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я◌úsんúщú㈧.c◌м 第叁十一章吃亏?(H)
    容临细细的给她洗完头发和身体,江晚灵泡在浴缸里双臂交迭的趴在白瓷边缘看着容临清洗自己,乌发飘浮在身后的热水里。
    长腿迈进,激起一圈涟漪,容临把她揽在怀里,理顺她的长发撩到她胸前一侧。
    “明天我送你去机场。”
    “不用,明天一早我跟陆恩一起去A市,你多睡一会,睡醒起来打电话给许霂霆,他过来送你去鹿鸣居。在这边有什么事就找他还有阿念。”
    “好吧…对了,沉先生不是叫沉念慈吗?许霂霆他们怎么都叫他沉念呢?”
    “他原名就叫沉念,至于为什么改名……由我告诉你不合适,你只要记住尽量避免叫他全名就好了。”
    江晚灵了然的点点头,沉先生怕是有什么缘由不太喜欢自己的全名,不过沉念慈,听起来就很温柔,也很衬他。
    “晚灵…哎…真不想走,想到明天就不能抱着你睡了我就不开心。”
    容临紧紧的环抱住她,江晚灵的背紧紧倚在他的胸肌上。
    “别不开心了,我等你回来。”
    “嗯……良宵苦短,咱俩别浪费时间了!”
    哗啦的水声,容临站起身来,带起的水花溢出浴缸边缘,迈出去扯过浴巾就捞起江晚灵,像抱娃娃一样抱出浴室。
    江晚灵坐在床边任容临给她吹着头发,等她的吹完,容临的头发也半干了,随便给自己吹几下,丢下吹风机容临就来抱她。
    “我不管,今晚你得喂饱我,我还不知道几天不能插到小骚穴呢。”
    江晚灵听着他的话,也不看他,心一横,闭上眼,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姿态就八爪鱼般缠抱住他了。
    容临满满的情欲被她一顿骚操作揉散了一半,只觉得好笑,又怕把小姑娘笑不乐意了,憋的直打颤。
    不满的抬起头看他,他笑弯弯的眼睛瞬间逼近她的,两个人吻抱着滚做一团,正难分难解,不逢时的电话声响起。江晚灵愣了愣神想回身去抓手机,容临收紧胳膊不让她如愿,唇舌挑逗,上下其手,江晚灵也马上沉溺其中。
    偏偏打电话的人锲而不舍,一个接一个的打过来,容临烦躁的不行,江晚灵安抚着轻蹭他撒娇,滑腻白皙的皮肤蹭在他身上,他邪火直冲。转过身去抓起手机一看,是江母。江晚灵吓得差点直接挂断,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
    “喂,妈妈,这么晚打电话什么事?”
    “宝,你旁边…没别人吧?”
    江晚灵脸上有点不自然,一口回绝:“当然没有啊妈。”
    “那你刚刚在干嘛?怎么才接电话,我打了四五个了。”
    容临从身后腻过来,大手按上她的胸轻轻的揉捏着,舌头轻舔耳廓去挑逗她的敏感点。江晚灵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稳,气急败坏的掐他的手臂。
    “我刚刚洗澡去了妈,这不…准备睡了嘛。”
    “哦…我和你爸爸越想越不对劲,你是不是跟你男朋友住在一起了啊?”
    “没有没有,你们别多想啊妈。”
    容临偷偷的笑,轻抬起她一条腿,扶着粗大去剐蹭她的蜜穴。江晚灵倒抽一口气,赶紧屏住呼吸。
    “其实你也大了,我倒不是不允许你有婚前性行为。就是你爸爸,就因为你打个电话说做饭的事情,他整个晚上一个劲儿的在我耳边唠叨,怕你吃了亏。”
    好吧爸爸……你真相了……你的女儿正在“吃亏”呢……
    趁着身前人走神,男人使坏的腰身往上轻顶,龟头轻而易举的就滑进满是蜜液的小穴里。江晚灵紧紧咬着下唇,捂住嘴,脑袋混沌,已经没意识去控诉容临趁人之危的行为了。
    女孩儿死死的捂着嘴巴,手机已经脱了手躺在耳边。容临垫在她脖颈下的手臂以不容拒绝的力度握着她的下颌,嘴巴贴紧她耳边对她小声淫语。
    “晚灵,刺不刺激,好像你妈妈就在隔壁,一不小心她就会听到……”
    江晚灵求饶的看向他,看着她绯红的小脸,被肏的委屈含水的美目,男人下身越发的用力,一个劲儿没收住,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打断了电话那头的讲话声。
    江妈妈已经从防护措施讲到两性健康了,此时噤了声。
    江晚灵吓的一口咬住他的臂膀,容临也清醒了一瞬,呼了口气慢慢平静,缓缓的抽插。
    江妈妈清咳了一声,大概也觉得尴尬,半晌说了句:“你们早点休息,注意安全。”
    听着电话那头挂断的嘟嘟声,江晚灵简直要被窘哭了,恼羞成怒的看向容临,就要挣脱他的怀抱。容临虽不能拔山扛鼎,也是孔武有力,死死的抱着江晚灵边笑边道歉。
    “媳妇儿,好媳妇儿我错了,你里面那么紧,没忍住嘛。”
    肉棒还埋在花径里,随着两人的挣脱拉扯来回进出。
    “你给我出去!还在这儿趁机占我便宜!”
