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úsんúщú㈧.c◌м 第十六章敢偷人了
    江晚灵在容临家安稳的睡了一晚,连预想的恋床都没出现。
    盘算着自己手里的现有资金,虽然谎称工作了,但父母总担心女儿一个人在大城市会吃苦,一直有给自己打生活费的习惯,算了下日常生活开支是能支撑蛮长一段时间的。
    容临给自己提供住处是可以省一大笔租房的钱,但找到合适的还是要搬出去,坐吃山空是很可怕的,不知道照顾起司的事还作不作数啊……
    起司…起司!!!都过去两天了自己都没跟沉先生联系!那天走的还那么匆忙…现在沉先生不仅是自己的老板,还有可能成为自己的老师,自己两天没去连假都不请一个…沉先生肯定生气了。
    慌忙的拿起手机打给沉念慈,嘴巴里还念念有词。
    “完了完了,我完了,我永远想象不到自己失去了什么……”
    “哦?你失去了什么?”没发现电话已经接通……电话那头一声轻笑过后传来一声揶揄的询问。
    江晚灵倒吸一口气。
    “沉先生,真的对不起,我这两天有点事,忘记跟您请假了,您不会……”开除我吧?
    “起司很想你呢,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就过来吧。”
    江晚灵轻舒了口气,她知道沉念慈给她台阶下,起司只跟自己相处了一天,哪有什么想不想的。
    “好的沉先生,谢谢你还给我机会,我处理好就去上班,大概明天就可以。”
    “好。”
    江晚灵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决定什么都不去想了,看看缺少什么一会就去买回来吧,自己要重新开始生活了,真正的生活。
    苏御从欧洲回来就奔忙于徐家和公司之间,徐家握有苏氏一部分可观的股份,自己是势在必得的,但是要拿婚姻做牺牲,还是不值的。
    连轴转的几天,小姑娘并没有打电话来,苏御没多想,也没时间去想。
    算起来也有两叁天没有小姑娘消息了,想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主动打电话过去,正忙。
    开完简短的视频会议,苏御疲惫的捏着眉间,这两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还真想念抱着她的感觉了。划开手机再打过去,无法接通,苏御疑惑的皱眉。
    打开微信发消息过去,自己发过去的文字后面坠着一个红红的小感叹号,苏御眉间的沟壑更深。
    这丫头,拉黑他?
    眼一眯,抓起车钥匙和西装外套出了办公室,直接取了车往自己的公寓赶。
    进了门,苏御脱了鞋就往屋内走。
    映入眼帘的就是矮机上的酒瓶,苏御笑出声,小东西倒是会挑,这瓶酒等于喝了他一辆车,看样子酒也没醒就直接喝了。
    拿着瓶子环顾四周,脚下被硌了一下,随即低头,一枚纽扣。
    苏御蹲下身,拿起纽扣放在指间仔细观看,是枚白贝母掐金丝的纽扣,自己的衬衫没有这样的纽扣,只会是江晚灵的。
    或者,其他什么人来到家里来了……做什么事能让扣子崩开四散呢……
    苏御继续在地毯和矮机四周找寻,果然在沙发缝隙又发现一颗,他面色平静,开始往卧室走。
    环顾一圈,看到床头柜迭摆着大大小小的盒子,没去管,床单被套还是自己走之前的那套,他掀开仔细的看着。
    围着床转了半圈,脚下略微有点不适,他低头,终于找到了自己在找,但是不相信真的会有的东西。
    精斑。
    在床尾地毯处,小小一块,干涸的。
    自己踩到了。
    玩的真开啊。
    苏御的面色已经非常不好了,小混蛋,真是出息了,敢偷人了,还敢直接偷到家里来。
    苏御忍住想砸东西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床头大大小小的首饰包装盒,随手打开一个。
    手表。
    连着打开了几个,发现都是自己这几年送给江晚灵的礼物,钻表,项链手链,胸针,什么都有,都摆在这里,旁边还有自己的副卡,公寓的钥匙,什么都在,唯独没有什么只言片语。
    苏御一把把所有的东西拂倒在地,怒火充满胸腔,灼烧的他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手攥的紧紧的。
    半晌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查江晚灵从回老家到这几天的行踪,事无巨细,一点都别漏下。”
    咬牙切齿的说完最后几个字挂断电话,苏御心情差到极点,他甚至想着等把小东西抓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打断她的腿。
    在自己抽了快半包烟的时候,资料全部发到了他的个人邮箱。
    坐在书房的桌前看着监控镜头里江晚灵和两个男人在咖啡馆谈笑风生,被容家叁少按在车边紧紧抱着,随后还把人带上了楼。
    原来她那天就回S市了,自己打电话过去还真是一点儿也没听出来。
    屏幕前的男人倚靠着座椅靠背,左手包着右手一下一下的握着,思绪万千。
    容家,沉家。
    还真是出息了啊,一眼没看住就惹上了这样的人物。
    镜头一换显示她第二天出现在去往莱茵别馆的主道上…
    苏御直起腰,盯住画面,怎么会突然去了那?
    路上没什么特别的事,小女孩很高兴的往莱茵别馆走。接着镜头一切又回到花半里,时间是下午,江晚灵失魂落魄的下车,身后跟着一个司机一样的年轻人。年轻人送她回家便离开,没什么过界行为。随着镜头推动到第叁天,容家叁少敲门,进门,拿着行李带着江晚灵出门。
    自己都不知道花半里这的门禁什么时候松成这样了,什么人都敢随便放进来了。
    苏御盯着屏幕的眼神森森冒着冷气,小白眼狼,认识几天就跟着人家走?
    去莱茵别馆那天应是发生了什么,中间有一大块空白时间。公寓楼外围镜头看不真切,但从大致表情和行动间的僵直可以分辨,江晚灵浑身透着一股子绝望。
    莱茵别馆由于人员居住的特殊性,私密度很强,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别墅区四周虽有分布安装隐藏摄像头,但只在必要时军部才可以调用录像,想查就要闹出点动静,苏御一时半会儿无法确定江晚灵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那天…是自己刚从欧洲回来的那天,难道她看到自己了?若真看到自己,以她的性格肯定会找自己求证,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
    拿过手机开始翻,果然翻到一个通话记录,十来秒,自己没有接到,那个时间段还在徐家书房跟徐家老太爷聊天,手机在外套内袋里……
    那就是徐诗梦…她丝毫没提这件事,是忘了?还是…
    不好办了。
    要是她真的看到自己跟徐诗梦在一起怕是会多想很多事。
    苏御疲惫的闭上眼,自己最近这些天真的太累了,欧洲分部也不太平,总有些老骨头觉得他年纪尚轻想搞事情,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事情凑在一起有点麻烦罢了。
    半晌睁开眼,布满血丝的眼寒光不灭,盯着屏幕上最后一个镜头,容临圈着江晚灵消失在电梯口。
    锦悦华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