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触碰(校园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
    陈舍最近要多憔悴就有多憔悴。
    李鹏涛问他怎么了,钱磊微微一笑,替他回答:“一百块还不起了呗。”
    李鹏涛:“……”
    陈舍不予理睬。
    感冒还没彻底好,咽喉又可算被自己折腾坏了。
    他上个月末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他扁桃体发炎,开了一堆药并要求他注意饮食,烟酒不能碰。
    酒还好说,烟实在戒不掉。
    这几天连着下了好几场大雪,树枝都被压断了好几处。
    天气太冷,他看见江予的频率都少了好多。
    他在心里暗自诽腹,可没成想中午就碰上了。
    中午吃饭前陈舍和钱磊去了一趟超市,今天雪下得太大,以至于两人被迫撑了一把伞。
    走到门口时,陈舍忽然愣了愣。
    江予正站在旁边等人。
    陈舍被钱磊催着上了一节台阶,他不太敢看她,连忙收伞进了超市。
    正准备把伞放在柜台上时,突然一些毛茸茸的东西蹭过自己的手背。
    陈舍低头一看,江予在他腿侧拿伞。
    是辫子蹭到了他。
    好近的距离。
    “走啦。”钱磊拉了一下发呆的陈舍,“哥你得老年痴呆了?”
    “……可能。”
    “?”钱磊无语,“随便你,别把我一百块钱忘了就好。”
    “……”
    陈舍语塞住了,微微偏头想再次找到门口的身影,但却只看到了白花花的雪。
    “买完喝的就走,肚子饿死了,涛哥说不定都吃完了。”钱磊催促着他。
    陈舍心不在焉地随手拿了瓶矿泉水。
    还想再看一次她。
    宝宝今天有点不太对劲。
    他想确认一下。
    吃饭的时候,陈舍饭没吃几口眼睛一直在东张西望。
    虽然以往他也会这样,但今天就很疯狂。
    钱磊忍无可忍,“哥你认真吃饭行不行。”
    陈舍皱着眉低头吃了口白菜,“行。”
    “……”
    再一抬头,沾上雪沫的长辫子从他眼前划过。
    江予端着饭菜坐在了他们斜前方的一桌。
    她坐下来的时候捂了一下肚子。
    对。
    肚子。
    陈舍猛地放下筷子,刚刚拿伞时她也捂了一下肚子。
    会是什么原因?
    难道是……生理期?
    陈舍连忙起身压低声音对钱磊说:“饭帮我倒一下,我有点事出个校门,顺便……借我一百。”
    “……”钱磊吞咽着嘴里的米饭,听到最后一句话被呛得半死,他匆匆喝了口水然后猛拍着桌子,“他妈的!老子姓钱名磊不代表老子的钱垒成山!!!”
    一旁的李鹏涛连咳几声,“……”
    最后在压迫之下,钱磊黑着一张脸还是把钱借出去了。
    陈舍收了钱感谢了他一番,说来生一定好好报答。
    钱磊咬着牙:“去你的来生!老子要今生!!!”
    陈舍笑了声,没再耽误时间,伞都忘了拿便顶着满天大雪冲出了校门。
    保安刚喝完一口热茶,结果看见一个人影闪过眼前,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摔下杯子大喊:“有学生跑了!!!”
    陈舍争取在保安找到自己之前去超市买了红糖和一次性杯子,结账时又似想起什么,折回去拿了一盒蛋糕。
    他看了眼时间,迅速付完款坐公交车去了前两站的养蜂场。
    那里附近有直接产出的蜂蜜。
    一路狂奔而来,他的脸上全是雪化成的水,有些沿着脸滑进了身体里,冷冰冰的。
    灌蜂蜜的老奶奶给他递过去一条毛巾,“怎么啦孩子。”
    “谢谢,”陈舍接过来草草擦了擦潮湿的头发,“没什么。”
    老奶奶又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陈舍没心思去听,耐心地等蜂蜜装好。
    老奶奶估计知道他急,也加快了速度,灌完最后一勺后连忙盖上瓶盖递给他。
    陈舍道了谢,提着沉甸甸的袋子又一次闯进了大雪里。
    身后一道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整句话都被毫不留情的风吹得支离破碎。
    “孩子,头发记得剪一剪啊。”
    随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最后一个音调也同大雪一起纷飞到夜幕里,徒留下绵延的风声。
    也不知,那个迎着冷风的少年到底听没听见。
    陈舍回到学校的前一秒刚好响起第一道晚自习的铃声。
    学校门口站着两个保安和他的班主任。
    他忽然一顿。
    还有……陈市靖。
    “欸!就是他!”
    陈舍匆匆忙忙地走过去,目光落在开口说话的保安身上,“我有急事,先让让,晚自习下了我过来受罚。”
    “你能有什么急事!”陈市靖拦住他,“能不能省点心!”
    陈舍偏过头,淡淡地看着他,“关你什么事。”
    “我是你父亲!”
    “我哪儿配啊。你是王雅的丈夫。”
    “陈舍!”
    “别叫了。”陈舍掀开他的手臂,沉着步伐走进了学校。
    雪水蹭过陈市靖的手指,眼前的少年比他高出整整一个脑袋。
    那个咬着牙不敢哭出声音的男孩现在擦着雪水留下了毅然的背影,一如当年那般不肯回头看他。
    陈市靖目送着他消失在夜幕的雪地里,他垂下目光,十分娴熟地打了个电话。
    最后的处理方案就是在班上让陈舍做个检讨。
    雪越来越大,陈市靖挡着风想点支烟,司机瞧见了过来给他撑伞,“先生,回去吗?”
    他没说话,专心按着打火机,不知道什么原因,烟总是点不燃。
    最后定睛一看,打火机没油了。
    他笑了,眼角的褶皱越来越多。
    如果现在有人对比一下他们父子俩,一定会发现,陈舍和他点烟的模样太像了。
    “回去吧。”陈市靖微眯起眼,将没油的打火机一下投进了垃圾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