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纵情之敛眉[出书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阅读7
    都来不及说,便携手逃出了地牢。
    李凤来则牢牢将林沉搂在怀里,直吻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才恋恋不舍地退了开去。
    林沉深吸几口气,张嘴就说:「小跃……」
    「已经逃了。」李凤来伸手在他颊边捏一把,问:「怎么?舍不得?」
    林沉点点头又摇摇头,道:「那两人是真心相爱的,无论将来遇上什么事,肯定也难不倒他们。」
    李凤来扇子一展,哀叹道:「我好不容易才把小弟从魔教救出来,结果你又简简单单地把人送了回去。」
    「小跃的人虽然回到了这里,心却不在此处。」林沉又恢复那温和平静的表情,幽幽地说:「我这个当大哥的,中呢么舍得见他难过?」
    「可是你刚才那出戏演得这么逼真,万一小弟不肯再见你了怎么办?」
    「这个嘛……」薄唇一抿,笑:「我自然多的是办法。」
    「是是是,你想做的事情哪一样办不成?」呜呜,只可怜了他这个跑腿的。
    林沉与李凤来边说边走出了牢房,远远望见沈若水一头扑进了某个白衣男子怀中,仰起头来笑道:「师兄,这回林盟主交代的事,我全都照办了,是不是很厉害?」
    「嗯,」白衣男子拍拍他的头,笑容中满是宠溺。「师弟好乖。」
    「那你以后不会再教张家小姐武功了吧?」
    「……」
    第十章
    林沉说的没错,徐情确实是靠了仅存的内力才逼出那一股劲道来的,因而刚刚逃出林府,整个人就不支倒地,再也动弹不得了。他浑身是伤,右手的伤势尤其严重,手臂软软地垂在身侧,样子极吓人。
    林跃平日总是慌慌张张、笨手笨脚的,这会儿却难得冷静起来,连忙在附近的客栈开了个房间,一面吩咐小二去找大夫,一面动手给徐情上药。
    包扎了一阵伤口之后,却渐渐困惑起来,皱着眉头低喃道:「奇怪,这伤虽然看起来严重,但为何每一剑都避开了要害?」
    难道是他大哥手下留情?
    可是大哥口口声声嚷着正邪之分,那模样……可一点都不像会心软。
    徐情此刻力气用尽,身上隐隐作痛,刚闭了一会儿眼睛,就被林跃的嘀咕声吵醒,微微喘气道:「你大哥一定是故意的……」
    「g?」
    「他明明多的是机会取我性命,却偏偏等到听见了你的脚步声才动手,肯定是为了试探我们。」
    「试探什么?」
    「试一试……」徐情眨了眨眼睛,笑:「我们是否真心相爱。」
    林跃听得呆了呆,迅速脸红。
    他虽然已跟徐情心意相通,但听见情情爱爱这几个字时,仍旧有些不太自在。而且,他大哥素来光明磊落、胸怀坦荡,怎么可能故意演戏骗他?
    哎呀,定是李凤来那个无赖想出来的坏主意!
    哼,还白白被他骗去了一声「李大哥」呢。
    林跃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眼见徐情伤势并不严重,自然松了口气,有功夫去琢磨其他事情了。大哥多的是机会杀害徐情,却偏将人活捉了回去,后来又当着自己的面废他武功,难道当真是故意的?
    他思来想去,心中一片混乱,直到小二请来了大夫,方才集中精神照顾徐情。
    徐情虽然失血过多,却果然没有性命危险,治过伤之后,便沉沉睡了过去。林跃坐在床头,一守就是整整两夜。
    第三日中午,他正坐在床前发呆的时候,外头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林跃以为是小二送饭菜来了,急急跑去开门,哪知见到外头立着的那个人时,却是愣了一愣。
    细长的眼、薄薄的唇,极普通的五官……怎么瞧怎么眼熟,似乎曾在何处见过。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人是从前替他大哥治过病的神医段奇。
    「段神医?」林跃又惊又喜,连忙侧身把人让进屋来,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上次见面的时候,林跃就觉得这段神医的脸色又黑又臭,模样极恐怖,而今日一见,更是比从前僵硬了许多。只见他大大咧咧地跨进门来,不耐烦地哼哼了两声,道:「还不是姓李的找我过来救人的!」
    他只想守着自家那座仙山,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奈何李凤来那个混蛋,完全把自己当手下使唤,动不动就找他治病救人。
    实在可恶。
    段奇心中有气,走起路来也砰砰作响,三两步行到了床边,坐下来替昏睡中的徐情把脉。
    林跃呆呆跟在后头,这才明白是他大哥找神医过来救徐情的。
    呀,大哥果然最最宠他。
    至于那个姓李的无赖……唔,还是自动忽略吧。
    林跃见段奇一边把脉,一边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由得心惊起来,小心翼翼地问:「段神医,他的伤不要紧吧?」
    「皮肉伤而已,普通的大夫就能治好。」
    「可是,他已经昏迷整整两天了。」
    「那是因为他内力耗尽,再加上体内毒素四处流转的关系。」
    毒!?
