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成败
    你进办公室的一上午小同桌出了不少力,她还真跟自己所说的一样,没有存在感,明明昨天是两个人,却没提起过。
    小同座带来了更有力的证据,那就是表白墙。
    当表白墙的负责人打过去电话,来不及关掉的手机响了起来,投稿的内容被公开,有家长觉得丢人,有家长开始挽尊,更有家长觉得不过是小孩子间的玩闹,语言算不上伤害。
    时间到了,小同桌的朋友鼓足了勇气,她一进来,有人就慌了顺口就骂矮黄瓜……,但又立马收了嘴。
    有家长试图阻止这一切。
    虞曦说:“这件事不经过你的谅解,是需要负法律责任的。”
    “都是未成年的孩子,闹到警察哪里也不能这样吧!”
    从气势冲冲到眼神不定。
    “会有专业的律师和正直的法官来决定未成年人该不该负法律责任的。”
    “不满十八只是从轻处罚,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校长话是怎么说,但她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大好年华坐牢,“你们要是能得到阿月同学的原谅,也算是有一次从新改过的机会。”
    校长发现刚来的同学,让她说明什么事情。
    “我有事要举报这三位同学,不仅仅是阿月同学,还有我受到了她们的言语攻击以及欺凌……”同学拿着手机播放着,“录音我从未做出删减,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在哪一个哪一小时哪一分钟哪一秒。”
    小同桌找来的同学,是长期被她们言语攻击,或许在她们看来并没什么,却深深扎进这位同学的心里。
    你妈做事确实不体面,但绝不会让自家人理亏,她们内讧中开始争吵,都说不是自己自愿的,只是附和,指向别人,再以对方说过的话做证据证明自己。
    无力苍白的狡辩,所有人都知道她们说了什么,不会猜测她做了什么。
    这种情况下,你妈意外冷静,但脸色恐怖得吓人,你头一次看见妈妈这个状态,下一秒就要晕倒,好在虞曦一直扶着她。
    她们怎么说我闺女的……
    你忘记做出反应,听到那些骂你的词,你故作生气,你妈更生气砸了校长的桌子,指着鼻子骂他们:“怎么教育孩子的,”你妈破口大骂,又看着校长,“开始了哭天喊地,哪家小孩心眼这么坏,怎么教出来的嘴里怎么恶毒,长大了还得了,可怜我的孩啊,那么乖巧懂事她说要给我买洋楼买豪车要我衣食无忧……”
    妈妈以一抵十都不在话下,可不受控制的大哭,大概是因为真的为你感到委屈。
    你心里也难受,你妈什么都不知道,虞曦也不知道,你就怎么骗了她们,还把自己撇的那么干净。
    你妈对她们每个家长都哭了一边,“试问哪个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我那不争气的孩子爸心脏不好,不能被气,以前都欺负我们,家里穷我女儿营养不良,被人欺负被人打,后来染了个五颜六色的头发,就不被人欺负了,试问非主流是不好看,不像个学生样,但确实不被人欺负啊,为了不让我担心才变成了这副模样,我女儿没有个健健康康的童年,是我没用。现在孩子学坏了,不打架给人造谣,胡编乱造,我女儿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受得了……”
    妈妈这一代人谈起性是羞耻的,然而有人拿性赤裸裸的攻击自己的女儿,莫须有冤枉自己女儿,贼喊捉贼的欺负她女儿,是妈妈都会为此感到气愤。
    你妈哭啊哭,哭得每个人都沉默着,事到如此,没人再问,毕竟他们儿女没有受伤,你膝盖胳膊肘上还都是伤呢。
