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ℙó⓲īńfó.cóⅯ 番外之——惊喜(沈念篇)
    母亲对孩子的爱大概是与生俱来的天性。
    日常虽不用江晚灵太过于操心,但孩子慢慢大了,眼见着到了可以添加辅食的时候,江晚灵每天都在变着花的学着怎么做宝宝辅食。
    实验品都被家里的男人们当了小零嘴,夸赞多了成就感也来了,跟随家里的西点阿姨又学习精进了不少。
    久不与外界充分接触也是憋得慌,恰巧有西店名师来S市办培训教学,江晚灵干脆报了课,容临班也不上了,每天接送当活儿干,搞的程翊泽总提意见。她索性早上跟着关山月的车走,不去上课就去公司,偶尔还能去探凌霄的班。
    大家工作都步入了正轨,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各忙各的,沉念的工作行程近半年多了起来,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差,其他人都能轮流空出时间陪她,陪娃,晚上晚餐前尽量回家,日子过得紧凑而舒适,江晚灵属实有点“得意忘形”,直到……
    “妈……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您这么会坑女儿?”
    “你还好意思讲,这事儿咱们不占理。”
    “那现在咋办……别人先不说,我大姨二姨得气坏了吧。”
    “你知道就好,不过她们知道你一切都稳定了也是高兴,就是埋怨我,藏的这么紧。”γùsんùщùん.χγz(yushuwuh.xyz)
    不藏能行嘛……
    她算是悄么声结了婚还有了娃,本来想找个机会跟家里人说开,但近段时间重心都放在孩子和平衡家庭上面,一拖再拖,久了更不知道要怎么主动解释才好。
    “那现在咋办?”
    “能咋办,你大姨二姨现在就在我身边呢。”
    “…………”
    妈……您还能再坑一点儿嘛?……
    “喂?宝宝?”
    “诶!大姨……”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就是江晚灵单方面承受两位姨妈的轮番炮轰……不过知道她过的幸福家里也都放了心。只是她还是愁,这个特殊的情况,还不知道要怎么跟那么多人解释清楚,要真说她现在有五个老公,家里还不知道要炸成什么样……
    “就这样吧,月底之前,回来一趟。”
    “知……知道了……”
    晚餐时段的家庭会议有了主题,除了沉念应邀去国外授课,凌霄外地有通告外,其他人都在。
    关山月意思是,既然家里知道了就一次性说开,苏御附议,容临说都听她的,江晚灵愁的拖着腮,桌上的菜也看着不香了。
    “总不能瞒一辈子的,父母亲将来过来这边住,总不能连亲戚走动都断了。”
    关山月看一眼江晚灵,夹了一块豉汁排骨放到她碗中。
    小狐狸郁闷的将排骨整块儿丢到嘴巴里,脆骨被嚼的“咔咔”响。她当然知道不能瞒一辈子,可这要怎么开口呢……
    末了一拍桌子,“啪”的一声。
    “拼了!回家说清楚!”
    容临赶紧丢下筷子,抓起她的手朝她手心吹一吹,又搓一搓。
    “傻媳妇儿,揉揉,疼不疼?可别拍坏了。”
    说着又给她盛了碗扇贝粥,吹温往她嘴里送。
    “万事有我们呢,再说爸妈都不介意,姨妈他们肯定没问题的。”
    这么说也有道理……江晚灵嘴里吃着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决定好回家日期后,江晚灵每天都在做准备工作,日子越来越逼近紧张感也越来越重,比她生娃时临近分娩还要紧张。
    一切都安排妥当,礼品也都准备到位提前送到了家,结果临近归期,容临和苏御相继出差,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关山月也接到消息,有要紧事一定要立马动身去A市,江晚灵嘴上让他放心,心里到底还是别扭。已经早都定好了的事儿,家里也早就都期盼着,改期是不能的。
    关山月一反常态的走的坦然而麻利,没什么多余叮嘱,让江晚灵的小脾气有些压不住。第二天一早带着娃坐上车,越想越憋屈。
    她自己带娃回娘家,这叫什么事儿……
    小鞠开车不时从后视镜观察江晚灵不算好的脸色,张妈也在一旁劝慰。
    “还说在乎我呢……第一次一起回家,一个两个的都出差!都不管我!”
    “也是赶巧了,先生们都有事情。”
    江晚灵这会儿什么都听不进去。
    “有事情……什么事儿比我们娘仨还重要啊!我看就是相处久了,感情淡了!念哥不爱出差的人,这半年来就没消停过……这日子不过也罢!到娘家以后我谁也不提了!这次回去,我就不回S市了!”
