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_5
    单耀耸肩:“我从不对老人孩子下手,但是我不介意收拾你。一旦你倒下了,你儿子恐怕会过的更苦吧。”
    “用不着你亲自动手收拾我,我现在已经倒下了。”复崎嘲讽道。
    单耀点头附和:“看出来了,确实有够惨了。不过你信不信,我能让你更惨?”
    复崎气的胸膛剧烈起伏,不要不安的往上爬,搂紧爸爸的脖子。不能跟单耀硬碰硬,他绝对不是吃硬的人。复崎垂眸,说道:“单先生,我为我刚才失礼的动作郑重向您道歉,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
    轻而易举地听到想听的话,不但没有预料中的开心,反而更多的是错愕。记忆中复崎是跟他最久的床伴,他之所以喜欢复崎,并不只因为复崎长相甜美漂亮,他玩过的美人有一半以上都要比复崎好看。他喜欢复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横劲儿,喜欢他眼中只有自己,瞧不上所有人的傲气,喜欢他可以为一首歌唱到嗓子哑掉的耐性。
    “你,变了好多。”单耀半响才吐出一句。
    复崎道:“因为我已经是个父亲了,必须为我的孩子考虑。说起来,还要感谢单先生,是你让我感受到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到任何人的欺侮。”就算是孩子的另一个父亲也不可以。
    “其实,你混的还行,至少还有女人愿意为你生孩子。你儿子看起来有三四岁了吧。”单耀觉得无趣,准备离开。他一向最讨厌看到曾经的床伴,今天追过来是因为竟被一个卖肉的拿钱砸,而咽不下这口气,准备好好整治不要命的家伙一番。却不想,六年时间,曾经的小孔雀如今已是可以随随便便低头的落水鸡了。无趣,当真无趣,他曾经欣赏的优点全部不见了,包括复崎的美貌,如今倒像个落魄的大叔。
    复崎摁下不要的小脑袋,不许他一直盯着单耀瞧:“多谢单先生原谅。”末了,他又忍不住加上一句:“我儿子已经五岁了。”
    说这话时正好单耀电话响了,他戴上耳机,听了几秒,说道:“晚上就去非夜吧,听说换了一批人,我想去看看有没有好看的。……去你的美人控。挂了。”拿掉耳机,单耀对着窗外还木着不动的复崎斜勾起唇,升上车窗,开车走人。
    “爸爸,那个叔叔是谁啊,和我平常见到的人都不一样,感觉好高好高啊。”不要伸长手向上比划。
    “是坏蛋,不要是好孩子,可千万不要跟他学哦。”复崎叮嘱道。
    不要乖乖应好。可是在若干年后,复崎发现,单耀有多少臭毛病,不要照单全收,还进行发展。让复崎一提他起来,就恨不得撞墙重生到过去再好好把孩子教育一番,关键是再不能让单耀带孩子。
    两人回到家。刚上楼,就见楼梯口堵着一个三十多岁剑眉星目的男子。不要哀哀叫道:“邢叔叔,对不起。”
    原来不要口中十恶不赦的邢叔叔就是这家伙。复崎顿时脸黑下来,惹不起单耀,还惹不起一个小饭店老板?哼,他要把六年做白工的债全讨回来。
    “去哪里了?”邢辛依着手扶栏杆问。
    复崎道:“出门溜达一圈。”然后不带斜眼的从邢辛身旁走过,径自进了屋,将门重重关上。
    邢辛半日都反应不过来,这是胆小怕事任他欺负的复崎?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不,不是变了个人,是回到刚认识的状态了。那时候,复崎总是连正眼都不肯瞧他。他花了六年,才把复崎改造成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
    “开门,谁允许你锁门了?”居然敢把他关在门外。
    不要忐忑地看着门外,复崎把他身子掰正,给他脱掉外衣,里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袖T恤,已经脏的从灰色变成黑色了,顺着看,脖子上也尽是污垢。
    “你平常不洗澡么,脸是不是也不洗?”复崎皱眉问。
    “脸会洗的,邢叔叔说不洗脸会影响客人的食欲。洗澡还需要烧好多好多的热水,可是邢叔叔不许咱们碰厨房,淋浴头也只有邢叔叔的房间才有哦。”不要扭捏的回答,爸爸是在嫌他脏么?
