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_3
    这条街变化也挺大,复崎几乎快要认不出来。本来这片属于旧城区,路是由一米长半米宽的石板铺垫的,堆砌粗糙,下雨的时候水会流到石板间的缝隙里,带出泥土,等雨停后,满大街都是泥,各家商户必须出来各扫门前路。
    现在已经换成平坦的马路,方便舒适不少。只是打着油纸伞幻想自己生活在南方小城的感觉再也找不到了。
    复崎吸吸鼻子,给自己加油鼓气。既然老天让他重生到六年后,那他为何不好好珍惜这多出来的一条命。
    按记忆知道公交站牌,还是三路车直达。复崎犹豫了很久,才低下头问小孩:“有钱么,出门忘了带。”
    “我还在想你怎么还不问我要钱,给。还是按老规矩哦,花了钱要陪我捡垃圾挣回来。”小孩穿的也不厚,衣服太大,还漏风,好在天气不是太凉,小孩蹦蹦跳跳也不太冷。他从左边的口袋掏出一元钱递过来,又赶紧把拉链拉上,四处看看,生怕别人注意他似的。
    复崎有些心酸,虽然他还没能接受这小孩是他儿子的事实,但毕竟是他的儿子,毕竟他也曾为自己的孩子开心过,期盼过,幻想过给孩子一个美好的天堂生活。
    “你经常去捡垃圾换钱么?”
    “你终于肯正视我的提议了。”小孩气鼓鼓地说:“如果你肯配合我往外跑,我就不会每天都被关在店里端盘子洗碗了。”
    小孩昨天就说过他每天端盘子都会被烫手,复崎当时还在重生的震惊中,今天听了忍不住说道:“我,对你很坏么?”
    “……怎么这么说?”小孩一时适应不了复崎的问话,脚尖踢地上的石子玩:“车来了,走吧。”
    两人上车,后面还有一个座位,小孩的占住,大声喊着还在前面挤着的的复崎:“爸爸,我给你占了座,快来坐。”
    车上很多人都往前看去。复崎见只有一个座位,便说道:“你坐吧。”小孩很体贴地喊道:“不行,爸爸你自杀刚醒过来,身体一定不舒服,我不能让你站着。”
    车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复崎身上,好奇的,八卦的,探寻的,怜悯的,好笑的,复崎都快要气炸了。他可没经过那六年,现在心理上也不过是个二十一的大男孩,气极,不经脑子脱口而出道:“你爱坐不坐,别胡说八道。”他这么一说,不但洗不掉自杀的嫌疑,反倒更令人起疑。
    小孩听了,不言不语地坐下,一路上侧头看着窗外,再没往前瞧过一眼。他身后坐的一位阿姨,觉得小孩被骂的十分可怜,拿出巧克力逗小孩开心。
    小孩戒备地皱了皱眉,很是严肃的说:“阿姨,我不能吃您的糖,虽然您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但我怕自己吃了您的还会去吃别人的,万一我以后被坏人拐跑了,我爸爸谁来照顾啊。不过,还是谢谢阿姨。”
    “哈哈。”后面听见的人全笑了。那阿姨冲着前面高声说:“小伙子,别跟孩子闹脾气啊。多懂事的孩子,要是我家的可绝对舍不得骂他。”
    复崎无奈,加上刚才说话冲本就后悔,便从前面走到后面,站在小孩旁边。小孩要起身给他让座,复崎当然不肯让小孩子站着,按着小孩让他坐好别乱动。周围人又夸赞了小孩一阵,小孩红着脸低着脑袋不说话。
    到站,两人下车,一前一后地走到LK大厦。一百层的建筑依旧带着逼人的气势,压在复崎心头令他喘不过气来。
    “您好,请止步,非工作人员请勿入内。”保安有礼貌地拦住一大一小。
    复崎说道:“我是LK的签约艺人。”
    “您是新签约的么,我不认识您,方便的话,请您出示工作证件。”
    “我是老艺人了,但一直没接通告,今天过来谈解约的事,麻烦让我进去。”
    保安说道:“那请您与您的经纪人联系,让他出来领您进去。”LK经常有许多粉丝想要混进去,保安不得不严查。
    经纪人?复崎苦笑。他跟单耀半年,就把自己的经纪人赶出了LK,之后再没归属到哪个经纪人旗下,单耀给了他自己选剧本挑广告的权利。“我认识你们的副总云昊阳,你可以联系他问问我的情况。”
    为何单挑出来云昊阳说事,那是因为他虽认识很多高层,但云昊阳是他唯一没有得罪过的LK旧人。复崎当年再恃宠而骄,也不敢去招惹单耀的发小。
    “开玩笑吧,我怎么可能打给云副总,请您换一个成么?”保安的口气带上了不悦。换岗的保安走过来,其中一个老保安指着复崎叫道:“怎么又是你,隔几年不见,孩子都这么大了。”
    小孩屁颠屁颠地从后面跑出来:“王叔叔好。”
    “唉?你认识我,当时你那么一小点,居然还记得我姓王。”老保安不老,五十岁左右,只是在LK待得时间够长,现在已经是小组长了。娱乐公司流动性比较大,在LK工作超过五年,就会被称为老人了。
    “当然记得了,当年要不是叔叔您给我衣服穿,我就给冻死了。”小孩眨巴眨巴眼,又开始泛眼泪,作感动落泪状。他当然不会说那件帮他挡寒的衣服袖子上绣了个“王”字,他也是前几天才看见。邢叔叔以前还把那件衣服收走了,去年破了个口子才还回来的。
    老保安惊呼:“好聪明的孩子,来,快进来,外面有风。”
    复崎自然想跟着小孩进去,那老保安却道:“你还是在外面别进来的好。我两年前说你什么,叫你别来了,安心等时间过去,孩子重要,还是身份证重要?你怎么就不听劝?”
