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_6
    第五章(小修)
    “你不要抢我的鸽子。”稚嫩的声音冲淡了怒气。
    不要蛮横道:“我只是摸摸看,又不会怎样,你怎么那么小气?”
    复崎闻声找过来,就见不要双手在怀里藏了什么,弓着身子不许一个穿黑色羽绒服的小男孩抢。那个小男孩虽然比不要高,但气质柔弱,抢不过从小干活的不要。
    他刚要开口叫不要把鸽子还给人家,就听见有人快步走过来,声音清朗:“单初,你又不跟同学们一起玩,这样不好哦。”
    被叫做单初的小孩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认真地说:“臧老师,我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酒逢知己千杯少……”
    “好了好了,我们的小单初懂的好多哦。”臧羽一个头两个大,蹲□子,要去牵单初的小手,被单初后退一步躲过,尴尬不已,却也不能和一个小屁孩置气。转而跟不要打招呼:“小朋友,你好啊。去年过来放生是不是就见过你,你是单初的好朋友?”
    单初要开口,不要赶紧把鸽子往老师面前一送,憨憨的笑:“嗯,我是小初的好朋友。班里的同学没人喜欢跟他玩,所以我过来陪他玩。”
    “真是个好孩子。”臧辛接过鸽子,夸赞道。
    “老师,我没有叫他来。”单初解释说。
    臧羽揉揉单初的脑袋:“所以这才是朋友啊,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不用你开口就主动过来陪你。 单初啊,你也要这么对待你的好朋友哦。”要抓紧给这孩子灌输交际方面的知识,要不然孩子总是一个人,性格方面容易出现缺失。
    “不要。”复崎不敢过多耽搁,走过去给不要套上外衣。“我们走吧。打扰您了,老师。”复崎向那位搞不清楚事实的老师点头致意,然后要带着不要离开,却被无意间扫到的那个叫做“单初”的小孩吓了一跳,除了眼睛是细长的丹凤眼,活脱脱就是他小时候的模样。
    那小孩也在盯着他瞧,两目对视,复崎的心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他迅速垂眸,将不要往自己这边拉近,朝着与小饭店相反的方向离开。
    听见后面那位老师惊呼:“诶?你是不是,那个,唱歌的复崎?”复崎没想到还有人能从他如今的邋遢模样认出他来,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不敢乱答话,脚步匆匆。
    单初跺脚,那个坏家伙,去年就来跟他抢鸽子,今年还来抢,明年再来一定要把保镖带过来骂他,哼。
    “爸爸,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看着周围的风景越来越陌生,不要趴在复崎的怀里问道。“爸爸,放我下来自己走吧,你出了好多汗。”
    “好,我牵着你走一会。”复崎放下不要,酸痛的胳膊就再也抬不起来。他本来不想让不要下地走路的,不知还要走到什么时候去,无奈身子骨经过六年的时间 废了不少,抱个孩子一个多小时就累的不行。
    他心里对不要有愧。他不愿再受控于人,可要逃亡必会连累不要,此次一走,就兜里揣着的一百出头的零钱,想不过以天为床以地为被的日子都难。不要还小,这样的生活会他该是多大的折磨。
    垂下头,复崎给不要将滑下去的衣领往上拽拽,温声问道:“不要,你跟那个叫单初的小朋友是怎么认识的?”
