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冷情王子,不懂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遇
    冷情王子,不懂爱 作者:小允儿
    “没钱了,没地方住,还是回到了原点啊,呵呵”陶凌自嘲的笑了笑,带着眼角亮晶晶的东西消失在街灯下。
    就像往常一样,陶凌来到了这城最高的地方观景亭,观景亭是建在一块大石头上,这里是离天上的星星最近的地方了,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朝着陶凌眨眼睛,陶凌翻过栏杆站在石头上寻找着,终于在天边的尽头找到了自己的那颗星……
    “妈妈!我又来了”,陶凌笑了笑,继续说:“很久没来看你了呢,你在天上会寂寞吗?我好想你,我有听你的话,变得坚强,勇敢的活下去,可是妈妈,对不起”陶凌黯然的低下头“我找不到小辉,这么多年了,我甚至连小辉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都不知道,”一颗晶莹的泪珠从陶凌秀美的脸庞滑落…“妈妈,请你告诉我,小辉在哪里?”猛然间,陶凌看到了那颗被她称为妈妈的星星旁边多了颗黯淡的小星星,浑身情不自禁的颤了一下,刚握紧护栏的手也渐渐的无力了…
    “小月,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找到小辉,两个人一起好好的活着….”这是妈妈临终前一直对陶凌说的话,这么多年陶凌一直都靠着它努力的活着….
    “妈妈,我好累,这么多年了,我找不到小辉,我无法得到一等奖的奖学金,所以我交不起房租,我是真的好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眼泪在脸上流淌,却也不及心里流的血来的滚烫…
    “其实,我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三个人在一起啊…”陶凌默默的低下头,笑了,只要我去找你们啊….她心里默默的想,看着悬崖下那些狰狞的石头,只要自己跨出观景亭的护栏,自己就可以解脱了,呵呵…
    “妈妈,等我,我这就来了…”陶凌的左脚跨了出去,双手不再扶在栏上,轻轻的闭上了眼,嘴角还挂着一丝平静的微笑,在远处,她看到了妈妈温柔的笑脸,小辉张开手要抱抱的模样….
    “啊!”陶凌突然尖叫一声,妈妈和小辉的笑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手臂的一阵生疼…
    怎么回事?,再睁开眼,陶凌现自己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自己的左手臂被一只陌生的手牢牢的抓着有人救了自己!!!不过想到自己反倒在陌生人怀里,陶凌挣扎着要离开,心里反倒有些怪这个陌生人在多事了…
    “你…”
    还没来的及说话,那个人先开口了
    “如果,小辉还活着,而你却死了,他要怎么办?”很有磁性的声音,就这么几个字他都能说的像唱歌一样好听…
    是天使吗?陶凌暗暗的问自己,否则,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说?
    “人死后变成星星,只是为了给活着的人一个美丽的希望,告诉他们,亲人并没离自己远去,他们会一直守护着自己,如果你死了,不就把你妈妈对你的希望也给毁灭掉吗?”
    妈妈给的希望?陶凌抬起头望着星星,脑中再次浮现了妈妈临死时一直要自己牢记的话
    “这个小城气候多变,在大气可见度比较低的时候,一些星星都是看不见的,最近天气晴朗干燥,一些小星星又可以看得见了啊….”
    “天使”放开了陶凌的手,不知道是对陶凌说还是在自言自语,只是他的话有一种震慑人的感觉,却又人很舒服,让人心悦诚服…
    陶凌的心里有着一丝的小感动:一个陌生人肯救了自己还开导了自己,说明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只不过…
    “你在偷听我说话?!”陶凌有些生气,但是转过头的那瞬间,连自己都呆了…
    眼前的男生竟然不像凡间之人!他光洁白希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蜓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精美的五官被上帝缔造的像完美的天使,让人忍俊不禁的看了一眼之后还想着永远将那鬼斧神工的脸给印在脑海中,他身上隐隐的透露出一股贵族的气质竟让人有着臣服于他的冲动。
    “是上帝不小心将你遗漏在人间了吗?”陶凌轻轻的问
    不过,当这句话从自己口中溜出的时候,陶凌自己就后悔了,现在的自己跟花痴有什么区别呀,这么一想,脸越的红了,不过还好,那个人好像还不在意
    “你错了,我没偷听,别忘了,这里是公共场所,而且刚才是你自己太投入了,才没现自己背后有人”淡淡的语气,对陶凌的失礼好像也并不愠怒,这样倒让陶凌有些尴尬了。这样的他,让陶凌有些莫名的压力了,看着他,努力想解读他,可是这似乎是徒劳的,眼前的这个人内心太平静了,平静的让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存在的….
    “对不起,我…”陶凌低下头,似乎在为自己刚才的莽撞而感到不安….
