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ater029图
    chpter029图
    /
    单渡轻巧拂掉庾阙的手,像拍去一掌灰尘,然后起身,以居高临下的角度看着他,笑得仍客客气气:“庾教授,睡过一觉又怎么。你喜欢什么我应该知道吗?知道又怎么吗?”
    每一个字组建起来的潜台词都是,我们不熟。
    即使是睡过一觉。
    而且重点的是,睡过一觉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庾阙点了点头,但俨然并不是赞同的意思,话题切换地自然又迅速:“所以你想吃什么?”
    单渡没胃口,主要是不太想跟庾阙一起。
    像喉咙里卡了一根刺。
    “不用了,没胃口。”说完,拿着手机走出会议室。
    半个小时后,单渡回来的时候庾阙已经不在了。
    再过半小时,蔡总监果真端了一杯手冲咖啡进来给她,她看了眼咖啡,复又专注回到财务数据上。
    蔡总监是个社会老油条了,抛开这次公司查漏的例行要事不说,对像单渡这种后一辈社会骨g精英还是很看好的,刚才又听说单渡曾经是庾阙的女朋友,不免刮目相看了些,也有了想多聊两句的念头。
    单渡将文件拍回桌面,本想扳着脸让蔡总监尽快配合梳理明白财务模块的问题所在,但视线落到那杯咖啡上,突然又改变了注意。起身去打开会议室的透明大玻璃窗前的百叶窗,似是为了换个视野,往外望去两眼。
    转过身,改变主意和蔡总监唠了起来。
    庾阙进来的时候,两个人聊得正酣,就连坐位的椅子都靠近了不少。
    落进耳朵的,是单渡那句盛却又含蓄的邀约:“蔡总监要是有空的话,欢迎随时去找我喝茶交流。”
    然后,响起哐当一声庾阙掉头离开的摔门声。
    单渡嘴角浮起一抹相当深的笑意,蔡总监问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单渡倏然严肃了,说:“有。”
    蔡总监满脸的一言难尽,失望的哦出一声。
    *
    晚上七点,单渡这边才结束掉手头工作,庾阙冷肃着一张面孔走过来,询问她进度,她扭了扭脖子如实说了。
    庾阙听完,似也不在意工作难度和量度,只建议她工作的时候更专心些。
    单渡笑笑,“好的,庾教授。”
    庾阙懒得客套她了,掉头走,却也在门口停着的车前等了她一下。
    庾阙拿出手机,开始叫车,走到庾阙面前的时候正好有司机接单,便跟庾阙说:“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我跟庾教授好像不顺路。”
    庾教授这称呼,怎么听怎么不中听。
    瞧见庾阙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单渡就把打到车的界面给他看,表示自己并不是随口胡诌,是真的打到了车,也是真的不顺路。
    庾阙一把夺过了手机,取消掉订单,废话也懒得说了,将人推进了后座。
    单渡:“......”
    一路的沉寂。
    单渡时不时扫一眼副驾上的庾阙,他也没开口的意思,脸色冷的不符合季节。
    车子驶入市区,单渡虽离开天津有好几年,但她记性和方向感都不差,车子往哪开的她看得出来。
    “这不是去我住的酒店吧?”单渡问的是司机,这才发现司机换了一个人,他也只知道一个目的地。听到她这样问便扭头望向庾阙做确认。
    庾阙专注于笔记本上的内容,连头都没抬:“就去保利云禧。”
    如果说单渡对庾阙还有暗地捉弄到了的得意心态,那么在车子逐渐驶近保利云禧的途中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
    庾阙没权利决定她的行程。
    她没给他这个权利。
    车子在保利云禧停下,庾阙提前收了笔记本,率先下车,就站在一侧,等她。
    单渡想了想还是迈下了车,站直,风吹过扬起发丝,她也不想去管。
    开腔的口吻并不和善。
    “庾阙。”
    “你到底图什么啊?”
    庾阙没加犹豫,甚至没仔细去看她脸上的情绪来辨别她是在生气还是玩笑,也不追究她问出这个问题的前因后果,给出的回答反倒却像是经历过深思熟虑后的认定,回答说:“你。”
    他还能图什么。单渡而已。
    *
    单渡摇头,但她无法言清摇头是为何,是不信还是不接受,无论是出于哪一种,都让庾阙沉下去眉目。
    或者说,他今晚对她就没过好脸色。
    可他没打算在这个问题上为难她。
    是她自己要跳进这个死胡同,所以反过来,是她在为难他。
    庾阙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上去喝一杯?”