    林跃听到这个字,才想起徐情素来是身中剧毒的,当初日日浸在寒潭内,就是为了压抑毒素。而现在……毒发了吗?
    心头一紧,忙问:「他中的究竟是什么毒?」
    「为了练成绝世武功,故意服下剧毒之物,以此逼出强劲的内力来。」段奇又哼一声,笑容满是嘲讽。「真是不要性命。」
    原来,徐情竟是这样才中毒的。
    他是为了报仇,才一心练成绝世武功的吧?
    林跃从前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如今听了之后,又是一阵心疼,急急问道:「这毒能不能解?」
    「说过多少遍了,我可是神医啊!活死人肉白骨的那种神医,怎么可能连这点小病也治不好?」段奇不耐烦地翻了翻白眼,咬牙切齿。
    他这大名鼎鼎的神医被人当小厮使唤也就罢了,竟然还一个个质疑他的医术,净找些没有挑战性的小毛小病塞给他治。
    林跃听得一愣一愣的,呆呆地问:「意思是……你能治好他?」
    「废话!」段奇忍无可忍,干脆把林跃推出了门外,取出药箱中的银针来,专心关在房里施术救人。
    林跃在外头痴等了一昼夜,才见段奇推门而出,板着脸说一句「好了」,背起药箱就走。林跃朝那远去的背影道了几声谢,急急冲回房间去看徐情。
    一眼望去,只见徐情静静躺在床上,脸色虽然苍白,但眼睛已经睁开了,目光流转,一双黑眸熠熠生辉。
    林跃大步上前,刚走到床边,就双腿一软倒了下去。他也不站起身来,就这么跪坐在床头,摸索着去抓徐情的手。
    十指紧扣。
    他们经历多少磨难才走到这一步,从今往后,自然再不分离。
    「小跃,」徐情轻轻唤他,声音嘶哑:「你在水牢里说的那句话,再说一遍给我听听,好不好?」
    「哪句话?」
    徐情不答,只这么望定他,黑眸幽幽暗暗的,尽是情意。
    林跃的脸便又红起来,慢慢把头凑到徐情耳边去,一字一顿地喃:「我喜欢你。」
    话一说完,徐情眼里就漾出蒙蒙的雾气来,好似一汪碧水,幽幽暗暗,无比动人。
    林跃瞧得呆了呆,情不自禁地往他身边凑过去,呼吸莫名急促。
    徐情则牢牢握住他的手,轻声道:「小跃,等我的伤好了以后,咱们就去把扬州城逛一遍,好下好?」
    「嗯。」
    「然后,你愿不愿意跟我回西域?」
    林跃点点头,却又马上顿一下,猛地想起某件事来,道:「西域,我若跟你回去了,那位程公子怎么办?」
    「程双银?」徐情皱了皱眉,有些错愕。「关他什么事?」
    「他这么喜欢你,你们又是那种关系,怎么可能无关?」林跃握紧拳头,光是想起那夜听见的暧昧声响,就觉得胸口剧痛,
    即使过了这么久,也依然忘不掉。
    徐情却是越听越迷糊,一头雾水地反问:「我跟他算哪种关系?」
    「他、他不是你的男宠吗?」
    闻言,徐情的脸孔奇怪地扭曲了一下,咬牙道:「我跟程双银?怎么可能?」
    「可是传言都说,西边那片树林里住着教主的男宠……」
    「你也说是传言了,怎么当得了真?」徐情伸手在林跃额上点一下,道:「何况,你当初闯进树林之后,见着的人是谁?」
    林跃眨了眨眼睛,讷讷地应:「教主本人。」
    「那不就成了。」
    林跃蹙眉想了一会儿,又道:「可是,我那天晚上明明听见……」
    「听见什么?」
    「唔……」林跃结结巴巴了半天,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终于把那一夜的事情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
    徐情弄明白来龙去脉之后,脸上先是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总算明白林跃当时为何会不言不语、模样古怪了。紧接着却又嘴角抽搐,沉声道:「程双银那个混蛋,又随便在房里胡来!」
    「咦,那天晚上……不是你?」
    「当然。」徐情这回干脆凑过头去亲了林跃一口,道:「我那晚在寒潭里浸了一夜,天刚亮就去替你煎药了。」
    「所以说,程公子根本就不是你的男宠?」林跃一时转下过弯来,仍是有些怔怔的。
    徐情觉得他这模样呆得要命,却又偏偏无比可爱,忍不住亲了一口又一口,连话都懒得回答了。
