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ater034心痛
    chpter  034  心痛
    /
    庾阙和单渡关系确立之后,两个人在非正式场合基本上都毫不避讳地亲近。但也并不过度,却能够让人一眼看出来两人的关系绝对是不简单的那种。
    庾阙有想法请她身边朋友出来吃饭,意思还是一个一个意思,就是公布两个人在一起了的这码事儿。
    突然是突然了点,毕竟是一桩喜事,谁会埋怨它不该来呢。
    而且时隔多年后生出的结果,也算是对当年那段关心给众人了个圆满的交代。
    不过单渡全身心投入到项目里,现在正是deadline,她恨不得劈出两个自己来用,根本挪不出时间来组局,也没有那个放松的心情。
    庾阙理解,也就在吃饭的时候和她提过一次,并不急。
    又担心她太投入工作把自己憋坏,庾阙没少在她空闲时间里下功夫,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得心应手的事。不过他学习能力很强,也懂如何对症下药。所以单渡每次都会因为要和他说或做什么而踩点下一个视频会议。
    单渡把锅都推给庾阙,庾阙接得甘之如始。
    在这样一边和庾阙黏在一起,工作的效率居然出奇地创了新高,连轴转的辛苦近一周后,在第二天要向证监会提供材料的前一个晚上,她组织所有人完成了所有资料的审核。
    她兴奋地第一时间要找庾阙分享这份愉悦。
    突然插进来一个陌生电话,天津的。
    她预警该不会是临时有了变故,立马接通,声音都不自觉严肃起来:“喂,你好。”
    电话那边没立即说话,单渡生出两分紧张。
    这么久的高强度工作,正是见成果的时候,她没做好万一的准备。
    直到对面传来一道熟悉的中x嗓音,她微蹙起的眉心这才散开。
    是梁乌。
    吓她一跳。
    她看了眼手机,已经是凌晨两点,带着刚才的余惊未定,佯怪道:“你这个点给我打电话干嘛?”
    梁乌的话音并不太清澈,混着酒味:“你好?”她还在纠结于她刚才的那句你好上面。
    b起是工作电话,此时任何人的电话都会是单渡更乐于接到的。
    所以是梁乌而不是其他,单渡反而松了口气,嘴角微扬起,玩笑:“不然呢?”
    纠结这个问题没什么意思。
    她问梁乌是不是喝酒了。
    梁乌说是。
    单渡又看一眼时间,“还没回家?多大人了还玩这么晚。”
    梁乌就停在路边,在风里等车,微眯着眼睛看街景,模样没什么清醒。
    但仔细听她说话,倒也没醉得太过。
    她还知道问单渡:“你在关心我?”问的语气里携带一种希翼。
    单渡怔了两秒,神色未做什么变化  ,大抵是隔着电话,能省掉很多面对面的麻烦。
    “有人接吗?”她问。
    梁乌:“你要来吗?”
    单渡没答。
    梁乌哈哈笑出两声,好似在嘲笑她突然沉默把她的玩笑当真话了。而后又说:“怂样儿。”
    单渡失笑。
    以前梁乌就老喜欢笑她这笑她那的,嘴上说着嫌弃,转身又都把她的麻烦一股脑解决掉,然后喜乐滋滋地在她面前嘚瑟。
    “梁乌。”她很认真的叫她。
    梁乌捏着手机,看漆黑的远夜,太专注于某项感官,以至于没有察觉到逐渐驶近的车灯。
    “嗯。”梁乌应。
    她或许知道单渡要说什么。
    她早就习惯,被她排除在生活之外。
    人活着,总要妥协的。
    所以她做好了接受的准备,听单渡说说过去的那些无情话,不好听也罢,能让她回忆起过去的她们其实是有多亲密。而且,不止她一个人记得。
    谁知。
    对面的单渡却是清脆的笑出一声,宛如散落一城市的水钻,那么动听。
    同时也令她心灰意冷。
    单渡说:“梁乌,你知道我有多感激这个电话是你打来的吗,而不是公司。”她如释重负般的口吻,像一记重拳锤在梁乌的穴口上。
    如此生疏、又与她无关的一句话。
    梁乌感觉身体里被人抽走大部分力气,说话也是:“是吗。”
    她的这句话并没有得到回复,因为电话那边传来一道男人的低沉嗓音,温雅和润。
    是在问单渡:“在和谁打电话,这么开心。”还带着不易忽略的亲昵。
    单渡的心情还在,跟那个人说话也是同样雀跃的口吻,“没什么,你也还没睡。”
    “你也还没睡。”透露出他们已经同居的事实。
    梁乌微启唇,任干燥微凉的风钻进嗓子眼,涩涩的滋味,开不了口。
    单渡率先挂了电话,措辞也相当得t:“我先不跟你说了。你早点回去休息。”要挂电话的时候,她后又想起来问她一句:“你怎么回去?”
