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哪个活儿更好?(100猪加更)
    一出门就跟身前高大的身躯撞了个满怀,江晚灵慌忙抬头,容临没什么表情的扶住她,垂目看着她,被吻出界的口红,下巴上刺目的牙印…抬起手细细擦去她唇边出界的口红,把她拉到身旁。
    许霂霆圈着胳膊微屈一条腿倚在墙边,笑看着她,从面上她看不出许霂霆有没有听到里面发生的事。
    容临和许霂霆都没有走的意思,似还在等什么人。
    半晌苏御从卫生间衣冠楚楚的走出来,站定,跟容临四目相对。一时无话,但江晚灵好像感受到两人眼神中间火花四溅。
    许霂霆眼睛来回看着两人,勾唇一笑,率先开口。
    “苏总,来玩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提前安排,下面的人冒冒失失可别怠慢的苏总。”
    苏御转头看向许霂霆,虽翘着嘴角,但笑未及眼底。
    “许总说笑了,‘海上明月’的服务怕是整个业内都望尘莫及。不过是朋友小聚,无需叨扰许总。”
    “霂霆,给我找个空包房,我有事跟苏总谈谈。”
    容临还是面无表情,可江晚灵能感觉出他此刻心情极差,小心的扯了扯他的手,苏御看着两人紧握的手只觉得碍眼刺目。
    许霂霆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片刻过来个年轻人恭敬的引着几人往包房走。
    到了包房前打开门,容临大喇喇的进去,苏御也跟着进去,许霂霆拦住江晚灵,让侍者关上门。
    “小嫂嫂,男人的事情自己解决,你还是不要进去啦,我们在门口等等吧。”
    江晚灵在门口忐忑不安,生怕两人在里面起冲突,苦于这里隔音实在过于好了,整个走廊静悄悄的什么都听不到。
    捏着手指无意识的来回走动,许霂霆就看着她来回踱步,霎时竟然吹起了口哨……
    吹的还是容临刚刚唱的那首英文情歌……
    江晚灵觉得他意有所指,抬起眼帘看向他。许霂霆口哨声没停,弯弯眼睛看她。
    不知道走了几个小来回,江晚灵实在沉不住气了,伸手推开门。
    门内没有她想象的大打出手,玻璃碎裂的场景,苏御和容临一个在沙发扶手边,一个在台球桌边,面对着斜倚而立。听到响动两人不约而同看向她,许霂霆在她身后耸耸肩摊手。
    “让她进来吧,霂霆,今天先散了,你找人送阿念回去吧。”
    许霂霆比了个“OK”的手势转头走了。
    两人的交谈因着江晚灵的闯入似有凝滞,她缓步走向两人之间。
    “晚灵,过来。”
    容临向她伸出手,江晚灵看了眼苏御,径直走到容临身边在他身旁的沙发上坐好,容临一条胳膊顺势揽住她,温柔的轻声问:“晚灵,你愿意跟苏御回去吗?”
    江晚灵倏地抬起头看向容临,他满面认真,目带询问。
    江晚灵摇摇头,对面的苏御黑了脸。
    “晚灵你听我说,我有件事情,需要出几天差,独自放你在我那,我有点不放心。”
    容临说的很委婉,她却听出他的意思,容临说的这件事,怕是有点棘手。
    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江晚灵担心的问他。
    “去哪?你要去做什么?一定要去吗?”
    容临任他握着,另一手去抚摸她的头。
    “出差而已,你别担心。事情繁琐,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那几个住处有点显眼,你身边有人陪着,我会比较放心。”
    江晚灵低下头,嗫嚅着:“我住酒店……我不想去他家。”
    “可是……”
    “我不去!”
    江晚灵没敢去看苏御的表情,肯定是很不好,但是随便吧,自己跟他回去等于默认愿意当见不得光的小叁,绝对不要跟他回去。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容临松了口。
    “好吧,这件事我们回去再说,我跟苏御还有几句话说,你先去找许霂霆好吗?”
    江晚灵顺从的点点头,就站起来出了包房,也没看苏御一眼。
    回到他们原来的那个包房,绕了一会儿险些迷了路。推开门,除了沉念慈已经走了,其他叁个人还在推杯换盏的聊着什么。看她进来,许霂霆又招呼她坐下,跟之前态度无甚区别,江晚灵琢磨着他应该是没听到自己跟苏御在卫生间的事……
    谁知下一秒许霂霆的话差点让她吐一口老血。
    “叁嫂,我叁哥和苏御谁的活儿比较好啊?”
