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HαǐΤαйɡSんùщù.мê Cater031过去
    chpter  031    过去了
    /
    单渡没想到庾阙的告白来得这么突然,在她混乱到自己还没从中脱离的时候。
    可她明明也没有表现得很明显。
    单渡也没想到自己还能这么放肆的大哭出来,她早就学会咬紧牙关连血咽,可就是会有这么一个人,轻而易举地卸掉你所有的武装防备。
    庾阙的一句好不好。
    单渡咬着一个字,紧闭双唇。
    她已经过了感性的青春期,非要追寻一段稳定常态的恋爱,年少时她没有,如今更不会退回到过去不如。
    她用了很狡猾的回应打发掉了庾阙——她在他怀里哭睡着了。
    这个其实也因为工作上的缘故,她平均每天睡眠时间都不足五个小时,所以在经过刚才的翻云覆雨,她正好能很快睡着。
    她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在庾阙的床上,熟悉的味道和房间格局,就连他强迫症开窗帘只拉到正好一半的习惯都没变。
    床边摆放着一双女士拖鞋,新的。
    单渡的脚在床沿边垂落下来碰到,触电般的挪开,不想穿,连碰都不想碰。
    视线往身上看一眼,还穿着昨晚庾阙给她的裙子,她蹭的起身,赤脚走至衣柜,一边走一边脱,随手丢开,拉开衣柜从里面挑出一件庾阙的衬衫,套上。
    或许是那条裙子的颜色实在不讨喜,她投过去视线,皱眉头,而后用脚尖勾起它,换两指夹住,嫌弃似的,利落扔进了垃圾桶里。
    还有那双鞋,她也不需要。走过去提起,一并当做垃圾。
    单渡又在房间里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出去,首先蹿进感官的是烤面包的味道。
    她走过去看到庾阙在厨房准备早餐的身影,他做什么都慢条斯理,也一丝不苟的,切面包片时的专注神情和她以前见他改论文时一模一样。
    真奇怪,时间居然没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真不公平。单渡愤愤想。
    嘴角却不自觉的扬起。
    庾阙回头的时候,正好捕捉到她的面部表情,停顿视线,右手还拿着刀,与他开口的温润声线真违和:“你笑什么?”
    单渡立马收起嘴角,直了直腰,走过去光明正大的看他做早餐,“没什么。你在做什么?”
    话题转移能力一流。
    庾阙倒也不追究,回过头继续忙活早餐的剩余工作。也没回答单渡这个很显多余的问题。
    单渡正打算自己找杯子倒水喝。
    庾阙在身后说:“穿鞋。”
    单渡微微一愣,庾阙的那一眼可以说是很细致了。连她没穿鞋都知道。
    “哦。”她好似忘了一样,问他:“在哪儿?”
    庾阙不用去看她都知道她心里转的什么弯,因为她的演技实在太差。
    无非是不想穿,至于为什么,他也大概能猜出七八。
    单渡对着庾阙沉默的肩膀努努嘴,见他不想搭理也就算了,掉身去找杯子。
    手臂被人在身后抓住。
    庾阙已经放下了刀具,拉住她,走两步停下,也没说什么,只把自己脚上的那双拖鞋脱下来给她。
    “穿这个。”他说。
    隔得太近,他的嗓音莫名蒙上一种蛊惑的力量般,好像他以前在进入她之前总要为她准备上一条或几条性感火辣的裙子一样,让她穿。
    单渡不受控制的木讷了一下,问:“你呢?”
    庾阙把鞋口调转朝向她,而后松开她的手臂,回答:“我去找新的。”
    单渡:“哦。”
    “我想穿新的。”她突然又蹦出一句。宛若在找茬。
    庾阙脸上没什么变化,倒是看着没平时那样严肃,话却依旧很少。
    足够精炼的语言,往往一语中的。
    庾阙:“非要穿我的旧衣服,鞋子就不了?”
    单渡:“”
    这话很奇怪,倒也不是有什么毛病。就是这蛮不讲理的口吻,有点不像是庾阙。
    他也没跟她要争论的意思,留下鞋子自己赤脚走出去了。
    单渡盯着那道背影,又低头看那一双鞋,想起昨晚庾阙说的那句话,她突然觉得今天天津的天儿真好,有杨絮也好,专属于北方才有的四月飞雪的浪漫。
    *
    关于那个问题,庾阙没再问过。
    单渡肯定也不会自己主动提起。
    于是最后的局面演变成,庾阙默认她是已经答应他了。
    所以他对她,不止是旧朋友打了个炮后顺便照顾一下了。
    她的手机、电脑、平板都整齐摆放在茶几上,还都连着充电线,她的公事包就在一边,还有几册崭新的财经杂志。
    庾阙说如果她不想在客厅,可以到书房办公。他今天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意思是他是可以把书房让出来给她,而不是他不用的时候,她才有机会能蹭到书房的使用权。
    那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单渡视线往书房的方向望去,突然想看看,书房的样子是不是也和以前一样。
    如果是,她还想知道庾阙是怎么做到的。
    *
    书房的格局没变,书架上的书多了很多,还有这些年里庾阙拿的荣誉称号、奖项、奖杯。
    每次到庾阙的书房来,单渡都觉得像参观一间密室,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对现如今的庾阙的见证。
    单渡很难得对一样东西这么感兴趣。
    门外响起敲门声,单渡快速坐回到办公椅,微清了清嗓子:“请进。”
    庾阙将茶放到她手边,看上去好不温柔体贴。
    单渡说了谢谢。
    庾阙答,不用。
    太客气。
    庾阙问她:“现在忙不忙?”
