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ℙó⓲īńfó.cóⅯ 番外之——婚礼(沈念篇)
    江晚灵郁闷的坐在梳妆镜前,身后的沉忆笑的蔫儿坏。
    几个男人这半年来的“神出鬼没”,已经早就和父母串通好,来面见过家里的各位了。
    她就想呢,姨妈舅舅的怎么就那么淡定呢?电话里还装模作样的……这敢情是合起伙来吓唬她。
    瞒来瞒去,担惊受怕,到头来小丑竟是她自己。
    “哎,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我哥婚礼了。你看我不但得跟妆,还得亲自当伴娘,再把你嫁一遍。”
    “你少埋汰我。”江晚灵从镜中没好气的白一眼沉忆。
    “哪儿就埋汰了,好好讨好我,目测我还得送你再嫁两回。”
    “你这是把谁隔出去了?”
    “还能有谁?那个讨人厌的小鬼呗。那小鬼算计着算计着还真给自己赚了一席之地,说起来我还挺佩服他的。”
    没再回应沉忆的感慨,江晚灵看看镜中的自己,发丝被沉忆分层卷好,妆面基本完备,只待唇上那抹胭红,江晚灵拿着唇刷,细细涂抹上。γùsんùщùん.χγz(yushuwuh.xyz)
    巴洛克宫廷风的鱼尾镶钻出门纱,精工细绣,优雅朦胧的透视似透非透。设计师被沉念请来了Z市,婚礼的前一天都还在帮她做最后的微调,以保证她完美舒适的出行。
    Z市的规矩和女孩子的婚礼梦想,沉念兼顾。按江家算好的吉时,准时上门迎娶。
    准备就绪,沉忆刚换好自己的伴娘服正准备吃点东西,下面鞭炮声一响,沉忆把碗一搁,就堵到了江家大门口,俨然一副拦路虎的架势,比丈母娘更不好惹。
    虽说伴娘就她一个,虽说新郎是她的亲哥,但沉忆为难起人来一点儿也不含糊。
    西装笔挺的四人,以沉念为首,俯卧撑,跳热舞,苏御和沉念被折腾的俊脸通红。
    容临和凌霄仿佛被沉忆闹昏了头,忘了床边坐着傻乐的也是自己的媳妇儿,各种耍宝,卖力的要命。
    关山月如局外人,探头看了一眼他的小丫头,对视的刹那递过去个笑脸,就转到其他地方去了,由着他们闹。
    终于过关到了找鞋阶段。枝蔓自鞋底缠绕上鞋面的繁花碎钻婚鞋很快就被搜寻到,沉念从凌霄手里接过,托着女孩子的小脚小心穿好,又抱起玫瑰单膝跪在江晚灵面前。
    “亲爱的宝贝,你愿意跟我走吗?”
    江晚灵笑的羞涩而灿烂,眼泪不由自主的冒出来,笑着点头。
    周围欢呼起哄声阵阵,摄像团队捕捉着每一个瞬间。
    江母红着眼端着小红碗,红筷夹起面条喂与江晚灵的时候已经忍哭到手有些颤抖。即便女儿孩子都有了,生活美满,得女婿们疼爱,但女儿出嫁的瞬间还是让她难过。
    沉念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双手托抱着他的新娘迈出江家大门,走楼梯一步一步将女孩儿稳稳抱下楼,抱上车。关山月头一次坐上副驾,为了他的心上人。
    “阿月,慕灵和守月呢?”
    整整一晚没顾上照看两个娃娃,江晚灵担忧的很。
    “张妈和小鞠看着呢,他们乖的很,放心吧。”
    关山月说完并未转回头,盯看着她,江晚灵赶紧低头四处自己的衣饰配饰。
    “怎么了嘛?”
    “我的丫头真好看,不过……还是低了点儿。”
    知道他说的是抹胸,江晚灵皱皱小鼻子,娇俏又可人,沉念笑的宠溺,将她轻揽入怀。
    新房距离娘家并不远,过了门,进了新房,姨妈们接受沉念的委托,早早就等在这里。
    二姨端着一小碗饺子,满脸堆笑,夹一只递到她嘴边,江晚灵刚咬了一小口,沉忆大喊一声:“生不生啊?!”
    满室哄堂大笑,江晚灵“扑哧”笑出声,点点头,在沉忆的眼神威胁下又说了一声:“生!”
    “生几个!”
    “……要几个生几个……”
    笑闹够了,姨妈们将几个人轰出房门,留他们两个独处,坐时辰。
    陪江晚灵坐在床上,沉念摸着她的头发,轻吻下她的嘴角,又亲自帮她补画口红。
    草坪仪式只请了重要的家人及朋友,不到百人,地点也选在别墅附近。
    绿草地,白玫瑰铺就的花路,目光所及间烟岚云岫。人鱼公主站在玫瑰花台上,四周白纱随风飘动,拂在她的婚纱上。在家人的注视下,在《Bana  Ellerini  Ver》的背景音乐中,公主看着她的白马王子,一步步朝她走过来。
    沉念眉梢眼角间,都透着情义,走近女孩儿身前时已是眼眶湿润,双目微红。
    “宝贝,与你相遇,是我此生最幸运的事。我认定于你,把一生都交付于你,你愿意费心接手吗?”