    林跃不躲不闪,自顾自地喃喃道:「可我当初问程公子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反驳?」
    「喔,」徐情脸色一变,拖长了声音道:「这么说来,程双银是故意的?」
    他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突然弹了弹手指,张嘴念出一个名字来:「赵悠。」
    话音刚落,窗外就响起一道毫无起伏的淡漠嗓音:「属下在。」
    「方才的话你都听见了?」
    「是。」
    「知道该怎么办了?」
    「属下明白。」
    「去吧。」
    徐情一挥手,外头就传来一阵沙沙的风声,听不见任何脚步声。
    林跃呆归呆,到底还视听出了些端倪,忙问:「你让赵悠去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让他去问问清楚,程双银那夜是不是故意叫给你听的。」
    「如果是的话……」
    「那就给他点教训。」
    「程公子不是坏人。」
    「我明白。」徐情揉了揉额角,轻轻叹气:「就算他坏到十恶不赦,我也绝不可能动手对付他。因为这世上若没有程双银,我就活不下去。」
    「咦?」
    徐情仍是叹气,视线遥遥地落在远处,哑声道:「那家伙就好像另一个我自己。当初我刚刚遭人背叛,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简直恨不得一死了之,却恰好遇上程双银。他那时的情况跟我一样,不,甚至比我更惨上几分。」
    林跃眼眸一转,猜测道:「程公子也曾遭人背叛?」
    「他从前感情用事,非但因此失去了亲人,还赔上了一双眼睛。」
    「啊,」林跃吃了一惊,问:「程公子的眼睛是被他情人害成这样的?」
    徐情摇摇头,黑眸沉沉暗暗的,竟有几分诡异之色,轻轻地说:「是他自己亲手毁掉的。」
    「什么?」
    「他恨自己有眼无珠,误信仇敌,亲手把双眼挖了出来。」
    「……」林跃听得浑身发抖,背后泛起阵阵寒意。那程公子瞧起来斯文无害,说话更是和相气气的,怎么竟这么狠,
    徐情见他神色,忍不住笑了一下,连忙把人搂进怀中,道:「都是十多年前的旧事了,没什么好怕的。后来我跟程双银相互扶持,在西域创立魔教,早已把大仇给报了。」
    「嗯。」林跃点头轻应,默默靠倒在徐情的胸口,听那怦怦的心跳声。他光是听完程双银的故事,就已觉得心惊肉跳了,不知徐情的故事,又是怎样?虽然不曾开口问过,却隐约能猜到一点。
    为了练成盖世神功而服下剧毒。
    短短十几年内,一手在西域创下魔教。
    手刃昔日的旧情人,报了大仇。
    这些事情说起来轻描淡写,实际却不知经历了多少磨难。
    林跃突然有些难过起来,怨恨自己没有早出生十年,无法在徐情最痛苦的时候保护他。同时又庆车,虽然迟了些,但到底还是遇见了他。
    有机会握着他的手倾诉情意。
    有机会……伸手抚平他眉间的皱褶。
    想着,果然伸出手去,轻轻抚摸徐情秀丽的双眉。隔了一会儿,仍觉得不够,干脆往床头一坐,俯下身去亲吻他的额头。
    缠绵缱绻。
    柔情万千。
    徐情可不知林跃的心思,只是被他这么亲着,就觉口干舌燥起来,连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哑声道:「我身体尚未痊愈,你别胡闹。」
    林跃呆了呆,顿时面红耳赤。
    虽不敢再亲吻下去,却又舍不得离开徐情身边,便默默地在床头坐定了,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的,实在可爱。
    徐情心头一跳,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隔一会儿,又去摸摸他的头发。手掌四处游走,就是不肯从他身上挪开。
    林跃被逗得笑起来,低头在徐情前额一撞,正正经经地说:「你身体还没好呢,快点睡觉。」
    「嗯。」徐情点头轻应,果然乖乖闭上了眼睛。
    一夜好梦。
    接下来的几天里,徐情的身体康复得极快,咳嗽的次数越来越少,体内的毒也没再发作过。
