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úsんúщú㈧.c◌м 第叁十四章接机风波(20
    接下来的时间,完全连轴转,江晚灵慢慢习惯了独居独寝的日子,爱上了每天充实的生活。
    大姨妈走后,江晚灵就开始按照许霂霆发来的用法用量开始吃药。容临那边消息很少,两人每天保持着通信,晚上跟他道了晚安,好几次再回复过来时已经是凌晨。
    沉念慈上起课来冷漠又严肃,不过对于江晚灵来说是好事,她惯会“欺软怕硬”。
    只是沉念慈实在过于好看,举手投足间都像一位屈尊下凡的天界贵公子。讲到细致处,两人靠的极近,江晚灵不自然的轻挪躲闪,沉念慈好像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她退他进,时间长了她也习惯了。
    几天过去,终于如愿以偿的碰到了各种化妆用具,她有绘画基础,算是玩得不亦乐乎。
    最惨的是小林,江晚灵不好意思麻烦张妈和陈叔两位长辈,小林只得每天苦着张脸被迫被画成满脸的伤口或者油彩。她进步很快,某天小林带着一脸“伤口”下楼吃午饭,还吓到了正在浇花的陈叔,差点直接拖上车送医院。
    沉念慈对她魔鬼又纵容,虽是学习练习阶段,拿给她用的都是顶级的进口原料,以至于她自己从网上打包购买了一点练习用料,难用到她怀疑人生,自此白天更刻苦努力了,动动手指就是钱……
    喷枪是她最喜欢的上妆用具,沉念慈也喜欢陪她练习喷枪。许是觉得她小见成效,沉念慈带她进了自家仓库。
    一入眼,各种人体倒模,局部的、半身的,全身的。
    “我记得你说你学过雕塑?”
    “辅修过雕塑课程,但是只会皮毛。”
    “嗯,准备好玩泥巴了吗?”
    江晚灵跟他相处久了,只要不是上课的时候胆子都很大,围着这个仓库到处看,有两副倒模吸引到她,一张即使闭着眼睛也非常吸引人眼球的漂亮女人的脸,还有一副精壮的完美赤裸身躯,只是那副身躯好像是容临的……
    江晚灵伸手摸上了面前倒模的腹肌,思念涌上心头。
    沉念慈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猛然吓了她一跳。
    “这些,你还不可以用。”
    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转到另外一边的工作台坐好。沉念慈暗暗深呼吸了一下,眼神恢复了往日般的水润淡然,沉沉心思,转身走到她身边开始给她讲解面部雕塑。
    江晚灵由每天跑叁楼,改为每天跑仓库。小林很高兴,以为自己解放了。起司很不高兴,因为江晚灵陪他玩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几天后,看到江晚灵笑嘻嘻的拿着一张乳胶假皮站在自己面前,小林感觉肝都在颤,她来了,她又来了,她这次带着假皮走来了……
    沉念慈指导着她,给小林粘合好假体,正在仔细做着皮肤和假体间颜色的过渡处理,江晚灵手机响个不停。
    她侧头一看,得,又是妈妈。
    “喂,妈。”
    不等江晚灵说话,就听到江妈妈兴奋的声音。
    “宝宝,我和你大姨二姨要去S市旅游,刚登机,到了联系你,你下班叫上你男朋友直接来和我们碰面啊,好了,关机了。”
    江晚灵一脸懵圈,张着嘴,像个大傻妞。真要给自己的妈妈和姨妈跪了,雷厉风行说风就是雨……
    沉念慈手凑到她面前打个响指:“封印解除。”
    ……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
    “沉先生,我今天得早点走,我妈妈和两个姨妈她们过来了,她们人生地不熟我得去接机。”
    沉念慈靠在桌台边没动,按住她左肩,抬手看看表。
    “一会开车送你去,到机场一个多小时。自己做出来的第一个假体,你也不想浪费吧?”
