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恶臭
    你的成绩一直是下游,但你的同桌就不好了,本来进步到中游,现在又和你差不多水平了,每天急躁得不行,笔记记得满满的,却没有丝毫进步。
    全班除了小同桌也就虞曦算得上关系不错,你借来虞曦的语文书,发现上面只有几个字,比你书还干净,但书里的题虞曦有的写了,小同桌觉得有用,划掉自己的答案抄上虞曦的。
    书本拿走一节课,同学以为你抢了虞曦的书,纷纷掏自己的书献上还不忘瞪你。
    高中生活算是宁静了许多,那三个女生有一个羞愧难当转学了,其他人是看见你赶紧绕道,到你耳边的流言少了,转变成了蚊子。
    有那么一个人想毁掉你,你跟她们搭话询问微信跟账号的,反复确认不是她们的,她们看你带着恐慌与焦躁的,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戾气。
    你又向隔壁班草打听消息,毕竟他说的消息的确是真的,你对他有几分信任。
    “最近手痒,你的前桌有再说什么吗。”
    “自从班里那几个女生道歉了,他就平静了许多,他换座位了,其实他心里挺阴暗的,班里人都讨厌他,只要女生骂男生,他都觉得是在骂他自己,反骂回去,用词恶毒,也不管女生因为什么骂男生。”
    “你是男的,你解释解释。”
    “我男的没错,又不是脑子有病,你看,我们聊天我揪你小辫子,你笑着骂我有病揪你辫子,然后一个冲过来护着我,骂你碧池揪你辫子怎么了,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难怪男女都讨厌他。”
    “是吧。”
    你打算再观察观察,但你就纳闷了,咋就怎么招惹嫌了呢。
    你让班草评判你:“这不好说,但从你骂人的思维来说,还能中肯,你的大脑没有问题。”
    你让小同桌评判你:”外冷内热,傲娇,还有点小漂亮,又很洒脱,肯定被人妒忌了。”小同桌肯定夹带私货了。
    事情平复了许久之后,还是有人,只要你的娱乐账号发布,就有人诋毁你,拉黑了又来,像是有组织的有纪律的执行,所幸你的社交软件都没有自拍照,你极少发动态,你更实在一个账号里看到了你抽烟被偷拍的照片,对方发到网上附带不怀好意的表情,再写点胡编乱造的文案。
    你要人面对面跟你说,但那杂种又不敢。你最看不起这个人,举报拉黑后,你回想起隔壁班那个人,为他专门发了一个动态,文案是:“大部分男人就是爱犯贱。”
    你不把全部男人包括在内,而是用大部分,若他真是班草所说的人,肯定会把大部分男人认定为全部男人,甚至不觉得自己是少部分不犯贱的男人,而是认定了就是说他是犯贱的男人而感到气愤。
    接着十几条消息涌了上来,全是新号。
    完了之后自己发了条动态,艾特她说是他学校的鸡。更是在无人评论的评论里自娱自乐道,破布还敢要五百。
    你让他等着。
    [我好怕怕啊。]
    [你来啊,来啊。]
    [破鞋。]
    [不敢吧,老子敢让你后悔死。]
    ……
    你又拉黑了他,闭上眼睛,之后手机再有消息,你也没有理会
    第二天你站在他的桌子面前,打着电话,你听着震动声,你看着他眼底的惊恐,念着他的账号名称,以及他给你留的恶臭发言。
    你来势汹汹,一口咬定,全凭第六感,果不其然在你坚硬肯定的眼神里败下了。
    不敢来我面前,我就来你面前,怂蛋,接着说,接着造谣,全都当着我面说。
    大早上的,同学被你来势汹汹吓到了,后来的同学也不看太大声,恶臭将书桌撂倒站在你面前,也就比你高一点,对付这种男的,你不能呈现害怕不能服输,要比对方还要疯,撂倒书桌椅子不过是在试探你会不会被他吓到,若要打你,是一定要打你的,只不过更想要你恐惧着挨打,他们会得意,乐于享受征服弱者,可你不同,从小被打到大,说过的话从不后悔让他等着就让他等着。
    破罐子破摔,没人劝你,而是拉着他,生怕上升到打架。
    “你们没有看她发的动态吗,她骂男人都是犯贱!”
    班草打圆场:“别搞笑了,犯贱算什么骂人多脏的词,又没指名道姓骂骂你,不知道还以为他骂你啥了呢,不,她都没骂你,是你自己上赶着承认自己是。”
    “对啊,我们国家起码七亿男性人口呢,小部分就算是一个亿,你知道一个亿多少人吗。”
    “行了,什么事私下结局吧,退一步海阔天空,你们该让的让,该道歉的道歉。”
    “凭什么什么都让着女人,男人就不是人了吗!”
    “不是,兄弟,这是让不让的问题吗,还有兄弟你让过女人什么啊,你成绩那么好,难不成你会少做一题只为了让女人?”
    “你特么跟我嚷嚷什么呢,只是抱怨的废物,宣泄自己的垃圾情绪,其实就是站爱心座位的高中生。”
    “座位本来就是跟人做的,凭什么只能女人能坐”
    “哎,爱心座位是给老弱病残孕的,你眼里是只有女人吗。”
    “行了,斤斤计较什么,我也是男的,经常看到的都是大老爷们,谁也不会上前说他们一句不是,该坐还是坐,不是吗。”
    把话题引到根本不关心的问题上,倒成了别人的出气筒,他的理说不过别人。
    “我跟你并不认识,多亏了你其中一个账号想撩我,让我套出你的手机号,”伴随着他的手机震动,班级里都安静了下来,“一边辱骂我诋毁我造谣我,换个号就能若无其事的低声下气将电话给我。”
    恶臭低着头,不只是羞愧还是难堪,同学们叽叽喳喳,不停的说天呐。
    “就是他——”三个女生其中一个,摸索着账号发现了秘密,“我们没有编造过谣言,全都是听别人说的……其中就有一部分是他说的!”
    “好受吗,乐此不疲的换号网曝我,你才承受了一点点就受不了了,靠着你下贱维持着你的人生。”
    “你给我闭嘴!谁允许你打电话的,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你个贱女人!去死去死。”他的发癫被几个大男孩死死扣住,他看你的眼里有仇恨与愤怒,但就是没有后悔。
    “好了,都冷静一下,”这个班班长发话了,你就是挑老师开会来找事的,“道歉的道歉,我看这事你们都有错,但是我班同学错更大……”
    “凭什么我道歉!你也是跟她一伙的贱女人!”
    班长无语:“同学注意你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