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_9
    作者有话要说:马上去更《王府》,大大看文愉快!文中顿号啥的,大大们不要介意。
    第八章
    复崎因着害怕,手不禁握紧了些,疼的单耀低声□。复崎好几个深呼吸才平稳下情绪,说道:“我就是放手了,恐怕也没个好下场。”
    单耀哼了声,默声。确实,敢在老虎屁股上拔毛,就应该做好被老虎一口吞掉的准备。□小了许多,单耀不再那么难受,力气渐渐恢复。
    “让我把话说完吧。”复崎回头想看清那些人有没有进来,门是否关好。谁料他一分神,单耀便抓住机会翻身而起,一脚将复崎踹出老远,撞到墙上悬挂的电视又摔下来,声音巨大,惹得门外的人纷纷跑着推门进来。复崎连叫都来不及,头一痛,便陷入昏迷。
    “啊——”方方尖叫。
    单耀拉过被子掩盖住自己的身子,抬眼望去,只见墙上的壁挂电视屏幕开了朵花,复崎躺在地上,闭着眼脸色灰白,头部流出许多血来,小蛇似的蔓延拉长。
    “别叫,两个人把他抬起来,送去医院。”离这里不远就有家医院,自己开车送过去只要五分钟,比叫救护车快许多。复崎不能耽搁,失血过多,绝对能要了他的小命。
    保安犹豫着要不要抬人,互相看看,皆是不敢出头。
    该死。他嫌保镖累赘,不愿意带。今天要是带了自己的保镖来,还能使唤不动人么,不,复崎这王八羔子肯定就进不来了。“非夜”的保安都是饭桶,无能,居然能让人闯进钻石VIP的房间,六年前是,六年后还是。
    “还不快抬出去,扔我车上。”新买的车着了血气,真是不吉利。
    大半夜,做了专用电梯下去,大门口也不会有什么人。屋里的保安,给“非夜”的老板说一声,应该不会多嘴。马上去医院,把这个人救活,只要死不了,他身上就不会牵扯到命案。至于之后该怎么解决,那就是钱的问题了。
    单耀迅速起身穿上衣服,出了“非夜”的大门,看见保安抬着人刚走到他车子旁。“没锁,动作快点。”他大步上前,打开前车门。人被往后面一扔,车门关好,他便发动车子,驶上大路。
    后座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单耀以为是复崎醒了,从后视镜中看,刚要说话,却发现后面多了一个小家伙,同时稚嫩的声音传来:“爸爸,你怎么了,爸爸,呜呜,怎么都是血?”
    他不记得有让人把这个家伙送进来吧。“喂,你怎么在我车上?”
    “坏人,我爸爸去找你讲道理,你怎么能把我爸爸打成这个样子?”不要使劲地摇晃复崎,叫着:“爸爸,你醒醒。”
    “别摇他,再摇死的更快。”讲道理能讲到床上去?