    江晚灵想想也有点舍不得,点点头又开始在小林脸上描描画画。
    时间过去的差不多,江晚灵也有点心急了,沉念慈叫停让她帮小林卸妆,自己先行去了二楼。
    给自己补了补妆,着急忙慌的跟张妈他们道别后跑出门,沉念慈换了件黑色立领打底衫,灰色薄羊绒外套,侧身看着她,露着一截好看的脖颈线条,率先帮她开了车门,虽心有疑惑还是先上了车。
    沉念慈带着她驶出莱茵别馆,驶向机场方向。
    “沉先生,我以为是小林……”
    “小林面色有点红肿,可能有点胶体过敏,我陪你去。”
    她刚才走的太急,还真没注意到小林过敏,有点内疚。
    “后座是给你母亲她们带的礼物,我这边没什么准备,所以拿了现成的,希望你别介意。”
    江晚灵回头看看,是护肤品套盒,这可正中她母亲叁姐妹下怀了。
    “沉先生,实在不必,你这样我很过意不去。”
    “不用客气,都是品牌方赠送的,不介意就好,放着也会过期。”
    “不介意不介意。”
    品牌方赠送,通常都是很精致的套盒,自从跟着沉念慈学化妆,饭天天蹭,礼也收了不少,只进不出,江晚灵尴尬的脚趾抠地,决定请几天假带妈妈她们好好玩几天的同时也买点小礼物回赠他。
    到了机场,沉念慈屏蔽了江晚灵让他先走的话,放好车,陪她进去接人。
    江晚灵不断反复的拨打着母亲和姨妈的电话,生怕她们走错出站口,直接坐地铁走了。
    担忧了半小时终于通上话并顺利会师,沉念慈一脸浅笑上前帮叁位长辈提行李。
    江晚灵也上前去接姨妈的行李,叁位长辈面面相觑,江晚灵刚要张嘴介绍就被二姨妈抢了话。
    “这是我们晚灵男朋友吧?小伙子真是一表人才啊。”
    二姨妈说的是家乡本地的方言,虽然跟普通话区别有点大,但是字眼通俗比较好懂,江晚灵刚要张嘴反驳解释。
    “您好阿姨,一路过来辛苦了,今天没提前准备可能有所怠慢,还请您们不要介意。”
    江晚灵惊呆的望着沉念慈,他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只是话未免有点模棱两可,惹人误会。
    江妈妈扯扯她,江晚灵回过神来,看妈妈眉飞色舞一副对未来女婿很满意的样子。就是小伙子看着温文尔雅,一点儿也不像是女儿打着电话还能跟她在床上胡闹的样子…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妈,他不是……”
    “阿姨伯母累了吗?我订了餐厅,是否可以先去用餐?再回酒店休息。”
    你什么时候订了餐厅……江晚灵直接目瞪口呆了,不知道沉念慈要干嘛,冲容临面子也实在不必做的这么到位吧……
    “小伙子怎么称呼?”
    “伯母,我姓沉,叫我小沉就好。”
    “小沉呀,我们家晚灵给你添麻烦啦。”
    “是啊,我们家晚灵从小脾气不好,你多担待。”
    两个姨妈改成普通话,你一言我一语,沉念慈笑的和善,谈吐间谦逊有礼。江晚灵简直懵圈了,沉念慈一副‘是的,我们是情侣’的模样,这会儿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他很快的把车开过来,行李安置好,四个人就上了车。
    和来时不同,江晚灵和两个姨妈坐在后排,江妈妈坐到副驾驶,以便近距离观察自己的“未来女婿”。
    “呃,对了姨妈,这是…他给你们准备的礼物。”
    二姨妈看到护肤品上的品牌logo,喜欢的不得了,又开始夸沉念慈。
    江晚灵大气都不敢喘,看着驾驶座的男人在叁位长辈的询问夸赞下笑容得体,从善如流,这男朋友装的毫无破绽…
    手机又响了,她此时最怕的就是容临打过来,老天爷对她虽不至残忍如斯,但也不分上下,是许霂霆……
    “接电话啊宝宝。”江妈妈回头催促。
    江晚灵咬牙接了起来。
    “喂……”
    “叁嫂你在不在家?我来给你送东西,半天不开门,不会在洗澡吧?我要自己进去了?”
    “我妈妈和姨妈们来了……这会儿在回市区的路上呢。”
    “呀,阿姨来啦!你们到哪下车?我去接你们!”许霂霆很热情,通话声音在寂静的车内回荡。
    “不用不用,沉先…阿念帮我来接了。”
    电话那头稍稍沉默,半晌许霂霆语调未变声音响起。
    “叁嫂,到了市区给我发定位,我来找你们。”
    “是不是小许啊?让小许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江妈妈还记得那个粉面嘴甜的漂亮小子,不等江晚灵回答,江妈妈又转向沉念慈。
    “小沉你不知道,你出差时我跟你家弟弟聊过,小许那孩子很讨人喜欢的,你们这几兄弟感情很好吧。”
    沉念慈笑笑,点头称是。
    江晚灵一个头两个大,感觉脑子不够用了,就许霂霆那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子,事情还不知道要发展成什么样子……
    яǒцsんцωц⑧.cǒм(roushuwu8.com)**
    阿莫西灵:许先生,对于你人气这么高,你有什么想说的?
    许霂霆:谢谢各位美丽姑娘的支持,谁让我气宇不凡出口成章才貌双绝,魅力不言而喻嘛,说实话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我们明天见啊姑娘们。
    阿莫西灵:你可真不要脸啊……
    (VB可以搜到啦,阿莫西灵丶,欢迎来找我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