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HαǐΤαйɡSんùщù.мê Cater033关系
    chpter  033  关系
    /
    食品业公司的部分工作还没完成,单渡还得在天津待两天,也还需要去公司实地收些数据。
    不因为私人事情影响到工作已经是她这么多年里雷打不动的职业c守,所以即使昨天晚上还和庾阙闹得前无所有,次日清晨也得像个没事人一样整装待发继续前往公司。
    酒店门口停着一辆火山灰的帕拉梅拉,在她走出酒店大门时摇下车窗,摁了一声车喇。
    单渡直觉这并不是来接应她的那个司机,果然,走近一看是庾阙。
    他从里替她开了副驾驶侧的门,另一只手还扶在方向盘上,姿态太理所当然了。
    单渡迟疑了两秒,却也坐了进去。没看庾阙,也没问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什么。沉默着拉出安全带。
    拉到一半,手突然被另一只掌心包住,然后拿走安全带的扣子,替她系好。
    单渡垂着头,将公事包在膝盖上放好。
    身旁的庾阙问:“吃过早饭了吗?”
    随即又将一杯咖啡递到她面前。
    单渡没庾阙那么高超的心理素质和应对人际关系骤变的熟稔技巧,所有还是有那么点儿不自然,接过那杯咖啡,隔着杯壁感受到温热的液体,“嗯。”
    也好在多出一杯咖啡的存在,她可以喝着,同时避免一定要跟庾阙说些什么才好。
    庾阙这才发动车子,往西青区的方向开。
    路上庾阙也没再说什么,这点倒是让单渡挺欣慰的,毕竟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要礼尚往来似的和人讲话。
    实在是,她还没完全调整过来状态。
    昨晚说试试的人是她,现在真的在试了,不自然的也是她。
    当然,她并不想泄露出来痕迹让庾阙看到,所以一路上都在装作很赶时间的样子看资料,一边喝咖啡。
    投入到工作中之后,她就真的把庾阙当成司机一样的存在了,只在下车的时候看了眼腕表,b预估的时间多出了十几分钟。
    再看向庾阙的时候,他已经先一步下车,开了她这边的车门,手伸向她。
    单渡还处于工作状态,脑子直,他伸手的意思是要牵她?只是下个车而已,心想其实不必。
    庾阙看她两秒没反应,就开口了:“包给我。”
    单渡反应过来,“哦。”然后把膝盖上的资料和电脑一并给到他的手上。
    门口有人来接应,见到两个人是一起来的,本没心生多想,引进去走了一路后才慢慢发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太对。
    进到办公室,接待人员端来两杯咖啡,说经理正在办公室里准备资料,稍后就来。
    庾阙回她一句客气的道谢,而后转头朝单渡伸出了胳膊。
    单渡正在脱外套,室内暖和,她也习惯穿着轻便的工作,刚脱下来,庾阙的胳膊就伸了过来,她看一眼旁边人的诧异眼光,又看向庾阙平静的脸庞,他没在意其他人的视线。
    她假咳了一声,将风衣搭在他的胳膊上。后者走过去转而挂上衣架,然后才脱下自己的。
    接待人工作内容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察言观色,不会这点蹊跷都看不出来,很识时务的离开办公室。
    单渡一边开电脑,一边状似不太经意的样子向庾阙暗示:“不用这么招摇吧?”
    庾阙正在解袖口,听到她话里有意思的措辞,望向她:“招摇?”
    单渡喝一口咖啡,端的还是刚才庾阙买的那杯,漫不经心的:“嗯。”
    庾阙盯着他欲盖弥彰的措辞和动作,闷闷笑出一记:“你有多久没谈过恋爱了?”他突然问。
    单渡微拧眉头,没找出他这个问题和她上句话的联系所在。
    她也以同样的困惑问回给庾阙:“有关系吗?”
    庾阙笑意尚在:“嗯。”
    单渡:“什么关系。”
    庾阙很大方的模样,告诉她:“这不是招摇。你的事是我的事。”
    单渡:“”她突然觉得身体涌过一道酥麻的感觉。
    她还特意垂眸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确认没起j皮疙瘩,而后略带嫌弃似的望一眼庾阙:“麻。”
    庾阙不置可否,开他自己面前的电脑。
    耳旁传来一声后知后觉的清脆笑声,他又重新看回去,倒也不觉奇怪,“不是说麻?”
    单渡本来不想笑的,可她y没忍住。
    这么粘稠的话从庾阙嘴里说出来,她从没想过是这种滋味。就是发自内心的,想笑。
    脸颊上也染上两道红晕,眼尾因为喜意而粘成一对儿,笑声像灵动的喜鹊。
    他也是第一次见她这样笑。原来b其他时候更动人。
    “单渡。”
    他突然叫她。
    单渡抬眼,眼底笑出眸光,“嗯?”
