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_126
    单耀摆摆手,表示听到了。
    “复崎?”
    复崎还没来得及关上车窗,就听见有人低声叫他。往车旁看去,是一个中年女人,个子不高,留着长长的波浪卷黑发。复崎看着面生,但是这女人能喊出他名字来,应该是认识的人。就着半开的车窗,只能看到复崎的脸,复崎放心地问:“你是?”
    “真的是你,复崎?”那女人显然还不太确定。
    “是我,请问你是?”难道是多年前认识的人?
    那女人脸上神情说不出是厌恶还是惊奇:“我是邢辛的老婆,你居然把我给忘了?我可是一点都没变,不像你,没想到现在活得这么鲜亮,不但有车,还胖了不少,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以为你在邢辛手里的那几年,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噩梦。”
    复崎见过邢辛的老婆,但只匆匆看了一眼,当时只顾着逃命,哪有心情记下来他老婆的模样。“托您的福,现在过的还真是不错。”不加掩饰的厌恶:“没事的话,就请别打扰我了。”说完要关上车窗,那女人急了,拿手堵着。大番薯下车,要去赶那个女人走。下了车,却没往前走,只是站在一旁等着。
    “等等,邢辛去找过你么?”
    复崎摇头。
    那女人并不见多伤心:“他失踪了,已经有半年了。”说着话,后面有一高亮男声响起来:“干嘛还提他,他又不能在床上带给你快乐,真是的,一个做不成男人的男人,值得你念叨这么久。”
    “你嘴里干净点。”口气很软,没有多少恼色。
    复崎顺着望过去,是个年轻白净的小伙子,满脸的不耐烦。“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邢辛他?”
    “你还跟我装不知道,他要是能行,你早就被他干死了。”那女人以为复崎装傻呢,恼怒的很。
    “走了走了,咱们回去过咱们的小日子去,理这些大老板做什么?”年轻的男人哄着邢辛的老婆离开。
    两人走后,一直在他们背后听着的单耀便显现出来。
    “你听见了?”复崎问。
    单耀点头。
    复崎又问:“你怎么不高兴?”
    单耀为难道:“我怕我要是高兴了,你会以为我之前一直在偷偷嫌弃你,再跟我生气了怎么办?”
    复崎哼哼:“可是看你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倒是觉得你一点都不在乎我呢。”
    单耀苦了脸,马上往学校里面逃:“我去看看那两只熊孩子。”
    100
    复崎懒懒的倚在后座上打盹,手机聒噪起来,不耐烦的接起来,就听见臧羽焦急的声音说道:“复先生,您能过来一趟么?”
    “怎,咳,怎么了?”复崎醒过来,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
    “单总为了您儿子的事,在学校发脾气呢,要开除两个批评小宸的老师,您看,我们批评学生,也是为了学生什么,单总就恼了。”
    “我知道了。”复崎挂掉电话,先给复宸打电话问了问情况。那两个老师是批评了复宸,但是一来复宸确实有错在先,二来单初和复宸又岂是好惹的主儿,两个老师也讨不得什么好。
    复崎给单耀打了电话,要他收敛着点。老师们也不容易,先把孩子带出来,咱自己带回家教育。
    两个孩子焉焉地出来,单初一见复崎,大眼睛眨巴眨巴,泪珠就往下滚,复崎这边刚酝酿起情绪,还没板好脸,一股防备不及的心疼占领心脏。
    把单初抱到左边,让复宸坐到他的右边。单耀去前面坐,复崎就坐在两个孩子中间,给单初擦干眼泪。“好了,哭什么,小初最好了,不哭。”
    “妈妈别批评我们了。”单初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好不可怜。
    复崎哪里还舍得,忙道:“不批评你们,没事的,在学校,吓坏了?”
    单初的小脸还挂着泪珠,小嘴就咧开了,赖着复崎甜甜说道:“就知道妈妈最好了,才不会骂我们呢。”
    “哎哟,这收放自如的演技,遗传的真好。”由于复宸犯的错都被派在是遗传了单耀的臭毛病的原因上,单耀逮着机会赶紧报仇,没惹得复崎侧目,反收到单初一个大白眼。
    复崎努力压住自己的心疼,板起脸问复宸为什么在学校拉帮结派。
    “我没有,是他们自愿跟着我的?”复宸委屈道。
    “人家为什么要跟着你?”复崎问。“总有理由吧。”
    复宸答道:“因为他们怕被高年级的学生欺负。”他和单初两个人在学校的名头可不小,高年级的学生都不会主动惹他们。可是其他的学生,不少都被堵在学校某处要过钱。
    “你能保护他们?”复崎对复宸说话,却那眼瞟单耀。后者无奈,他的身份能让两个孩子在学校不受欺负罢了,他又没主动建议两个孩子这么做,干嘛什么事都要先瞪瞪他。
    “能啊。”复宸乐道。见复崎脸沉下来,小脸赶紧垂下去。
    复崎点点他眉心:“你呀,才多长时间就把你给宠坏了。”
    “我弟弟嘛。”单初大概觉得“宠坏了”是好词,特别骄傲地抢着答话。
    复崎忍俊不禁,单初这孩子总让人生不起气来。“行了行了,不骂你了。听说挨训的时间不短,饿不饿,渴不渴啊?”复崎揉揉复宸的小脑袋,要他骂自己的小儿子,他才舍不得,说不了两句就心疼。但是为了孩子们以后的成长,单耀是有子万事足,什么都不介意,他必须拉下脸来,把孩子们多往正路上拽一拽。
    “有点渴。”复宸依偎在复崎身上,软软地撒娇:“老爸,我是为了保护同学,高年级的人特别可恶,总抢我们一二年级的钱花。告诉老师说也不管用,所以我才出手的。”
    单耀觉得没那么简单,复宸那聪明的脑袋瓜里不可能做赔本买卖,就连刚开始对单初好,也是为了在家里立足呢。
    “这么乖。”复崎毕竟不是做生意的头脑,听了就很开心。喊着单耀开车去水果店,多买点西瓜和菠萝给复宸吃。
    单初为了给弟弟加大光辉,拽着复崎的胳膊急急地说:“弟弟不但保护了他们,还给咱们奶茶店卖出好多……”
    “哥哥,别说。”复宸赶紧去捂单初的嘴巴。要让老爸知道,他保护那些学生的前提,是那些人都必须每天在他的店里买东西吃,老爸一定会罚他背两个小时的课文。
    单耀没开车,自由的很,探过身,伸手扣住复宸,笑着对复崎说:“赶快问问小初是怎么回事,我就知道,我儿子聪明的很,肯定得有赚头。”
    复崎蹙眉:“你下手看着点轻重,孩子的身体,稍稍使劲就青了。”交代完,就扭头问单初是怎么回事。
    单初却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任大人说什么也不肯再说话。复宸得意地冲爸爸笑笑,坐好,指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水果店大喊:“爸爸快去给我买水果,我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