    江晚灵红着眼点头,沉念抬手轻拭去她眼角的眼泪。
    “Bana  ellerini   seni  sevinbsp;güzel,Sana  g?nlümü  verdim  nazl?  güzel,这首歌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晚灵,谢谢你,我爱你。”
    花门下拥吻,一同走过玫瑰花道,登上仪式台。豆妞穿着白色小公主裙,在沉念的召唤下从远处跑向他们,脖子上还挂着江晚灵绣给沉念的荷包,里面放置着他们的婚戒。
    沉念抱起豆妞亲昵的摸蹭,取下荷包还不忘记跟小家伙说谢谢。
    两人在亲友的祝福下宣誓,拥吻,交换戒指,沉忆和江母她们哭的肩膀耸动,一直抹眼泪。
    新人和伴郎团颜值高到爆炸,遇到凌霄这种专业凹造型的,摄影团队更是忙活的不行。新娘子和每个伴郎都单独拍了不少的合照,拍到天色渐晚才去饭店举行晚宴仪式。
    宫廷泡泡袖的主纱,每走一步,头纱和婚纱的钻和珍珠都在灯光照射下光芒闪动交织,大大曳地的裙摆把一路的红玫瑰花瓣拖拽滑动漂浮。
    晚宴人多,江父江母的同事及朋友大多到场,江晚灵有些紧张的走着流程。
    没有通知她的同学及朋友,原因无他,怕凌霄这个炸弹会引起轰动……
    只是该有的轰动自然还是有的,凌霄虽不至于男女老少通吃,也是差不了多少。小鞠早就提前做好安排,新闻一曝出就是凌霄来送自己团队的工作人员出嫁,只是江晚灵和众人都会被马赛克住。
    沉念从江父手中接过她的刹那,率先鼓掌的是沉父,江晚灵看过去笑着鞠一躬,旁边坐着的老者她并未见过,但不难猜,应该是沉念的祖父。
    老人家目光炯炯,面色严肃,江晚灵愈发忐忑。礼成,沉念牵着她下台,偷偷跟她咬耳朵。
    “别紧张,爷爷既然来了,就是认可的。”
    “嗯我知道,就是婚纱真的太重了……”
    男人轻笑一声,“那快去换敬酒服。”
    率先去了沉父那边,老爷子打量着江晚灵,末了点点头,端起了酒杯。沉父面带歉意,接过秘书手中的锦盒递给江晚灵,容临这个帮忙挡酒的忙伸手帮忙,从江晚灵手中又接过去。
    “是我疏忽了,这么久,见面礼才奉上。我思前想后也不知送些什么合适,最终还是选定了些俗物,我这乖儿媳可别嫌弃。”
    “爸您说哪儿的话……”
    这一声“爸”可是叫到沉父心坎儿里了,笑眯眯的拍拍她的肩,又看向一旁的沉震山。
    江晚灵也一同看过去,忙又一致礼,喊了声:“爷爷好。”
    沉震山一直板着的老脸终于有一丝松动,点点头,身后站着的人忙也奉上礼盒,直接递交到空着手的凌霄手中。
    好家伙,这伴郎当的,什么都得干……
    父亲同事那桌的叔叔伯伯都夸沉念一表人才,对着年轻人也是爱调侃几句,说是以前总想着给老江家的小江介绍自己家的儿子,如今看到新郎官,也难怪总是被推辞。
    沉念言行得体,进退有度,席间无人不夸赞,直夸的江父江母笑的脸都酸了。
    一个婚结的江晚灵不但心力交瘁,还想儿子想的要命。
    敬完了酒她就忙不迭先行拽着沉念回了家,衣服都顾不得换,第一件事就是找儿子,喂奶,哄睡,尔后才躺上床,重重舒一口气。
    沉念躺在她身侧,轻揉着她的腰,又捏上她的小腿和脚腕。
    “穿了一天高跟鞋,累坏了吧?”
    “我还好,你们才是累坏了,拍照的时候我大多时候不是被扛着就是被抱着,但是也还是好累。”
    “辛苦夫人了。”
    江晚灵转过身,面对着他。
    “也辛苦你了,亲爱的老公。”
    沉念将他的女孩儿揽进怀中,也轻舒一口气。
    他终是娶到手了,他的挚爱,他的终至所归。
    *****
    《Bana  Ellerini  Ver》,第一次有幸听到这首歌是在街头,虽然一句都听不懂但被吸引了好久,得知曲名至今,已经是用了几年的手机铃声。希望每一个女孩子所嫁之人,都是对方的掌上明珠,心之所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