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ater030对不起
    chpter  030  对不起
    /
    庾阙要射在单渡身体里的时候,被她用最后一丝力气躲开,精液如数泄在她的大腿根上。
    庾阙不悦的蹙眉,要抓过她的身体再进一次。
    单渡不肯,咬他握在她肩头的那只手,咬出铁腥味后才松口,还有力气揶揄他:“既然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就不要再向外乱播种。”
    她似乎找到了如何能快速刺激到庾阙的方法,还是迅速见效的那种。
    庾阙听了,果然没了再要她的兴趣,收回手转而将她抱到客厅临窗的软塌上,没管她了,自己进了浴室。
    庾阙很快就又出来,身上换了一套居家服。  没看她,坐回到茶桌前重新泡茶,茶香慢慢淹过体液的暧昧气息,散出浓郁的醇香。
    单渡将手臂盖在眼上。视线里剩下一片黑的时候,利于思考。
    她也实属没有过多的力气,就当做是短暂的休息一下。
    等到恢复过来体力,她撑着起身,朝庾阙望去一眼,他已经不在客厅,她拖着酸痛的身躯去到浴室,后想起来什么,又拖着步子往房间走,正好碰到庾阙。
    单渡的半个身子已经进到了卧室,面对庾阙的注视,她很快对自己这番没见外的行为作出解释:“想借一件干净衣服。”
    声线在那场粗暴的性事后变得撕哑,听上去还有几分央求的意思,但单渡现在没精力在意这些,只想洗个澡,冲洗之后能快速找回点状态,然后离开。
    庾阙没给她让路,另一只手上捏着抽尽的烟蒂,单渡视线看过去的时候,被他包进手心。
    “我拿给你。”他说。视线仍与她相对,像领地意识极强的森林之王,具t行动和活动范围都要得到他的许可才行。
    而现在,他拒绝她进她的房间。
    就连刚才做的时候也是。做完也一样。
    单渡扶着墙转身,尽量让自己的行动看上去不那么吃力。还好,坚持到了浴室门关上那一刻。
    将门外的一切隔绝掉之后,单渡强行卯起的那股力气倏然崩裂,双手撑在盥洗台面上才没跌倒。
    不仅如此,她感觉体内的力量正在汹涌锐减,毫不受控制。
    就像是努力铸成的高墙白塔,被人抽走核心架梁,以毁灭式的速度倒下。
    她低着头,看着白净的大理石台面,又陷入久违的痛苦和分崩离析的状态。
    那些没落得好结局的缘起,都变成了潜伏深处的噩梦,俗称为心魔。
    在她刚开始工作那年,工作上的压力太大,她也会有情绪失调的情况,夜里难眠,心绪紊乱,找不到具t的源头,便去看了心理医生,当时心理医生用了很久的沟通时间才从她嘴里得到些有助于开导的信息,当时说的话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缘起。
    单渡并不想执着于这个点,更不想回顾自己的那些感情史,也不肯承认明明是她自己的选择,却变成咎由自取的恶果。
    不久后,心理咨询师那边她没再去,她开始转移注意力,去喝茶,去读史书,抽离出自己后又重塑自己,最后又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
    可是,就在现在,她莫名感到无比的脆弱,被她藏得很深的那部分,还是被人拔去了抵御外部的刺,露出内里。
    她不想的。
    可她就是突然觉得受挫,也失落。
    八年过去,她在庾阙面前的身份依旧如此,臣服他、取悦他,向他献上自己的膝盖和肉体。
    她觉得受挫,是因为她以为自己有了长进,这么多年努力证明的自己,该是自主的女性,她也确实做到了,单威对她的指手画脚逐年减少,也能从旁人嘴里听到他对自己的女儿有多引以为傲。可她没做到的是,她没彻底将庾阙这个人从生命里摘除,哪怕是从身体记忆里淡化都没做到。
    她一点也不想承认再见到庾阙的时候,从心自身对他的悸动;也不想承认在得知他结婚的时候,她那股不悦和压抑到变形而变成的恶意引诱,故意败坏他的底线;以及得知他的婚姻对她不过是欺骗时除去气愤以外的情绪;更不想承认在他刚才强行占据她身体的时候,她终于在这八年的性事里尝到满足。
    所以,她也觉得失落。
    门外响起两道叩门声,透过被水雾蒙住的玻璃能看到庾阙进来的模糊身影,他没开口,只把衣服挂在衣架上就又出去了。
    这个澡洗了很久,具t用了多长时间单渡其实也并不在意,出去的时候天边已经晕出了光亮。
    庾阙给她穿的是一件吊带长裙,颜色不艳丽,是那种质朴的裸粉色,长度及她小腿肚,宽松的罩在她身上。尺码不是她的。
    她没再衣服上找到吊牌,也很难肯定这件衣服没被人穿过,不过她能笃定的是她从来没穿过。
