让你学艺术。
    你纵使表面再撅,内心绝对受挫,你仿佛被恶心到了,极具的想要逃离,从哪以后你放弃了跟你爸单独相处。
    自己住的房子是祖父出了事故,别人赔偿了钱而买的房子,若不然你们一家一辈子都不可能住在城市里,你爸有两个姐姐,她们只分了十分之二的财产,也就是各分十分之一,你不得不提起你的姑姑们,大姑曾对她的孩子说过,你舅要是出事我就当没有你们,所以目前为止你跟你表姐表哥关系淡然,二姑对你挺好,但你心里总有种空空的感觉。
    你的记忆里祖父是个严肃苛刻有威望的老人,去世那年你四岁,他去世的地方在城市工作,而你在农村,你只有迷迷糊糊的记忆,但你知道不会是你爸这样的人,甚至完全相反。
    你爸不成熟,更不负责任,你妈口中的穷,是真的穷,你妈因为照顾你们,没有工作,赔偿金再多也早就花完了,你爸妈还总是拿养你们要花很多钱为由,告诉你们,家里没钱。
    十几年来,你爸在外挣的钱都自己花了,你妈自你们大了就找工作了,不过这两年因为腰伤无法工作,家里本该靠你爸了,却依靠不住,所以你才想为妈妈分担提出下学,却遭到你妈的极力反对。
    你有时想着给妈妈分担,你只能分担家务,但有次你拖着地,你爸明明换上了拖鞋,他的拖鞋却在你拖过的地上踩着肮脏的脚印。
    他说着呦:“终于知道勤快了,知道干活了。”
    你恨死了,为什么你妈能忍受怎么一个人。你恨忽略你,更恨你的举动被人用惊讶的态度对待。
    你看到虞?小姨家里的豪华,你心里只觉得那不是你配能拥有的,你啊,就应该在永远也刷不完的碗里,洗不完的衣服里,操心的存着里,干不完的家务里,一辈子像保姆像一样被人践踏。
    你不知道为什么儿时记忆里自己对父亲这一形象有着崇高的尊重与敬爱,长大后满目的憎恨,越发不可收拾。
    你听到门外你爸妈吵架的声音,你妈还是很维护你的,她怕这时候你再受刺激,再离开,可他们突然熄了火,你爸的心脏病犯了。
    你没有同情,心里仿佛翻了白眼,又来。
    你讨厌你妈打你骂你,讨厌她在你爸面前低声下气,讨厌她将所有情绪带到你身上。
    但你无法控制自己心疼她,每每想起她是妈妈啊,你都想哭,为什么你的妈妈会过得那么不好,为什么你要让她怎么伤心。
    妈妈给你的是打一巴掌给一颗枣,你明明知道却无法不被控制,你疼的垂着胸口,这种疼痛并非身体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