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粉红
    天已经很晚了,你不放心虞?回去,于是带着虞曦回寝睡觉,你的床板硬也小,不知道虞曦能不能睡,但现在条件没得选,你带了几套睡衣,只有一套睡裙你没穿过,你也只想拿最干净的给她。
    “你不转身吗?”
    房间虽黑,但还是能看见彼此的,但看不到彼此脸上的颜色,虞曦说出这话竟让你感觉到娇羞的错觉。
    你虽看着虞曦,但没想那么多,毕竟都是女孩,你也只当看着别人换衣服不好而转身。
    你接过她的衣服,放衣服时,似乎摸到了她的内衣,软软的,而你睡觉从不敢少衣服哪怕是内衣,你怕还遇到你妈带人进你房间而你没穿衣服的尴尬,你妈一直都是藏着你房间的钥匙,以前藏一把后来你发现就配了了好几把。
    狭窄的床,安静的空间,让你们紧贴着,听着彼此的呼吸,七八月的夏天,即便是夜晚也有一阵热风,你怕蚊子咬,所以你在下铺按上蚊帐,纱网落下你们躺在里面,你总感觉有一种莫名荒谬,诡异的氛围,你拿出花露水,喷洒在身体上,凉凉的。
    你一直都没想过跟虞?说话,你们并没有多少共同话题,莫名被虞?认为是朋友,你没想通,因为你所呈现出来都是恶意,但她永远保持着善意,论这点你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她。
    但你们的沉默,你却没有感觉到尴尬,虞?说:“她来了好几次,今天才找到你。”
    “找我干嘛”
    “听说你不愿意学习,叔叔阿姨又把你送过来了。”
    “是啊,我不愿意。”
    虞曦将手放在你手上,她的嗓音非常温柔,她说:“不愿意就不学了,我教你学别的好不好。”
    你哼了一声,但话却没说出口,你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反驳她,但从没有人告诉你不愿意就可以不。
    半夜你热醒的,你跟虞曦紧紧抱在一起,你的腿压在虞曦身上,胳膊还搂着她,虞?多余的动作就是握着了你的手,你看着怀里的女孩,睡觉一动不动,穿着的睡裙竟然不会往上卷,额头冒着细汗,身上却还能香香的,不知道用了什么沐浴露。
    黑暗中,你伸回压在她身上的胳膊,她途径身上柔软,你又摸了摸自己的,你虽然一直知道但难免还是想比较起来,虞曦没你身材好,你穿c杯的,胸口一捏还痛,是还会长的迹象,你腰细个子高腿长,虞曦就比较圆润了,但恰到好处,脸小五官长得好,有颗泪痣,肤白貌美气质非凡就打败了很多人。
    可是她的胸为什么那么软,你忍不住将手放在她的胸上,随着她的呼吸你的手一上一下起伏,根本不敢捏。
    鬼迷了你心窍,你竟会燥热,立马停手,给你喷了花露水降温,拿起扇子扇风,扇着扇着,你将风转到她身上。
    日子明明已经糟糕透顶了却又让你觉得美好。
    你早上五点就要醒,念两小时的书,有半小时时间吃早饭,你拿了两个包子去找她,虞曦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你哭不出来,就用辣椒胡眼睛,你装可怜给虞曦,也许虞曦能救你,但辣椒太猛,你整个眼睛都红肿起来,虞曦见你这副模样也是吓了一跳,但你无所谓了,虞曦不会把你出丑的事说出去。你怎么做也是想:是虞?,就会有办法救你,是虞?的话,事情就能摆平。
    她摸着你的眼睛,你起床时,虞?不想你去的,但你担心你不去被老师查,万一发现虞?了怎么办,但她看见你红红的眼睛,以为你受到了什么伤害。
    你没有解释,就虞?怎么想就发生什么事吧,怎么想,你还真卑鄙。
    虽然是白天,但你还是不放心虞?一个女孩子,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虽然她身手比你好很多,学习营的地方还比较偏僻,你跟着虞?一起爬树,她几秒就爬上去了,而你脸憋的通红,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你一定要爬上去,最后虞?拉着你的手上来。
    她说:“阿月,我接住你。”
    你不想在跟你的爸妈因为学习营的事情起冲突,可是你拒绝不了她,却也没法答应她。
    你知道虞?是看到你红肿的眼睛,才想着带你走,可你们不会有好结果,你无法相信你爸妈会说你怎么坚持不下来,怎么连费钱的,那些话其实没什么,可你就是没法不在意,一直以来都是你自己不放过自己。
    “阿月,到我身边来,我需要你。”
    需要你,从来没有人说需要你,但你不在乎自己的愿不愿意,快不快乐,你依旧可以自残独过接下来的日子。
    “阿月,你的背后是只会带给你痛苦的沼泽,相信我好吗。”
    想起来你是为了什么上来,也记得自己想要的只是自由。
    你跳下去几乎是扑着的,下面是泥土地,不会很疼,但虞?稳稳地接住你,转了一圈将你平安落地。
    她的怀抱软软的,臂力却是惊人,学校体测时,虞?净身高一六五,体重55公斤,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中等,你比她高七厘米很比她瘦十斤。她却能在你坠落的冲击下抱住你。
    你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担心虞?在你妈心里信誉减少,虞?暑假很忙,她参加许多活动,全国各地的飞,她有个非常有名的师父。
    纵使她这个千金落魄,靠自身也不会比原来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