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纵情之敛眉[出书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阅读6
    得他实在漂亮得很。
    满满的柔情从胸中溢出来,怎么看怎么喜欢。
    喜欢他。
    即使被伤得这么深这么重,即使找尽借口想尽法子,也还是忘不了他。
    林跃一边叹气,一边与徐情静静对视,隔了许久,方才开口问道:「你怎么会来扬州的?」
    「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
    「为何故意躲着我?」从前模模糊糊瞧见的那些背影,果然都是徐情吧?
    徐情却不答话,目光极轻柔地望向林跃,嗓子哑得厉害:「你现在过得很好。」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不知为何,竟似带了几分苦味。
    林跃怔了怔,点头微笑:「是啊,我最近很听爹跟大哥的话,再没有闯出什么祸来。而且每天都乖乖练武,功夫可比以前强多啦。昨天刚学了一套新剑法……」
    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眼直直地盯着徐情看,问:「你怎么样?」
    徐情仍旧不答话,只缓缓抬起手来,似乎想触一触林跃的脸颊。但只伸到一半,就又飞快地收了回去,很轻很轻地说:「对不起。」
    分明有千言万语的,最后说出口来的,却偏偏是这一句。
    林跃立刻觉得胸口泛起闷来,摇了摇头,又笑:「从前的事,我早已忘得差不多了。我现在好得很,希望你也能好好的,别再整日皱着眉头了。」
    顿了顿,重重咬一下唇,伸手在徐情眉间一点,道:「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世上总有人是真心待你的,那位程公子……就极喜欢你。」
    徐情神色一凛,忽然抓住了林跃的那只手,牢牢望着他看,一字一顿地说:「真心喜欢我的人,确实有过。」
    他黑眸中光芒流转,眼角眉梢染了妖娆风情,甚是动人。
    林跃瞧得呆了呆,一时无语。
    仅仅分别了数月而已,怎么竟似隔了一辈子那么长久?光是这么望上一眼,就好像会一直沉溺进去,再逃不出来。
    恍惚间,却见徐情缓缓松开了手,低声叹道:「可惜,已经被我亲手推开了。」
    林跃心头一窒,张口欲言,却又说不出话来。
    徐情则转了头望向别处,脸上神情稍微扭曲了一下,但随即恢复如常,平平静静地说:「他来找你了。」
    啊?谁?
    林跃眨了眨眼睛,回头一看,才知是沈若水找了过来。
    「啊,我差不多该走了。」他低了低头,嘴里虽这样说着,双脚却似黏在地上一般,怎么也不肯动。
    徐情更是沉默至极,就这么静静望着他,眼眸又深又沉,真正柔情如水。
    林跃简直不敢正眼瞧他,深吸一口气后,终于转了身朝沈若水的方向走去。
    一步又一步。
    从来没有走得这样艰难过。
    明明是喜欢他的,为何竟要转身离开?
    回头吧。回头吧。
    不管是爱是恨,不管会不会受伤害,不问前因不问后果,就这么转回头去,为了心爱之人……再奋不顾身地赌上一回!
    林跃手指抖得厉害,几乎就要停下脚步,却忽听徐情在后面唤:「小跃。」
    他心头狂跳不已,立刻就回了头,脸上扬起笑来。
    徐情也跟着笑笑,轻轻咳嗽几声,道:「我很快就会离开扬州了。」
    林跃心下一沉,有些呆怔。
    徐情接着说道:「所以,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在扬州城里逛一圈?」
    「g?」林跃仍是愣愣的。
    徐情以为他不愿意,强装出来的笑容便敛了下去,眼中雾气蒙蒙的,柔声道:「你从前答应我的。」
    语气又轻又软,竟似委屈至极。
    闻言,林跃顿时「啊」地叫出了声。
    他想起来了。
    当初缠住徐情不放的时候,他曾兴高采烈地描述过扬州城的美景,白天人来人往,夜里华灯齐放。他还说要牵着徐情的手去游湖,两人一起放烟火吃糖葫芦。
    那时多么甜蜜,误以为他们是两情相悦,误以为……能够就此地老天荒。
    哪里料得到,他与他,竟只有这么一日的缘分。
    想着,林跃的胸口又隐隐刺痛起来。他连忙抬手按了按,低声对自己说:只是旧伤发作了而已,不疼。
    然后偏了头望向徐情,微微地笑,道:「好啊,明日一早,你在城外的竹林等我。」
    徐情一听,眼中立刻又燃起了光芒,那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简直叫人不敢逼视。
    若非沈若水越走越近,林跃根本舍不得离开。即便勉强转了身,也忍不住频频回头,恋恋不舍地走出了徐情的视线。
    徐情始终静立原地,直到林跃的身影消失不见,才轻轻叹了叹气,脸色重新灰败下来,甚至比方才更苍白几分,整个人摇摇欲坠。
    手上传来微微的刺痛,他低头一看,才发现指甲深陷在掌心里,早已染了血。
    是因为太过紧张的关系吧?