    江晚灵脸色酱如猪肝,看着许霂霆。后者一脸坏笑,扬扬眉,让她快讲。
    瞥瞥其他两人,程翊泽似笑非笑看着她,似是也很好奇这个问题,只有陆恩皱着眉面色不虞,好像有点为他叁哥鸣不平。
    终于有个正常的人了……但是江晚灵感觉叁个人里面最无法面对的就是他……
    “叁嫂别害羞,我叁哥既然认了,我们几个是不敢有异议的。只是我真的很好奇,叁嫂跟苏御以前就认识吗?他跟我叁哥谁更厉害?应该是我叁哥吧?毕竟我叁哥用过的女人都说好。”
    许霂霆单手支颌,笑眯眯的看着她,语不惊人死不休,程翊泽也低头轻笑。
    什么叫用过的女人都说好……
    江晚灵气呼呼的,口不对心的说了一句:“苏御更厉害。”
    其实两个人无从比较,毕竟尺寸都很可观,容临的更为粗壮,研磨起来更舒服。苏御阴茎长挺,弧度弯翘,每一下都勾到自己的敏感点,两个人技巧也没的说。
    苏御通常更喜欢一上来和风细雨,随后步步为营的做爱方式,每一步怎么吃都计划好了的样子。
    容临…更多了点雷霆之势吧……还喜欢逼自己说骚话……
    其实容临技巧精湛,明里暗里也透露过自己曾经风流,花名在外,自己是知道他以前有过不少情史的。且不论二人现在关系未定,就是定了,过去就过去了,更何况他在自己和苏御的事上超出常人的容忍度,甚至还要自己跟苏御回去,只为了确保她的安全性……
    说出去的话总是违心,江晚灵懊悔自己说话总不过脑子。
    “其实你叁哥……”
    话音未落,容临恰巧推门进来,许霂霆嘴快的朝容临大喊一声!
    “叁哥!叁嫂说你活儿没苏御好!”
    容临斜看向江晚灵,瞳孔好像竖起来了一般。
    “我没有,我不是!”江晚灵慌忙摆手,难以置信的看向许霂霆。
    许霂霆无辜的吐吐舌,笑嘻嘻的。程翊泽隔岸观火,不嫌事大的说了一句:“我也听到了。”
    江晚灵百口莫辩,紧紧闭上眼,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容临,我是瞎说的,我根本…我错了!”
    “我活儿没苏御好???”容临站在她面前,一字一句的问。他本就身量极高,江晚灵虽坐着,可面前的低气压让她不自然想缩成一团。
    “你活好你活好,你比苏御厉害多了!花样繁多体力绵长!我错了!我真的是瞎说的!”
    许霂霆已经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程翊泽也掩面轻咳,就连陆恩都忍俊不禁。
    容临一时没说话,江晚灵抬头看他一眼随即赶紧低下头,感觉被他盯的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看来我还是太过手下留情了,也不知道我刚起个头就要晕过去的人是谁,不知道谁每次刚插几下就喊着我不行……”“了”字还没出口,江晚灵腾的站起来一把捂住容临的嘴。
    他真的有必要在自己的兄弟面前这样揭短嘛!男人在这方面还真是一点也说不得,小气!幼稚!
    容临一把将她扛到肩上,不忘拿着风衣外套盖到她腿上防止她走光,江晚灵吓的拍他的背。
    “哥先走了,哥要回去上家法了!”
    许霂霆赶紧拿起江晚灵的手包递到她手里,又笑趴到沙发上。江晚灵气呼呼的巡视他们一圈,这几个罪魁祸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撇撇嘴,朝许霂霆做了个“呸”的口型,许霂霆笑的更开心了。
    容临将迈出门之际,许霂霆大喊:“叁嫂自求多福啊!今晚好好对比感受!”
    容临扛着她一路走楼梯下楼,颠的她七荤八素,太平洋宽肩顶的她差点把今晚喝的香槟吐出来。走到一楼,大堂前台和罗马柱旁的工作人员向他们行了短暂的注目礼,素质之高,除了多看了几眼,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容临…你喝酒了,不能开车!”
    “这点酒跟喝白开水没什么区别。”
    “嗯…你饿不饿,要不我们找地方吃个宵夜。”
    “想吃宵夜?我回去喂你吃,把你喂的饱饱的。”
    江晚灵闭了嘴,今晚多半是在劫难逃了……
    ******
    阿莫西灵:这就是你说的口技?
    许霂霆:嗯?嗯!我最擅长的乐器就是口哨,你想哪儿去了?
    阿莫西灵:没没没……
    温馨小贴士:
    容临酒后开车是非常不乖的行为,大家千万不要学他!
    看到了最初评论的几位朋友来送猪,感恩!原来你们还在~
    也谢谢新的小伙伴,谢谢你们的喜欢~
    吃晚饭了才想起今天是冬至,携全体男士为大家送上祝福~要吃饺子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