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_128
    复崎怀孕特别爱吃零食,虽然知道吃零食不好,但是单耀受不住复崎总瞅单初零食的小眼神,每天也就放宽限度让吃上一点。正经吃饭的时候,复崎也没少吃就是了。
    老爷子算是见过生生死死大世面的人了,可是照样坐不住,让警卫收拾了衣服,就要住进来。单赋丰这头早就霸占好一间客房,一看老爷子来了,就辛辛苦苦把老爷子劝走,生孩子这事老爷子能帮上什么忙,到时候大嗓门一吼,复崎再吓得生不出来怎么办?
    劝老爷子走到的理由是,单初复宸这两娃不得有人照看着。就单初这小泪孩,复崎还没叫疼呢,单初就哭上了。到那天众人都手忙脚乱的,谁来照顾这两心肝宝贝。
    老爷子一想也是,扭头就把两个孩子打包走了,连学校都不用去。复宸一听期末考之前都不用上课,立刻屁颠屁颠的跟着走了。单初觉得家里的气氛很微妙,有些犹豫,可是弟弟缠着要去“避难”,单初心软,也就答应了。
    家里从一周前就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常清河不但准备好了生孩子用的一切工具,连应付万一的抢救器材也运进了接生的房间。单耀看到这些的时候,那脸色,常清河见一次就抖着解释一次:“肯定用不上,但准备了总是好的。”
    为此,单耀终是不放心,偷偷给佟和平打电话,佟和平有过经验,能过来帮忙最好。单耀以为佟和平不会拒绝,毕竟佟和平是个医痴,这么好的机会哪里舍得放过。电话打过去,却意外地遭到拒绝。
    佟和平说他正在准备婚礼,不在国内,大概是赶不回去了。复崎生孩子跟一般女人生孩子,步骤上没什么大的区别,让常清河别紧张。不过复崎身子骨大不如几年前,可能在生的时候没那么多力气,必要的时候剖腹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剖腹产。为这三个字,单耀的黑眼圈又浓了几分。复崎知道了,不屑道:“剖腹产也算个事?你呀,别操那份闲心,该吃吃该睡睡,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不信这凭这两小家伙的闹腾劲儿,他们还能出不来。”眼角翘起来了,可眸子里都是甜蜜。
    单耀晚上睡不好,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说,有时复崎会看到大半夜单耀在小夜灯的照耀下,一脸焦急的走来走去。复崎嫌他烦,踹出去到客房睡去。单耀明着不敢违背老婆大人的意思,到了晚上,就悄悄跑过来打地铺,一晚上要醒好几次,给腰部重力压着难受的复崎揉一揉,翻个身。
    尽管大家都做好了准备,可是到了复崎生的那天,几个年纪都算不得小的人,皆是有些慌乱。常清河不必说了,头一次给男人接生,费心费力,多出些汗也是正常。单耀又没什么活,站在门口干着急居然也湿透了衣服。
    单赋丰嫌他不争气,自个故作沉稳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上午都没换过频道。林叔除了给常清河打下手外,就是抱着个手机给老爷子作现场直播。
    “我不行了。”最先哀嚎的还是单耀。他拽住林叔的胳膊,急的要哭:“复崎怎么还不生,都折腾一上午了。怎么办,为什么一直生不出来?”
    林叔瞅了眼浑身汗涔涔的自家少爷,蹙眉:“您回屋换身衣服休息会吧,您就是把这屋门外的地面走塌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复崎他羊水还没破呢,常医生说没事。”
    “不,我一定要做点什么,否则我会疯的。”
    林叔道:“那趁着复崎还能吃下去饭,您喂他吃点东西吧。”
    “哎。”单耀如蒙大赦,狂奔到厨房端了碗热腾腾的饭出来。单赋丰坐不住了,拦着儿子问:“什么情况,今天凌晨就开始痛,还没好?我记得你妈生你一会就出来了呀。”
    “爸,生孩子又不是一个标准,您早饭也没吃,赶紧去吃两口。”单耀把他爸往厨房推。他自己也心急,真的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安慰他爸了。
    复崎浑身也是水洗的模样,单耀一直不敢进去,这时候端着碗进去了,忍不住眼眶红。复崎已经被震痛折磨的筋疲力尽,半靠着单耀吃了几口粥,还没等躺下眯会,又开始痛起来。这次单耀说什么也不肯出去了,跪在床边攥着复崎的手。
    “羊水破了,要准备生了。”常清河说完话,自己先抹了一把汗。
    复崎疼的一直哀哀叫唤,单耀也想跟着叫,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林叔看他没出息的样子就愁:“给复崎找块毛巾去,让他咬着,也好使劲,不会伤了自己。”
    单耀愣愣地把自己的手往复崎的嘴里送。给他生儿子,凭什么只让复崎一个人疼。可是送进去了,又禁不住疼,复崎真不客气,简直要把他的手咬断。单耀咬着牙,陪复崎一块吃疼。
    单汐出来的快,性子急的很,刚出来就“哇哇”大哭,生怕别人不注意到她。林叔手忙脚乱的照顾单汐,常清河还在等里面那个腼腆的小家伙出来。
    “复崎,使劲啊,里面还有一个呢。”单耀比谁都着急,恨不得趴过去,直接伸手把复茗给拽出来。单汐的名字是早就想好了的,男孩的名字,单赋丰吵着要亲自给取。结果单初回来看到家里多了两个皱巴巴的小屁孩,就总一脸嫌弃的在两个小丑娃身边转悠。