    他害怕又瞧见林跃眼底深沉的恨意。
    数月前的那一天,他被李凤来一掌击倒在地上,昏迷了好几日才清醒过来。然后也不管伤势有没有痊愈,一路赶来了扬州,远远地……瞧着林跃。
    没错,分明近在咫尺,他却连面对面跟林跃说一句话的胆量也没有。只能悄悄待在一旁,眼看着林跃逐渐康复起来,又笑又跳,高高兴兴地挽了别人的手出门玩乐。
    林跃若不曾遇见他,应该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吧?
    所幸,现在也还不迟。
    从头到尾,错过的就只有他自己。
    徐情于是独自一人逛遍了扬州城,瘦西湖、二十四桥……凡是林跃曾经描述过的地方,他都一处一处地走过去,想像两人手牵着手,一人一口糖葫芦。
    那些幸福,几乎唾手可得。
    却偏偏被他亲手毁了去,到头来,只剩下一日的缘分。
    这样想着,胸口猛地抽痛起来。
    但徐情似早已习惯了这种疼痛,竟连眉头也不皱一下,只低低咳嗽几声,转身,一步步朝城外走去。
    他跟踪林跃的这段时间里,见林跃去过那竹林几次,知道那地方有一间小小的竹屋,便干脆走进去坐下来,静静等待。
    约好了明天一早见面的。
    徐情却连觉也不愿意睡了,就这么默默坐着,手指一下下敲击桌面,瞧着窗外的天色由亮转黑,又由黑转亮。
    很快就能见着林跃了。
    但是见了面后又能怎样?两个人相对无言地逛完这一圈、过完这一天,然后天涯海角,再不相见?或者,他仍旧像个影子死死地跟在林跃身边?
    应该放手的。
    早在林跃将刀子扎进自己胸口的那一刻,所有爱恨便都已烟消云散了,他怎么还是执迷不悟?
    早已见过林跃跟那秋水庄少庄主的亲昵模样了,怎么见了他的面,还是心跳得厉害,藏也藏不住那满腔情意?
    徐情想得太过专注,竟连天亮了也不知道,直到外头想起了散乱的脚步声,才猛然回神。他耳力极好,一下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来的绝对不只一人,而且个个武艺不弱。
    大清早的,应该不会有这么多武林人士跑来这偏僻的地方闲逛吧?
    除非……
    徐情手一抖,感觉体内气血翻腾,勉强支撑着站起身来,走到窗口向外张望。
    一眼就瞧见个锦衣华服的俊美青年,腰佩长剑、眉目宛然,既神气又漂亮,正是那秋水庄的少庄主。其余的人则不怎么认得,大抵都是江湖上所谓的侠义人士。
    徐情目光一扫,一张脸孔一张脸孔地看过去,最后却并未发现林跃的踪影。
    呀,他竟不来。
    就连见自己最后一面,也不肯吗?
    徐情扯动嘴角,有些失望地叹口气,而后推开房门,负着双手走了出去。他一身黑衣,面容苍白,瞧起来真有几分弱不禁风的味道。但那精致的眉眼间透着妖娆之色,黑眸沉沉暗暗的,竟是满脸肃杀,气势逼人。
    沈若水看得呆了呆,率先上前一步,朗声喝道:「魔教妖人!你从前欺负小跃不够,如今竟然还敢缠着他不放?我今天定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徐情神色平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轻轻地问:「是他找你来杀我的?」
    「没错。」
    「他今日不会来了吗?」
    「当然,小跃才不愿再见你这大魔头。」
    「好,」徐情深吸一口气,眸底始终无波无澜,甚至还勾唇浅笑了一下,道:「你动手吧。」
    语气淡然,神情自若。
    一群江湖人士见了他这漫不经心的态度,不禁怀疑有什么陷阱在后头等着,反而犹犹豫豫地不敢上前。
    沈若水暗骂一声没出息,腰间长剑出鞘,头一个冲了上去。
    徐情不躲不闪,甚至连个招式也不摆,只这么定定站着。他目光飘飘忽忽的,好像穿过眼前这一群人,望向了心心念念的某处。
    就在这危机关头,众人忽听得一声清啸,一个黑衣青年不知从哪里飞奔过来,几个起落之后,直直挡在了徐情身前。轻功之高,实在匪夷所思。
    「教主,此地不宜久留,您还是速速离开为好。」那黑衣青年脸上毫无表情,手中长剑抖了抖,杀意凛然。「属下替您断后。」
    「赵悠,你先回客栈吧,不必理会这边的事情了。」徐情抬手揉了揉眉心,一副倦怠之至极的模样。
    「教主!?」赵悠当然知道他家教主神功盖世,但前段时间旧伤未愈就跑来了扬州,根本不能随意动用真气。而且,他这影卫哪里有丢下主子先走的道理?
