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了很久的路(gl)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辩解
    她的名字叫虞曦,班里同学喜欢叫她虞美人,她自带一种书香门第气息,温婉贤淑,头发总扎着侧辫,要么就盘起来,和同学们相处平易近人,这样的人自然有很多追求者,他们的网名统一叫项羽,暗恋她的人,你发现有男有女。
    虞曦身上自带群众力量,最令人惹不起,有莫名的欢喜,就有无端的恨意,你的同班同学就因为妒忌她,体育课上故意撞她,导致虞曦的胳膊流了血,而被班里人针对,投奔到你,毕竟你的风格跟好学生格格不入,甚至因为交作业的事跟虞曦闹得很不愉快,怎么看都像混社会的,你不削于班里的小打小闹,更烦班里有些吵来吵去。
    但这让你更烦躁了,这位同学三番两次给你找麻烦,那你的名声对付虞曦,你讨厌虞曦,但不至于报复,上手啊,让人不好过啊,你可不想让你们的妈妈关系难堪。
    放学路上你把同班同学堵了,你从不欺负普通的学生,因为你知道那些看着老老实却不安分上学的同学,只要叫一帮人吓唬吓唬他们,就解决了,何必干违法的行为,离开之时,你看见虞曦在某个角落看着你。
    她笑着对你说道谢,又劝告你不要怎么做。这比任何事情都糟糕,你在教训的是敌人的敌人,也就是变相帮助敌人,还被敌人看见了,这令你非常难堪,但以她的成绩跟头脑,不会想不到你只是为了自己。
    “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虞曦笑而不语。
    你知道她就要误会什么,你羞愧的气红了脸,有些生气走了。
    周末,你被她妈妈邀请去她家吃饭,这让你很别扭但无法拒绝她妈妈的厨艺,你没想到妈妈的社交能力那么牛,怎么交到性格相反的闺蜜。
    你妈妈说:“这厨艺完全可以开饭点,饭店都没你做得好吃,我要是开饭店你可要来当大厨啊。”
    你心里冷笑妈妈又在给人找难堪了,人能看得上饭店吗。
    她妈妈却说:“好,我一定当大厨,只要你不嫌弃就好。
    一个好字足以让你破碎,像天上的仙女下了凡,但你知道你妈妈不可能开饭店,可虞曦妈妈却不像开玩笑似乎当了真。
    聊到你们在学校如何,你心里莫名心虚,这周作业又没交,虞曦要是提你拖作业的事,你以后都没法拖作业了。
    但虞曦举着伤口,笑着说道是阿月帮我教训了那个人。
    虞曦妈妈早就听虞曦说过,所以决定做一桌子饭菜感谢你,你终于在妈妈脸上看到些许欣慰。
    你万分尴尬的笑了笑,幽怨的看着虞曦,你明明都说了不是为了她。
    最近学校发生了一起大事,几个脑残的混混跑到隔壁学校,不仅问学生要钱把学生打进医院,但因为是未成年关几天放出来了,还总是在周边学校晃荡,学校因此特别关注此事,家长们非常担忧,一时间闹得周边沸沸扬扬。
    你并不喜欢大人接送,别扭的关心,你冷嘲热讽的对妈妈说别把你当小孩子,特别是你妈妈热情的跟虞曦打招呼,然后你们结伴而行,你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在意别人一样的眼光,但看到同学见你们走在一起惊讶的眼神你都恨不得找地方钻进去。
    当同学问她,为什么会和你走在一起,你亲口听她说:“因为我们是朋友。”不冷不淡没有任何杂质,就只是轻飘飘是一句话。
    可你没把她当朋友,你只觉得她很奇怪,你们在一起话不过三句,你还总爱瞪眼看她,还对她翻白眼,她凭什么说你们是朋友。
    比起你不伦不类的模样,你弟弟看上去更需要接送,于是你妈妈给了你些钱,让你若是遇到抢钱的就给他们,要打你就拿出你挨打就跑的本事,然后变成了她妈妈接送你们,你也很给她妈妈面子,到小区你告急跑开,其实你是跑去小区的后门,出去玩,反正你没好好回家过。
    你跟在母女俩身边,像一个另类,你一点也不素,眼线画得老黑,还很爱彩色的眼影,之所以愿意跟她们一起走,总觉得你可以保护她们。
    持续了几个星期,后来那几个人不改秉性,不仅又抢了学生的钱,还又把学生打重伤,进了重症监护室,一个判了六年一个判了八年,此事才告终。
    你的学校没遭殃,却严厉的通告了这件事,当校长演讲时看见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震惊的模样似乎下一秒心脏病就要犯了,把你从人群中揪出来,站在领奖台,把你狠狠地批了一顿,愤慨发言说遇到你这样的人要绕道而行,你这样的到社会上就是挨打的份。
    你违反了学校规定,在一群学生里非常突兀想不注意都难,难为他们才发现你。
    学校不让戴耳坠,你打了一排耳洞带着耳钉,你的指甲是红黑的,头发有挑染,你还准备什么时候打一个唇钉。你身上的真纹身早在被你妈打的打一顿后消掉了,现在身上的纹身是假的,是劣质的五毛钱一张贴的,更不用说你还化的妆彩色的眼影。
    你站在演讲台,几千双眼睛看着你,你还觉得自己无辜,因为你这两个星期都这个模样,你妈也是怕你出事,觉得你这副模样倒是让她放心,才不管你。
    也就是因为这五毛钱的纹身,让校长勃然大怒,当着全校面不够,结束后让你去办公室,你当场擦掉纹身,平息了点怒火,然而平时管不了你的老师,通风报信说你抽烟,于是从你身上掏出来烟,你知道这事完不了了,你妈知道你又抽烟,又要把你屁股打开花了。
    你烦躁不已,特别是你妈要是赶来你必挨打,要是校长提到了开除,就让你恐惧了,你爸花钱把你塞进来的,就怎么被开除,你将面临混合双打。
    你甚至能想到那个画面,挨打是小,你爸心脏病才要命,打你打到心脏骤停,一家人给他找药,严重了还要送医院,最可怕的是这一切还都是因为你。
    这时虞曦来了,她是为你辩解来的,你奇怪的看着她,校长似乎也没反应过来,你怎么会跟虞曦认识的。
    虞曦三言两语为你辩解,把你的非主流说成了个人风格,将你树立起见义勇为的形象来,你不知道的是她那么会夸你。
    你讨厌的情绪她真的看不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