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养老的美梦。
    可今晚着实奇怪,月光演奏了好几遍,时间划过一刻钟,施暴人竟然迟到。
    不只是迟到,汤曼青硬生生坐在钢琴前等足四个钟,厉骞仍未露面。
    也许是有新欢了?
    汤曼青看过上周的报纸,当然不是她多关心厉骞,而是厉骞个狗东西自己有病,那天是拉着她足交,射了她一腿后还不许她立刻洗掉一身腥臭,巴巴地捏着报纸坐到床边给她朗读。
    笑眯眯地用手指按着她的眉头,不许她颦着,还说要她好好洗耳恭听。
    念得是什么来着?
    应该是港城酒店大亨张光正携女接了帖子,到厉家本宅做客的消息。
    好事的记者除了摆事实讲道理外,又是看图说话一番揣测,估计张厉两家好事将近,天才少女毕竟抵不过富家千金。厉家这一次有意将生意迁往港城,也是要为未来的婚事先做打算。
    如今这类新闻真是越来越多,厉骞当年再怎么年轻,今年也二十有六了,是该物色正经太太搞些家族联姻强强联合的阶段了。
    厉骞念完之后,扔了报纸,双手撑床跳上床,身体就悬在她上方。
    见她没反应,又咬着牙多说一句:“其实有一件事他们没写到,张安琪原本就是我在纽约的前女友。这次来,可能是找我复合。”
    话毕,厉骞用冷白的双手拢住她的面颊,目光研判,睫根低垂,应该是想解读出她吃味的表情。
    可是汤曼青不仅没哭没闹,还对他露出个很狐媚的假笑来,她乳尖被吮得红肿,脖子上也有齿痕,但厉骞从来舍不得动她这张脸,于是一双眼睛还是那么生机勃勃得雪亮,她说:“恭喜厉骞哥哥。等您和张小姐复合以后我可就是您的真二奶了呀。你前半夜睡她,后半夜睡我,听着就很刺激。”
    做情妇做到这个份儿上,汤曼青已经是出类拔萃,天底下哪个男人真的喜欢看后院起火?一群女人打来打去,只会打走男人财运。
    可厉骞心理确实是越来越变态了,他不仅没有开心地夸她懂事,当晚还冷着一张臭脸罚汤曼青跪在床边地毯上看自己睡觉。
    室内温度调高二十八度,他连毯子也不盖,光着全身,让汤曼青学古代婢女,捏个羽毛扇慢慢给他摇风。
    中途汤曼青看他熟睡,手酸得不行,试图想爬到床上小憩,竟然还被他一脚踹下去。
    第二天厉骞伸个懒腰起床,她两只手的腕子都要贴膏药才能活动。
    所以周一当日厉骞失约,汤曼青连电话都没稀罕打。
    合上琴盖时心里头还挺高兴,睡下后立刻做了个拿到张小姐遣散费接阿姐出院,一起在蓟城买了个四合院养老的美梦。
    梦醒时分,窗外的月光软烂,虽然嗜睡,但心理不安宁的人总是很难熟睡。
    汤曼青自从来了这栋别墅,睡眠质量就特别不好,即便是晚上被厉骞搞得花样再多,仍然觉得夜长又多梦。
    大家都做过那种可怖的噩梦,梦里场景太凌乱,绝望得几乎没生路,可梦总会醒,清晨一睁开眼睛,还是新的一天,风光霁月。
    但汤曼青的梦总是反的,梦里有多高兴,醒来就有多失落。
    因为只要厉骞还对她抱有性趣,那她就没有新的一天,他所谓的迷恋令她每只毛孔都窒息。
    情妇的生活没追求,所以难免一成不变,死气沉沉。
    她没染上恶习,根本是有理由的。
    静静看了一会儿窗帘上的剪影,汤曼青在昏暗中捏了捏太阳穴,这才伸手从床下的隔板摸出一只2G手机。
    黑色的塑料外壳,蓝色的粗糙背光。
    看起来甚至不像是这个时代会有的落后科技产物。
    可也就是这只手机,近一年来一直在维持着汤曼青和厉骞做戏的兴致。
    短信是发后即删的,时间不定,每一次厉骞来过再走,汤曼青都会将自己听来的消息,以最简练的方式发送出去。
    有时是工作行程,有时是电话内容,当然也有应酬时听来的闲言碎语,更多时候,她只是单纯地询问对方,自己到底还要等多久。
    不过今晚是汤曼青的幸运日,因为对方破天荒地回复了她。
    首发:po18vip.xyz (woo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