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义
    你跟小同桌分开各自回家,你走在回家路上,你是万万没想到,青天白日之下,校霸会带着人来堵虞曦,你无法相信虞曦要发生什么危险,这只会让她妈妈更加破碎,你会想起美味的厨艺,肯定再也吃不到了。
    你听说过虞曦是黑带但没信,看她打架怪有技巧的狠劲,但对付这么多人,你都不敢立马出面帮忙,立马拨打了报警电话。
    你答应过妈妈会保护虞曦的不能食言,拿着棍棒冲了过去,虞曦见你满眼惊讶,连忙把你护在身后,你懵了下一秒又挡在她身前,挥动着棍棒,起初还能占上风,但他们不撤退,很快你的棍棒被人握住,你力气抢不过,赶紧拉住虞曦跑走,拿出被狗追的速度奔跑,拿出跑一千米得第一的气势。
    你拉着虞曦一直跑一直跑,跑到人多的地方才停下休息,校霸穷追不舍,你不知道被谁踢了一脚,没站稳的你摔倒在地,虞曦被人拽住才没能拉住你,你刻在石板上,胳膊肘膝盖磕破了口,里面破音大叫,求助群众。
    周围人感觉不对劲,纷纷帮助你们,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校霸一群人想走都脱不开身。
    你们的妈妈担忧的来找你们,你妈妈吓得不行,生怕你出事,来的路上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给你打来,你解释很多遍你没事就是不信,一直是她妈妈劝着。
    然而见到你,立马把你揍了一顿,你本就受伤的手臂伤上加伤,的亏虞曦一直跟你妈妈耳边夸奖你的见义勇为,你妈妈难得为你骄傲,打算给你买你想要很久的新手机奖励你。
    你算是明白了,虞曦的夸奖比什么都有用,关键是她还说她妈妈要邀请你们去她家吃饭,懂你,发现她其实还挺可爱的,并没有那么讨厌,可是有什么用。你不喜欢你妈妈担心你的同时担心她,她自有她妈妈关心。
    你的生活里总是出现她的身影,这是让你讨厌的,更何况是一个什么都比你强的同性同龄人。
    这件事让大人误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其实你根本不愿意搭理她,只不过是大人的原因,你不可能看着她陷入危险却袖手旁观。
    发生的事太多了,纵使你庆幸自己遇到了校霸,明明有前车之鉴却还要干傻缺事的加持,依旧担心自己的做的事,无法脱身,你恐惧带来的后果,但又不后悔,给你重来你还是如此。
    可是你不甘心自己的内心,你有百分之八十的信心,却还是恐惧那百分之二十的场景,甚至百分之二十不到,为什么你只是还回去却让自己很不安,为什么要将自己搞的那么矛盾。
    麻烦第二天还是来了,你教训的几个人带着家长气势汹汹的找你,大闹办公室找校长,要求严惩你,你不慌不忙的去了校长办公室,恶有恶报,最终结果你早有预测,无非是好与坏,反正你解气了,就都无所吊谓。
    可是你尝到的甜头就要失去了,让你不甘呢。
    你妈只知道当天你是跟虞曦遇到危险,都在公安局了,怎么可能欺负同学,你说你不认识她们,一口咬定跟虞曦在一起,你没有撒谎,你有可能撒谎但虞曦不可能,虞曦又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一口咬定自己是跟她一起,她当然信你。
    你妈什么本事没有,但遇事绝不可能吃亏,揍你比谁都狠,但护你也比任何人都护得很,比她们还能闹腾,你刚做了一件令她满意的事,怎么可能就怎么让你被她们污蔑了去。
    你逼问她们:“我为什么要打你们,我们认识吗,一没长相二没成绩更没亮眼的才能,在学校也不显眼,我凭什么注意你们。”
    昨天的事不能声张,所以没法跟她们的家长直说,还怕他们乱说,你们的家长也绝不会放过校霸,校长是知道的,目前又是你欺负同学又是帮助同学还发生在一天,校方对这事非常头疼,你的形象不好,但不能显现出来,但总体有虞曦在,他偏向相信虞曦相信你,但对方家长肯定不同意,他也不能偏袒太过。
    你虽然不是好学生,但你没有忤逆老师,更没有上课开小差扰乱课堂什么,老师对你的印象还好,只是你的外表看不去不友善。
    经家长一闹,这事怎么也瞒不住,学校里的风声自然是指向你,甚至省略了你跟虞曦在一起,毕竟坏学生怎么能跟好学生一起,肯定是你威胁的虞曦。
    你的小同桌拉住她们班的同学去找班主任,像是抓住了证据,说她们其中的一个人天天说你坏话,多少添油加醋把人说得多么的坏,小同桌说看到是那个人强迫另外两个污蔑你,你的班主任回报给校长,校长亲自过问。
    她们没说理由,只是说你看她们不爽才欺负她们的,这种理由不成立,但经不住家长闹,而小同桌的操作直接让她们溃不成军。
    虞曦非常强调了说时间线,那天她整理演讲稿很晚了就跟同一小区的你一起走的,然而虞曦的声音温温柔柔的,没法震慑他们。
    校长询问谁指示她们污蔑你的,还安抚同学不要害怕,告诉她真相,你们不主动说那就她来说,姜还是老的辣,在校长的引导下,三个同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指我我指你落入圈套,印证了造谣的事实。
    家长质疑虞曦,教导主任护短说:“虞曦同学是非常优秀的学生,更何况班里同学都反应,阿月同学跟虞曦同学是不对付的,虞曦同学不是帮阿月同学而是不想真相颠倒黑白。”
    拿出虞曦的成绩,对方家长开始产生了怀疑。当知道虞曦很多成绩都是第一时,还拿过世锦赛时,气势上明显弱了。
    你知道她们不可能把诽谤你的事说出来,但她们会起内讧,都想推卸责任,你有完美时间线,而且虞曦并没有帮你说谎只需要陈述事实。而且小同桌帮你把事情锚点转移到群众上,班里同学的反应。
    三言两语压在气势上,最终曝出你有录音威胁她们,你装无辜问她们:“什么录音,若不是关于我的是可以报警让我坐牢的。”你重复着只要录音不关于你,但录音确确实实有关于你。
    你一定要逼出她们到底说了你什么,当着长辈们的面,既然有勇气告状你做了什么,就应该直面自己对别人做了什么,正义才能叫正义。
    看,她们也知道不堪入耳,根本无法在长辈面前说出口,可还是要用言语做刀刺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