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_10
    “四点多了,在夏季天都要亮了,算什么半夜。”单赋丰喝着管家送来的咖啡,斜眼瞟自己没个正行的儿子。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儿子都是被自己给惯坏的。想他父亲也是国家一代功勋,他自己叱诧商海,怎么好的遗传分子就断了呢?
    单耀坐下,盘起腿,懒懒说道:“在冬天就是大半夜了。您是不是刚回国下飞机?”
    “嗯,刚去了趟法国。有半个月没见着老爷子了,想来带小初一块去。”
    单耀嘿嘿笑:“爸,你回房睡会,等小初醒了,咱祖孙仨一块去。我也好久没给老爷子请安问好了。”
    “哼。”单赋丰鼻子里发出不屑。“得,你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老爷子可没心情见你。”
    “为什么不见我,小初那么调皮,有什么好见的,吵得老爷子耳根不清净。”
    单赋丰冷笑道:“小初怎么调皮了,五岁的小孩张口就能背古诗,一长串一字不差,比咱俩都强,老爷子一听就乐。再说,咱家还指望着小初传宗接代呢。老爷子见了,身子就轻上一大半。”
    单耀苦了脸:“我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您二位了,我还不到三十岁,哦,您就指着您孙子传递香火。我可绝对不是不能生,咱不得支持国家政策么。有小初就够了。”
    天,他又因为这个被瞧不起了。他也为此奋斗过啊,满意的两个未婚妻,做的时候都没带套,晚上都是两次以上,却不知为何,就是没好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前两天发文匆匆,一直忘了郑重地说句:谢谢新新腐女爱好者妹纸的地雷!
    第九章
    头好痛,好沉。他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太过沉重。这次还是没死成吧,要是死了就不会有疼痛的感觉了。呵,他还真是命大。
    “单叔叔走了?”是谁的声音?
    “怎么可能,数落我一阵就去抱着人家宝贝孙子睡了呗。靠,我又被质疑了。”是那个混蛋的声音,他被踢出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还在单耀的身边。是单耀把他送医院么,还不算太没良心,至少没要他的小命,他还有儿子要养。
    儿子?不要现在在哪?是不是仍蹲在那石墩上。不要,别乱走啊。爸爸醒了就去找你。
    复崎拼命的想要挣开眼睛。
    “咦,他眼皮有在动。”陌生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惊喜。
    然后是鄙夷却带着探疑的声音:“切,醒了就醒了,装死做什么,我既然肯救你,自然不会再捅你一刀了。”
    复崎拼命的想睁开眼睛,和单耀对骂。
    陌生的声音责怪地说:“他还没醒呢,只是恢复了意识。你不困啊,睡觉去。”
    又听单耀说道:“不困,想到这家伙躺在我家,就浑身难受的睡不着。”
    王八蛋,老子给你睡了一年,那一年时间也没见你失过眠。
    仍是那个陌生的声音:“算了吧。你就是怕你爸杀过来,逮住你的罪证,打断你的狗腿。”
    “滚,我打小就没挨过打。我也没打过小初,咱信奉的就是慈爱出人才理论。”单耀语调得意。“喂,他应该不会死了吧。没事的话,你就去睡会,估计也就两小时你就该上班了。”
    “没有生命危险了,但你要时刻注意着,这机器显示有什么异常你马上叫醒我啊。还有,说实话,你最好能带他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确保没后遗症。”然后是哒哒走出去的响声。
