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я◌úsんúщú㈧.c◌м 第二十五章想我吗?(
    江晚灵出了包房,顺着许霂霆指的方向走。这里包房和包房之间距离比较远,穿插着各种休闲娱乐室。
    经过一个转角,外面有个室外花园露台,恍惚隔着玻璃好像看到有两个一起吸烟聊天的男人,江晚灵本是不经意一瞥,复又下意识抬眼望去,和对方一个高挑的男人四目相对。
    走廊灯火通明,从内部看玻璃外面是有点点模糊的,但仅是轮廓和男人望过来的如水眼神,她还是看清了。
    江晚灵没想到能碰到他,脚下步伐微顿了下,就匆匆走开了,走过转角几乎是小跑起来。谨慎的注意了下后方,男人没跟上来,她抚了抚胸口微吐了口气,看到卫生间的标识就进去了。
    解决完个人问题,刚一打开卫生间的门迈出腿,江晚灵就被一把推回卫生间。
    她今天的高跟鞋有点高,被推的身量不稳身体往后仰,推她的人迅速揽上她的腰,反手锁上门,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下巴搁在她头顶。
    江晚灵头埋在对方胸口,好闻熟悉的冷香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她瞬间确定了来人是谁。挣扎着想挣脱开男人的怀抱,男人死死的环抱着她不让她如愿。捏住她的下巴挑高,狠狠的吻了下来。
    江晚灵伸手去推面前的人,又被他将手反剪在身后。唇舌纠缠,淡淡的薄荷烟草味在口腔弥漫开来,男人贪婪的吮吸着她口中的津液,拥着她将她按倒在卫生间隔板上,拉高她的双臂一手钳住,另一手撩着裙子往下身探去。
    “你竟然没穿安全裤?”
    苏御跟她唇贴着唇,皱着眉恨恨的质问她。
    江晚灵被他吻的呼吸急促,半软了身子差点跪下去。
    今天的裙子是在沉念慈家借穿的,根本没有给她准备安全裤,况且长及小腿的连衣裙,中途也基本不会有走光的可能性,她也就直接这样穿出来了,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苏御。
    “苏御你放开我!”
    苏御呼吸也略微有点不稳,低头看着江晚灵脸上掩饰不住的烦躁表情,怒火油然而生。
    他带着怒气的把江晚灵翻转过身,单膝顶到她两腿之间,手上迅速去解自己的腰带和西装裤。裤子堪堪到臀下,肉棒仿佛也沾染上了主人的怒气,从内裤中弹跳出来,上下的点头。
    苏御几乎是拉开江晚灵内裤边缘的瞬间就将肉棒插了进去,男人舒爽的喟叹声和女人尖细短促的叫声重迭在一起。
    江晚灵扭动腰肢臀瓣奋力挣扎,成效微乎其微,反倒因挣扎穴内不自觉轻绞吞吐,给男人徒增更多快感。
    这里的公用卫生间空间较大,苏御掐着她的腰换了个方向,迫使她弯腰扶住马桶后方的大理石置物平台,身下开始有节奏的挺动。
    “苏御…你放开我!你无赖!你要不要脸!”
    “想让别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你就叫的再大声点,要不我给你加点声音助助兴?”
    话音刚落,苏御抽出性器,拉下江晚灵的内裤,猛地把肉棒送回小穴,加快了抽插速度,耻骨撞击着臀肉,啪啪声回荡在狭小的空间里。
    “苏御…别这样…求你了!”
    闻声男人也不为难她,减缓了力度,但速度还是维持现状。
    “你就不能放过我吗……”如泣如诉的声音好像是在问苏御,更像是在叹自己。
    “晚灵,你不能拒绝我。”
    江晚灵身子一震,自嘲般轻笑出声。
    苏御停下动作,双手从腋下攀上她的肩膀捞起她,耳鬓厮磨,轻舔她的耳垂,江晚灵闭着眼睛瑟缩一下,小口不自觉吞咽了一下。
    “晚晚,我好想你……”苏御埋在她颈间深嗅了一下。
    “你想我吗晚晚……”
    “……不想……”
    苏御轻笑一声。
    “是吗?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捏住她的下巴苏御探身撕咬她的嘴唇,对着她的下巴又狠狠咬了一口,上面立马多了几个牙印,下身开始疯狂挺动。
    “不想我?一碰你还这么多骚水,是容临没把你肏爽吗?”
    江晚灵没想到一向儒雅的苏御会这么说,一时不知道如何张口。
    后背的拉链早已被苏御拉到腰际,只有一只袖子还挂在胳膊上,苏御两手用力的揉捏胸前的两只蜜桃,白嫩的乳肉从五指缝挤压出来,只消一会两只随着撞击上下跳跃的白兔就被揉捏的肿痛发红。
    江晚灵努力压抑的细碎叫声从手中稀释而出,苏御忘情的抽插着,撞的江晚灵穿着高跟鞋的脚不时踉跄。
    “他有射在里面过吗?”
    “……嗯哼…没有…”
    “是吗…是只给我一个人射在里面吗?今天也要射在里面。”
    江晚灵吓慌了神:“不行!我不能再吃药了!”
    “是安全期,况且,怀了也没关系。”
    “苏御你真是疯了!”
    怀了也没关系……他这是真想让自己做外室了……
    “对,疯了才由着你投到别人怀里。”
    他还倒打一耙…江晚灵眼泪不断的往下滴落,抿紧了嘴把呜咽声和呻吟声咬碎在牙间。
    她的小穴实在湿紧,饶是苏御意志力非常还是不情不愿的射了精,太多天没抱到这只小狐狸,他对这次的时长不甚满意。
    龟头研磨着宫口的软肉,浓精烫灼,冲刷着宫口和花径深处,江晚灵也哆哆嗦嗦的高潮了。享受了一会她因高潮愈发紧缩的穴肉绞缠,苏御拔出阴茎,随手抽取抽纸清理好两人的下体表面的黏腻,整理两人的着装。
    “乖,别哭了。”
    苏御抽出口袋巾,小心的擦拭江晚灵的眼泪,眼里是无尽的柔情怜惜。
    “明明是你不要我的,为什么还这样对我……”
    “我哪有不要你,不是你自己跑的吗。”
    “就是你!就是你!”
    苏御一把将她拥进怀里。
    “好好好,是我的错。那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我拜托你给我留点脸面……”
    “我……”
    “叁嫂?你在里面吗?”
    苏御刚要解释什么就被卫生间外的声音打断了,是许霂霆!
    江晚灵听到慌忙推开苏御,对方微皱眉,面色不善的偏头挑眉看着她,好像在问门外人的称呼是怎么回事。
    “我在,我不太舒服,这就出去了。”
    许霂霆没再讲话,只听到皮鞋敲击大理石地板的声音,一声声由近及远,好像敲在江晚灵的脑壳上。刚才没听到任何声音·,显然对方进来时故意敛去了脚步声,他进来多久了……又听到了什么……听到了多少……
    江晚灵不再理会苏御,拉了拉裙子慌忙出了隔间,小跑出卫生间。
    ***********
    阿莫西灵:苏先生,请问你对于你的招黑体质有什么想要申辩的吗?
    苏御:罪魁祸首有什么资格幸灾乐祸,你怎么不说我点好?
    阿莫西灵:呃……许先生,你今天有什么想说的吗?
    许霂霆:我就是这么棒,请大家期待我的表现!明天给大家来段儿口技!
    我感觉没什么人看,一首许茹芸的《独角戏》送给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