    “我怎么了,身份证是我的,我凭什么不能要回来,关你什么事。”没有当年的记忆,这顿数落对复崎来说根本莫名其妙。
    小孩见老保安要发怒,忙抹着泪扑过去:“叔叔,爸爸是想要回身份证,多赚点钱供我上学。”
    老保安的面色这才好转。不过任凭复崎怎么说,小孩怎么求,老保安也不让他俩往大厅走。复崎位列一号重点阻挡对象中,老保安可不敢放他进去。
    复崎被撵出来,攒了一肚子火气。小孩倒是还好,拉拉复崎的衣角:“爸爸,你答应过我要去捡垃圾的,我们别坐车了,反正也不远,走着把路上的垃圾桶翻翻吧。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小渣攻出场
    第三章
    复崎打死都不允许小孩翻路上的垃圾桶,他思想上还残留着我是明星是公众人物的意识,会觉得不道:“那怎么办?爸爸,这有什么丢人的,咱们又没偷又没抢。”
    复崎眼角瞄见一个居住小区,心道:现在是上班时间,住宅区应该人少。便拉着小孩往里走。复崎和小孩穿的虽不好,但也不是破破烂烂,小区的保安犹豫了片刻,没拦他们。
    两人遂挨个楼翻找能卖钱的垃圾。复崎捏着鼻子,只拿一只手套着塑料袋拾饮料瓶。小孩倒是捡的多种多样,他被复崎强逼着也找了两个塑料袋当一次性手套使。一边捡,一边热情洋溢地给自己平时少出门的爸爸介绍这个能卖多少钱,那个能卖多少钱,好似所有的垃圾在他眼里都是宝贝一样。
    复崎弯的腰疼,正准备开口让小孩也歇会,突然眼睛一痛,迅速往告示牌后面躲去。小孩没察觉复崎的动作,还在认真地把不小心弄出来的垃圾往垃圾桶里放。
    “咦,不要,是你么?”穿着明黄色针织衫的女人挎着自己的男朋友走过来,站在小孩背后问。
    小孩扭过头,惊喜地叫:“姐姐,是我。”
    被小孩称为姐姐的女人对自己的男朋友说道:“上次我跟你说的帮我指认小偷的孩子就是他,名字特别好玩,叫‘不要’。”她的男朋友却不感激,反而蹙起好看的眉,往后退了退。
    复崎偷看,不由在心中冷笑。 单耀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世界都可以直接末日了。
    小孩仰起头,看见女人身旁的男子,高大俊朗威严,天空的太阳就好像是他头上的光环一般,高不可攀有如神邸。“叔叔?”小孩脱口叫道。
    单耀没应声,带着女人要走。那女人却是不依,撒娇道:“知道你有洁癖,可是这小孩又聪明又可爱,我特别喜欢,你就不能破例一次请他吃顿饭么,都中午了,不要肯定还没吃饭。”女人转头问小孩:“是吧,不要还没吃饭吧?”
    小孩摇摇头:“谢谢姐姐,我还不饿。”
    “饿不饿,到时间了都得乖乖吃饭,否则就不会长大了哦。你肯定还没吃过肯德基,我让叔叔买给你好不好?”女人晃晃单耀的胳膊,撒娇道:“不求你陪着吃了,给不要买份快餐总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