    复崎刚要说什么,突然听到有钥匙扭过锁的声音,看向不要,小孩挺聪明,居然能领会他的意思,小声说道:“他有钥匙。”
    门推开,邢辛黑着脸进来。“好啊,胆子变大了,居然敢上锁。一天不吃我的拳头,你是不是皮痒啊?”
    复崎站起来,他比邢辛要高出半个头,可身子板太瘦,气势一下子减去不少。“邢先生,请你为你说过的话负责任。你要是再这么不客气,我立马打电话给公安局。”
    果然是不一样了,脾气都回来了。邢辛怪腔怪调地说:“好啊,警察来了,我正好同他们仔细汇报一下,一个男人是怎么生孩子的?我倒要看看,他们是抓我,还是抓你这个怪物。”
    复崎腿一软,瘫坐在地上。他知道,这个人居然知道他能生孩子。这样的事若泄露出去,他和不要一定会被抓去做研究,过上试验品的生活。
    怪不得,他会在这里打六年白工并且忍受打骂。
    不要看自己爸爸向往常一样被欺负的傻住,马上哭道:“邢叔叔,我爸爸知道错了,你放过他好不好,呜呜,我也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
    “不要你去下面帮忙,我要和你爸爸说会话。”
    不要死命地摇头,每次邢叔叔要跟爸爸说话,爸爸就会被打的到处都是伤,好几日都下不了床。
    “快点,你也想死啊。”邢辛吼不要。
    不要吓得小脸一白,哭声噎住,小身板簌簌发抖,但仍倔强着不走。除非被拎出去,否则他不会丢下爸爸不管的。
    复崎却平静下来,说道:“不要,乖,去后面的广场玩吧,过一会爸爸去找你。”
    “爸爸。”不要不放心。
    “乖,去吧,饿了的话先买些吃的垫垫。”
    不要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我们谈谈吧,邢先生。”复崎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往床上一坐,指指凳子,让邢辛也坐。
    邢辛坐下,语气讥讽:“你有生命好和我谈的,怎么,莫非你想和我谈谈是往公安局报案好啊,还是直接打给研究院?”
    “你别报案,是我错了。”复崎低声下气地说道。
    邢辛道:“你就要跟我谈这个?”
    “不,我想问问,这事除了你知道,还有谁知道?”他能在这里安稳生活六年,应该知道的人不多吧。
    “你还要问多少遍才放心,我一个人都没有告诉。但,哼,你要不老实的话,我就给电视台打电话,让全天下都知道你这个怪物。”
    复崎悬着的心落下,强自摆出一个笑容来:“好,我信你。不是说下面忙么,我换身衣服就下去帮忙。”
    这家伙今日反常的很。竟然没有一直问个不停,要他用拳头来解决噪音。邢辛带着疑惑走出去,昨天他老婆来探亲,复崎不找事,他也不愿意弄出动静来,教他老婆起疑。
    待邢辛一走,复崎马上翻箱倒柜。什么都可以不带走,至少要把钱拿走,否则出门还是无路。
    折腾了十分钟,几乎快将小屋翻个遍,终于在柜底左角的一只破袜子里发现了几十张一块,五角的纸币,和许多硬币,最大的纸币面额只有十元,有两张。
    根据这一丁点钱藏的严密程度来看,复崎可以肯定屋里再没有多余的钱了。将钱揣在里衣口袋,复崎深呼吸,平静面容。匆匆走下楼,拿着不要的外套,对邢辛喊道:“我去给不要送件衣服,他出去也没穿个外套。”
    “你叫他回来帮忙,店里快忙死了。”老板娘抢在邢辛前说道。她十分厌恶这一大一小,邢辛的眼神总栓在复崎身上,她想看不懂都难。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小受就要开始和小攻战斗了,文文走的是轻松路线,不会沉重下去的,马上就开始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