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骚话调教(H)
    睡到半夜江晚灵是饿醒的…浑身酸痛,精神还是不济。想闭上眼睛继续睡,大概是体力消耗过大,空空如也的肚子却怎么也不让她如愿。
    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容临两条胳膊还圈着她,睡相宁静,睫毛似鸦羽,在床头灯微弱的光照下投在脸颊上一小片扇形阴影。
    江晚灵轻轻的抬起他的胳膊,钻出他的怀抱,小心的下床,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没有醒的征兆,放心的走向厨房。
    厨房里还放着整理到一半的食材,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滚到床上去,火锅自然也没吃成。
    江晚灵拨了拨超市的袋子,拿出一包速食面,准备随便煮个面吃。
    看着锅里水沸腾,刚拆开速食面的袋子,容临就从身后抱住她。
    “饿了?”
    “嗯,你吓死我了!走路都没有声音的。”
    “我也饿了,我也要吃。”容临窝在她颈边,下巴搁在她肩膀上,赤裸着上身,像只大狗狗半挂在她的小身板上,手还不老实的捏着她的腰,江晚灵抬起手肘戳了他一下。
    “别闹,快去穿件衣服,有恒温系统也不行,我妈妈说了要盖好肚脐。”
    “好,听我岳母的。”
    亲了她一口,容临转身去卧室穿睡衣,江晚灵也懒得和他计较他怎么叫,反正他也没个正形。
    搅动着面,看差不多熟了又打了两个蛋,容临巴巴的坐在餐桌边撑着脸看她。
    “晚灵,你做饭的时候真好看。”
    江晚灵没理他,还是笑弯了嘴角。
    碗里放酱油、香油、醋、一点胡椒和一点葱花,先乘了一勺汤冲开调料,再乘了面,最后卧一个蛋。
    容临怕她烫着,起身过来端。两个人坐在餐桌边开始呲溜呲溜嗦面。
    “我第一次吃这种汤底,酸酸辣辣很好吃,是你家乡的做法吗?”
    容临很给面子,吃的不亦乐乎。
    “嗯,不知道算不算得家乡做法,这样比较快,我小时候早上我妈妈经常这样煮面给我吃。这样的汤底吃馄饨也好吃,下次做给你吃。”
    “啧啧啧,我真是遇到宝了啊,没想到我媳妇什么都会呢。”
    “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快吃。”
    容临笑着伸手过来捏了一下她的小脸,吃完面把面汤也喝了个干净。
    “媳妇儿,吃饱了,你思不思淫欲啊~”
    江晚灵额角一跳,这家伙…是个人形打桩机吧……
    “你不要轻举妄动…我要洗碗了。”
    “洗什么碗啊,丢洗碗机,而且我这边有阿姨。她平时隔一天来收拾一次,你搬来我还没跟你商量好,就没让她来。以后你什么都不用管,你上班的时候她就全做了。”
    “不用阿姨啊,我不习惯,也没多少家务,吸吸尘什么的我自己来就好。”
    “那好吧我们过后再商量,你现在专心疼疼我就好。我真的想了,你不想吗?”
    说着就过来拉她的手,江晚灵慌忙躲开,两个人围着餐桌开始你追我躲。
    “好了好了别跑了,不做了行了吧,哎,我真是可怜……”
    容临叹了口气,一副得不到满足的委屈样,看的江晚灵直翻白眼。前半夜把她摁在床上反复蹂躏,他还好意思说自己可怜……
    “别躲了,才四点多,走,再去睡会。”
    战战兢兢地回到床上,容临确实说到做到,如果身后硌着自己的铁棒子不那么硬那么烫的话……她还能睡的更放心一点……
    一觉醒来江晚灵终于觉得元气恢复了,拿过手机一看,12点多了!
    明明昨天有定8点的闹钟啊!恨恨看向身边的男人,肯定是这个臭家伙按掉了!她平时睡眠比较浅,昨晚实在累坏了,一点闹钟声音都没听到。
    顾不得其他,江晚灵赶紧起身走出卧室,拨通了沉念慈的电话。她已经对自己无语了,说好今天去上班的,一次又一次的放沉念慈鸽子,自己大概离被炒不远了。
    “喂?”
    “沉先生……对不起……”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轻笑。
    “看来……今天又有事来不了了?”
    “实在是对不起……我下午大概……”
    手机陡然被抽走,江晚灵迅速回头。
    “容临你做什么,快还给我。”江晚灵压低声音,去抢自己的手机,奈何容临不管是身量还是力量都高她太多,他握着手机躲闪着,任凭她怎么跳脚就是拿不到。
    “喂,阿念,她今天去不了了。”
    “容临!你快还给我!”