    林跃不由得将那段神医夸了一遍又一遍。徐情刚开始还点头附和,后来吃起醋来,便干脆用吻堵住他的嘴。
    他们两人一面养伤,一面手牵着手将扬州城逛了个遍,从前的海誓山盟而今兑现,当真如梦一般。
    等到徐情的身体痊愈之后,林跃便偷偷跑去林府同他大哥道了别,然后跟着徐情回了西城。他们这一路上自然又是游山玩水,原本两个月的路程,硬是拖了三个月才走完。
    结果刚回魔教,徐情就被程双银请去喝茶了。
    数月不见,程双银仍是那斯文俊秀的模样,双眸上覆着黑布,唇边浅笑盈盈,一个人坐在桌边执棋沉吟。听见徐情进门的脚步声,也只微微一笑,抬头道:「教主别来无恙?」
    徐情走到桌边坐下了,自己动手斟了杯茶,反问道:「你气色差了许多,遇上什么烦心事了吗?」
    闻言,程双银竟是神情一变,牢牢捏住手中的棋子,沉声道:「教主究竟对小悠说了什么,害他接连几个月不肯理我?」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说了说……你某天晚上故意叫给林跃听的事情。」
    「原来如此。」程双银嘴角微微抽搐,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偏头笑道:「你明知小悠脸皮薄得很,却又故意命他来找我对质,难怪会惹得他闹别扭了。」
    「赵悠晓得你利用他干这种事,而且什么声音都给林跃听了去,不生气才怪。」徐情弯了弯嘴角,也跟着笑起来。
    两个人虽然无法对视,但这么静静坐着,倒也有几分僵持不下的味道。
    最后还是徐情叹了叹气,先开口问道:「你很讨厌林跃?」
    「普通而已。」
    「为什么故意离间我们?」
    「因为他兴许会害死教主你啊。」
    「即使我喜欢他,你也要反对?」
    程双银静默片刻,忽然嗤地笑出了声来,道:「现在不会了。」
    「g?」
    「他当初明明可以取你性命,却偏偏把匕首扎进了自己胸口,光凭这一点,我就不好意思再拆散你们了。」顿了顿,手中棋子终于落到了棋盘上,展颜轻笑。「因为一个笨一个蠢,实在是天生一对。」
    「程、双、银!」徐情咬牙切齿地念出他的名字来,眼神凌厉,模样骇人。
    可惜程双银什么也瞧不见。
    他依然浅浅微笑着,重新捻起一颗棋子来,道:「教主在扬州使的苦肉计真是不错。」
    「什么?」
    「我都听小悠说了,你明明多的是机会逃走,却故意给正道人士抓去折磨,弄得狼狈不堪,还差点废了一条胳膊。啧啧,林跃若知道真相,不知会怎么想?」
    徐情面容一僵,立刻威胁道:「什么也不准对他说!」
    程双银始终是那笑嘻嘻的模样,软软地应:「教主若不给些好处,恐怕封不住我的嘴。」
    「……」徐情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奈何怎样瞪眼睛,程双银都无动于衷,最后只得败下阵来,道:「赵悠对不对,我这就让他休息半个月。」
    「这半个月里,每天都得陪着我。」程双银慢条斯理地加一句,手中棋子又落在了棋盘上,笑容甜美,温柔动人。
    「随你高兴。」徐情摆了摆手,连茶也喝了,飞快地站起身,掉头就走。
    他刚被程双银摆了一道,心中有气,但走到半路上想起林跃的时候,胸口竟不由自主地柔软起来,等到走回林跃暂住的厢房时,已经又是笑容满面了。
    「小跃。」推门而人,光是叫出这个名字来,心底便是一阵甜蜜。
    林跃等人等得百无聊赖,此刻见他回来,自然蹦蹦跳跳地扑了上去,问:「你去见过程公子了,怎么样?」
    「已经没事了。」
    「喔,那我明天要不要去跟他打个招呼?」
    徐情点点头,又马上摇摇头,一把将林跃抱进怀里,道:「打招呼可以,但他说出口的话,你一个字也不能信。」
    程双银那家伙狡猾得要命,难保不会使出什么手段来陷害他,嗯,有备无患。
    林跃听得似懂非懂,却还是眨了眨眼睛,轻轻「嗯」了一声。
    徐情觉得他这呆呆的模样万分可爱,不由得凑过头去亲了一口,然后牢牢握住他的手,挑眉而笑。因为体内剧毒已解的关系,徐情的脸色不似从前那般苍白,但眉目间风情依旧,这么笑一笑,着实是妖娆万分。
    林跃瞧得呆了一下,胸口顿时怦怦乱跳,身体不受控制地发起烫来,连脸孔也红了大半。
    徐情便扯动嘴角,在他莹白如玉的耳垂上咬了一咬,低笑着间:「我说了要乖乖当你男宠的,如今人已送上门来了,你要不要?」