    “他们学校每年都要到咱们那的广场上放飞鸽子,好多好多的鸽子。他们老师还会在那里讲课哦,好像是叫自然课还是社会课来着,嘿嘿,我去偷听,就认识了站在最后面的单初。他好笨的,老师一直在强调不要解开鸽子腿上的小红绳,他每次都非要解开。”不要一脸兴奋地说道。
    那些鸽子本就是租来的,放飞后还会分回去饲主家,腿上的红绳是用来辨认的,也不知单初那小孩是不是故意要解开的。
    复崎问不要:“你是不是想上学?”这孩子估计是没上过幼儿园了。
    不要睁大眼,讶异道:“爸爸,你不是说你教我也可以不用去上学的么?是不是要送我去上学了?”不要先是很开心地猜测,可又马上苦了小脸:“算了,我跟爸爸学,也能学到好多东西呢,上不上学,无所谓啦。”
    “可是,上了学就会有好多小朋友陪你玩呢。”五六岁的小孩子,没有玩伴该多难过。这六年里,那个自己如何舍得让自己的儿子去端盘子洗碗。
    “爸爸。”不要跺脚,很严肃的批评说道:“你不要说这个了好不好?你要是肯陪我去捡垃圾卖钱,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攒够第一年的学费了。”
    复崎呼吸一窒,果然还是他没本事,不要是想去上学的,不然也不会去偷听人家上课。“不要,咱们家里总共有多少钱?”看情况来说,家里的财政大权是掌握在小孩手里的。那个他应该是心灰意冷地乖乖给人打白工,不要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出去捡垃圾挣钱养家。
    不要掰掰手指算到:“家里头藏了一百二十三块四角,我身子贴身带着六十五块钱,哦,不是,是六十三了,坐车花了两元。咱们捡的垃圾也没带出来,要不然还能挣十块钱呢。”
    忽然感觉到了幸福。上天还是待他不薄的。让他以男子之身生子,却赐给一个如此懂事的好孩子。就算被单耀抛弃,他至少还赚到了个儿子不是?
    “爸爸以后不会再颓废了,爸爸会赚钱供你上学的。你今年五岁,等明年秋天开学,爸爸就送你去上学好不好?”
    “好。”不要挠挠头,不明白“颓废”是什么意思。
    还是早上吃的饭,等到黄昏慢慢降下来,两人的肚子都开始打鼓。复崎让不要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自己跑出去买了两个煎饼果子。结果不要一边吃,一边数落他乱花钱。
    “爸爸,我们是不是又要好几天不回家了?”
    复崎一顿,难道那个自己也曾逃出来过,看来也没那么怂嘛。“我们不回那个家了,爸爸带你换个地方重新开始过新的生活好不好?
    “爸爸。”不要叹口气,严肃道:“希望你这次说到做到哦,可别过几天又要回去,到时候邢叔叔一定会揍人的。其实我们就算没有地方住,住在公园也不错呀,我可以每天只吃一个馒头的,还能捡垃圾挣很多很多的钱。爸爸,你一定不要再带着我回去了,我不怕吃苦的,真的。”不要一再强调。
    复崎拍拍胸脯保证,就算吃尽苦头,也不会再带着他回那个家了。
    可是到了晚上,两人都冻得瑟瑟发抖的时候,复崎才真正明白过来这种苦头到底有多苦。六年前,他被单耀抛弃,公司配给的房车都强制收回,可好歹还能租个房子遮风避雨,吃的不好也能吃饱。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够苦了,可是穿到六年后,他才知道如果你放弃奋斗,日子没有最苦,只有更苦。
    现在住旅馆都要刷身份证,防止混入坏人,以保证其他旅客的安全。身份证,身份证,什么地方都需要刷身份证。他有心重新办理一张,可听不要的讲述,好像现在的身份证已经是一个作用全面的工具,上面有个人的一切信息。不知道重新办理的时候,警察会不会通知跟他有合约关系的LK公司。
    到时候,若LK插手进来,说不定会更麻烦。最麻烦的是,公安局的局长还是单耀那混蛋的表哥。
    他还担心会连累不要。他没有钱打点,万一人家不讲情面,将不要送出国,那他可就连儿子都失去了。
    不要缩成一个团,在长椅上睡着,小嘴已经冻得发紫。复崎将他抱过来,他走的时候特意挑了一件大外套,将不要抱在怀里,大衣一裹,总算还能给不要些温暖。
    可是,就当复崎想着就这样熬上一晚的时候,公园管理员发现了他们,批评一顿给轰了出来。
    两人流落街头,不知该去哪里。复崎情绪很是低落,不停地走着希望能暖和些,好久都不曾开口讲话。不要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爸爸,你别不开心,我一点都不冷,也不困,你是不是也不冷啊?”
    “我冷,我好冷。”复崎咬牙道。
    “我们不要回去好不好?”不要声音小的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复崎握紧拳头,下定决心说道:“儿子,咱们去要身份证,要求解约。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新的工作,才能挣大钱给你买房子买吃的。”
    捡垃圾能挣多少钱?就算他可以去捡,他儿子也不能去。
    “去找那个混蛋,是在‘非夜’么。咱们吃这么多的苦,凭什么他就在逍遥快活。儿子,咱俩一起去把那个混蛋揪出来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唉,对不住大家,小攻木有出场!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