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触碰(校园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 ńρ3ρ.čǒ㎡
    陈舍最近经常发呆。
    学校已经迎来了萧瑟的秋天。
    他看见落叶就想到很久以前,宝宝问他落叶的事。
    他那会儿也什么都不懂,但他比宝宝懂得多一点。
    很多事情就是我们难以预料的、无法解释的、无可避免的。
    落叶的枯萎是这样,母亲的离开是这样,宝宝的忘却……也是这样。
    在秋天的尾巴里,陈舍省吃俭用买了一辆摩托车。
    看到那辆拉风摩托车后,钱磊我操了千百遍:“哥你卖肾了?”
    “老子肾这么好,一个顶十,就算卖也是卖北上广各一套房。”
    “……说得好。”钱磊“呵呵”了一声,转眼又说:“放假了带我们飞!”
    “滚。”
    “……”
    陈舍拍开钱磊放在摩托车上的手,“很贵,让让。”
    钱磊:“?”ЪlsℎцЪēη.⒞ΘⅯ(blshuben.com)
    谁他妈刚开学穷死一毛钱都没有!
    陈舍不理他,将摩托车放好后,招招手去了学校。
    最近天气渐冷,江予已经没有穿裙子了,这点值得庆幸。
    十一月份的那个什么生日聚会他给孙合说了一声,终于有机会单独见到宝宝了。
    想到这里,他扔了扔摩托车的钥匙,在钥匙飞到半空又回到他手里时,他笑了一声。
    今天李鹏涛过生,晚上大家去KTV聚一起喝酒,唱一堆老情歌。
    有人欢喜有人愁。
    陈舍原本是拒绝参加这种弱智聚会,但钱磊非把他拉过来。
    听到某人破音后,陈舍忍无可忍地又喝完了一罐啤酒,手里的啤酒罐被捏得不成样子,“他妈的钱磊别唱了!”
    “一吻便颠倒众生……”钱磊唱得极其投入,也不管自己蹩脚的粤语让不让人难受。
    “我操,真他妈服了。”陈舍喝完最后一口啤酒后,出了包间。
    KTV外面可谓是灯红酒绿。
    陈舍从木盒里拿出药吃的时候,一堆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
    他懒得管,吃完又咬了一支烟开始点火。
    点了几下,烟还是没燃。
    陈舍以为是风向问题,微微侧过身挡手再次去点。
    按了几下,他发现不对劲,将打火机拿到眼前一看。
    没油了。
    陈舍烦躁不安,将打火机随手投进了垃圾桶,转身准备回包间时,一股令人作呕的香水从鼻尖飘过。
    “帅哥,约吗?”
    打扮得妖娆又露骨的女人挡住陈舍的去路。她人的视线毫不避讳地盯着陈舍下面看。
    女人笑了一下,拿着打火机想给他点烟,陈舍立马将嘴里没点燃的烟取下来,拍开伸过来的手,“大婶,挡路了。”
    女人一听“大婶”两个字立马黑了脸,看着陈舍离去的身影,在他背后碎嘴,“操,鸡巴大有卵用,不举吧傻逼。”
    陈舍顿了顿,回头盯着烟熏妆的女人,冷下声,“不举也不上你,你说气人不。”
    真是活久了什么烂货都能碰见。
    他撂下这话,解开第一枚纽扣,不紧不慢地回了包间。
    “干嘛去了?”李鹏涛咬着烟吞云吐雾。
    “下次找个正经点的KTV行不行。”陈舍从沙发上拿了打火机重新点燃了烟,“外面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
    “大少爷,您能不能认清咱们的定位,”钱磊唱得累了,不停地喝酒,“这地方便宜。”
    陈舍没说话,被辛辣的烟刺激了一下,他咳了几声后又问钱磊:“欸,那个……咳。”
    “啊?”
    “就是,孙合发小……有钱不?”
    钱磊想远程投进一个啤酒罐,结果没进去。他有些兴致缺缺,“问这个干嘛。应该有钱吧,孙姐很有钱的。她发小也应该在富人区。”
    “哦。”
    那就行。
    陈舍担心有人带着江予去一些鱼目混珠的地方。
    “你不会看上她的钱了吧……”
    “?”
    “不是啊哥,说出去谁信,天靖集团的大少爷落魄成这样。别委屈自己啊……”
    “……”
    “老子身心健康,”陈舍按下钱磊的脑袋,“真是……”
    天靖集团的大少爷。
    很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
    现在的天靖集团的董事长早已换了人。
    陈舍按灭了烟,又开始喝酒。
    得知真相的那会儿他也有野心,也有想过复仇。
    当时的他才十叁岁,连善恶好坏的定义都是一知半解。
    他在那一年学会了抽烟喝酒,被王雅抓住了把柄后处处针对。
    他有什么办法呢,直接了当杀了她然后留下终生污点?
    说来好笑,他也曾真的有过这样的念头,不过只有一瞬。
    毕竟母亲要他乖一点。
    他想要美好的人生。
    他的宝宝都还没有回来。
    “别发呆了哥,”钱磊将麦克风送到他手上,“点了一首你最爱的。”
    陈舍淡淡地掀起眼帘来,看了眼荧幕上闪烁的画面——
    是谭咏麟的《还我真情》。
    “……”
    “情怀一点一点真求共鸣,
    燃亮每天一点一点钟凭热诚。
    从前极爱你,
    仍极爱你,
    莫去理醉或醒。”
    陈舍刚刚喝了太多酒,又抽烟抽得凶,声音哑得不成样子。
    但他还是竭尽全力地在唱。
    “流离沧海沧海中全为情,
    在各种痴恋依恋中全是情,
    谁曾热爱我还尽以爱,
    用真心作证。”
    他只会唱这一首。
    因为周甜会唱。
    “666情歌王子先让你一秒。”钱磊边笑边鼓掌,“谁听了不高潮啊。”
    “少开黄腔,”李鹏涛甩了他一掌,“有妹子在。”
    钱磊眼睛扫过几个女生,然后连连点头,“我错了我错了。”
    “走了。”陈舍放下麦克风,用手按了按太阳穴,另一只手不停刮着木盒磨平的棱角。
    钱磊他们没再阻拦,大家都看见了他像啤酒不要钱一样拼命地喝,就算千杯不倒,但这轮也该轮到他醉了吧。
    临走前,陈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纯黑打火机扔给李鹏涛,声音又沙又哑,“新的,生日快乐。”
    *
    今天也是连更叁章。晚11:30最后一更,拉一下进度。
    第十五章开车。(浅开一下,没有do噢。)
    我目前码到十八章了。/yesy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