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触碰(校园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8
    孙合从厨房出来时,刚好看见了江予气冲冲地走下楼梯,而身后……跟着陈舍。
    “两位,早上好。”孙合礼貌性地打着招呼。
    江予点点头,“早上好。”
    陈舍也跟着点头,“嗯。”
    孙合:“……”
    没等孙合开口,陈舍连忙跟上前面的人,“你去哪里?”
    江予径直走向大门,“回家。”
    “行,我有车。”
    “我要坐车回去。”
    “行,我叫车。”
    “……”
    孙合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背影,越看越不对劲。
    她决定给何灵遇发个消息,通知一声。
    小盒子:“跟你说个事。”
    鱼:“说。”
    小盒子:“……你们家江予可能和陈舍跑了。”
    鱼:“哦。”
    小盒子:“???”
    小盒子:“拉黑了。”
    别墅外。
    江予还是被陈舍说服去坐他的摩托车。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创伤,陈舍只将头盔递给她,没给她带。
    江予看着他递过来的头盔略微愣了一下,随后接过来戴上了脑袋,“帮我扣一下可以吗?”
    “行。”  陈舍也没别扭,这次碰上她的肌肤后,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倒是没躲。
    陈舍笑着:“碰不得?碰一下做出这副表情。”
    江予也跟着笑,“没有,只是很痒啦。”
    以前的发生的事,让她很长时间里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触碰,所以一直到十七岁她没有一个朋友,这种后遗症曾深深地刻进了意识里……
    不过现在,就真的只是很痒。
    “这样啊。”陈舍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有些郁闷地说:“昨晚醉了,记得不是很清楚,我……弄你的时候痒不痒?”
    “我不知道!”江予红着脸摇头,“不要说昨天的事了。”
    “……”
    那可以再来一次吧……
    陈舍暗下眸色,扶着她上了摩托车,然后让她抱紧自己,发动了马达。
    江予贴着他的后背,凸出来的肩胛骨抵得她脸有点疼。
    “抱紧啊,宝宝。”陈舍忽然加快了速度,“掉下去了我会哭的。”
    “……”江予默默地收紧了胳膊,这个力度将他窄瘦的腰勾勒出来,圈一圈都圈不满。
    她有些惊讶:“你好瘦啊。”
    “可能吧。”陈舍咬字不清,说出来话被风吹得不成形状,“你争取胖点,有一个瘦就可以了。”
    “……不要。”
    陈舍被这闷闷的语气惹得笑了几声,倒没有再逗她,以免自己又要哄。
    太阳逐渐升到半空中,现在正是正午,但冬天的每一个时间点似乎都是那么冷。
    就算高挂的太阳也给不了一丝丝温暖。
    快到家时,陈舍放慢了一点速度,脖子被风吹得有点冰,他低头看了看江予的头顶,“冷不冷?”
    “不冷……”风吹得手有些僵硬,江予用自己的羽绒服捂上了一些他的腰,问他:“你冷不冷?”
    “还好,”陈舍转了个弯,进入了巷子,“快到了。你爸妈在家吗?”
    “啊……”江予后背骤然僵硬,半响才说:“妈妈在外婆家,外婆刚出院。”
    陈舍愣了愣,又暗骂了一声,“对不起。外婆还好吗?”
    “医生说调理得好,可以多活两年。”
    高二下学期期末考的前一天,外婆被送去急救,妈妈哭晕在地,她也跟着哭。
    她不希望外婆出事,那样妈妈会很伤心。
    可事实是外婆已经到了癌症晚期,而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现实。
    虽然只能多活两年,但这已是最好的安排。
    她岔开了这个话题,开始介绍自己的家。
    江予妈妈住得地方不大,没有江予在身边的十一年里她都是一个人在生活,对于她来说,宝宝和自己的妈妈已经够要操心了,没有任何精力再去分心另外一个人。
    直到打开房门见到里面的摆设时,陈舍才知道江予口中说的“小”是真小,像是所有的东西都堆砌在一处,看上去很拥挤。
    不过他总觉得这间房子哪里不对。
    就好像……少了点什么。
    但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只当女孩和男孩的家不一致吧。
    江予给他接了杯温水,喝完之后脖子勉强恢复了一点知觉。
    吹得真够冷的。
    第一次到女孩的家,陈舍难免有些不自在,坐在沙发上看着江予忙前忙后,想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想留下来。
    单单坐一会儿也好。
    “你要回去吗?”江予开了窗户,给家里透点风。
    “嗯……”陈舍摸了摸脖子,“刚吹一路有点冷。”
    “那你坐一会儿吧,冰箱里有好吃的。”说罢,江予便开了冰箱,看了眼昨天包的饺子又回头问他,“吃不吃饺子?”
    “不想吃。”
    江予不听他的话,径直把饺子端出来,一边去厨房一边说:“这个很好吃的,是我昨天刚包的,白菜馅。煮饺子好不好呀?”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无奈之下,陈舍只好点头。
    不过宝宝吃饺子的样子真是有够笨的。
    陈舍不怎么爱吃,所以吃的时候心不在焉,一直盯着桌子对面的人看。
    她可能太喜欢吃饺子了,吃的时候总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偶尔被烫到了还会缩鼻子。
    “宝宝好可爱啊。”陈舍吃完最后一个饺子舔了舔唇沿,忍不住说。
    江予茫然地抬头,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哪里可爱啦。”
    “大概……“陈舍顿了几秒,起身半撑着餐桌边角,身体微微向前倾了倾,然后将嘴唇贴上她额头上的刘海,压下声说:“哪里都可爱。”
    *
    我其实一点都不想走剧情,明明已经够简略了,还是走了两章……真滴只想写狗狗和宝宝酿酿酱酱……凌晨还有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