    单渡:“我戒酒了。”
    庾阙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做出补充:“喝茶。”
    又加一句:“礼尚往来。”
    是指回请她上次的那杯茶。尽管他并没喝。
    “邀请完”单渡,庾阙便自顾转身朝楼上走,没给她说出拒绝的机会。
    她已经很久没来过这里,但这里b记忆中的样子温暖了许多,生活的痕迹重了。在步入客厅的时候视线捕捉到一条鲜活的鱼,鱼的t型与缸t有了变化,颜色还是金黑色,滚圆的身躯在水里慢悠悠的游着。
    房子整t格调也没变,就连新旧程度都和八年前相仿。
    时间如在这个男人及他身边的一切上岿然不动。
    唯一大的变化,是客厅的现代化茶几换成了一架中式茶台,上面摆放一套齐全的紫砂茶具和茶叶、茶饼。
    庾阙坐下后便开始倒水、煮水,姿态娴熟拿捏有度,动作温和心细又具有条理,不像她,偶尔会因为时间仓促就可惜掉了上好的茶叶。
    不得不说,庾阙这个人像是行走的新华字典中儒雅一词的释义。
    举止投足间,都会让人忍不住驻步流连。
    壶里的水在庾阙的注视下被煮沸,水蒸气小范围的扩散开来,他屈掌扇了扇,然后投茶、房内迅速晕开一股扑鼻的茶香。
    沸腾过后,庾阙颇有耐心的等待电陶炉继续余温煮茶稍许片刻。
    大概二十秒后,将煮好的茶倒入分茶容器——公道杯中,因为直接用壶倒茶的话茶水会存在浓淡口感之差,将煮好的茶倒入公道杯中就能避免这种情况,抱有煮茶人的严谨心态,能保证每口茶的口感一致。是肉眼可见的讲究。
    他将倒出来的第一杯茶放在旁边位置,而后望向她。
    话不多说,意思倒很明确。礼尚往来就是礼尚往来。
    单渡走过去,没坐。就站在沙发后。
    庾阙也不急,反而尊重她坚持要站着的意愿般,举起那杯茶,手绕过沙发直直递给她。
    他就跟在完成任务般,就非要还她这杯茶。
    单渡有点愠火,伸手抓走那盏茶。
    却在触及杯盏的时候,被庾阙闪开。
    他不咸不淡地提醒:“烫。”
    就这么洞察出她本打算一口饮下这杯茶的心思。
    单渡偏不遂他的愿,上前一步强行从他手里拿走茶,递到嘴边吹了吹茶面,一口作气便饮尽了。
    庾阙不着声色地捻了捻指腹。拿她不住,便任由着她。
    正如庾阙所表现出来的礼尚往来一样,单渡完成了这杯茶的任务,便没有了留下来的理由,她也不想再多待。从一开始也是不好驳他的面,才跟上来。
    一盏茶的工夫,本远不止此。
    可她没那个耐心。
    茶杯被她放回茶桌,掉头就走,连再见都说得飞快:“茶也回了,感谢庾教授招待,再见。”
    庾阙看着眼前还在飘散的茶烟,胸腔里沉甸甸的。
    听着单渡脚下高跟鞋的踢踏声一步一步远去,他终于坐不住。在单渡拉开门要走出去的那一刻迈着步子赶上的,一掌将门重新拍合。
    她没有转过身来看他,似乎并不意外他有这个举动,手还扶在把手上,垂眸,面色微冷。
    庾阙尤其不想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就差将庾阙勿近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时时刻刻像蚂蚁一样啃他的心窝。
    他压上去,身体紧密的贴上她的,低下头,呼吸就落在她的颈间。极为隐忍的粗着嗓子俯于她耳边开口:“你在怕什么?躲我?”