    手机震动,单耀接起电话:“谁,废话少说,开车呢。”
    “我,被扫地出门,今晚在你家过夜。”
    单耀突然变了主意,回头冷冷扫了那两人一眼。好,跟我玩是吧。老子就跟你玩到底,整你个生不如死。
    车头调转方向,街上冷冷清清,将车开到允许的最大时速,十五分钟后赶回了家。打开后车门,冷声对小孩说:“你赶紧给我下来,进屋了去。”
    不要打开另一侧车门跳下去,因为慌张,还摔了一跤。单耀一把抄起复崎,入手却是一怔,一个男人怎么会这么轻?复崎衣服宽松,能看出他脸颊瘦了不少,但没想到会如此轻。
    一进门便高声喊:“佟和平,快准备救人。”
    坐在沙发上的佟和平看见单耀抱着一个头部流血的人,身上还有个哭的抽噎的小孩。他一惊,忙指着一楼的客房:“快送到床上去。林叔,您给我打下手。”
    单初小时候特别爱生病,家里便请了位家庭医生,时时守着单初。单耀的爷爷也时常过来小住两日。家里医用的大小设备还准备的挺充分。那间客房便是单耀的爷爷来时住的地方。两个月前医生辞职,设备用具倒是全部没撤走呢。
    佟和平先给复崎做初步检查,擦干净他头后血污,找出伤口。“你疯了,这么重的伤不往医院送。他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家里只有小初的血型袋,你说怎么办?”一边骂,一边快速地帮复崎止血。
    “他哪个血型的,家里总有跟他一样的吧。”现在送医院哪里还来得及。单耀摁下房间的通话仪:“所有人马上过来。”
    先验了几个佣人的,都不是0型血。一直守着床抽噎的不要挽起袖子,把小胳膊递过去:“我应该跟爸爸是同一个血型吧。抽我的。”
    佟和平柔声道:“你太小了。”然后转头对翘着二郎腿坐着的单耀低吼:“我记得你是0型血。不要妄想逃避责任,这人一看就是你打的。”
    “不是吧。”单耀有搬石头砸自己脚的后悔,他分明是要折磨那家伙的呀。“我叫外面的保镖进来吧。他们说一定……”
    “你他妈别废话,快点,人要是死你家,老爷子明儿就得把你送出国苦修去。”
    单耀躺在床上,连连叹气。直叹的佟和平都不好意思讥讽他了。看着红色通过半透明的管子平缓地进入伤者的身体,佟和平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他恐怕要在这里守很长时间,便扭头跟眼眨也不眨盯着伤者的小孩说话:“你叫什么名字,这是你爸爸么?”
    叔叔救了爸爸,是好人。不要克制住泣意,抽抽鼻子:“叔叔好,我叫不要。嗯,他是我爸爸。”
    “你叫什么?”能给孩子取这么个怪名字的人不多,佟和平的心再一次提到嗓子眼。
    不要以为自己鼻音太重,便清清楚楚地重复一遍:“叔叔,我叫复不要。”
    佟和平的心脏差点从嘴里蹦出来。他急急沾湿医用毛巾,擦干净伤者的脸。虽然消瘦许多,也多了不少岁月的雕刻,但佟和平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因为复崎是他接触过的最奇特的病人。
    “单耀。”他瘫坐在椅子上。“是你打的复崎?”
    单耀没想到佟和平还会记得他几年前的一个情人,回想,似乎这二人并无过多的交集啊。佟和平读完医学博士回国的那个月,差不多复崎已经被他甩了吧。
    “是又怎样?”怎么把话说的好像他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了一样。
    佟和平又问:“你动这孩子了没?”孩子的脸上也乌青了好大一块。若真是单耀打的,那他非得后悔死不可。
    “你到底想说什么,磨磨唧唧的,是个男人么你?”单耀不耐烦的闭上眼,心想怎么还没输完,他的血呦,便宜这家伙了。
    佟和平几次深呼吸才克制住声音上的颤抖:“小初是复……”
    “少爷,老爷过来了,在客厅等您。”林叔刚出去洗手,便带来这么一个消息。
    单耀蹙起好看的眉:“怎么大半夜过来,莫非公司倒了,要跑路?诶,够了吧,再输下去,我的血就要干了,快点拔了,我老爸要是冲进来,我就没活路了。”
    年轻人能接受的事,岁数大了的人思想守旧,不一定能接受。单耀的父亲单赋丰还有心脏病,这事还是压后再提吧。反正两个当事人和两个小家伙都在家里。
    佟和平仔细地检查复崎的身体状况,身上有不少伤,但都属于外伤,不打紧,只有脑后的伤口因为耽搁送医,大量失血。现在血液勉强够了,只是情况还有待观察。
    “好了,摁上一会。换件衣服再去,你身上都是血。”
    单耀看看自己满身污渍,恨恨地瞪了复崎一眼。等你醒了,咱们再算账。
    悄悄出了房间,上二楼套了件毛衣衫,才装作睡眼惺忪地从大楼梯走下,打个哈欠:“爸,大半夜过来,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