    “我不出去,里面可暖和了,小容临要和小晚灵一整晚都不分开!”
    男人一副我脸皮厚我无敌的架势,侧抱着她深吻,把她想说的话都堵在嘴巴里。
    一手按揉着她的小花蒂腰臀挺动,不断的加快动作,江晚灵哼哼唧唧,很快就沉沦进情欲中。或许是上一段恋情遗留下来的后遗症,她总怕容临这次一走,回来就不是属于自己的了,任他怎么采撷,她都想配合并自甘沉溺。
    两个人正是如胶似漆的阶段,容临想到不知要与她分开几天,愈发缠绵忘情,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硕大的阴茎不断的进出,两颗壮硕的卵蛋打在江晚灵的花蒂上,爽的她一夹一夹收缩着花径,胸前的两颗蜜桃随着律动上下弹跳,容临一手揉上一只,搓弄揉捏,抬眼不经意一撇,床对面的墙有一道镜面包边,模糊映着两人交合的身影,容临门齿不断去轻咬拉扯江晚灵脖颈处的薄皮。
    “晚灵,你看对面,看老公在怎么肏你。”
    江晚灵迷蒙的睁开眼瞧,只有模模糊糊的一对身影,上面的小小的身影被下面精壮的身躯撞击的上下起伏。
    “我们去窗边做好不好,老公想站着肏你。”
    江晚灵被顶弄的有点腹痛,不想再起身,皱着眉直摇头拒绝。容临只当是她害羞,抱着她的小身子就坐起身来,江晚灵被身下突然深埋进甬道的性器插的直打颤,觉得小腹越发坠胀,眉头越发的皱了。
    “晚灵你怎么了?”容临看她表情有点不对,搂着她不断爱抚,手指间的黏腻跟平时的触感不太一样,他不经意抬手看。
    突然男人猛地抽出性器,巨蟒由于惯性上下摆头,蹭着江晚灵的腰肢。
    江晚灵回头看他,容临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的粗大,又赶紧抬头担忧的看向她。江晚灵也低头去看他的小兄弟,上面挂满了血水,转回头一看,床单上已经滴落了一滩血迹,她来大姨妈了……
    容临完全没有经验,她平时就水多,自己插在兴头上根本不做他想。
    江晚灵大姨妈也不是特别准时,通常会推迟几天,她最近也忘了去看自己的生理期记录,今晚真是状况不断…
    带她清洗干净,赶紧换个房间把她包进被子里,倒了杯热水在床头,容临就跑出去给她买棉条了。
    江晚灵躺在床上捂着肚子,想了想还是回主卧把自己弄脏的床品换了下来。他回来的很快,买了好几种不同的棉条,看她没乖乖躺着有点生气。
    “没那么娇气,大姨妈每个月都会来,就是头两天会肚子痛。”
    容临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担忧不减。
    “你刚刚脸色特别不好,肯定是我太用力了,我都吓死了,差点就浴血奋战。”
    “去你的,什么浴血奋战…”
    “怎么大姨妈来都不知道,要喝点热水吗?”
    江晚灵扑哧笑出声,可能在男生的认知概念里,来大姨妈就是要多喝热水…
    “你换了衣服上来睡吧,帮我捂捂肚子就好。”
    容临听话的赶紧脱光,上床整个把她搂在怀里。他体温比她高,暖融融的包裹着她,大手抚上她的小腹,轻轻的按揉着。
    “容临,有你真好。”
    “我才是,我能有你,真好。等下次,我就带你一起回去。”
    江晚灵没说什么,只又往他怀里蹭了蹭,容临低头轻吻她的额头。
    半夜江晚灵翻身,脖子下有些许不适,迷糊转醒发现自己还枕着容临的臂膀,枕了大半宿他胳膊肯定麻木了,想抽身帮他顺好。
    “怎么醒了?”
    闻声看向声音来源,他双目漆黑清明,无半分迷蒙。
    “你怎么还没睡?是不是我压的你胳膊太难受了?”
    容临笑笑,缓解了下,被枕久的胳膊已经反复麻痛多次了,他忍着难受环抱住她。
    “我睡不着,也不想睡,想多看看你。”
    “干嘛说的这么伤感,探亲又不是上战场,过几天不就回来了嘛…我会每天给你发信息的。”
    “嗯…自己住要多加小心,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还有,不许带野男人回去,等我回来我要第一个在那里肏你。”
    江晚灵伸手打他一下,容临抓住她的小手塞好。
    “乖,睡吧,我也睡会儿。”
    女孩儿听话的闭上眼睛,容临面色微凝,半晌轻叹一声,也合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