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家辣娘子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7、夫人中慢性毒
    吴成安明白什么意思,行礼后,很快离开。
    董月坐下后,店小二送来另外一种茶叶。
    董月看了一眼,用别茶具泡茶。
    “这是红茶,和刚才的绿茶有些不同。”
    “怎么不同?”女人说话就是好听,刘三强听的云里雾里,也能静下心来慢慢听。
    “绿茶与红茶最大的区别是加工工艺不同,红茶属于全发酵茶类,经过萎凋、揉捻、发酵、干燥等工序制作,绿茶属于不发酵茶类,经过杀青、炒青、烘青、晒青、蒸青、揉拧、干燥等工序制作,这两种茶的颜色也不相同,红茶茶叶多为红色或褐色,干茶色泽乌润,茶汤是淡褐色至褐色的,绿茶茶叶偏绿,茶汤则以嫩绿色、绿色、深绿色为主,冲泡的时候,对水温也有不同的要求,红茶的冲泡水温要高一些,在90~ 100c左右最好,绿茶则只需要80~90c左右的水温。”
    刘三强没想到喝茶竟还有这么多讲究。
    仔细看过两个茶杯,的确不同,茶具也不同。
    刘三强和女人喝了一次茶,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学问。
    等两人离开茶楼,很多人从楼上看下去,怎么看都觉得不般配。
    总有种感觉,董娘子是被男人威胁,不得已嫁给这样的男人。
    心里感叹,遇人不淑啊!
    吴成安站在二楼,目送董月离开。
    能让韩磊激动的人不多,这女人的确有两把刷子。
    正想派人去打探一番,忽然,府中马管家匆忙到来。
    “少爷,夫人心疾又犯了,你快回去看看吧!”
    吴成安听到这话,连忙往府中赶去。
    刚走进门,看到韩磊提着药箱进门。
    “韩少?”
    韩磊看他一眼,脚步未停,走的更快了。
    吴成安跟在后面,快步跟进去。
    进门后,屋里每个人表情各异,吴成安看着更是心烦,他什么没说,跟着进了内室。
    看到娘的脸色,想着娘许久没有犯病,为何突然犯病?
    看了旁边的爹吴修为一眼,目光落在几个姨娘的身上,他心中了然。
    温文尔雅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
    今天这事能过去,那便安好,过不去,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韩磊查看一番,表情复杂。
    “韩少?”吴修为上前关心问。
    韩磊看了一眼吴修为。
    “韩少,您说。”
    吴成安心底一沉,难道娘...没救了?
    “让我随从进来一趟。”
    吴少一个眼神,在门口的马管家立刻出去请人。
    不明白韩磊人到了,随从怎么在门外?
    很快,韩磊随从林立匆忙从外面跑进来。
    “少爷?”
    “去请人。”
    “是。”林立听到这话,快步离开。
    吴修为和吴成安不解。
    请人?
    谁?
    难道是韩老?
    他们心里均是咯噔一下,难道真的没救了?
    ......
    董月和刘三强第一次单独未出,对彼此都有好感。
    两人在外逛了许久,等回去,看到门口停着一辆熟悉的马车。
    刘三强当场脸色阴沉下来。
    该死!
    韩磊还真当刘宅是自家后院了。
    焦急在门口等待着的林立看到董月,着急上前,“董娘子,少爷请你走一趟。”
    “怎么了?”这么着急,显然是重病。
    董月身为医者,听到有病号,从没有无动于衷的道理。
    她更清楚,分秒对一条性命的重要性。
    看林立的样子,显然等了很久了。
    “属下不清楚,还请董娘子先走一趟。”林立说着掀开马车帘子。
    董月上马车,回头看向刘三强,“我去看看。”
    “嗯。”
    刘三强站在原地,看着女人坐马车离开。
    他没有进门,身影很快在夜色中消失。
    董月坐着马车来到吴府。
    路上,林立不知道什么病情,将这吴家介绍一个大概。
    董月没想到刚喝了免费的茶,这么快就要偿还人情。
    笑了笑,没在意。
    她在下马车的那一刻,拿出一条手帕戴在脸上,跟着林立急匆匆走进去。
    吴府的下人看到是刚才离开的林立,没有人拦着。
    吴府马管家早早在门口等着,看着到来一个女人,他很意外。
    韩磊什么意思?
    带着复杂的心一路往夫人的院子走去。
    韩磊正在查看,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看到董月那一刻,激动了,“董娘子,你终于来了。”
    再不来可能小命要没了。
    “怎么回事?”
    “你还是先看看吧!”韩磊没有把握,有那么多人在场,有些话,他不便说出。
    董月上前,仔细查看。
    看了一阵,扭头冲着韩磊开口。
    “让他们出去。”
    韩磊听到这话,印证了心底的猜测,看向吴修为。
    吴修为听到刚才这话,看向管家,“都出去!”
    很快,屋里的姨娘小姐一个一个离开。
    马管家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他在想那个女人。
    没听说韩家有个医术厉害的女人?
    韩磊又这么听女人的话,这是怎么回事?
    吴成安从董月到来的那一刻,认出这人是自己见过的董娘子。
    他不明白的是,韩磊为什么要听董娘子的话?
    很快,他知道了缘由。
    “夫人中慢性毒,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那她......”
    董月拿出银针,查看一番,“夫人这毒最少有五年时间,冒然解毒会很危险,只能用温和的法子......”董月曾在医术上看到过类似的病症,没想到刚到京城没有多久,就遇到了。
    心底感叹。
    果然是京城,连下毒的手法都这么与众不同。
    吴成安接受不了这事。
    至少五年?
    娘最近几年一直身体无力,几乎隔几天都会请大夫。
    没想到竟然是中毒?
    看向韩磊,这人几次到来,为娘看诊,为何一点动静没有?
    看向韩磊,再看看董月,在想,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还是,韩磊也站在了某个姨娘的身后?
    吴家在外看来是商家大户,手中有花不完的钱财。
    只有真正的了解吴家,才知道看似平静的吴家,内里早已经波涛汹涌。
    稍有不慎,很有可能连尸体都不复存在。
    “五年?”韩磊不能接受。
    刚到京城的董月,不会如同那些医者权衡利弊之后,做出损人利己的事。
    这几年吴夫人身体时常不适,为何五年前就被人陆续下毒?
    董月点头。
    收齐银针,翻看病号的眼睛,手指在她头上按压一番。
    忽然,她脸色微变。
    韩磊察觉董月的不同,着急问,“董娘子。”
    董月一直盯着病号,头也不抬,开口,“多点几盏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