    “夜深了,不回去你爸爸该着急了”他突然低下了头看了陶凌一眼(因为陶凌只能够到他的肩膀,在刚才对话之间,他只是平视着,所以没注意到陶凌长什么样)一丝惊异的表情从他脸上掠过,虽然只是一瞬间,他又恢复了安静的姿态。
    “我没有爸爸”
    “嗯?”他皱了皱眉,然后又是一脸的平静。
    “而且,我也没有家…”陶凌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突然对眼前的这个陌生人说出了这个藏在心底的秘密。
    “你叫什么名字?”那双似乎洞悉一切的眼睛让陶凌有些不安,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完全陌生的一个人,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看陶凌不说话,他的眉头又皱了一下
    “不如这样,我们来玩个游戏,同一个问题,我们各自作答,给对方自己的答案,怎么样?”
    “啊?好啊”完全是不受大脑控制的脱口而出,虽然后面陶凌自己又后悔了
    “好,我叫林枫韵,晟永高中二年级,我们同校”
    林枫韵?!眼前的这个人居然是学校的神秘人物林枫韵!!这个人完全不是黎安她们口中的那个林枫韵是同一等级的,因为简直没什么更华丽的形容词可以形容这么完美的他了
    “该你回答了”虽然这句话是命令,不过从他口中说出更像邀请
    “陶凌,森永高中学生会会长,二年级”
    “你性陶?”
    “是”
    “在这座城市中生活多久了?”
    “从小到大”
    “家里还有什么人?”
    “只有我一个人,还有…还有我失踪的弟弟小辉”
    “父亲呢?”
    “我没有父亲”
    “没有父亲?”林枫韵的眉头快拧成一条线了,可他淡入水的表情却让人看不出他正在思考着什么事
    “怎么,没有父亲,会很奇怪吗?”陶凌扬起头,有点挑衅般的看着他,父亲这个名字在她的心里一直是个痛….
    “对不起,我冒昧了,我想我认错人了。”林枫韵察觉陶凌的情绪有些小波动,暗怪了自己的鲁莽
    “认错人了”,陶凌冷笑一声,这句话小时候陶凌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不过已经很久没人对自己说这句话了,突然间听到这句话既熟悉又陌生.
    “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哪?”几乎可以肯定她不是她,但是她的那张脸却有着让人想保护的冲动
    “不用了,我自个可以回去,你不用管我,今晚你就当做你见到我。”陶凌抬腿就走
    “你好像很排斥外人啊”林枫韵站在后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背影
    陶凌的脚步一滞“对不起,我得走了。“接着自己逃也似的跑了
    ——————————
    回家的小巷很黑,旁边低矮的建筑像火柴盒一样站在那里,没有灯光的街道让犯有天生夜盲症的陶凌对黑暗有了更大的恐惧,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后面有人在跟着自己,陶凌拉紧了校服,开始狂奔起来
    突然间陶凌踩进了一个大水坑,泥水溅了自己一身
    “真糟糕”看着全身的泥巴还有那脱了胶被补了n次的运动鞋像鱼嘴一样一张一合的,陶凌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更糟了
    “补补还是可以穿的吧?”突然记起刚才和林枫韵是约定一个问题两个人回答,结果林枫韵只说了自己的名字,真是太不公平了
    陶凌叹了口气,真是人一倒霉连喝水都塞牙
    还好,家离的不远了,陶凌只能拖着鞋朝前走去
    “怎么回事?”
    家里居然有光!还是微弱的光….
    不至于吧,我这么穷还有小偷,怎么办?进还是不进?也许,小偷看我这么穷会对我手下留情的,大不了就跟他谈判。对,就这么做!
    陶凌为自己打完气,轻轻把门推开了一条小缝,顺着光,陶凌看到了有人一动不动的正坐在她的床上。
    不是bt吧。陶凌的心里了毛,真是进退两难….
    “小凌回来了吗?”房间里传来了房东大妈慈祥的声音
    什么啊,是房东大妈啊,陶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大妈,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开灯,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房子要被拆了,这不连电都被停掉了,所以小凌啊,你上个月的房租我就不要了,你也赶紧收拾收拾走吧”
    “大妈,这,突然要我走,我也没地方去啊,能不能拜托大妈帮我想想办法呢”陶凌有些急了,她根本就没想过今晚有这么多变故,真是人生最难忘不幸的一天啊。
    “我也没办法啊,我也得搬去跟儿女住呢,唉…真是可怜的人呢”房东大妈站起来帮陶凌拢了拢头,怜惜的说:“你的行李我已经帮你整理好了,除了几套校服,就那些学习的资料,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为什么老天爷就不公平点,让你有个温暖的家呢”
    “大妈,我没事的啦,倒是你,要好好保重才是啊”陶凌握着那双布满皱纹的手,笑着说。
    “好,我也得走了,你也得抓紧时间找房子”
    “嗯,大妈,再见”
    送走大妈,陶凌坐在了床上,那破旧床出的吱呀吱呀声,让陶凌更加的心烦
    校园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