    庾阙能够清楚感受到属于他的那部分理智已经瓦解,而且已经濒临到极限了。
    他太了解过去的单渡,以至于能猜出此时从她嘴里会冒出什么他不乐意听的话。
    于是在他觉得单渡就要开口的时候,伸手堵住了她的嘴。
    可也只是短暂的一瞬。她突然用力掰开他的手,转过来面朝着他,这么近的距离,两个人的鼻尖靠着,对峙着。
    她的眼底盈有一渊冷冽的冰泉,另一只手往下突然握住他的分身:“是要这样吗?”
    她的手还像以前一样柔软,即使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得到,缓慢的套弄着他的阴精,拨弄的动作下没带丁点的情愫。
    问他:“满意吗?”
    “要口吗?”
    “还是直接插进来?前面后面?”
    单渡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她哪是在问,简直是在b他。
    庾阙粗重的呼吸刹那停滞,思索眼前的这个单渡,要说时间在一个人身上留下什么痕迹是精确不了的,能确定的是抹去了什么。
    正如,他所了解的,只是八年前的那个单渡。
    察觉出他的微表情,单渡嘲弄似的提起唇,以同样的口吻问他:“怕了?”
    后又自顾自地往下说:“也当是还上一次的。两清了。”
    这是庾阙听过最荒唐的笑话。
    这么轻浮、随意。哪怕并不源于初衷。
    可庾阙还是轻而易举被她影响到判断,胸腔里大肆作祟的情绪压不住索性就不压了,伸手捏住单渡的下巴,抬起,“你适可而止。”
    再挑衅下去,他保不准对她会做什么。
    也许是他真的老了,也或是她能耐了,反正他不耐她这么激。
    可单渡就是存心的,也没想过退缩。
    她早就想看看庾阙管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儿。
    下巴被他掌在虎口,她便伸舌在他的手背上舔了一圈,眼底荡起笑意,妖冶勾人。
    声音放轻、放软,柔得百转千回:“庾老师教教我?”
    也就是这句庾老师,久违的称谓,发生过在耳边的、枕边的、身下的这句轻唤,重新回到他的生活。
    庾阙连啃带咬的吻上单渡的唇,舌头撬开牙齿钻到深处,汹涌地搅动。单渡不配合,他就用蛮的。掐在她下巴处的指腹重重收力,将她摁在门背上制住她。
    单渡推他,他便扯下领带绑住她的手。时间哪怕过去很久,他的绳艺仍没退步,熟稔地落下一个漂亮的结,抓住领带将她的双手抵在头顶。
    她咬他,踢他,想挣脱他。
    庾阙拿出以前用过的玩意,塞进她的嘴里,下面的洞里。
    她太不安分,庾阙用皮带在她的屁股上抽了数几十下,皮肤都被抽成黑紫色。
    她被弄成跪姿,庾阙的大掌在她的股瓣上摩挲,挤弄着那些横竖交错的淤紫,恶意的搓弄,听她痛楚的呻吟。
    他伸手在她腿间摸出液体,然后抹到她的嘴边,冷声质问:“你在别的男人面前都骚成这样?”
    在单渡没法回答的情况下,庾阙已经给她定了罪。
    她被庾阙放倒在地毯上,左腿大大打开被一根绳子绑在沙发脚上,另一只腿任由庾阙把弄在手里,方便他随时可以控制震动棒进入到她身体里的深度。
    单渡这么几年没玩过这么大。
    当庾阙把她身上所有洞穴都填满的时候,她疼的快要飘出三魂七魄。
    他在她的肚脐处轻咬一口,扯起肚皮上的嫩肉,惩罚x地用齿玩弄着,松口的时候呈出一片红肿。
    他很满意在她身上落下的印记,也不着急进到她身体。
    将口球从她嘴里拔出来,然后将她人从地毯上捞起来,一只腿仍然大大张着,另一只腿随意蜷着,摆成坐姿,庾阙坐到沙发上,双腿打开,露出挺立粗壮的阴精,手掌在她的后脑勺上,埋进腿间。
    单渡嘴才得到自由,还没得以恰当的放松,立即又被更肿大的淫物填满。
    庾阙双手齐用,一手按住她的后颈,一手扶着她的头顶,低哑浑浊的声线不难听出其实并没有真的在心疼,说:“你自找的可怪不了我。”яǒúωεиωú.мε(rouwenwu.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