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я◌úsんúщú㈧.c◌м 第叁十七章旗袍
    江晚灵跟沉念慈收拾妥当出门,还是以换衣服为由回了趟鹿鸣居。房间的衣柜里大多是各种礼服和套装,不适合日常穿,而且她主要想回去把药吃了。
    许霂霆送来的药她每天都按时吃,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真的觉得皮肤变得更好了,哪好说不上来,总之感觉浑身好像更柔嫩了。
    吃了药,干脆把药瓶装包里随身携带,又换了身衣服出门。
    到了酒店2楼的自助餐区域,发现许霂霆已经到了,在陪着叁位吃早餐。
    许霂霆位置正面对着他们,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走近的身影,意味不明。沉念慈也回看他,走近跟叁位长辈问好,解释说昨晚有点紧急的事也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走了,失礼了。
    “小许小沉,你们工作很忙吧,不用陪我们,晚灵陪着我们逛逛就好了。”
    “您撵我走啊阿姨?我好不容易见您一次,您老催我走。”
    江妈妈被哄的,这两天都泡在蜜缸里,嘴角就没落下来过。
    两个姨妈也为江晚灵高兴,看许霂霆的态度,就知道她平时多受宠了。男朋友兄弟这个殷勤样子,还不是看在男朋友的面子上嘛,虽然小沉话不多,但可见是非常重视珍爱自己的外甥女的,两人看沉念慈也越发顺眼了。
    许霂霆翻看着叁人准备的行程计划,大致修改了下,开车带上叁位长辈,江晚灵和沉念慈跟在后面。
    江晚灵看着前面的车,“我感觉…好像没我们什么事儿了……还不如回去练手。”
    “别这么说,你跟伯母也不是天天见面,陪着是应该的。”
    S市只要是稍有名气的景点,都是日日人声鼎沸,虽然天气转冷,也不影响四处奔来的游客的游览热情。
    沉念慈今天特意带了相机出来,妈妈们这个年纪通常都有这个爱好,到了一个景点就不断的拍,单拍,合拍,各种拍。他温顺而有礼,一点厌烦的表现都没有。
    许霂霆看着拍照的几人,胳膊肘捅捅江晚灵,侧身倾倒悄悄附在她耳边。
    “叁嫂,昨晚你住他家了?”
    “嗯…你别误会啊,你叁哥知道的。”
    许霂霆翘起一边嘴角,没说话,她总觉得那个笑别有深意。
    “小许来,跟阿姨拍一张,宝宝你也过来。”
    许霂霆笑嘻嘻的拉着江晚灵小跑到江妈妈身边,站到中间,伏低身,下巴搁到母女俩肩膀中间,长臂一揽,一手一个搂着江妈妈和江晚灵,催促沉念慈多拍几张。
    几天下来吃吃玩玩逛逛拍拍,叁位长辈都高兴坏了,也到了准备返程的时候。
    “阿姨,现在网络发达,没什么要特意买了带回去的。但是我知道有家老店,旗袍做的特别正,您要不要去看看。”
    听到旗袍叁位长辈还是挺感兴趣的,想要去看看,要真喜欢每人量身做一件,让江晚灵寄回去。
    “妈,旗袍做好了要在这边试,不合身师傅随时再改的,您确定在这边做嘛?”
    “叁嫂你真是扫兴,阿姨,您别听叁嫂的,我认识的老师傅量尺精准,您叁位身段好,只要量准了,基本不用大改,咱们先去看看嘛。”
    江晚灵不再说什么,随着一起去了旗袍店。
    到了才知不是店面,是私宅,宅子不在繁华闹市中,四处略显幽静。
    深秋百花杀尽,残叶铺地,一下车看着复古的门楼,只觉萧索。沉念慈站在门口,目光悠远,透过建筑似能看到很多江晚灵看不到东西。
    “沉先生?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
    许霂霆已经引着叁位往院内进,绕过门内的影壁,叁面环绕式的两层古楼现于眼前。
    主屋门口等候站着位打扮颇具画意的古典美人。
    “几位午安,许少爷,师父他老人家刚午睡起来,您来的可巧。”
    “周姐姐,许久不见,您可又添风情了。”
    周姓女子捂嘴一笑,把人往屋里请。不多时,一位仙风道骨白眉须发的老人从内室走出来。
    许霂霆和沉念慈忙上前见礼,江晚灵也跟着上前微鞠一躬。
    “你们几位小娃娃不用多礼,快起身吧。沉家小娃,多年不见,你可越发俊朗了。”
    “裘老说笑了,多年未登门拜访,实属晚辈礼数不周。”
    裘老摆摆手,虽面容苍老,但四肢有力,目露精光,能看出身子骨不错。
    他淡淡扫过面前的几人又扫向主厅:“我年纪大了,不在意那些虚礼,此番前来,许家小娃这是要让我大出血啊?”
    “裘爷您别腌臜我了,那几位是我叁嫂的母亲和姨妈,我这不寻思着您帮忙掌掌眼,做几身旗袍?”
    “叁嫂?容家小叁子的?”
    “对对对,我叁哥有事,去A市了。”
    “这个小姑娘?”