    但徐情虽然表情淡漠,态度却极坚决:「回去。」
    「可是……」
    「你不听我的话了?」徐情脸色又白了几分,眼神凌厉,表情骇人。「还不快走。」
    赵悠立刻跪了下去,咬牙道:「属下遵命。」
    随后身形陡然拔高,就像出现时一样,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那群江湖人士被这场闹剧弄得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徐情却闭了闭眼睛,慢慢微笑起来,在心中默念一遍林跃的名字,眸底情意流转,甚是动人。
    那个人若是要取他性命,他自然……甘心赴死。
    第九章
    眼皮跳个不停。
    林跃来来回回地在屋里走了几遍,不明白自己为何这般心神不宁。
    是因为没有去竹林赴约的关系吗?
    昨日明明答应了徐情的,但今天却偏偏去不了。
    怪只怪他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昨天傍晚一回家,就被他大哥瞧出了端倪。他将事情和盘托出之后,大哥并不出言阻止,只那么幽幽地望着他,似有若无地叹了口气。
    即使没有说出口来,林跃也晓得他大哥心中是怎么想的。正邪不两立,更何况徐情从前这样伤害过自己,他怎么好执迷不悟,再去见那个人?
    一想到大哥温柔沉静的目光,林跃的心便软了下来,纵使再怎么心烦意乱,也没那个本事跨出门去。
    眼看着日头逐渐偏西,离约定的时辰越来越远了,论与恶忍不住咬了咬牙,软软地趴倒在桌子上。
    徐情若等不着他,明日就会离开扬州了吧?
    从此以后,再不相见。
    既然明知道前头没有路,见了也只是徒增相思,倒还是不见为好。
    这样想着,林跃的指尖却抖个不停,抬手牢牢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深怕一不小心,就会唤出那个人的名字来。
    徐情。
    徐情……
    「砰!」
    耳旁突然传来一声怪响。
    林跃吓了一跳,抬头看时,却发现一个黑衣人竟然破窗而入,直直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那黑衣人面容俊秀,瞧起来年纪尚轻,眼神却冰冰凉凉的,手中长剑寒芒凛冽。
    刺客!?
    林跃自知武功不济,连忙一边后退,一边结结巴巴地问:「你是什么人?」
    那黑衣人静立原地,拱了拱手,面无表情地应:「属下是教主身边的贴身侍卫。」
    「啊,」林跃呆了呆,立刻脱口道:「你就是赵悠!」
    徐情当日放火烧那空地牢的时候,叫的就是这个人的名字。可他既然身为侍卫,为何不好好待在徐情身边,反而出现在这个地方?
    难道……
    「徐情是不是出事了?」
    「林公子今日没去赴约。」
    「啊,我……」
    「教主一直在竹林等着,然后就被一群正道人士围攻了。」
    「什么!?」林跃大吃一惊,想也不想地扯住了赵悠的衣领。
    赵悠眸中掠过异色,脸上却仍是那冷若冰霜的表情:「果然不是林公子的主意吗?」
    「当然!我怎么可能……」顿了顿,猛然叫出声来:「莫非徐情以为我想杀他?」
    「属下不敢随便揣测教主的心思。不过,属下原本是可以护着教主先走的,教主却坚持要留在竹林。」赵悠一边说,一边握紧了手中的剑,手指关节隐约泛白。「教主神功盖世,旁人根本伤他不着。但他若是一心求死的话,就只有林公子你一人能够救他了。」
    话落,直勾勾地盯着林跃看。
    原来他根本不相信林跃会找人围攻徐情,一路寻来此处,为的就是找林跃出面救人。
    然而林跃此刻神情恍惚,根本听不清赵悠说了些什么,只惨白着一张脸,自言自语地低喃道:「他在等我。」
    徐情一直在等着他。
    当初在火海里,徐情等他到最后一刻。
    如今被正道围攻,徐情却仍旧在等他。
    怎么自己总是摇摆不定?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叫那个人失望?
