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生灌养(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我就蹭蹭不进去(H)
    容临早就有此心思,听她这么说面带喜色忙不迭的答应了。
    直到带着容临进了门,江晚灵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不光是脑子有泡,嘴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才在那种情况下还敢邀请人家去家里,这不是引狼入室是什么。
    好在容临从跟着她上楼就没再出现什么出格的言行和举动,进了门换了鞋,他打量着公寓的陈设。
    装修考究低调,色调偏冷,看起来像个单身男人的家,然后被眼前的小姑娘左添一点右添一点,虽有些破坏了原本的风格,但莫名多了点家的温馨。
    经过酒柜,容临多看了几眼,大部分是珍藏级的红酒,还有很大一部分拍品,容临挑挑眉。
    对手还算有品位。
    江晚灵从厨房倒了杯水出来,看到容临已经转到卧室附近了,想到自己搞得乱糟糟的房间还没收拾,跑过去一把拽住他,往客厅沙发上拖。
    容临根本没想进他们卧室,看她这样反而勾起了逗逗她的心思,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反手扣住她的腕子。
    “早知道你这么主动,我一开始就跟你上来了。”
    江晚灵臊的满脸通红,恶狠狠瞪着他,企图让自己看起来非常有气势。
    “你别胡说!我才没有!”
    撅着小嘴,软糯糯的声音听在容临耳里,如果不是了解她,他觉得江晚灵根本就是在故意勾引他。
    容临倾身压住她,手指描摩着她的眉眼,呼吸变得粗重。
    江晚灵说不清自己对容临什么感情,两人每周有好几天都在一起聊天、游戏,几百个日夜的陪伴,要说一点感觉没有也是假的,可是心里深爱的是苏御,自己是笃定的。
    “容临,你别这样,我是有男朋友的!”
    想到苏御,江晚灵脑袋清明,慌忙出声,然后又在为脑抽把人邀请到家里来懊悔不已。
    她不提还好,一提容临更窝火,原本还可以控制的情感蓬勃而出,对着身下的小嘴用力吻上去。
    容临的吻凶猛无比,带着撕咬,一只手在她脑后牢牢的控制住她。江晚灵有些懵怕,她已经感受到男人下半身抵着自己的硬硬的棍状物是什么了。
    容临单方面碾压着她,吸着她小嘴里的津液,舌头不断在她嘴巴里打转,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摸上了她的衣领,用力一扯,扣子崩的到处都是,随即揉上她胸前的绵软。江晚灵吓的眼泪流个不停,嘴里呜咽声不断被容临吞进口中。
    看着她哭花的小脸,容临心疼不已,又有克制不住的兴奋,一把掀开她的内衣含住了上面的朱粒吸的啧啧作响。
    江晚灵这才哭出声,像个溺水的人使劲扑腾自己的四肢。
    松开被自己吸的肿胀开来的小乳头,跪直身体,膝盖跪摁住下面扑腾的两条小腿,容临双手迅速脱下自己的T恤,又伏下身体抱起她半坐起来。
    火热的胸膛烫的江晚灵瑟缩不已,嘴里哭的更大声了。
    “嘘…好了好了……乖晚灵,不怕。”
    容临赤裸着上半身,把内衣堪堪挂在身上的江晚灵抱在怀里,看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再有进一步动作,安抚的摸着她的背。
    “容临…求求你……不要……我不要跟你做。”江晚灵抽噎不已,趁着他没发疯赶紧吐出要说的话。
    “为什么,为什么不想跟我做。”容临声音沉沉的,江晚灵来不及分析里面有什么暗潮汹涌。
    “我……我不能……对不起我男朋友。”
    容临妒火狂烧,被她哭喊声拉回的理智瞬间分崩瓦解。
    一把抗起江晚灵,长腿一迈,就往卧室走,颠的她涕泗横流。
    但凡她说个别的不涉及她男朋友的理由,比如她不喜欢,她不想要,甚至今天天气不够好,自己都要放过她了。
    男人的嫉妒心就是这么莫名其妙,他现在根本不想什么先来后到。
    把肩膀上的小人儿丢到床上,容临垂手解开自己的裤子,一脚踢开内裤,身下挺立的硕大微微弹跳,龟头肿胀发紫,宣誓着主人的怒火。
    江晚灵手脚并用的往床下爬,容临伸长手扯住她的脚腕。
    “不想在床上?正好,我也不想在别人上过你的床上上你。”说着就来脱她的裤子。
    江晚灵失声尖叫,死死拽着自己裤子的边缘,没挣扎过叁秒,裤子和内裤就被无情脱下,指甲在拉扯下差点被掰断。
    “容临!别让我恨你!”