    单耀解释说,刚出生都这样,过几天张开了,就会变得白白嫩嫩。结果过了几天,真变好看了,单初惊得合不拢嘴:“怎么跟茶叶一样,皱皱的,还能长开。”
    单赋丰因此得了灵感,给第四个孙子取名字叫“茗”,然后终于心满意足的走了。
    话说复茗的性子真是够害羞,足足比他姐姐晚出生半个小时。他一出来,复崎就晕过去了,单耀半晕不晕的,要去抱孩子,结果伸出手,上面都是血,林叔赶紧推着他去包扎,别在初生儿身边晃。
    虽然复茗出生时狠狠折腾了复崎一把,可出生后乖的不得了。除饿了和尿尿后会以哭声来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外,平时就把他放在小睡床里,什么都不用做,他就能自己在哪儿乐,也不知乐什么,乐够了就睡觉。
    比起复茗来,单汐就厉害多了。动不动就哭,必须有人时刻在旁边照顾着,否则就亮出大嗓门给你们看。
    因为被两个丑娃变白天鹅的过程给震住,单初对弟弟妹妹没那么大的厌恶了,反倒会趁着大人们不在,去摸摸这个,瞅瞅那个。单汐是一被单初逗弄,就张嘴嚎,单初吓得逃开,她也不愿意哥哥走开,接着哭。而复茗,无论单初怎么欺负,就知道乐。久而久之,单初就带着复宸长期蹲守在复茗的小睡床边了。
    复崎生完孩子,好久都没休养过来。他的脸色不好,单耀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愣是过了半个月,单耀才准许他下床。
    下床之后,也不许出家门。复崎就只在卧室、孩子们的两个房间,三点一线的跑。他和单耀本来打算的是,让幺儿和小女儿住到他们房间,好照顾着。结果常医生一句他不宜老累,单耀便果断给孩子们另开了一间房,每天由单耀、常医生和林叔三人,哦,还有单初和复宸两个,轮流照顾和欺负。
    “小初,不许抱弟弟。有本事,你去抱妹妹。”单耀拿着牛奶进来喂食,结果又看见单初在捣乱。
    “我在跟小茗玩,你看他多高兴,没牙还笑。”单初不甘心地把弟弟交出去,复宸凑过来,看爸爸怎么喂弟弟吃牛奶。
    “哥哥,你今天喝牛奶了么?”复宸突然记起来。
    单初吐吐舌头:“还没,嘿嘿。”
    “赶快下去喝牛奶吧,林叔在厨房呢,去了,还有好吃的可以大饱口福。”单耀赶人。一不留神,这俩小家伙就往这屋跑,真愁人。也就复茗好欺负,怎么逗都不哭。
    “我才不吃呢,林叔肯定又给妈妈熬的什么什么汤,我都跟着喝烦了。”单初赖着不肯出去。
    复宸发问道:“爸爸,我小时候也这么小么?”
    “对啊,你们俩以前也就这么点,小初更小一点,然后吃着吃着就变大了。”
    这句话让单初牢牢记在心里,为了赶紧把弟弟妹妹养大,好把妈妈的宠爱全部收回来,他一天要拿着奶瓶往婴儿房跑三四趟,吓得单耀恨不得把他拴在身上,时刻监视着。
    复崎被没收了手机和电脑,原因是不能操心劳累。可复崎是有事业有公司的人,偷偷拿孩子们的电脑跟云昊阳联系。得知《时尚D》和奶茶店都打理的不错,复崎偷偷的开心。其实身份证账号上每月按时打过来的数目,已经让复崎心里有底儿了。
    他觉得挣得钱差不多了,在某一打雷闪电的无聊下午,跟单耀商量:“我想跟公司解约。”
    单耀第一反应是:“你傻啊,你现在就是个挂号员工,又不妨碍你挣钱当老板,干嘛非得浪费钱。”
    复崎听了,心里美滋滋的。单耀的本能反应,不是作为老板考虑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他的利益声讨。
    单耀第二句是:“还有,你这个人在我们公司是非卖品,只供老板个人享用,永不过期。”
    复崎一脚就踹过去了。
    自从家里又多了两个能给复崎撑腰的小家伙,尤其是单汐,谁敢让她老爸不开心,就咧嘴哭给你开,不会说话也能依依呀呀地指责,单耀的地位就一落千丈,在复崎面前怎么也重振不起来夫纲。
    那忠心耿耿模样,用单赋丰的话来说就是“欠踹”。可怜单赋丰又是当爹又是当娘的把自己的宝贝独子拉扯大,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结果二十多年的辛苦啊,白白送给别人使唤了。
    不过好歹还赚了点“彩礼”,复崎的爸爸复温为单赋丰扫开了在欧洲开拓市场的最后阻力,解决了他奔波一年多都没解决完全的问题。
    单赋丰隔三差五的提点单耀,要“挺胸抬头”的做人,继一次次的失败以后,单赋丰就懒得理会了,注意力的重点大部分都放在了教导复宸这个小财迷赚钱和照顾他的其它宝贝孙子孙女上。
    老爷子早被孩子们那几张甜嘴哄得,坚定不移地站在了复崎这边,还豪爽的放出话来:单耀敢出去超过五个小时没有打报告,复崎你尽管揍;单耀敢不听你的话,复崎你尽管骂;单耀敢对你需求无度,唔,这个,好歹满足一下他,这孩子后半生就这么苦哈哈了,总得有点小娱乐吧。
    好在复崎还是很温和讲理的。对于单耀工作上的事,从来不指手画脚。单耀出去开会陪客户吃饭喝酒,复崎一概不管。但是吃饭喝酒的地方选错了,复崎可是会怒气冲冲杀过去的。不过单耀觉悟也高,就是到了不该到的地方,爪子永远搭在自己身上,绝不乱摸,复崎抓过两次,都抓鸡不成反蚀把米,被单耀摁着小情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