    正因为他这样拖泥带水、优柔寡断,从前才会跟徐情擦肩而过吧?
    想着,呼吸逐渐困难起来,双手双脚却完全不听使唤,就这么一头冲出了门去。
    视线一片模糊。
    林跃一心一意地往前跑,只想尽快赶到徐情的身边去,甚至没功夫理会赵悠有没有跟上来。可惜还未出大门,就迎面撞上了他大哥林沉。
    「小跃,你上哪儿去?」
    「……」林跃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只低下头去,很轻很轻地说一句:「大哥,对不起。」
    然后什么话也不解释,继续往前冲。
    岂料刚跨出门去,就又遇见了一个熟人。
    沈若水今日仍是一身锦衣华服,容颜秀丽,傲气十足,笑盈盈地唤:「小跃。」
    林跃额角抽痛,一边走一边说:「若水,我今日有要事在身,没功夫陪你玩。」
    「我可不是天天来找你玩的。」沈若水摆了摆手,眨着眼睛说:「我今天一大早就出了门,刚替林盟主半成一件大事,你猜猜是什么?」
    林跃一心记挂徐情,实在懒得多管闲事,「嗯嗯啊啊」地敷衍了几句,越行越远,却忽听沈若水在后头得意洋洋地说道:「我今早带人去了城外那片竹林,抓住了魔教的那个大魔头。」
    闻言,林跃倏地顿住脚步,愕然回头。
    「你说什么?」
    「就是从前欺负过你的魔教教主啊,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人给生擒了。本来我是想杀了他替你报仇的,可惜林盟主说一定要抓活的才行。」
    林跃听得浑身发冷,面容微微扭曲了一下,颤声问:「他现在在哪里?」
    「早已送进你家水牢了。」沈若水勾了勾唇,笑道,「我让手底下的人先来覆命,自己则去街上逛了圈,买了些吃的东西,你要不要一起……」
    话还没说完,林跃就已一阵风似地跑回了宅子里。
    竟然是他大哥找人去围攻徐情的!
    没错,徐情在竹林等他的事情,他只告诉了大哥一人,除此之外还能有谁?
    这一回……又是他害了徐情。
    恍惚间,已经行到了水牢门口。
    林跃极少踏足这种地方,光闻到那一股阴暗潮湿的味道,就已举得身体僵硬了。待他一步步走进去,见着了被关在牢里的那个人后,更是胸口剧痛,遍体生寒。
    徐情的大半个身体都浸在水中,双手被粗长的铁链吊着,凌乱的黑发几乎遮住了脸颊。他身上的黑衣早已破败不堪,除了各种刀痕剑痕之外,还染有点点暗红的血迹。那面容更是苍白如纸,眸子微微垂着,根本瞧不出是生是死。
    林跃手脚冰凉,好不容易才向前迈了一步,轻轻地叹:「徐情?」
    原本一动不动的男子缓缓抬起头来,视线相遇的那一刻,眼中立刻闪现光芒,虚弱地微笑:「小跃。」
    林跃指尖发颤,慢慢伸出手去,一点点抚上了徐情的脸孔。
    那脸颊冰凉冰凉的,嘴角处还有几道伤痕,瞧起来甚是狼狈,徐情却仍旧冲他笑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林跃浑身一震,终于叫出声来:「不是我找人去杀你的!我只是没有赴约而已,我……」
    「我明白。」徐情偏了偏头,张嘴在林跃手指上咬一口,微微喘气。「你若是想杀我的话,当初就可以动手了,根本不必等到现在。」
    「咦?那你为什么不跟赵悠一起逃走,反而要留在竹林等死?」
    徐情眨了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跃看,唇边一点似有若无的笑意,软声道:「我想再见你一面。」
    他脸上毫无血色,整个人瞧起来病恹恹的,眉眼间却蕴了几分妖冶风情,实在动人至极。
    ……一如初见。
    林跃呼吸窒了窒,恨不得冲过去将人牢牢抱住,奈何被铁栅栏挡着,只能僵硬地伸直手,一遍遍地唤:「徐情、徐情……」
    眼底雾气蒙蒙的,嗓子哑得厉害。
    他从来只当自己笨得紧,不料徐情竟然也是一样,甚至比他还要痴上几分。
    怎么舍得不爱?