    梁乌睁开眼睛,这才看到车子已经在自己面前停下,她刚才一直没注意。
    “有人接。”她不想耽误单渡的私人时间。因为她想也起不到作用。
    挂断电话。
    梁乌的肩上被人从后搂住,是熟悉的柔软和体香,还有让她心宽的长发,轻轻贴住她,而后那人踮起脚来吻她,正要碰触到她的唇,被她躲开。
    面前的人愣了一下,昏暗中梁乌没看清楚她此时脸上的表情要多黯淡,和受伤。
    “怎么了,你不是喜欢我这样子的吗?”口吻听上去有点委屈。
    梁乌不想解释什么,错开她,朝车子走去,说:“不是现在。”
    步子刚迈出去,被人从后叫住。
    并不算过分的要求徐徐传进耳内,“你能不能喊我一声全名。”
    梁乌的背影在车灯和路灯交杂的光线中变得朦胧,良久的沉默让这个请求变得无理取闹似的。
    “算了。”她自主放弃了,“我们回家。”
    *
    单渡的心情很好,不出意外的话她职业生涯里即将又添一笔辉煌战绩。这绝对是她得意的资本。
    但她纯粹是高兴,可以暂时歇一歇了。也就意味着,接下来有大把的时间留给眼前这个男人。
    庾阙进书房的时候手里端着一杯护肝汤,专门给她准备的,单渡也相当自觉,伸手接过。同时回答他刚才问的那个问题,携着喜悦的惬意口吻:“你猜。”
    庾阙进来的时候有听到她喊梁乌的名字,不过他并无兴趣计较这个。
    单渡和梁乌,他向来持有最大的宽容。
    而支持的底线是,她们之间已成过去。
    他亦不再年少,很多事情选择忽略是绝对正确的应对方式。
    于是他跳过这个话题,配合她此时的好心情,接话:“我不猜。”
    他走过去  ,咬她的唇瓣,齿间传来暧昧不清的轻语:“我想干你。”
    单渡倏然察觉到体内涌出一道温热,再熟悉不过的感觉,她心呼这个时候真是巧妙。
    在庾阙正欲做近一步动作时  ,她伸手抵住他的胸膛:“恐怕不行了。”
    庾阙鼻息浓厚:“为什么?”
    单渡已经感受到他腿间的兄弟已经勃起,虽然很扫兴  ,可她不得不先去一趟厕所。
    她很真心实意的,满脸愧色:“我亲戚先一步来了。”
    说完,就朝厕所方向奔去了。
    那晚。庾阙真没碰她,甚至还体贴为她准备好红糖水和暖宫贴。提都没提硬了那回事儿。
    单渡这几年忙于工作,身体上的疏忽是难免的,而且还不小。有的时候时隔三月不来例假都不奇怪,她的心也大,反而觉得省去了一个麻烦事,多出不少可用来工作的时间。
    所以这次来例假,她整个人恹得不像话。
    也压根把庾阙事后是怎么解决,还是直接y抗过去的,完全忽略掉了。
    直到她后来亲眼看到庾阙和别的女人不g不净时  ,她这才联想起来上次庾阙被晾在一边的枪。
    *
    有人说,男人都有管不住自己的时候,区别就在于,说谎话的本事谁b谁更胜一筹。
    从前单渡觉得荒谬,原来当证据确凿就摆在眼前的时候,甩在脸上的巴掌要多疼,她自己最知道。
    视频里的男人是庾阙,她不会认错,画面也太高清,只要不是高度近视的人都能认出来那张脸。
    那张脸、那身型、插入对方身体的姿势、用皮带缚住双手的动作、低喘声、高昂的浪叫。
    屏幕外的她,快要被画面里的两具火热身体灼烧。
    单渡呼吸都急促起来,一掌将电脑拍上,可那画面就是tamade挥之不去,她甚至还能嗅到熟悉的庾阙精液的味道。射进别的女人身体里。
    她没那么强大的理智在第一时间还能去思考事情发生的时间,以及传她视频人的用意。
    她现在很抓狂。
    以及她不知是后知后觉还是凭空生出的,这两天在庾阙身上所感受到的冷淡。
    好像就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例假阻碍他们做的那晚。
    她越想越乱,越乱越难自制的发酵情绪。
    她给庾阙打电话,那边在忙。
    很好。
    正式关系确立才不到一个月,他就开始不接她的电话了。
    她给他连续轰了好几个电话,终于还是通了。
    庾阙最近才开始的忙,这个她知道,但她现在不在乎,不想管。
    嗓音被情绪撕哑,她开口却发现自己并没确定好要说什么。五指穿插进发丝,来回在房间里踱步,她乱的无法自拔。
    最后放弃挣扎,原地蹲下,电话那边庾阙挤出时间在等她。
    她突然不争气地哭了出来。
    庾阙心脏突颤,瞬间跟着慌了,问她怎么了。
    单渡吐不出清楚的词儿,只是一味的哭。
    电话那头的庾阙却听清楚了,她说的是,“心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