    江晚灵对视上裘老,忙又低头鞠躬。
    “裘爷爷好。”
    “嗯不错,小姑娘不错,旺夫相。”江晚灵听闻脸红扑扑的。
    叁位长辈进门被引到主厅坐着,周姐上好茶,陪着她们在主厅闲聊着,倒没怎么注意偏厅这边的事。
    “容家小娃都觅得良缘了,你们俩也该抓紧才是。”
    沉念慈淡淡不语,许霂霆嬉皮笑脸。
    “我啊?我早的很呢,我的良人这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出现,就算出现了,也不定是我的哟。”
    说完许霂霆又凑上前,“爷啊,您可别小气,别不舍得把您那些好料拿出来。”
    “我老头子这辈子,就折在你们这了,老来惦记我的好料子。罢了,叫几位上楼吧。”
    楼上还有叁位跟周姐打扮颇像的女子,温婉和善的很,引着叁位选布料,裘老爷子从一方雕空镂花的径直木盒里取出自己的量尺,亲自给江妈妈她们量身,待选定式样和绣样,叁位连连道谢。
    “小姑娘,来都来了,你不做一身?”
    “是啊,叁嫂,过了这村儿可没这店。裘爷主动张嘴,必定是要拿出什么不得了的料子来了。”
    江晚灵感觉裘老爷子额上黑线直冒,好像给自己挖了坑往里跳…看老爷子寻思了半天,叹了口气,让周姐把新得来的那两匹料子拿出来。
    一匹宝石蓝,一匹墨绿色。面料触手生温,仿若一摸就要化掉,乍一看没什么,暗花纹样还没做成衣就尽显端庄高贵之势。
    “这是裘老心爱之物,我怕是撑不起这么大气的颜色。”
    “小姑娘面相是还稚嫩,依我看,妮子皮肤白皙两个颜色皆可。阿雯,帮小姑娘兼选绣样,再定颜色。”
    看着活灵活现的绣样,江晚灵简直要挑花了眼,看看哪个样子也喜欢,终于在绣娘的帮衬下选定,最终定了宝蓝色那匹布料。
    许霂霆悄悄在她耳边说:“叁嫂你放心,老头这儿再有什么好东西我一定帮你留意。”
    江晚灵抿嘴笑着戳戳他,让他别乱来,人家这么大年纪,他多来抢几次八成就被列入黑名单了。
    跟着周姐结账时,许霂霆和沉念慈两人各不相让,江晚灵赶紧递上自己的卡,催周姐快刷,扫了一眼手机发过来的余额短信,江晚灵惊了,这张卡里是这几年父母打给自己的生活费,几乎没怎么动过,现在只有不到5位数了……肉痛之下更多的是庆幸,还好够付账。
    她不知道的是,老头儿在圈子里是出名的万金难求,做了一辈子旗袍,肯舍手量个身就是天价,收这钱自己等于分文没取,不过仅是意思意思给手底下的徒弟要了个工钱。
    拜别裘老出了裘宅已是几个小时后了,许霂霆故意落在后头悄悄拉住江晚灵。
    “明天阿姨她们就回去了,一会儿我起头,务必把误会解释清楚。”
    他许霂霆可不是傻子,他帮衬的是叁哥,可不能白白给沉念哥做了几天嫁衣。
    江晚灵点点头,出门时率先上了许霂霆的车,又招呼江妈妈上车。
    沉念慈把着车门,望着她的方向,没言语。
    “阿姨,您这次玩的还开心嘛?”
    “开心的不得了,小许啊,这次来真是让你们兄弟俩破费了,阿姨不好意思的很。”
    “这都是应该的阿姨,都是我叁哥交待的,我要敢有所怠慢,等我叁哥回来了,还不扒了我的皮啊。”
    “你叁哥回来?小沉不就是你叁哥?”江妈妈疑惑的在许霂霆和江晚灵脸上来回撇。
    “妈……其实,沉先生是我上司,也是我男朋友的好朋友,你们误会了……”
    “你这孩子,怎么一开始不说清楚呢?你看看这事情搞的,人家小沉又是管吃又是管玩的,这怎么办!让人家怎么想!你这孩子真的是……”
    “阿姨消消气消消气,这没什么,我们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等我叁哥回来了,得让他亲自给您赔罪,岳母来了他不来亲自接驾,该打!”
    江妈妈又气又窘,满以为小沉那孩子是未来女婿呢,人家又管吃又陪玩的,搞半天还是女儿领导,闹了个大乌龙。
    只是这小沉的表现,就是一副对丈母娘的态度啊,虽说不上殷勤也是有礼周到的很。江妈妈又猛地转头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江晚灵被盯的不敢对视。
    “妈……您别生气了……我……我过年争取带他回家。”
    守着许霂霆江妈妈也不好再多训她,长这么大了,还迷迷糊糊地,一点儿也不成熟干练。憋了半天憋不住,又开始教育起自家女儿来。
    许霂霆开着车听着只觉温馨羡慕,脸上不自觉就带上了笑。
    晚饭就等于践行了,叁位长辈不断表示着感谢,说到激动处江妈妈就有点想落泪。女儿在异乡能碰上这么帮忙的朋友是福气,感谢的同时还又委托两位可以照顾自己的女儿,自己女儿自小被保护的过分,很多人情世故的事情若处理不妥当,请他们多帮衬担待,还邀请他们有时间务必去Z市玩,阿姨一定好好款待。
    许霂霆连连答应着,让各位放心,这几天家里叁位已经完全被他的体贴关心甜言蜜语俘获了。沉念慈自进餐厅话就很少,江晚灵看着,只觉他笑的勉强…
    яǒцsんцωц⑧.cǒм(roushuwu8.com)*
    我胡汉叁又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