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я◌úsんúщú㈧.c◌м 第十九章享受当下(H)
    江晚灵早体验过容临的骚话连篇,脸颊绯红,闭着眼睛不理他。男人提握着她的大腿,轻轻的挺动腰身,龟头刺进去一截,太粗大了,江晚灵轻抽一口气,甬道不自觉收缩,容临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
    “放松,夹那么紧,老公怎么进去。”
    “你才……不是我老公……”
    容临挑眉一笑。
    “我不是你老公?那什么人在肏你啊?嗯?还是你喜欢陌生人强奸的那种戏码?是我太温柔了?”
    说着腰一用力,大半个阴茎插进甬道。
    “嗯哈…”江晚灵被突然进入的肉棒插的倒抽一口气。
    “我操,好爽,像泡在温泉里,还有无数张小嘴在吸我,你的小肉穴里有小吸盘吗。”
    “你别说了……”
    “不说了?那我们做。”
    容临缓缓抽出一截,狠狠的刺进去,整根没入。刚一插入,花径就整个吸紧,容临爽的直抽气,再也顾不得什么,大开大合的肏干起来。
    捏着她的臀肉,像电动马达一样抽送自己的肉棒。男人现在的抽插毫无章法,阴茎粗大异常,磨着江晚灵敏感的突起,引得她阵阵颤抖。
    “容临…容临…你慢一点,我不行……”
    “你的小嘴咬的我好紧,嘶……怪不得苏御说紧的根本滑不出去。”
    听到苏御二字,江晚灵下意识一慌神。
    “好啊你个小混蛋,听到苏御的名字夹的更紧了,说,谁肏的你比较爽。”
    报复性的一口咬上她的乳尖,可怜的小乳头红彤彤的挺立着,挂着晶莹的水渍。
    身下挺动的更快了,啪啪声不绝于耳,酥酥麻麻的快感如电流般侵入四肢百骸,江晚灵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到了,正准备享受高潮来临,身前的男人也感受到了,停下了动作。
    她睁开眼,疑惑的微蹙着眉,水蒙蒙的眼睛望向容临,噙着迷离的光。
    “说不说,不说不让你高潮。”
    半路停住对容临来说也很难捱,但他有心给她个难忘的第一次,不能只是为了生理需求,他要后来者居上,把苏御比下去。
    “晚灵,是不是我肏的你更爽,比苏御肏的你更舒服。”说着挺动腰身,狠戳了一下花穴,又迅速抽出,肉棒撞到宫口上,酸酸涨涨,带出的媚肉翻红。
    “你不要问了,快点给我……我要……”
    江晚灵已经带上了哭腔,高潮逼近又怎么都到不了,忍不住扭动着腰肢,穴内的淫水浇灌着容临停留在径内的柱身,他紧皱着眉头,忍得比她辛苦,倒是说不上来是谁在惩罚谁了。
    “你要什么…”咬着牙继续问,太阳穴处青筋爆起,细密的汗珠已经布满额头,他已经忍到极限了。
    “我要你…要你肏我……啊!……”
    她话音刚落容临猛地把肉棒重新送进穴内,耻骨撞在她的臀肉上,次次抽插到底,江晚灵的呻吟声和肉与肉的撞击声重迭在一起,被抽插了二叁十下就哆哆嗦嗦的到达了顶峰,小穴内一抖一抖规律收缩,容临不由自主的仰起头眯着眼享受着身下的绞缠。
    “嗯…晚灵,你的小肉穴要夹死我了,射到里面好不好,灌满你好不好。”
    江晚灵吓的睁开眼睛摇着脑袋,不顾高潮余韵就要起身推他。
    容临顺手拉住她,抱在怀里,揉捏着臀瓣往自己的肉棒上送,抽插了几下猛地拔出阴茎,几乎是离开穴口的瞬间就狼狈的射出来了,搂着小姑娘躺倒在床上,两个人不同程度的顺着气。
    容临睁开眼,看着怀里的小姑娘,抬高她的下巴,轻啄她的唇瓣。
    “老公肏的你舒不舒服。”
    “你别瞎说,什么老公不老公的。”
    “哦哟,想嫁给我的人有如过江之鲫,你还不稀罕啦。”
    “是是是,那么多人要嫁给你,你愿意娶谁娶谁去。”
    江晚灵掀掀眼皮,白了容临一眼,又闭上眼。
    容临实在过于粗大,舒服是舒服,现在停下来,感觉穴里有点火辣辣的,还有点说不上来的空虚。
    “小混蛋真是拔屌无情,走,老公抱你洗澡去。”
    长臂捞起怀里的小人儿,就朝浴室走。
    容临伺候的细致周到,根本不用她自己动手,江晚灵翘着嘴角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容临的服务。
    洗干净小姑娘身上两个人的体液,容临把她泡进热水中,自己洗了淋浴,嘱咐她多泡一会就要出浴室。
    “你不一起嘛……”江晚灵两只胳膊迭放在浴缸边,下巴枕在上面,雾蒙蒙的水汽熏的她小脸红红,眼睛也湿漉漉的。
    “老公还有点事,你先泡着。”容临对着她笑笑就大步迈出了浴室,没一会好像还听到关门的声音。
    江晚灵呆愣迷茫的瞪着眼睛,有点生气。
    还说自己拔屌无情,他才是吧,说都不说一声直接走了。