    怎么舍得……不再相见?
    林跃吸了吸鼻子,努力伸手轻触徐情脸上的伤,问:「痛不痛?」
    「一点小伤。」
    「这牢里可阴冷得很。」
    「忘记我从前常常浸在寒潭中吗?区区水牢,根本算不了什么。」
    林跃听他提起从前,不由得浮想联翩,有些怔怔地说:「若能回到从前就好了。」
    那时完全不晓得徐情的身分。
    那时误以为他们两情相悦,可以白首偕老。
    那会死甜甜蜜蜜,根本没有这么多痛苦。
    见了林跃这神色,徐情心头亦是一阵激荡,忍不住又偏头亲吻他的手指,低声道:「你喜欢的话,倒也容易得很。我以后便乖乖当你的男宠,好不好?」
    林跃心头跳了跳,一时哭笑不得。隔了半晌,方才恋恋不舍地抽回手,道:「你等着,我这就想办法救你出去。」
    「嗯。」徐情半阖着眼睛,一副吃力至极的模样,却还是竭力冲他微笑。
    林跃胸口一紧,再不敢多看下去,立刻转身就走。
    徐情是被他大哥找人抓回来的,所以林跃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向大哥求情。如果不成功的话,再去寻一柄利剑来,毁了牢房硬闯出去。
    他脑海里一片混乱,虽然模模糊糊地闪过许多主意,但无论走哪一条路,都可能跟他大哥决裂。
    不过此时此刻,林跃根本顾不了这些,除了徐情之外,其他什么也没功夫去想。
    他一个劲地往前跑,结果一不小心,在拐角处与迎面而来的某人撞了个满怀。
    「哎哟,好痛。」那人摇了摇扇子,连声哀叫。
    「李凤来!」林跃呆了呆,脱口就叫。
    「怎么?原来是小弟你呀。」李凤来永远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笑说:「干嘛跑得这么急?」
    不待林跃回答,又自顾自地击了击掌,恍然大悟地说:「喔,对了,听说你的老相好被沈若水抓住了?你一定是赶着求救人吧?」
    若在平日,林跃定会被他这轻薄的态度气个半死,这会儿却像见着了救星般,一把扯过李凤来的衣领,道:「你武功好得很,一定能把人从水牢里救出来!」
    「啊?」
    「帮我去救人!」
    「这……」李凤来摺扇一展,缓缓遮住半边脸颊,黑眸转了又转,似乎非常惊讶。
    林跃亦回过了神来,闷闷地说:「你本来就是站在我大哥那边的,怎么可能帮我?」
    一边说,一边松开了手,打算继续往前走。
    不料李凤来竟低低笑起来,道:「要我出手相助也不是不成。」
    「什么?」
    「只要你肯叫一声好哥哥给我听……」
    话音未落,林跃已咬了咬牙,张口叫道:「李大哥。」
    然后有些不自在地低了低头,目光灼灼地说:「救他。」
    李凤来一脸错愕。
    隔了许久才道:「他当初求我救你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幅神情。你们两个虽然笨了些,倒真是天生一对。」
    林跃听得一头雾水。
    李凤来也不多言,只扯了他的胳膊重回水牢。
    他们俩人这一来一去,并未耽搁多少时间,哪晓得回到地牢一看,却发现徐情已被人从水里放了出来,正软软地倒在地上,一条胳膊满是鲜血。
    而林沉则握了剑立在一旁,脸上神色平静,正欲再挥出第二剑。
    林跃吓得肝胆俱裂,不管不顾地冲上前去,死死保住了林沉的手臂,连声问:「大哥,你做什么?」
    「废了这魔教妖人的武功,省得他日后再为祸武林。」
    「废他……武功……?」
    林沉点点头,又道:「我已打算半个月后召开武林大会公审这魔头了。」
    说话间,再次举剑朝徐情的左手挥去。
    林跃神色一凛,想也不想地上前几步,毫不犹豫地护在了徐情身前。
    「大哥,手下留情。」
    「小跃,你这是做什么?」
    「大哥,」林跃的手微微发抖,表情却是前所未有地坚定,一字一顿地说:「我喜欢他。」
    喜欢到可以忘了前尘往事。
    喜欢到可以不顾正邪之分。
    喜欢到即使救不了他,也愿意陪他同生共死。
    闻言,林沉眼底闪过一抹暗色,手中长剑抖了抖,道:「正邪不两立,这个人可是魔教教主。」
    「我知道。」
    「你忘记他从前是如何伤害你的了?」
    「我记得。」
    「那你还要喜欢他?」
    「没错。」林跃点点头,仍是那坚定不移的语气,又重复一遍:「我喜欢他。」
    不会再犹豫不决,也不会再摇摆不定了,无论前方有多少难关,他都会陪徐情并肩走下去。
    ……喜欢。
    为了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不管要奋不顾身多少回,他都无所谓。
    「执迷不悟。」林沉叹了叹气,一贯温文沉静的表情消失不见,扬声问:「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杀了?」
    林跃一动不动,仍是这么护在徐情面前,嘴上虽然没有应话,眼神无比坚决。
    林沉于是眯了眯眼睛,手腕一翻,手中长剑直刺他肩头穴道。
    林跃不闪不避,闭目等死。
    嗤!