    江晚灵趴在地毯上吼出了这句话,身后的动作果然停下了。容临趴在她身上久久未动,粗大的阴茎如婴儿手臂般还压在她的臀瓣上,没有消火的趋势。
    容临粗重压抑的呼吸一直吹拂在她耳畔,屁股后面肿胀的肉棒烫的她一动都不敢动。
    静默良久,容临一手摸到了她的下身,掰开她的蚌肉,“咕叽”一下,穴口里吐出一包花蜜,她是湿的……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许是容临吻上她的时候,也可能是吮吸乳头的时候……
    江晚灵面如死灰,为自己身体的淫荡感到不齿。
    容临在她身后无声勾唇笑着。
    他就知道小东西对他是有感觉的。
    粗粝的舌舔上她的肩胛骨,江晚灵看不到他的表情,害怕的直哆嗦。
    “晚灵……我是真的喜欢你,好久好久。你不愿意我不强迫你,我们不插进去好吗?”
    江晚灵忙不迭的点头,庆幸容临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放过她,一阵感激,忘了刚刚要侵犯自己的也是身后的人。
    “但是……我真的好难受,我们不插进去,你帮帮我好不好,他涨的快爆炸了。”说着屁股往前一顶,股缝火热的肉棒往腰肢上一蹿。
    “怎么…怎么帮你?……”
    容临看她松了口,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趁人之危,胳膊圈到她身前,手指撩拨着她的小乳头,江晚灵又是一阵颤抖。
    “你别动…你下面又湿又软,我在外面蹭蹭好不好,我不进去,我保证。”
    这话听着……又渣又假……
    但是容临还真就在小蚌肉上蹭了起来,肉棒在她的下身不断摩擦抽插,磨着她的穴口,龟头蹭着她的阴蒂一下下划过。
    这种刺激又不插入的感觉,吊的江晚灵不上不下,嘴里也忍不住轻哼出声,她马上咬住自己的手指。
    容临欣喜于她的反应,轻抱住她翻身,两人相连侧躺在地毯上。
    男人圈着她的那只大手握上她的胸不断揉捏,另一手也伸到前面揉搓阴蒂,淫水越流越凶,整个阴户股沟湿哒哒的,肉棒在两腿间快速穿梭,磨着穴口,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身后的男人舔着她的耳廓淫语不断。
    “晚灵…好爽…你听你下面的声音,你的小骚穴说想让我的大肉棒狠狠的贯穿她,你听到了吗?该死,你怎么这么会流水。”
    言语刺激下淫水泛滥肆虐,肉棒摩擦的更顺畅了,恶性循环。
    江晚灵的手指快咬破皮了,也阻隔不了喉头抑制不住的呻吟声。
    “别咬自己,乖宝贝,来,咬我。”说着容临把手指塞进她的小嘴里,搅动着她的小舌头,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一下巴。
    容临越插越起劲,江晚灵觉得两腿间火辣辣的要摩擦起火。
    “容临…嗯…你还没…好吗…我腿好痛…”
    “乖晚灵,要不你亲亲我,他卡在这射不出来。”
    江晚灵羞红着脸,想了想都这样了,还怕什么亲一下,头刚回了一半容临就探过来含住了她的小嘴,撬开牙关,用力吸吮,像要把她的小舌吞咽进肚子里。
    她觉得自己简直有病,现在不光大腿疼,舌头也疼。
    感觉自己快到顶点了,容临直起上半身,将她翻过来,拉开她的双腿,手狠狠撸动,怒吼着把精液喷射到她的阴户上。
    精液喷射了有七八股,挂满了江晚灵的私处。
    她下体是脱了毛的,干净柔嫩的私处,两瓣阴唇由于过度摩擦充血肿胀,隐隐外翻,中间粉色的小缝被精水涂满。
    容临看着眼前的淫靡不由自主的又硬了,慌忙站起身往卧室里的浴室走,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江晚灵喘着气,双眼迷离脸上挂着泪痕,两腿之间还挂着容临的白浊。刚刚容临射精的冲击力,让她感觉好像在用水枪呲她的私处。
    精液的味道在空气中发酵,直往江晚灵鼻子钻,她挣扎着坐起身,容临走出来不容拒绝的一把抱起她,往浴室里去。
    ——————
    谢谢喜欢的小可爱们的支持与包容~
    比心~
    这两章一起放~
    然后……我想要……圆圆的珠珠!
    再次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