    林跃本就已经面红耳热了,听完这句话后,更是双颊发烫,只顾牢牢抱住徐情不放。
    徐情便笑了笑,不再逗他,直接低头吻了过去。
    唇齿交缠。
    即使早已亲吻过千百遍,却还是因为这甜蜜的缠绵乱了呼吸。
    林跃喘了喘气,迷迷糊糊地任徐情吻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半搂半抱地拖到了床边。直到徐情动手脱他的衣服,才猛然回过神来,道:「外头天还亮着……」
    「无所谓。」
    「那个……赵悠……」
    「啊?」
    「他一直是守在门外的吧,会不会听见,」
    徐情听得呆了呆,一下笑出声来,宠溺地亲吻林跃的额头,道:「放心,他有分寸的。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
    说到不该这两个字的时候,徐情暧昧地眨眨眼睛,手掌一路下滑,轻轻握住了林跃胯间的阳物。
    林跃浑身一震,「啊」地叫出声来,手脚立刻变得软绵绵的,再无法思考其他事情了。
    徐情于是俯下身,故意用牙齿咬开他的衣带,一点点将他身上的衣裳解开来,但瞥见林跃胸口的伤痕时,目光却是一顿。
    明明不是伤在自己身上,心底却也会跟着泛疼。
    每看一次,便要多痛一回。
    徐情叹了叹气,目光如水一般,慢慢低头舔吻林跃胸口的伤痕,右手更是略微使劲,上下捋动,辗转揉捏。
    「啊……啊啊……」林跃低低叫出声来,仰了头,双眼失神地望着床顶,身体微微发抖。
    「别怕,」徐情整个人压在他身上,空出来的左手牢牢扣住他的手指,柔声道:「我在这里。」
    说话间,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了林跃脸上。
    林跃又闷闷叫了几声,黑眸里雾气蒙蒙的,眼神逐渐迷离起来。
    「好乖。」徐情嫣然一笑,再次吻住他的唇,在那湿软的口腔里肆意索取,引逗着那灵巧的舌随自己纠缠。
    直吻到林跃喘不过气来了,才略略退开一些,同时抬高他的一条腿,让自己硬挺的阳物抵住了那柔软的密穴。
    下一瞬,炽热的硬物狠狠贯穿了林跃的身体。
    「呀……」林跃陡然瞪大眼睛,双手攀住徐情的肩膀,张嘴在他颈子上咬了一口。
    微微的疼痛反而刺激了徐情。他双眸沉沉暗暗的,眼底情潮涌动,双手扣住林跃的腰,在那湿热的甬道内一下下抽动起来。
    林跃此时早已神志不清,不由自主地分开双腿,随着徐情的动作起起伏伏,大口喘气,意乱情迷。
    徐情一面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一面将唇凑至他耳边,低低地喃:「小跃,我喜欢你……」
    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真正似水柔情。
    林跃便在这低哑的嗓音中迷失了心神,双腿微微痉挛起来,挺腰射出了白浊的液体。而压在他身上的徐情亦是神色一凛,使劲抽插几下之后,在他体内宣泄了出来。
    徐情为了林跃的关系,在外头耽搁了好几个月,教中事务多半荒废了。如今既然回了西域,自然有一大堆事情要忙,不过陪了林跃半个多月,便带着赵悠出门去了。
    林跃一个人到处闲逛,实在百无聊赖,想来想去,还是只能去找程双银玩。
    程双银虽然对林跃无甚好感,见着他时,却始终是那一副温柔含笑的模样,非但亲手泡了茶,还取出棋盘来同他下棋。
    林跃出身武林世家,对琴棋书画之类的并不精通,因而下几盘棋就输几盘棋,一路输到了傍晚时分。
    眼见着天色一点点暗下去,林跃逐渐心不在焉起来,频频转头朝窗外张望。
    程双银虽然瞧不见他的表情,但光听声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了然地笑笑,问:「在等教主回来?」
    「g?」
    「放心,教主大人武功高强,出不了什么乱子。」偏了偏头,薄唇微微勾起,悠然浅笑。「何况有我家小悠在旁护着,更加不会遇上危险。」
    「啊……喔。」林跃点了点头,一阵脸红。
    真是奇怪。
    不过分离短短一日,怎么就思念起那个人来了?
