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奖三亿后,我成了人间锦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页
    虞姝毕业的时候,来到A市租房落脚,不想朝母亲伸手要钱,她借了网贷。
    许是钱来得太容易,欲望一旦开了口,她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三千多块钱的手机,分二十四期,每个月只需要一百多块,现在的手机用了四年了,工作了,换一个好一点的手机理所当然,买一个。
    没有职业装,得买几套,花了一千二,分期十二个月……
    买一个好一点的包包吧,总得看得过去才行,这个牌子打折,原价一千八,现在只需要599,分期还免息,分十二期,每个月还五十块……
    手头没钱了,再借一万块吧,分期十二个月还,每个月也就还一千左右……
    虞姝想着自己要工作了,以后有收入还上就好了,可是当她发现每个月的工资不足以还款、交房租的时候,她才惊觉自己已经欠下了好几万!
    工资不足以还款,便只能以贷养贷,负债越来越多,毕业一年半,她就欠下了八万,加上上大学的助学贷款,负债十几万。
    去年过年的时候,虞姝没钱回家,借口没买到票搪塞了爸妈,从借款平台上借了两千给叶萍,让她办些年货。
    这一年,虞姝每晚都睡不着觉,她自己精神状态不正常,可是没有任何办法,她每个周末都去兼职,想方设法地赚钱,可是依然填不上窟窿。
    因为欠的钱而焦虑失眠,因为还不上以贷养贷,越借越多……
    不用去医院,她也知道自己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她每天都忍不住想从楼上、从天桥往下跳,死了就好,一了百了。
    可是想到母亲,她不就敢了。
    虞姝点开一个个APP,开始进行还款:助学贷款,连本带息三万三千四百块;花呗全额结清两万三千五百六十八,关闭花呗;
    借呗全额结清,连本带息五千八百七十,关闭借呗;
    京东白条,全额结清八千三百二十五,关闭借呗;
    京东金条全额结清一万两千四百,关闭金条;
    某分期平台,全额结清三万七千五,注销账号,卸载软件……
    还有信用卡,还完就不在用了,她不需要再超前消费了,也不用再分期了。
    还完所有款之后,虞姝长吐一口气,通过手机银行APP,看了一眼存了四千万那张银行卡的余额:¥39,840,168.36
    第2章 裸辞逃离
    这一下就花出去十六万啊,她得不吃不喝工作两年,就算是两亿存银行,也要六天……
    噗——
    六天!十六万!!
    虞姝忍不住大笑出声,她昨晚上一晚没睡,把「中奖以后怎么花」看了个遍,才知道大额存款,利息是可以和银行谈的。
    虞姝到银行后,就被请到了贵宾室,两位副行长亲自接待,据说行长在外地,不然也来了。
    虞姝存两年定期,年利率百分之五,要求利息月付。
    两亿,一年利息一千万,每个月八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毛三三,每天就是两万七千七百七十七毛七七。
    果然最赚钱的是钱!
    虞姝忍不住兴奋地尖叫跺脚!!
    发泄够了,虞姝起身打开门走出去,走廊里只剩经理和一个理财顾问在,见她出来,经理热络地迎了上来,那个顾问则是把手里揣进兜里,不甚热情地站在原地。
    那个顾问姓郁,虞姝对他印象很深刻,除了帅以外,还因为他是一群人里,唯一一个没有劝她买理财产品的人,甚至在她坚持要存定期的时候,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并且扬了扬眉毛以示尊敬。
    虞姝自认没有分辨理财产品是否靠谱的能力,就算有,她暴富之后被各种情绪占据的头脑也没办法清醒地工作。
    任凭银行的人说得天花乱坠,她都坚持把钱存定期。
    有之前负债十几万的经历,她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那些沾上黄赌毒、很快败光奖金、下场凄惨的例子,国外数不胜数。
    她准备用两年的时间来缓冲,学会怎么支配钱,而不是被钱支配。
    出去的时候,路过一个堆满米面油的房间,虞姝多看了几眼,经理立刻表示她可以随便取用。
    “或者您给我地址,我送到您的住处。”经理贴心地补充。
    虞姝:“呃……暂时不用了。”
    “好的,您有需要请随时联系我。”
    “稍等一下。”郁顾问迈着一双长腿走进去,从角落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帆布包,拍了拍上面沾上的面粉,双手递到虞姝面前:“非常符合您的气质。”
    这个包看得出有些年头了,款式十分老土,颜色也有些旧了,军绿色作底色,大红色包边,亮黄色的七个大字——存款超亿元留念。
    “呃……”符合是真的符合,虞姝今天穿了一身临时在地摊上买的衣服,又宽又大毫无版型的黑色棉衣、又土又厚的深蓝色棉裤,还戴了一顶深棕色的假发,假发的质量自然好不到哪儿去,背上这个包,简直是点睛之笔。
    “谢谢。”虞姝接过,斜挎在身上,把手里的存款单什么的,一股脑全装进去。
    反正也不会有人把这个包当真的,网购平台多的是。
    到银行门口的时候,郁顾问十分诚恳地给出了他的第一个建议:“建议您,马上,立刻,离开这里。”
    “我知道,我这不是正在打车吗?”虞姝掏出手机打车,却被一个个APP推送的消息惊得冻在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