    江晚灵抱着他的一只胳膊,像个小树袋熊,继续去抓自己的手机。容临低头看着她,单手抱起她,就往卧室走,手机随手丢到床尾凳上。
    “一大早起来就去想别的男人,要惩罚。”
    欺压上她,剥开她的睡衣,一口就含上她胸前的小肉粒,嘬的啧啧作响。
    “容临别…我没有……啊……”
    抓过一个避孕套,单手给自己套上,迫不及待就往小洞里戳。
    “容临不要……”
    “不要?里面都湿透了,还说不要。跟阿念打个电话就让你湿成这样?操,好紧。”
    “我没有…啊……你慢一点……”
    江晚灵羞红了脸,她是天生比较敏感又容易出水,容临二话不说就咬她的乳头不湿才怪。
    容临坐起身,环抱住她,让她整个坐在他的肉棒上。阴茎又粗又硬,戳在肉穴最深处,俯下头啃咬着她的乳尖,在白嫩的乳肉上种下朵朵红云。腰臀不断发力,撞的江晚灵上下起伏。
    “容临…饶了我……太深了……我不行了……”
    “还不够深,我的肉棒还有一截在外面呢,你摸摸。”
    说着拉着江晚灵的手去摸两人私处连接处,果然还有一截粗大在外面,滑腻不堪,布满淫水。感受到小手的圈禁抚摸,小穴里的肉棒突突直跳,两人均是一颤,穴肉绞的越发的紧。
    “小妖精,你故意的。”
    大手扣上她的腰际,狠狠的往更深处冲撞,龟头好像要刺破薄薄的乳胶薄膜,宫口被反复撞的柔软发颤,终于在又一记深顶下张开小口接纳下粗大。容临好像疯了一般,一下又一下,往更深处推送。
    江晚灵爽痛的眼泪肆虐,偏偏呼痛声娇柔又媚人,咬着下唇不断求饶,容临看着肏红了眼。
    “容临…痛…求求你不要了…”
    “只有痛吗?不爽吗?”
    深处的小嘴嘬着龟头,容临舍不得退开身,享受着小穴自发的绞缠。身上的小人儿喘着气,不安的扭了扭腰,好像不满的控诉着在偷懒,安静蛰伏的肉棒。
    “想让你歇会儿,这可是你自找的……”
    容临发狠的撤出来,穴口发出“啵”的一声,像拔开酒塞的红酒瓶,一直堵着的淫水顺着大腿根潺潺而下。翻过身前的女孩儿,让她背对自己趴好,拉高她的屁股,对着洞口猛然插入。
    “啊……好深……”
    抓过一个枕头塞到她身下,抓着臀肉快速抽插起来。
    “容临我不行了…不要了…求你了我要死了……”
    “叫老公。”
    江晚灵咬紧嘴唇,不再求饶,默默挨肏。身后的人察觉她的意图,气急败坏的插的又急又凶,手摸上她的花蒂,毫不怜惜的揉捏搓弄。
    “呜啊…呜呜呜……”
    江晚灵完全被肏哭了,嘴里吱呀乱叫。
    “叫不叫,说老公肏的我好爽,说了就放过你。”
    “老……老公……肏的我好爽……”
    “喜欢老公肏你吗?”
    “喜欢……喜欢的……”
    “说,喜欢老公的大鸡吧插我的小骚逼。”
    “……”
    “说不说!”
    “喜欢…老公……”
    “继续,重新说。”
    “喜欢…老公的大鸡吧……插我的……小骚逼…………”
    “真乖,我的晚灵。”
    最后几个字声若蚊蝇,容临也满足了,停下毫无章法的抽插,开始放慢节奏推送,伏下身,顺着椎骨慢慢往上舔,粗粝湿漉的舌苔扫过细嫩的皮肤,惹的身下的小人儿阵阵轻颤。
    “晚灵,再叫一声。”舌尖描摹着耳廓,男人含着她的耳垂轻舔蛊惑。
    “……老公……”
    “真乖,老公喂你吃好吃的好不好。”
    江晚灵没细考虑他的话轻轻地点了下头,只求他赶紧射了放过自己,真的撑不住了,感觉要死在床上了,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力气。
    容临没想到能得到她的回应,随即拉开距离直起身,朝着汩汩流水的小肉穴猛烈进攻。
    射意袭来,他迅速抽身扯下避孕套,大步跨向她,捧过她的小脸捏着两腮,射到她的小嘴里。
    精液冲刷着口腔,有一股直直的射到她的喉咙,喉头马上品尝到腥甜,她下意识吞咽。来不及吞下的顺着嘴角往下流,又滴落到她身上。容临身心满足的不行,抽出自己还没疲软下来的阴茎,拿着棒子涂抹精液滴落的地方,马眼还意犹未尽的又吐露出几滴。
    “晚灵宝贝,老公的精华好不好吃,我可都交公了,满不满意?”
    江晚灵眼睛都懒得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朝他勾勾手,容临又往她身前凑凑,江晚灵抬起手扭了他的腰一把。
    “啊呀,你要谋杀亲夫吗?是不是老公没让你满足,给我一分钟马上又可以肏你!”
    “你死开,你再敢碰我一下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哈哈哈哈哈,让你缓缓,宝贝你怎么那么不耐操啊。”
    你还很委屈是伐……
    江晚灵懒得理他,任他抱着回主卧浴室,两个人都没注意床脚凳上的手机亮着然后迅速暗下去……
    **********
    要和“容泰迪”酱酱酿酿一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