    凌厉的剑气扑面而来,但预想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降临。
    林跃睁眼一看,这才发现面前竟然横着一直血淋淋的手,正牢牢握住那锋利的剑刃,硬生生挡下了这一剑。
    他瞧得呆了呆,回头,正对上徐情温柔含情的黑眸。
    原来徐情不知何时已从地上爬了起来,正摇摇欲坠地立在林跃背后,一只鲜血淋漓的右手垂在身侧,另一只原本完好的左手则替他挡了剑。
    林跃惊得说不出话来,胸口又泛起那剧烈的痛楚,脱口叫道:「徐情!」
    徐情整个人几乎软倒在他身上,却仍是虚弱地笑笑,努力举起那受伤的右手来。可惜试了几次都不成功,最后只好干脆放弃,以唇代手,在林跃颊边亲了亲,问:「有没有受伤?」
    笨蛋!
    流血的人明明是他自己,怎么竟反过来问他?
    林跃张了张嘴,声音却完全哽在了喉咙里,只能一个劲地摇头。
    徐情大口喘气,又在林跃身边凑近几分,哑声道:「小跃,还记不记得我从前说过的话?你若是想杀我的话,只需朝我胸口刺一刺,就能结束所有痛苦了。」
    「我怎么可能取你性命?」
    「我明白。」徐情眨了眨眼睛,继续亲吻他的脸。「我那时觉得生无可恋,无论死在谁手里都不在乎,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除非你要我死,否则……我定会陪你一起活下去。」
    他虽然面容苍白、气息奄奄,眼底却有光芒流转,动人至极。
    林跃只觉耳边轰地响了响,心头大跳。
    他指尖微微发抖,一点点握住了徐情垂在身侧的那只右手。胸口疼得厉害,呼吸间尽是刺鼻的血腥味,但却从来没有这样甜蜜幸福的时刻。
    只要情意相通、两心如一,还有什么样的坎儿过不去?
    林跃扯动薄唇,几乎要笑出声来,眼角却是一片湿润。
    徐情也跟着笑,下一瞬,眸中突然光芒大盛,用内力震断了林沉手中的长剑。
    林沉刚才只顾着听他们说话,料不到有此一招,连忙后退数步,摆好了应战的架势。
    徐情则用受伤的右手揽紧林跃的腰,仅凭一只左手与林沉过招。他身受重伤,浑身上下都是血迹,模样实在狼狈不堪,眉眼间却偏有一股妖娆之色,目光灼灼,气势逼人。
    数招过后,林沉已然瞧出了端倪,沉声道:「你靠着仅存的内力逼出这一股劲道来,恐怕很快就会油尽灯枯,性命不保了。」
    「谁说的?」徐情长笑一声,神色温柔地望了望怀中之人,道:「我今日定会带小跃离开这里,陪他长长久久地活下去,白头偕老。」
    林沉听得皱了皱眉头,眸中波澜起伏。
    一直晾在旁边看热闹的李凤来见状,不由得展颜而笑,摇着扇子插进了他们当中。
    「哎呀,林大盟主,你是废人武功废上瘾了吗?差不多也该收手了吧?」说着,故意冲林沉眨了眨眼见,摺扇一挥,轻轻巧巧地扯住他的胳膊,顺势将人抱了个满怀。
    「李凤来,你……唔……」林沉话还没说完,已被他的唇堵住了嘴巴。
    李凤来一边努力地亲下去,一边朝待在原地的徐情摇了摇扇子,示意他们快些逃跑。
    徐情与林跃对视一眼,连道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