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úsんúщú㈧.c◌м 第叁十章互舔(H)
    到了购物中心,平时极度尊重她的容临不再征求她的意见,只要是他看上的新款秋冬装按她的尺码全部刷卡。
    不得不说容临眼光还是很好的,那些衣服大多她都很喜欢,只是这个花钱法她总觉得过意不去。
    看上鞋子倒是每双都要给她试一下,容临谢绝导购小姐的服务,把她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半跪着亲自给她试穿,几个店买下来她再也不愿意进其他店了。那些导购和女性顾客的艳羡的眼神她实在有点招架不住,许霂霆也快无语了,靠在容临耳边小声控诉。
    “差不多了啊叁哥,太高调了,这种地方,小心碰到熟人。”
    容临笑笑没说什么,拉着江晚灵看包包和配饰。
    “容临,我自己有钱,你不要这样,我不想什么都靠你。”
    “可是苏御都给你买了啊。”
    “那不一样!”
    “那有什么不一样的,他喜欢你,我更喜欢你啊。”
    “总之他是他你是你,我不需要买包了,够用就好。”
    她当时离开苏御家时带了几只自己买的轻奢包,其他苏御送的奢侈品都没带走。
    “那走,去那边买化妆品。”
    说着拖着她又往化妆品专柜走,江晚灵拗不过,在某A家象征性的选了几只唇釉。
    “只要口红?别的呢,香水呢?你不是爱收集香水吗?”
    容临还记得第一次去花半里时看到江晚灵的香水墙,所有她喜欢的,他都想给。
    “香水有喜欢的几瓶就好,等圣诞节上了新款再买吧,好啦好啦我们去超市买菜吧。”
    看着江晚灵的确不想再逛,容临打发许霂霆把买好的生活用品和衣服鞋子送回江晚灵的新住处。
    江晚灵拖着他往超市方向去,期间经过几个柜台容临巴巴的去看首饰,江晚灵踮着脚去捂他的眼睛,拽着他就跑。
    两人选好东西回到锦悦华庭,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没多久许霂霆也登了门。
    “叁嫂,听说你是北方人啊,有没有什么拿手的特色菜?”
    说实话江晚灵在家时是不会做饭的,最多会包个饺子煮个面,做菜是跟苏御在一起时,无聊跟着手机软件学了一点。
    江晚灵看看时间,决定给家里打个电话请教一下。
    “喂爸爸,咱那边的家乡菜有没有什么简单的啊,我想学着做两个菜。”
    江晚灵说着方言,容临和许霂霆听着好玩,都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哎呀宝宝,你没事动那个火干啥?是燃气灶还是电磁炉啊?你会不会用啊?”
    江爸爸听到女儿要动火在那边吓的不行,江母直接跑到江爸爸身边把手机夺走了。
    “宝,你要自己做饭?锅刷干净擦干没啊?别被热油溅到啊!我跟你讲锅里有水倒油的话是会溅油的……”
    电话那头的江父江母你一言我一语的嘱咐着她,声音过大,容临和许霂霆在这边听得一清二楚。
    “算了妈,我还是点外卖吧……你跟爸爸多注意身体啊。嗯好,挂了,拜拜。”
    15分钟,什么也没问到,听了父母一顿唠叨。江晚灵无奈的撇撇嘴,容临一脸温柔笑意。
    “现在知道你性格像谁了,像你妈妈。”
    “你不了解我妈,我妈妈比我果敢多了。”
    “那是,我岳母嘛。”
    许霂霆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要来这里看你们撒狗粮。叁嫂,你会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怕阿姨知道我吃她宝贝女儿做的饭,还瞎提要求,会被阿姨打。”
    江晚灵笑笑,跟容临一起继续忙活。
    最后还是容临掌勺,做了几道家常小菜,江晚灵做了个椒盐鸡翅,炖了个玉米排骨汤。