    再联想起庾阙不让她进房间时对隐私的保护,似乎合情合理了。
    她不想管那么多了,前所未有的心累。
    庾阙惯于细心,放下衣服时也多留下一双拖鞋,她穿着走出来,在客厅找手机。
    找东西的过程并没她想象中轻松,手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她找遍了客厅就是没找到。
    庾阙出来的时候她正伏在地毯上钻沙发底,动作很怪异,整只手臂都没进沙发底部胡乱掏找。
    单渡抬起头,正好庾阙在看她的好戏。
    皱眉,很不愉快的情绪被嘶哑的发音扭得像是在撒娇:“我手机找不到了。”
    庾阙站在原处,无动于衷的表情好似是不忍心打扰她。
    也是不打算帮她的意思。
    单渡胸腔内的烦躁因子正在无限扩散,她作罢,重新换了个位置找。
    在软塌上看到一圈深色的印渍。晕开手掌心大小的面积。
    身下传来骤缩的痛楚,后知后觉的撕裂感。
    她想骂人。
    但她忍住了。
    没有意义,她对自己说。
    视线在那摊血渍上停留了太久,庾阙也终于打算管一管多出来的这个人了。
    “怎么了?”他的声音太轻,也太凉薄,就跟出于礼貌说出一句你好一样。
    她只需要以同样的口吻回应一句没事就够。
    可她哑了半天,不甘心如他所愿。
    庾阙见她一动不动,sh发贴在她的侧脸上,神情沉地厉害。
    他以为她怎么了,走近看得细些,伸手要拨走脸庞的sh发,还没开口。她倏然甩手一挥,清脆一声巴掌响起。
    两个人都愣住。
    庾阙的手还朝她伸着,单渡愕然的盯着他,眼底情绪很浓厚,都被一片腥红掩盖住。
    她用另一只手抓住刚才那只打了庾阙的手,用力死死摁住,话也结巴了:“我...在找我的手机。”
    试图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些,但有多努力就有多失败。
    她现在看上去乱透了。
    庾阙收回手,站定直直的看着她,她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垂着头。
    同时他也看到软塌上的那摊血渍。内心某一块凹陷下去。
    他唤她的名字:“单渡。”
    单渡又开始在找她的手机,手忙脚乱的,不肯正面回应那一巴掌是出于什么心境。
    庾阙只叫她一声,她紧张得整个后背都绷直。
    她没察觉,庾阙看在眼底。
    他突然不想这样下去了。
    她这幅模样,不是他的初衷。
    单渡装作没听到他叫她,于是他又叫了一声。
    他走到软塌前,蹲下身抓住她的手,这才感受到她在颤抖。
    单渡想挣开,但她现在太没力,反倒被庾阙拉进了怀里。
    未g的头发很快印sh掉他胸前一大片,他紧紧拥着她,手心一下一下顺着她的后背。
    他吻她的头顶,艰涩的开口,说:“对不起。”
    他不想欺负她的。
    从八年后的第一次见面起,他就确定了这件事情,可事情后来的走向完全不受他掌控。
    这个女孩长大了,远b他想象的翅膀要y得多。
    他们的关系也早在八年前宣布了结束。
    他还有什么理由牵住她?没有。
    八年前他左右不了她的离开,八年后他也没立场参与她的生活。
    他b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庾阙已经过了谈情说爱的年纪,不憧憬浪漫,不执拗爱在生命中所占据的分量,可一份感情里少不了斤斤计较得与失,正如他多渴望,她自己向他走来,像她当初离开的那样坚决。
    所以他处处留漏洞,给机会让她有可能来计较他一两分,可她现在能耐了,b他还端得住。又或是压根没在意。
    总归。最后是他先失了控,因为她轻佻暧昧的风情施予了别人而搅乱了阵脚。
    抛开走棋博弈的理智,他只剩下将她拆骨入腹的欲望。
    他本想慢慢引她回到他身边,可是,对一颗煎熬的心而言,只要是距离无论多远都觉得无比漫长。
    他等不了了,也不要所谓的t面与矜傲。
    庾阙欲将单渡肉进穴口般搂着她,感受到胸前的一片湿热,以及她软弱无力的身躯,他早就想这样抱住她了。
    “回来我身边好不好?”他轻声的问,更像是在恳求。
    毕竟他想要的,从来都是她的心甘情愿。
    而不是她自我折磨的困顿,和红了眼眶也打死不肯认的委屈。
    他从没想过会是在这样突然的情况下说出这番话,不过他从一开始也没想过给自己留后路,所以,无所谓早和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