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_4
    单耀的眉峰仍不展,掏出钱夹子,拿了几张红票,往小孩的方向一扔,便拉着女人要走:“让他自己买吧。多大点事,你至于一直记得么。”那女人犹犹豫豫地说:“不好吧,你不愿意就算了。”
    小孩还是第一次遇到被人撒钱的情况,当下有点不知所措,反应过来要弯腰去捡的时候,复崎忍不住冲出来,一手把小孩往身后一拽,一手将地上的钱一捞,冲着单耀的脸摔了过去。
    单耀大怒,拍开尘土,却瞧见一双血红的眼睛,瞳仁里映着的他都扭曲了。“你干什么?”
    复崎仰着头,逼退眼泪,想冷笑,却实在无力勾起嘴角。单耀的爷爷是高级干部,爸爸是商业大鳄,已过世的母亲是有名的舞蹈家,单耀是独子,自小就受到万千宠爱。复崎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常听他说,等他有了自己的小孩,也会把他当心肝宝贝一样来疼。那个时候,复崎对这句话坚信不疑,因为那时他还是单耀的心肝宝贝,接受了他一生中最浓烈的爱。
    可如今想来,那句话十分的可笑。单耀如果知道,自己的孩子被人这般侮辱会是什么感想?如果再告诉他,侮辱他的心肝宝贝的人正是他自己,那他的表情又会是何样?
    “我儿子要想吃肯德基,我会买给他。你的钱,还是自己收好吧。等哪一天破产了,说不定还指着这两张票儿过日子呢。”复崎握住小孩的手,想放柔声音,出口却带哽咽:“我们回家吧,该吃饭了。”
    “好的,爸爸。”小孩似懂非懂,但有些明白过来,他不该去捡那扔过来的钱。
    “站住。”单耀厉声说道:“你就想这么走了,不道歉?”被人往脸上扔钱还是头一次遇到,倨傲的单耀根本无法容忍。
    “算了吧。”那女人劝道。
    复崎再仔细看这张让他痴迷的脸,还是那么的俊朗迷人,丹凤眼让人一望就沦陷,薄薄的嘴唇总爱勾起,爱你时笑容是和煦,不爱你是那笑容便是利刃。
    “你老了,单耀。算一算,你还差一年就该而立了吧。我劝你一句,别再沾花惹草,早些把你那颗活蹦乱跳的心安定下来,给你在病床上的爷爷积点福吧。”
    单耀眯起眼,气压顿时低了下来:“你认识我?你是谁?”他爷爷七年前病重住进了疗养院,这件事没有对外公布,除了他家里人,和几个关系较近的朋友,没有外人知道。
    复崎怔愣。在去LK的公交车上,他不是没想过会遇上单耀,他想了,还想了他们相遇时会是什么样的场景。但是,单耀会不认识他,绝对在他的意料之外。
    就算在单耀的记忆中,时间过去了六年,但毕竟是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的人,只六年的日日夜夜,就足以洗掉他的存在了么?
    他真的那么可笑。爱的那么深,作为一个男子还因为怀上他的孩子而无比开心过,人不人,鬼不鬼,自杀,重生,他爱的死去活来。可那个人忘掉他,却只需要六年,甚至比六年的时间更短。
    多可笑,他弯下腰大笑起来,笑的双手捶地,笑的脸颊抽痛,笑的已若疯癫。
    “你……”单耀的怒气忽的去了一大半。眼前疯狂大笑的人,再他问话时,似乎愣了一下,然后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他看。他是认识这个人的么?仔细回去,却是半点记忆也无。
    那女人害怕起来,说道:“咱们快走吧,他八成是个疯子。”
    小孩也被自己父亲突然疯癫的模样吓得不轻,不敢上前去拽复崎,只哀哀地求道:“爸爸,不要笑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爸爸,我不是你爸爸。”曾经喜爱、期盼、寄予希望的孩子,此时再看来,分明是自己可笑的证明。复崎的眼泪笑进嘴里,全是苦涩滋味。他大声吼道:“他才是你爸爸,我不是,我不是。”
    小孩低着头,隐忍着哭泣,连轻微的声音都不肯发出来,可剧烈抖动的双肩早已将他的不安、难过泄露曝光。
    复崎张嘴还想说什么,又生生咽了回去。他转着向小区大门走去,小孩立马跟上,不远不近,悄无声息地跟着。
    走了不知多久,激烈起伏的胸膛渐渐平静,复崎止步,等小孩追过来。可是好一会,也没出现小孩的身影。恐慌开始弥漫,回头,哪里还有小孩的身影。
    复崎猛往会跑:“小孩,小孩。”
    “不要,不要。”复崎叫着从别人嘴中听来的自己儿子的名字。“不要”,是他给小孩取得如此奇怪的名字么?