    许霂霆连连夸赞,说很久没吃到家常饭了,喝了好几碗汤  。江晚灵也很高兴,容临疼惜她包容她,她也享受他的宠爱,跟容临在一起时总有两人是新婚夫妻的错觉。
    她轻甩甩头,赶紧把这个念头抛出去,容临这次回去是要去相亲,自己也要搬出去了,以后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
    饭后许霂霆略坐坐就告辞了,贫嘴让他们好好享受夫妻之夜。
    许霂霆刚出门容临就迫不及待的吻上她,手上一边撩拨一边剥她的衣服。等江晚灵浑身赤裸的站在他面前,反观他倒还衣冠齐楚。江晚灵伸手去解他的衬衫纽扣,顺着他的胸膛落下一串吻。
    容临爱怜的抚在她发间,看她解开他的腰带,慢慢矮下身去。
    “晚灵,你……”
    江晚灵掀起眼帘,媚眼如丝,容临性器愈发肿胀。
    她酮体雪白,微卷的长发披在身后,像深海的女妖。
    将他憋涨的性器从内裤中解放出来,丁香小舌轻轻挑逗着马眼的细缝。容临攥着拳,额角跳动,万般忍耐,恨不得马上肏爆她,又放不下眼前的景致和舒适。
    江晚灵偷偷观察他的反应,一口含住吮吸他的整个龟头,舌尖还在冠状沟上来回滑动。她的小口腔湿润温软,容临仰头轻喘,压抑不住的轻轻顶弄。江晚灵抽紧腮边的肌肉,形成真空,前后运动加速舔弄龟头。容临贴心的两手摸上她的咬肌,帮她按摩缓解酸痛。看着她那么认真的帮自己口交,容临身心满足的不行。
    口腔里积攒了不少的口水来不及吞咽,顺着江晚灵的嘴角流下来,容临勾起手指擦过,含到自己的嘴巴里。
    江晚灵小手爱抚上他的囊袋,两颗蛋蛋沉甸甸的,怪不得每次都射那么多……江晚灵在心里腹诽。
    容临再也忍受不了,拖起江晚灵把她推倒在旁边的沙发上,也不顾她刚刚吞吐了自己的性器,狠狠的吻上她,舌头搅动她的口腔。
    抬起她的双腿推高,容临跪在地毯上,一口含上她的小花户。
    容临的口技是生涩蛮横的,他撕咬着小阴唇,牙齿上下磨砺,江晚灵痛爽的失声尖叫。容临粗粝的舌头狠狠的往小洞里钻,舌头在花径里四下蠕动,容临不断变换方向企图往更深的地方延伸,鼻尖四下顶弄着江晚灵的阴蒂和尿道口,江晚灵难耐的双手四处抓寻,像坠崖一般,企图抓住一点救命的稻草。
    容临发现她的不安,扩展她花径双手,按揉上她的阴蒂,舌头还在不断的伸缩冲撞,江晚灵爽的几乎要弹跳起来。
    “容临…你快松开……我不行了……”
    容临对她的呻吟求饶充耳不闻,愈发狠怼的用门齿研磨她的小阴蒂,两指插入她的小阴道,发狠的按揉她敏感的突起。
    “容临不要……容临……呜呜……我想尿尿……”
    “尿吧,尿到老公身上,老公想看。”
    淫水不断往外泄出,滴落在地毯上,溅落到容临的身上,江晚灵越发不安的抬着屁股扭动,像搁浅的鱼来回摆动。容临看她的反应,知道她快到了,更猛烈的刺激阴蒂和G点,在又一声抑制不住的尖叫下,男人抽出抠弄的手指换成滑腻的舌头。江晚灵想伸手推开他已经来不及,小溪一样的阴精勃发而泄,喷的容临脸上发上到处都是。水把容临发顶的纹理打散,淅淅沥沥的往下滴落,滴落到胸膛上,滴落到地毯上,江晚灵委屈巴巴的噘着嘴。
    容临伸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巴周围的淫水,伸手去抱江晚灵。江晚灵一边推一边躲,抽抽噎噎的不敢看他。
    “乖宝贝,羞什么啊,你没尿,这是喷水了,老公就是想喝你的小骚水,甜的。”
    江晚灵还是觉得羞人,本来想让他舒服舒服的,谁知道反过来被折腾的那么惨。
    “乖宝贝,老公的舔的舒不舒服,是舒服的吧?我可从来没给其他女人舔过,以后也只给我宝贝舔。”
    江晚灵头埋在他颈窝,不看他,容临满脸宠溺抱起她,往浴室走。
    яǒцsんцωц⑧.cǒм(roushuwu8.com)
    平安夜,愿大家岁岁平安,得偿所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