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dⓨвz.ⅭΘм 这份工。
    可是,别因为这样就小看这份工。
    二十岁跟了厉骞之前,汤曼青也很看不起靠身体吃饭的女人,认为她们是游手好闲,自甘堕落,活该任世人唾弃。
    再难听点儿,只要是个健全人,有手脚,这世界上哪一份工作不能支持女人自给自足精神独立,说白了还不就是利益熏心?卖身求荣?
    但这些都是之前的想法了。
    如今汤曼青很久不这样去非黑即白地考虑问题了,因为作为情妇,其一,厉骞确实也很少给她思考的机会,只要想,他全天候都有事情寻给她做。其二,厉骞如今对她的人身自由乃至身家性命,都有着绝对凌驾的权力。
    当一个人连自尊都被剥夺了,还需要社会认同感吗?明显没必要。
    情妇不活在细碎的人言里,她们更像见不得青天白日的鬼魂,委身于社会的夹缝中,鬼火在夜晚闪烁时,翻遍坟头的乱草,都不一定找得到她们的影子。
    因为她们多半正在专心榨干男人的精血和钱包。
    总之两年前委身厉骞后,汤曼青深刻体会到做人情妇这件事,也并不是靠单单躺在床上分开双腿就能来舒服的。
    起码,那一套廉价的“老公真大”的伪装媚态,厉骞这狗东西是不吃的。
    蓟城谁不知道厉家能顶国内经济发展的半边天。
    红二代,富一代,房地产商中首批吃螃蟹的正规军。
    后来泡沫经济壮大,国内中层投资涌起,他们又转而运作金融服务,抄底基层民众。
    没人知道厉家受尽万千宠爱的独子厉骞手里到底握着多少不可估量的财富,但那都不重要,因为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他就是金钱的化身。んǎǐτǎйɡsん⒰щù.ǐй(haitangshuwu.in)
    他的形象就是天生雍容矜贵的资本家,何况,他生得又很漂亮。
    这样一位人上人,年纪还很青,本就该鲜衣怒马,他有骄傲的资本。
    出生时含着金汤匙,想也知道惯来吃不下次品,但凡活着,事事桩桩都要享受最佳体验。
    对外总是一副谦谦公子温如玉的儒商模样,可私下就不是那么回事。
    玩儿车,玩儿飞机,玩儿潜艇,玩儿赌博,玩儿军火,自然也包括玩儿女人。
    包情人大抵也是这个道理,他当初相中汤曼青不说费了多少钱,又在她身上浪费了足足两叁年来运筹帷幄,价格还是次要的,更贵重的是他本身无价的等待。
    时间对他这种人来说太珍贵了,穷人用时间换钱,他们用钱换时间,绝不可能费力做无用功。
    如果这样努力都在汤曼青身上得不到最佳享乐,你们猜猜他又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汤曼青打赌,方才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她的销售员一辈子也猜不到。
    因为她们只会忙着和同类割席,骂婊不骂嫖。
    半下午在试衣间得了些不爽快,回家途中汤曼青躺在后座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
    睡眠有利于缓解精神焦虑,当理智思考不出结果时,困顿在泥潭的人很容易走极端变疯,汤曼青不会也不可能纵容自己疯掉,所以她现在业余时间内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睡觉。
    只要厉骞对她没吩咐,她多数时间,就是在别墅睡觉。
    今天的行程未结束。
    司机送汤曼青回家之前有在城东的干洗店停下,之后委婉地站在车外敲窗叫醒她。
    汤曼青醒来时连烦躁的表情都懒得做,不仅累,主要还饿。
    因为半年前体检时体脂率超标,厉骞吩咐宋秘书严格对她实施了减肥计划,所以这段时间她基本是吃不饱的,但吃不饱,还要出门做这些他私人助理该做的闲事,脾气自然也不会好。
    但想紧守玩物的本分,也只有忍气吞声,不开心时,汤曼青只能闭嘴。
    厉骞当然用得起一百个私人导购外加一千名助理,以他的舆论号召力,估计不要钱的实习生都能凑够一个军。有钱人不缺人,身边自己凑上来的便宜亲戚都会万分得多。
    但他现阶段就是喜欢把汤曼青像宠物一样耍得团团转,让她双脚不离地,没完没了地做这些鬼打墙一样的差事。
    没法儿,她还真就得照做。
    因为他厉骞虽然不是好人,但从来不会打听话的狗。
    汤曼青太清楚,他打“狗”时也确实从不手软,看看那些因为不肯低头,被他们厉家击垮的竞争对手就知道。
    即便是知道一败涂地后敌人会举家烧炭,牵连无辜孩童,厉骞在先前做决定时,也绝不会犹豫一秒。时间就是钱,他没工夫劝说那些阻挡他赚钱的人,如果可以,一个个击毙都不会嫌太快,只会怕脏手。
    这就是厉骞。
    用冷血两个字去形容,都算便宜了他。
    汤曼青当然不会蠢到去主动做他的敌人。
    他们可是情人,共睡一张床的亲密之人,外人看来,她就是条哈巴狗,摇尾乞怜天天“哄”他还来不及呢。
    ρδ壹8κàň.cδм(po18kan.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