    庾阙正要启唇,办公室的门突然从外打开,财务总监蔡经理从两个人之间的氛围读出自己此时进来的并不是时候,但工作是工作,他也不想耽搁下去,“打搅一下,庾教授,单经理,我把近三年的财务资料都找齐了。”
    单渡咳出一声,坐直。
    庾阙手朝单渡的方位示意,意思是这些资料有效与否得要单渡看过后才行。
    蔡经理将资料在单渡手边放下,正抽出椅子要坐。
    庾阙开口:“资料先让单经理自己看一遍,要做口头交代和补充的,跟我说就好。”
    蔡经理点头,将椅子放回桌子底下,折到庾阙身边坐下。
    庾阙和这家公司的老总认识好多年了,这点蔡经理也是知道,所以在接待庾阙方面也带着老板的情意在,现下庾阙和单渡的关系看上去不简单,那么他之前藏着的那些不太适合外露的数据也愿意往外拿了。
    单渡一边看资料,一边也能听蔡总监和庾阙之间的对话,偶尔会落进几句重点,然后抬眼望过去一眼,后者察觉到,不好意思的讪笑一声,继续和庾阙对接。
    单渡皱眉,这个窟窿逼她想象中的要大。
    午饭时间到了,庾阙没让人来招待,又说了一遍之后他们的用餐他会解决,于是也就没人来打扰他们。
    庾阙其实b单渡更了解这家企业的漏洞,也知道如何快速有效的解决掉这个麻烦。
    不过他不想这件事情这么快结束。
    而且,眼前的单渡也不会想占他这份便宜。
    从前是这样,现在也不会例外。
    单渡察觉到一份异样的注视时,已经超过正常午休点的一小时后。
    庾阙没等她问,“饿不饿?”
    “我订了饭刚到前台。”
    “如果你暂时可以放一放,我们先吃饭。”
    庾阙已经打点的这么周全,她说不可以好像不太合适。没一会儿前台就把庾阙点的餐送了进来。
    庾阙打开两人的餐具,将第一份递给她,这还是他们时隔这么多年第一次一起正经的吃饭。
    庾阙看着眼前的菜色,大多都是南方菜,其中她家乡的特色梅g菜烧鸭,很好认。
    在她看菜期间,庾阙已经夹起一块肉放进她面前的饭上。
    单渡之前好奇都不会表露,但有了昨晚那一吵后,她发觉没有什么把话说开是最效率的方式了。
    之前是碍着层不知所谓的脸面,现在才发现这层皮只会把事情变麻烦。
    而且,他们现在的关系变了。
    作为对象,他有义务解答她的所有疑惑。同时,她也理应向他传达自己真实的感受。
    “你怎么知道?”她看着那道菜,问庾阙。
    单渡是南方人,从祖籍上来点菜的错误几率最低。
    庾阙严谨,做事细致,论据有处,她不意外他把那一套也用在恋爱关系里。
    只是,她隐约觉得庾阙的工夫并不是临时下的。
    庾阙见她没动筷,就替她拿起,塞进手里:“先吃。”
    单渡很久没这么被人催着吃饭过了,倒也挺配合的吃起来,同时并不影响她继续刨根问底:“什么时候的事儿?”
    庾阙没装傻,也不打算避开所有有关她的任何话题,浅显的,深沉的。
    他活了这么多年,也才是懂得这个道理,一个人能承受的,好的不好的,你要给,就都要光明正大。
    所以他此时再坦荡不过。
    “八年前。”
    “我去过一次浙江找你。”庾阙说的风轻云淡,就是再随意不过的饭间闲谈。
    “你不在,但是我有联系上你父亲。”
    单渡本来还能镇定听下去,突然就怔住了。望向庾阙。
    庾阙微微提唇,是很让人安心的弧度,正如他接下来所说的话:“放心,只是问候。当时邹老师刚走,经院暂时由我接了过来,我以这个名义去的。”
    单渡奇的不是这个。
    她没想到庾阙居然会这么做。
    庾阙也不难猜到她接下来在想什么,于是继续把话说完:“这是我当年的责任,你可以说走就走,但我不会不闻不问。”
    “当年我们的关系”单渡的话并未问完。
    庾阙截断了:“单渡,别说值得不值得这样的问题。”
    “我选择你,只选择了你,也不想丢了你。这是当年的感受。现在也一样。”
    “不基于什么关系之上,我在乎的是你这个人,以及和你在一起的感受。”
    “懂了吗?”
    庾阙的话说得很慢,正如他以前教导她大小道理那般井井有条、耐心十足。
    “所以我也希望这是你选择我的理由。”
    庾阙并不旨在教诲,他也不想突如其来就开讲严肃的话题,只是她问及,他便说明白。
    真心换真心,从坦言开始。
    在任何一段关系里都是这个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