    有人在靠近他,床板颤了一颤,屋里应该只有单耀了,那家伙想做什么,复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耳朵却又听到了远离的脚步声,而后是带着轻微不满的呢喃,是不要的声音。复崎如果能控制自己的身子,这时候早握拳坐起来了。
    他要对不要做什么?不要只是个小孩子,而且还是他的儿子呀,应该不会有事的吧?复崎的心完全提到了嗓子眼。
    又坐回来了。复崎使劲睁开。
    “是醒了吧。哼,装什么?”这么欠扁的语调,自己当初怎么会喜欢上。
    “还装,信不信我抽你耳光?”单耀威胁试探,发现复崎只有眼皮和手在动,怎么骂和威胁都醒不来。他无聊地叹口气,眼角扫过复崎露在被子外的手上满是血污。便觉看不过去,抽了条纸巾垫着往被子里塞。不料,那手突然反抓住他。触感冰冷,无活人的温热,单耀先是一惊,然后还来不及恶心,便被心头莫明的酸疼震住。
    复崎缓缓睁开眼,木然地盯着房顶看了会,才僵硬地转动眼球看向单耀:“我,儿子,不,要。”
    单耀耸耸肩,侧身避让。复崎的视线扫到在贵妃榻上睡得正香的小孩,心中一松,全身的力气倏地又抽没了,合上眼晕死过去。
    “诶,喂,你这家伙?”单耀抬手要甩巴掌,落下的时候却改为轻轻拍了拍复崎的肩。“死了?”单耀挑眉按通讯仪叫林叔过来。
    “没事,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少爷您难道还想他陪着您整夜不睡么?”林叔调了调输液的速度,坐在白色欧式圆椅上:“少爷,您回房睡会吧,我替您守着。”
    “谁守着他了,我怕我爸杀过来而已。”说着单耀也有些困了,张嘴打呵欠:“那行,我睡会去。你看着他,死不了就行。”
    “明白的。”林叔叫住开门出去的人:“少爷,那小孩就放在榻上睡么?”
    单耀眨了眨眼,问:“前天小初是不是又赶走一个佣人?”
    “是,负责家里打扫的那个女孩子不干了。”
    单耀走过去将小孩抱起:“住哪间?”
    “地下一层左手走廊第三间。”林叔额头上的皱纹都挤到一块去了:“少爷,这孩子看起来才三四岁吧,把他一个人丢在地下室好么?”
    “有什么不好的,两边又不是没住人。哦,难道要他给我挤一屋还是要他跟小初挤一个屋子啊?脏死了,也不知会有多少细菌,明儿小初出门前,一定注意不让他接近这小孩。”单耀嘱咐道。小初的身子这两年才初见好,可千万别再染病了。
    林叔眯眼,收回目光。他家少爷从小就洁癖的厉害,昨晚(已凌晨)亲自抱着一个满身血污的人回来,他还可以理解为少爷不想死了人给老爷子和老爷添麻烦,可是刚才为何不让他抱孩子,提都不提,直接上手自己抱了。明明嘴里还嚷着脏的,下手却如此自然。
    床上躺着的这位少爷的旧情人,看来也不简单,还从未有一个被抛弃过的人能时隔多年再次出现在少爷面前呢。况且,复崎如今早已失了往年的风采,如今又老又丑,倒像是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
    墙上巨大的照片上,单耀笑的邪恶风流,大开领的V型t恤,又添一份性感。单耀从床上坐起,揉着眼睛,另一只手往后面的墙上摸索按钮。
    等他醒的差不多,一杯竹盐水从墙壁自动打开的矩形窗口送出。拿起来,咕咚咕咚喝完。这才有了精神,伸个懒腰,开始洗漱换衣服。等一切收拾打扮好,才走出自己的房间,站在二楼,对着正在摆弄午饭餐具的林叔打招呼:“早,我真是越来越准时了。和平走了么?”
    “佟少爷八点就去上班了,走之前交代我务必转告您,请好好对待复崎先生和不要,等他回来,有事讲给您听,务必他们两个和小初都在场。”
    不等单耀蹙眉发上两句疑惑,林叔又说:“复崎先生醒了,刚用了些白粥。”
    “会会他去。”单耀快速下楼,进了一楼的客房。林叔和端汤过来的雪姨都讶异怔住,少爷每次不都要在这个点急匆匆抓住早餐的尾巴保养身体的么,怎么这次连看都没看餐桌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很少,某错了,跪墙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