    气呼呼的放掉浴缸的水,围着浴巾出了浴室,转了一圈确定容临是真的走了,走的那么急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江晚灵觉得心口堵堵的,转头回次卧,睡衣也没穿直接爬上床了,抓过手机想了想还是放下了,自己还是不这么上赶着了。
    徘徊在睡与醒之际,感觉一只火热的手摸上了腰肢,接着往下身摸去,江晚灵一把按住身上不老实的手,这才反应过来身后贴着一个赤裸精壮的身体,小屁股后面还有根粗粗的东西轻蹭着。
    “怎么自己睡了,也不等我回来。”
    容临呼吸间的热气喷在她颈窝,探过身来朝她索吻。
    江晚灵彻底清醒了,躲开他近在咫尺的嘴唇,撅着嘴巴不满的回身质问他。
    “你干什么去了?也不说一声。”
    容临迅速亲了她一口,笑嘻嘻的看着她。
    “我去买小雨衣了啊,你不会认为我一晚上只做一次吧?刚才怕射在你里面,我都没敢尽兴。”
    江晚灵懵了,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容临在身后顶了她一下。
    “你总不会以为我放着你不管自己跑了吧?不是让你多泡一会儿嘛,我回来一看你都快睡着了,不过光溜溜的是不是还盼着老公回来临幸你呢。”
    “呸,你少臭美,我宠幸你还差不多。”江晚灵啐他一口,胆子也大了,转过身面对着他,捏上他的脸。
    “是是是,那女王大人再疼小的一回吧,我的大鸡吧已经饥渴难耐了,刚才闯了两个红灯回来的。”
    “你跑那么远干嘛。”
    “你老公天赋异禀,常见的牌子都没我尺寸,勒的慌,惯用的牌子只有那家店卖啊,超薄的,保证你感受不到阻隔。”
    这是之前跟多少人……
    容临看她脸色变了,也不解释,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总好过以后别人添油加醋的让她误会的好。
    江晚灵撇了撇嘴,迅速调整好了心态。容临这样好的条件,就算炮友遍地也很正常。
    “晚灵,我之前私生活名声不算好。不管你怎么样,我以后只有你一个。”
    突然的表白太犯规了,江晚灵有一丢小感动,但是她自己也承诺不了什么,自己没什么能力站到他们这样的男人身边,她不确定自己的未来。
    “你不用这样,我没介意什么,你做自己就好,我也给不了你什么,我们……就享受当下吧。”
    容临盯住她,落寞划过眼眸,转瞬即逝。
    “好,我们享受当下……。”
    夜,长的很。
    容临反反复复按压着怀里的人,一遍一遍的操弄,任凭她怎么求饶,就是不肯放过她。期间江晚灵晕过去又醒过来,身上的人还在顶弄,弓着身子头埋在她的身上,宣誓主权般抽吸着她的脖颈,锁骨,酥胸。
    一寸寸的舔舐,吮吻,啃咬。
    “醒了?”
    “容临我真的不行了,我下面快没知觉了……”
    闻言容临直起身。
    “没知觉了?那是我不够努力。”
    肏了这么多遍,早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哪了。容临调整了下姿势,朝着穴内的小凸起猛攻,插的她淫水连连,不住的哀鸣。
    “容临…哈啊……不要,不要了……”
    “喜不喜欢我?”
    “喜欢,喜欢的……”
    “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肏我……”
    容临眼尾飞红,“真想肏死你,小骚穴肏了那么多遍还那么紧。”
    “容临…给我吧……我不行了……你要肏死我了……”
    江晚灵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顺着容临的话一直说,一直重复。容临肏的她整个甬道都麻酥酥的,感觉自己一直在不断的高潮,落下,马上又到达高潮的边缘,再高潮……
    “晚灵,一直给我肏好不好?”
    “好……一直给容临肏……”
    容临怒吼一声,射了精。等包裹着自己的小穴不再颤抖,平息下来,才拔出阴茎,摘了避孕套随手朝垃圾桶一扔,里面还躺着四个盛满精液的避孕套。
    “虽然是超薄的,感觉还是不够好,想灌满你,看你的小骚穴流出我精液的样子。上次射到你小穴口,想着那个样子我回去又撸了一发。要不我去冷冻精子再结扎了吧,这样就能天天灌满你了。”
    江晚灵累到极点,闭着眼伸手拍了他一下,嘴里嘟囔一句。
    “神经病,别胡说。”
    江晚灵随时都要秒睡过去,反观容临神清气爽,好像刚刚驰骋耕耘的不是他。他笑着亲了一下她,伸手摸过刚刚一起买回来的私处护理湿巾帮她清理,再收拾干净自己,把她拥到怀里。
    “好好睡吧,我的宝贝。”
    ***********
    一章纯肉,希望你们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