    知道她说的都是气话,张妈无奈浅笑。
    江晚灵看看两个儿子,慕灵本就躺着仔细的在看她发脾气,望着妈妈对视过来的眼神,好似安慰她般奶气气的露出一个笑,嘴里发着简单的单音,江晚灵摸摸儿子的小脸,越发心酸,委屈涌上心头,眼眶红了一路。
    辗转到了Z市,父亲来机场接的,见女儿不高兴,江父倒是笑眯眯的,看她一个人回来问也没问。
    小鞠主动开车,江父坐在后座逗弄他的两个外孙,慕灵和守月也不眼生,对着外公一个劲儿的笑,小嘴里冒着不清不楚的咿咿呀呀的婴儿音,学外公说话。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你们妈妈小时候我唱歌哄她,现在再来哄你们。来跟外公一起唱,小兔子乖乖~”
    “小,兔几~”
    “肚肚~(兔兔)”
    江晚灵虽然还是闷闷的不说话,一路上听着江父的童谣和儿子们的回应郁结倒是疏散不少。
    眼见着是快要到家,小鞠开的方向却不太对,以为他对路不熟,江晚灵指了个方向,小鞠点头,不转方向依旧我行我素,江父看一眼窗外,开口解释。
    “直接去饭店,都订好了。”
    “那我也得先回家一趟,车上东西不少,先放回去。”
    “不急,先吃饭吧,我们家慕灵和守月也等不及见各位姥姥姥爷了,是不是啊?”
    郁闷感又充斥在心间,一会儿见了亲戚们怎么解释才好……
    到了饭店,张妈和江父一人抱着一个娃,小鞠推着婴儿车,空着的手臂还挂着两个娃娃的生活用品包,江晚灵忐忑不安的往里走。
    她还生怕大家在门厅等,更会觉得尴尬,还好……
    服务人员引着大家坐上电梯,直达顶层贵宾厅,大门一开,江晚灵不安的神情立马转为惊讶,五个男人无一缺席,与自己的家人聊的乐火朝天,一看到她进门,几个人都围凑上来,抱孩子的抱孩子,安抚她的安抚她,家里人也都站起来扎堆到孩子身边,就江晚灵一个人懵住。
    顺着沉念的牵引坐下,连人都忘了叫,抬头看着他,等着他开口解释。
    “我知道你必定生了气,但这都是我的主意,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晚灵,自从有了慕灵和守月,你都很少关注我了……”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总被孩子牵扯着思绪,慕灵守月太过可爱,又是头一胎,她巴不得把全世界都给他们。心里明白,嘴上却不认,江晚灵嘴一撅,委屈吧啦的开口。
    “你才是吧,近半年总出差!以前你都不会的……”
    “这个……一会儿跟你解释,伯伯和舅舅他们在看我们呢,还请夫人消消气,给我点面子可好?”
    江晚灵赶紧偷瞄下周围,两个姨妈抱着孩子稀罕个没完,一个劲儿的说哪里像她,哪里像关山月……
    席间几乎没有她开口的机会,亲戚们也都没有她想象中的意外、惊讶和阻拦,场面一派和谐,问题几乎都围绕着她的产前保养和产后修复还有两个孩子的问题。
    简单繁琐的问题,几大只完全不显丝毫烦躁,认真对待家里每一个人的提问。
    江晚灵完全摸不着头脑,这看起来根本不像第一次会面该有的场面,哪怕有一个啊?来问问她啊?
    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临散前长辈们拉着几个男人似有约定,反复确认商议着什么,江晚灵照顾孩子午睡,也顾不上问。
    回家时江晚灵被安排和沉念一部车,孩子跟着外公外婆,关山月看她一眼递过来个笑,并未多言,陪岳父母和孩子上了车。
    眼见着不是回家的路,她也明白沉念必是有话要单独对她说,静等他开口。
    她沉得住气,对方更沉得住气,带她一路开到她并不陌生的一片风景园区。山清水秀,环境清新优雅,放假回家时爸妈常带她和豆妞来玩儿,秋雨阴霾时,漫山红叶,云雾缭绕,一年四季各有看头。
    “大中午的,你不会带我来游湖的吧?”
    沉念只是笑笑,没看她,车子继续向园区深处行驶。几年没来了,变化又大了不少,添加了不少的游乐设施和娱乐设备,也建了亲子主题公园。
    江晚灵来回的看着,车子七拐八拐,停在一栋山间别墅前。
    “进去看看?”
    这下轮到江晚灵沉默了,由着男人牵着她,穿过院中,进了门。
    装修温馨简约,看起来……倒比较符合父母喜欢的风格。
    “早就知道母亲心里的顾虑,怕与我们一起住,会彼此不自在,我们几个虽然没有这方面的困扰,但还是想给老人家留置自己的空间。我想着大家总有要一起回来的时候,家里的房间不够多,我又对Z市不太熟,多亏父母亲帮忙,这半年来选址,购房,装修,还要瞒着你,也是辛苦他们了。苏御和容临也分别在A市和S市给父母亲重新购置了房产,也在装修阶段了。”
    “……S市和A市都够住,你们……”
    “就当投资好了,你总要理解作为女婿想要孝敬岳父母的心思。来,去看看你的房间和孩子的房间。”
    江晚灵什么都说不出口,大家都想在她前面,细心又全面,而她被惯坏了,一点点不顺心就只想闹脾气……
    “晚灵。”
    “嗯?”
    “我想在这个房子,娶你过门,你愿意嫁我吗?”
    “我们……本来就是夫妻……”
    沉念笑的温柔,“嗯,我们本就是夫妻,但我想要一个仪式,在Z市娶你的机会,可以给我吗?”
    *****
    首发:yцsんцщц.ōηē(yushuwu.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