    你从小到大欺负你的大有人在,但你从不是乖乖被人欺负的料,全都欺负回去,你从不否认校长说过你,步入社会就是挨打的料,你的性格无法忍气吞声,所以吃了不少苦。
    但你爸有心脏病是真的,幸运的是你跟你弟都没有被遗传,你的很多事从不告诉你爸,怕他心脏受不了,可是你也不单单只能让他生气啊,连高兴的事情都没有他的影子,你从小接受的就是丧偶式,你爸其实根本不想管你们,还跟你妈一样只会出言讽刺你,贬低你。
    这种情况只有沉默,很成功的将你转变为了受害者,你从他们眼里看到了厌恶,因为你揭露了他们的丑恶,即便错误的是他们,为了挽尊只能不甘心的看着你。
    虞曦的声音在这群人里一直是微弱的,她是理性的,天真的想将事情逻辑原由全部清清楚楚的讲明白。
    当事情都要结束,虞曦不忘最重要的事,给你道歉。
    你不接受道歉,有人问你还要怎样,要逼死她们吗。
    多么可怕,不接受道歉就是逼死她们,你要求她们道歉,在校园里,班级里表白墙里,曾经爱在哪里说就在哪里给她道歉,你不忘放狠话,以后要知道谁再胡编乱造,就真的把谁嘴撕叉。
    不是所有错都能被原谅的,你有权力有人格选择不原谅,她们要承担的跟你道歉,弥补过错,你们离开了校长办公室,而她们对面自己的另一个错。
    其实事情你妈不出马也能过去,小同桌不出卖你还给你找帮手,还有虞曦加持,校长已经偏向信你。无非就是家长难缠,若家长再闹,去警察局定没她们好果子吃,你一定先一步报警,砸锅卖铁也要将造谣搞到底。
    你没受其他伤害,摩擦的伤还要去医院复查,你妈没空,都是虞曦陪着你,不至于让你孤零零的面对医院的白墙,你不知道她为什么怎么好心。
    你不在乎虞曦知道什么,你甚至怀疑那天虞曦是跟着你,只不过刚巧碰到找机会对她下手的校霸,可你有什么证据,你只不过凭空想象。
    你还怀疑她是你妈派来的奸细,或许是你拉着她跑感动了她,才没把事告诉你妈。
    不过你还是不想跟她做朋友,跟一个你处处不如的人交朋友,你觉得是你人格上的侮辱自己。
    “对不起。”
    “嗯?”医院的椅子上,她们坐在一起,你在发呆,听到她怎么说,没反应过来。
    “我太弱了,谁也保护不了。”
    你满头问号,不知道虞曦再说什么。
    但你有件事非常想做。
    医院的报告显示你非常好,但一定要注意伤口,注意饮食,你们离开医院,你问虞曦:“你带口红了吗?”
    你盯着她粉嫩的唇瓣,她的气色省了口红跟腮红的钱,然后打算随便买一支。
    哪知道她真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口红来还是迪奥999。
    虞曦解释道:“我小姨装给我的,我觉得会很适合你。”
    你想起来了,虞曦上次送你礼物,是一个非常精致的礼盒装,你说太豪华了不符合你的气质就没收,现在是省去了外包装只留下口红跟包装,虞曦是想找个机会给你,哪知道你先问了。
    但虞曦不知道你要干嘛,你觉得太可惜,因为你不是要涂嘴的。
    “真的送我了,你可别后悔。”
    “从不后悔。”
    别人非要送的礼物,干嘛那么多罪恶感,你又不是非要用完。
    虞曦紧紧跟着你,也不问你做什么,终于你找到了目标,站在她们面前,三位女生最近有点崩溃,但对你的道歉还是没开始。
    你也不想说什么,打开口红,对着她们就往自己脸上涂,首先就在脸上话个红叉,在眼周围画上红圈,你自己用还是有点不忍心,让虞曦在你脸上画画,她捏着你的下巴,在你脸颊,笔尖上写字图画,完了之后虞曦也想参与,你就在她脸颊画上了爱心。
    终于你涂花了脸,脸上布满口红,那三个女生根本不敢骂你也不敢动,你们之间没有任何语言,看到你的行为瞬间就明白了。
    你顶着一张画上口红的脸,毫不避讳在人群中,和虞曦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