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触碰(校园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 ńρ3ρ.čǒ㎡
    陈舍最后还是吃完了那根雪糕。
    香草味他没吃出来。
    过量的糖精只让人甜到腻。
    司机终于找到了他,准备强行将他带回家时,陈舍自己主动上了车。
    乖一点。陈舍。
    现在还不是时候。
    第二天下午,陈舍提出自己想去公园随便转转,昨天同样的时间来接自己就好。
    陈市靖没有拒绝,或许是愧疚或许是愧对。
    不过这都不重要。
    同样的长椅上,陈舍坐上了和昨天同样的位置。
    今天来得早,晚霞在天边透过树枝映在他的脸上。
    因为咽喉不好,他被要求出门就要戴口罩,以免吸入不适的气味后咽喉肿痛。
    所以从公园入口走到角落时招来了部分小孩异样的目光。
    “那个哥哥好像坏孩子……”
    身旁的小孩附和,“好凶哇他!”
    陈舍淡淡地瞟了一眼他们,一群小孩往后躲了躲。
    他觉得好笑,昨天的肉包子怎么不怕他。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不会有人来打扰到他。
    他可以看绚丽的晚霞,看烧红的天空,看漂亮的小花,看粗壮的树枝,看……ЪlsℎцЪēη.⒞ΘⅯ(blshuben.com)
    细长的辫子……
    今天的辫子是金色。
    “昨天的雪糕好不好吃呀。”
    她的声音真是……嗲到极致。
    陈舍想了半天,妈妈说过不要撒谎。
    但是……他抬头。
    看见圆乎乎的脸眨眨眼,一脸的期待。
    “还……”他点头,“好吃。”
    “哇唔,我就说好吃吧。”小女孩一下蹦到他旁边坐下,晃着细白的腿,“你在干嘛呀。”
    “昨天我问妈妈了,她说你戴的是……”小女孩想了一会儿,“口套。你是不是生病了呀。”
    “你怎么不说话呀。”
    “你想不想和我玩呀。”
    “……”
    陈舍偏头对上她亮亮的眼睛,淡淡地开口:“这是口罩。zhao。”
    小女孩点点头,脸上的肉也随之波动,“我说错了吗?”
    “没错……”吧。
    “嗯……”小女孩伸出肉乎乎的手贴上他的额头,盯着他凶戾的眼睛,软糯地说:“你没有生病呀。”
    陈舍懒得解释,只点头,“身体原因必须戴。”
    “噢……”额头上的小肥手忽然移至他的侧脸,小女孩用双手搓他的脸,“你没有肉肉,病了好多天吧。”
    “……”
    你以为谁都像你。
    “你每天都在这里等我,我给你带好吃的!”小女孩终于松了手,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
    “……”
    你自己要吃吧。
    陈舍没再搭理她,但她自娱自乐地很开心。
    最后玩累了还趴在他的……腿上,睡觉。
    陈舍简直不能理解。
    最主要的是……她的脑袋真的很重!
    “甜甜圈……”肉包子开始胡言乱语,口水都滴在他的裤子上了……
    陈舍忍无可忍。
    想一掌把她打飞。
    结果还没动手,他的大腿被咬了一口。
    “香草味的……好好吃……饺子……米粉……都是我的……”
    陈舍吃痛不已,只好拍拍她的肉脸,“喂。醒醒。”
    “不要和我抢啊……”肉包子又咬了一口。
    陈舍疼得径直起身,然后“咚”的一声,肉包子被重重摔在了地上。
    “哇……”肉包子一下哭出来,“好痛……”
    陈舍:“……”
    最后的结果就是自食其果。
    陈舍做了一番心理建设,以为会耗很大的力气才能将她抱上椅子,没想到她只是脸上肉最多……身上没什么肉。
    随后自己很认真地用卫生纸擦了擦她的额头,看着她红肿起来的额角,陈舍还是道了歉,“对不起。”
    “你干嘛说对不起呀。”小女孩对着他的手吹了一口气,“我要回家了,好饿。”
    “……”陈舍不受控制地戳了一下她肉肉的脸蛋,指尖居然可以陷进去……
    好肥……
    “拜拜。”小女孩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笑了一下,“它肿了个包!今天可以吃好吃的啦。”
    陈舍愣了愣,收回陷入她脸蛋里的手。
    随着她一蹦一跳离去的身影,周遭终于安静下来。
    没多久,月亮爬上天空,他也被司机接回了家。
    以后的日子就像两个小孩子的心照不宣一样,陈舍每天按时按点地到公园角落的长椅上坐着。
    拥有长辫子的小女孩每天给他带不同的吃的。
    不过陈舍又猜错了一点,之前她说给他带吃的不是她自己想吃。
    她只是单单地给他一个人吃。
    不过她要求等她走了他才可以吃,不然她会饿。
    陈舍听到这话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谁知下一秒,一只小肥手揉了两下他的脑袋,“你好像我们家的大狗狗。”
    “……你也很像我们家的小猪猪。”
    半跪在椅子上的小女孩忽然将肉乎乎的脸蛋凑上他眼前。
    她竭尽全力想做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可惜效果不佳。
    “我哪里像猪猪啦。”皱着眉头的小女孩托起他的脸,细长的辫子擦过他的手背。
    陈舍忽然没由头地慌起来。
    幸好戴了口罩,遮住了大半神情。
    可谁又知,那张肉乎乎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隔着口罩亲了一下他的侧脸。
    等陈舍反应过来后,作恶的人已经开始捂住脸偷笑。
    “喂!”陈舍咽了咽口水,“你干嘛……”
    “喜欢你。”小女孩慢慢将双手分开,撑着自己肉乎乎的下巴后继续说:“我喜欢狗狗就会亲它。”
    “我又不是狗!”陈舍涨红了脸,“太过分了!”
    “那你喜不喜欢我?”月光下的小女孩再次将脸凑上来,眼睛亮亮的,“喜欢一个人就可以亲。”
    “你懂不懂什么是喜欢!”
    “懂呀。我比喜欢狗狗还要喜欢你。”小女孩软软地说:“你也亲亲我呀。”
    于是陈舍小小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
    月光洒在她的身上和辫子上,就像童话里的……天使。
    他隔着口罩碰了一下她的脸蛋。
    好软……
    又软又热……
    还有栀子花的味道。
    亲完陈舍别扭地将脑袋偏到另一边。
    口罩里好闷……
    而身旁的她再一次将脸蛋埋进手心里,好像很……开心地摇晃着小腿。
    可……这个年纪的他们就在刚刚做出了匪夷所思的事啊。
    为什么会脸红。
    为什么会……开心。
    真是……难以启齿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