    而且这相思之情如此明显,竟连一个盲眼之人也能瞧出来。
    林跃低头咳嗽几声,终于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转移话题道:「当初多谢程公子借我匕首。」
    「有什么好谢的,我可是存心害你呢。」
    「但若非出了这件事情,徐情也不会相信我是真心喜欢他的。」
    程双银嗤笑一声,道:「那是因为你笨得厉害,竟然将刀子扎进了自己胸口。」
    闻言,林跃又脸红一下,问:「不过,你怎么确定我不会伤害徐情?万一我当初一刀朝徐情刺过去,而他又不躲不闪……」
    「有什么关系?」程双银双手交叠着托住下巴,并不提那匕首被动过手脚的事隋,只盈盈笑道:「反正死的人又下是我。」
    言语温和,神情自若。
    林跃却听得背后一寒,手指微微发抖。
    正惊讶间,忽听外头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林跃心中一动,脸上立刻扬起笑来,起身了房门,一头扑进徐情怀中。
    「回来了?」
    「嗯,你怎么会在这里?」
    「闲着无聊,跟程公子下了会儿棋。」
    「他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呃……没有……」
    他们两人亲亲热热地说着话,另一边的程双银也站起身来,柔声唤道:「小悠。」
    话音刚落,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便从屋顶飘然跃下,快步走到程双银身边去,冷冷地说:「今日风大,你衣服穿太少了。」
    「没关系,」程双银手一伸,摸索着抓住赵悠的胳膊,笑嘻嘻地应:「你抱抱我就不冷啦。」
    赵悠窒了窒,毫无表情的脸孔上掠过一抹暗红,但随即恢复如常,看看徐情他们,又望望程双银,终于伸展手臂,松松地将人搂进了怀里。
    「肚子饿不饿?」
    「有一点。」
    「晚想吃什么?」
    「只要是你做的,我全部都喜欢吃。不过最好有鱼香肉丝、葱爆虾仁……」
    说话间,两人已搂搂抱抱地转进了隔壁房间。
    林跃呆呆望着他们的背影,脸一直红啊红,道:「这两人真是甜蜜。」
    徐情便在他颊边捏一把,笑:「有什么好嫉妒的,咱们又不会输给他们。」
    说着,牵了林跃的手往外面走,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之后,一路朝西边行去。
    那片树林在从前的大火中已经烧毁了,如今重新种上了一片树木,再过去则是他们两人相遇的寒潭,以及……两间新造的木屋。
    林跃瞧得眼前一亮,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徐情则抓起他的手来亲了亲,道:「以后你就住这里,好不好?」
    「咦,这不是程公子住的地方吗?」
    「我拜托他让给你了。」
    「啊……」
    「如何,喜欢吗?」
    「嗯。」
    「太好了,这么一来,以后传言就成真了。」
    「什么传言?」
    「这地方……」徐情转而吻了吻林跃的脸颊,眨眼睛,眉目间尽是妖冶风情。「住着教主的男宠啊。」
    ――正文完――
    番外
    火光映天。
    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程双银穿一件单薄的衫子,赤了足在黑夜里急奔,白皙的足踝被石子割破,一路汩汩地流着血。他却丝毫不觉得疼,只大口喘了喘气,停也不停地往前跑。
    爹娘惨死的场景历历在目。
    他手指不住颤抖,整个人茫茫然然的,犹如身在梦中。
    早在今夜之前,他还是人人称羡的程家二少爷,怎么只隔了一个晚上,一切就都天翻地覆了,先是娘被人一剑刺死,接着是爹自刎殉情,风光一时的程家堡被大火付之一炬,只他一个人浑浑噩噩地逃了出来。
    而且……后头还有人穷追不舍。
    程双银自小娇生惯养,虽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