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她眸光可真冷。
    有钱人碰到贵价的好东西会怎么样行动?这应该不难理解。
    普通人的浪漫桥段对他们来说不合实际,因为他们习惯快人一步走捷径。
    好东西总要变成自己的才更妥帖,邪恶的巨龙天生就会守护自己温暖多汁的巢穴。
    所以厉骞当然要用钱把她买下来,然后剥光她的外衣,日夜供自己欣赏这种艺术家的曼妙姿色。
    不过很可惜,初见当天不大顺利,汤曼青并不是什么易哄骗,孩子气的小姑娘。
    厉骞随着老教授一起到后台为汤曼青献花之前。
    秘书驱车跑了几家花店,才买到厉骞指定的白山茶,扎实得捆了一大束,足足有百枝,沉甸甸的。眨眼一看上去很是讨喜,尤其最后还是被厉骞这样漂亮的人物捧着。
    可能是因为饮了酒。
    在后台,献过花,贴了面,厉骞竟然没有办法很好地控制自己身体上的冲动。
    握住汤曼青的手指时,他不仅因为刚才从汤曼青颈窝嗅到的香气迟迟没有松开,还近乎变态地摩挲了一下对方因长年练琴而突出的指节。
    更有甚者,他头脑在思索:她身上的味道到底是小众香水还是独特体味时,身体还很可耻地近距离的,对着艺术家的身体勃起了。
    那天晚上,汤曼青就已经看透了他肮脏的思想,毕竟高定的西装裤非常合体。
    他的尺寸又很是可观。
    帐篷难消解,几乎被布料裹得发痛。
    无论厉骞抛出什么天价诱饵,赞助巡演,冠名乐团,老教授都要眼睛发直,汤曼青却只是礼貌地抽回手指,淡淡疏离着不为所动。
    她是年纪小他几岁,但不代表她大脑空空。
    大概除了琴谱,汤曼青也很擅长下国际象棋,一进一退,她非常懂得在话语上同强势的男性博弈厮杀。
    弃兵时也让对方攻无可攻。
    十九岁的少女,身体还稚嫩,却拥有一副老练的灵魂,怎么可能不让厉骞心猿意马。
    他短短一生还没见过这种女人。
    就一眼,他认定,汤曼青就是他要带回家去一同上床的类型。
    光是第一面,他已经在想象她身体内的湿度。
    临走前厉骞贼心不死,再多问一句或许有机会,假期回国,汤小姐可否赏脸在他的生日为他一人独奏一曲,即便是让他上九天揽月也在所不辞。
    这种酸话厉骞是没对谁讲过的,即便是浓情蜜意时,他也只对前女友们许诺过私人岛屿的共游。
    但多半时间,还没到冬天,女友就已经换了几茬,哪里还有什么共游?
    以往常的经验,他光是站在那里,老天爷偏爱的外貌和挑不出半点毛病的家室,都会争先恐后地为他在异性面前正道。
    他可是厉骞,厉家的独子厉骞。
    人人皆慕强。
    可汤曼青够绝,区区半吊子的中产出身,又是学了艺术这种毫无用处的东西,端着清冷的架子,好像就真的没吃过人间的苦头。
    她真的不在乎他那几个臭钱,看似也不怎么欣赏他的容貌,听到那句话后,只是微微勾唇,搭着薄如宣纸的眼皮笑了笑。
    这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不过半熟的女孩,鲜又嫩,引人目光的同时又带种难以亵渎的纯欲。
    半透明的神情灼灼其华。
    厉骞到死那天都记得,初见时汤曼青穿着那条裙,像出水的芙蓉。
    脸上根本没描眼线,只是用腮红的蜜桃色,大面积地扫过眼窝和脸颊。
    鼻尖和颧骨倒是擦了不少水光粼粼的高光,可那双不加修饰的眼眸仍然是主角。
    眸底就是那么清润,好像山涧般令他喉咙都滋润。
    严格地讲,汤曼青的长相不算大众美人,她有一张很可爱的小猫脸,上挑的眉眼,小巧圆润的口鼻,真心笑起来一定很酥甜,板着脸又显得厌世到极致。
    可惜,厉骞当天从头到尾,只得到了她慵懒的蔑视,和皮笑肉不笑的敷衍。
    再抬眼时,她手机在震动,有重要人找,唇角连假笑的弧度都懒得做。
    少女眸光也真冷,像寒冰,能冻得厉骞腔子发颤。
    缪斯不肯垂怜他的仰慕,只是直截了当地回了他。
    汤曼青摇摇手中的电话说:自己男朋友没出息,只有醋劲儿大,她不愿惹他不快,还请厉先生见谅。
    “他”当然是指邵怀玉。
    不过后来汤曼青还是惹邵怀玉不快了,甚至借口因为他的没出息,在翌年便食言分手。
    汤曼青够残忍,狠狠辜负了初恋的一片痴心。
    不然她怎么会变成了厉骞的情人呢?
    厉骞明显是个可怖的偏执狂,没到手的东西他要末路狂徒般诉求,至于到手的属于他的东西,也绝不允许其他人觊觎半分。
    而汤曼青,就是他极具收藏价值的宝贝,他死都想把她带走。
    ρδ壹8κàň.cδм(po18kan.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