    单渡刚想点头,视线往电脑屏幕上投去,一片漆黑,这才反应过来她还没开电脑。
    尽量没让自己露出端倪,笑了笑:“还好,和平时一样。”
    那就是忙。
    庾阙似乎有话要说。
    但单渡不想他再说什么,或者是他再在她的电脑前多站着。
    反问他:“你不忙吗?”
    庾阙:“不忙。”
    单渡:“哦。”可她很忙的样子。
    庾阙:“那你继续。”
    单渡暗松了口气,指腹在椅子扶手上敲了敲,扬唇:“好。”
    庾阙离开后,单渡立马就开了电脑,登录上系统账号,又点开邮箱界面,却集中不了注意力。
    浓醇的茶香在书房飘散开,她环顾复古气息极厚的静谧书房,她好喜欢现在这种感觉。
    很久没有过的轻松和惬意。
    单渡没有挖掘个人隐私的癖好,不过对于庾阙来说像书房这类空间应该不属于隐私吧,不然他随便她来用。
    她突然又想起来上次庾阙堵在房门口不让她进,不得不让人引发更多的联想。
    这间书房也有别的女人进过?用过?探索过?
    有些想法一旦滋生,就不可抑制地像病毒一样迅速扩散。
    她将书桌上的所有文件和摆设都一一看过,显然庾阙不会把别的女人的痕迹留在这样严肃的地方。
    可她也觉得,万一呢。
    好奇心永远是女人最大的驱动力。
    单渡俯身拉书桌抽屉,在拉出一半的时候,她又停住了,惊觉自己好像过了。
    她做这些,并无意义。
    也就是在这出神的一秒,抽屉里露出半截盖有医院章的手术单,能让她迅速眼熟起来的是签字人那里写着刘嘉。
    拉开抽屉,将那张纸拿出来的时候,单渡怀疑起自己的眼睛。
    可是白纸黑字,她不会认错。时间、地点、手术事项都没错。
    公章处是黑白的,那也就是说这张单子是照片打印出来的,原版的刘嘉那里都不可能会有。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
    单渡拍下手术同意书,就要发给刘嘉问清楚的时候,她又停住。
    既然没有别的可能,为什么还要去挑破这层纸闹不愉快?
    八年前,刘嘉他们为了她就没少操心。
    即使是把这件事儿告诉给庾阙,初衷也只是为了她好而已,不舍得她委屈。
    她又怎么能反过去怪刘嘉?
    算了。她退出聊天界面。
    猛然将抽屉拍上,力气大得手心都震麻了,但她没觉得疼。
    她撑着桌面起身,想站着顺口气,想迅速让头脑清醒下来,不要再带着八年前的脾性来面对今天。
    道理都懂,可就是很难做到。
    她抓了抓头发,强行将事情条理化。
    就像他骗她一样。
    尽管她其实已经得知庾阙已婚是骗她的,可她不也是没拆穿,反而更利于她揪他的痛点吗?
    如果没有她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激他,那他昨晚不至于把真心掏得那么突然。
    她承认,她有故意。
    一个道理。
    庾阙不把旧事提出来就不用摊这个麻烦,不用多一次亏欠和懊悔。如果他有的话。
    在他们这段关系里,恍若无缘任何温情,首要的永远都是利己。单渡知道自己,看得清庾阙,自然也不难接受。
    在打算盘这件事情上,她也还不是庾阙的对手。
    可是事实是事实,感受是感受,这两种东西放在任何维度下都不会谁迁就谁。
    单渡就是想问,问问庾阙,第一次知道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是不是释怀居多。
    庾阙进来的时候见她倚在桌沿双手握着手机,上半身紧紧佝着,看上去的样子很痛苦。
    “怎么了?”他走过去,手还没碰触到她的肩膀,视线里就被塞进来一张照片,那是流产手术的同意书,刘嘉当初发他的。
    单渡问出她已经冒在了嗓子眼的问题。
    庾阙的脸隐在橘h的光晕里很暗沉,周身的气压也在一瞬间降下去。
    却很快做出反应,伸手要拿走她的手机,她不肯,他也不跟她抢。
    单渡其实挺希望他跟她抢一下,虽然幼稚也没必要,但她就想看看他因为她掀起不一样的波澜。
    可是没有。
    越是这样,他脸上的冰霜结得越厚。
    单渡退出一步,视线锋锐的化成钉子往他身体打桩。
    庾阙也知道她什么意思,只回一句:“都过去了。”
    四个字,结束掉所有的一切,连同她的重情绪看上去都像是在没事找事。
    庾阙不看她,她就可以肆意的探究他,到底能做到多洒脱。
    她看得眼睛都酸了,可她不想流泪,一滴都不想,太不争气。
    沉默总能把时间拉长的本领,短短数秒,她好似就已经回顾过一遍前半生。
    事实的确是,都过去了。
    她一直也是抱着这样的认知不断往前,她怎么就给忘了。
    她笑出声来,好似刚才的质问和愤怒都是她上演的一场闹剧,逗笑了自己。
    两手一摊,手机原地坠在地板上,哐当两声翻转屏幕朝上落定,那张照片还亮着。
    单渡笑声很长,掩不住的带刺:“庾老师,你真挺厉害的。”
    “能有一个像我这种省心又省事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