    拐角,小孩站着趴在墙上,仍是无声哭泣。复崎走过去,把小孩抱起来,五岁的孩子,竟如此轻,复崎的心生生疼了一下。“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脾气的…… 不要。”面对面叫名字还是出口生涩。
    小孩终于忍不住,“哇”的大声哭出来,拿小拳头使劲砸复崎:“别不要我,我不是拖油瓶,我不连累你,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只要你别离开我好不好?我不要去孤儿院,我有爸爸,你就是我爸爸。”
    “是呀,我就是你爸爸。”复崎抱紧小孩,往回走。
    这边一大一小走了后,单耀一直不肯松开眉头。他旁边的女人说道:“果然是个疯子,可怜不要那个小孩了,有这么一个爸爸。”
    单耀道:“你刚才有没有听清他喊得是什么?”
    “什么?”
    “说我才是那小孩的爸爸。”
    女人抿嘴笑道:“怎么可能,你儿子小初现在正在家里练钢琴呢,我明天还要考他。”
    单耀敛了疑惑的心思,搂过女人:“他才五岁,你别对他太严格了。钢琴这玩意儿用来陶冶陶冶情操就可以了,不必弹得有多好。孩子嘛,好动,随他玩去。”
    “你呀是嫉妒小初天赋好吧,我可听你们家的阿姨说了,某人小时候的音乐课可是从来都不及格。”
    “她胡说。”单耀一根手指挑起女人的下巴,轻佻道:“我的手指很灵活,舌头也很灵活,你要不要试试,美女。”两人慢慢闭上眼,唇对上唇。单耀的另一只手伸入女人的衣服中,揉搓一团柔软。女人发出情动的□。
    “我一直很想,唔啊,在你家的玻璃台上做一次,下次在那儿做好不好?”女人拿脚蹭单耀的大腿。
    单耀本已浑身燥热,听了这么一句,脑中突然白光一闪,兴致随之败下。他推开女人,往外走。
    女人喊道:“怎么了?”
    “我记起来那个疯子是谁了。”单耀勾起嘴角,凉薄一笑:“原来是他,才六年不见,想不到他就已经有孩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祝大家光棍节快乐(*^__^*)
    第四章
    “复崎。”
    复崎抱着不要正往回走,闻言回头,就见单耀降下车窗,冲着他邪魅一笑。复崎不理会,继续走。倒是不要将下巴搁在复崎肩上,瞪着大眼眨也不眨地看着跟上来的像天神一般的叔叔。
    “你跟了我一年,应该清楚我的脾气吧。”单耀慢慢发动车子跟上。
    复崎身子一震,顿了下马上加快脚步往前走。
    “我可是有仇必报哦,你确定不要道歉?”
    复崎抱紧不要,接着往前走,却听单耀带着笑意说道:“就算你自己不怕,难道就不担心你儿子么?”
    “你什么时候都开始对孩子下手了?”复崎再生气,也不得不停下脚步。不要迷茫地看看自己的爸爸,又看看笑的一脸得意叔叔,抿住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