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ater028睡过
    插pter028睡过
    /
    在百岁宴上遇到梁乌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梁乌和秦歌久这么多年的情分摆在这儿了。
    但庾阙不是。
    不过单渡可以做到不被他的存在影响她。反之,庾阙也一样。
    单渡甚至连问都没问一句关于庾阙的任何。
    是许勐走过来跟她聊天说起:“庾老师还记得吗?”说着,朝庾阙所在的位置扬了下下巴。
    单渡嗯了一声,表面风平浪静的。
    她以为用冷淡的态度可以让许勐就此打住,许勐没配合。
    许勐想说的话其实用不着绕圈子,尤其是在自己人面前。可碍于对庾阙,他丢不开该有的尊重。侧过身背对着庾阙所在的方向,倒显得点做贼心虚。
    “h淼婚礼的时候,庾老师也来了。”
    单渡喝了一口气泡水,百香果味的,太酸,随即换了一种口。顺便又嗯了一声。
    许勐继续说:“婚礼那天,庾老师来得很早,走得很晚。”
    单渡事不关己般,最后拿起杯椰汁。很久没喝过这些饮品,有些新鲜,听到的人名和事儿也是,她问:“然后呢?”
    许勐盯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在装傻还是真不知道,嗓门提了提:“那次你没来,庾老师事先并不知道。”
    许勐说话的口吻跌宕起伏,最后一句话更是作为了重中之重,意思是什么也不难看出来。
    不过单渡并不想自作多情,哪怕周围人都拥有同一种错觉。
    她扬唇,露出极具礼节x的一笑:“是吗。”
    许勐有点恼:“单渡,你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单渡嘴角的弧度维持地相当标准:“重要吗。”
    许勐啧出一声,单渡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反过来劝他:“都不重要。”
    她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正好说给许勐说再合适不过:“能让一个人做过放下决定的,就该类属于废弃品。”
    许勐属于正统理工男的直,根本不想琢磨她的道理。
    他没做过什么好人好事,更别提插手别人感情,但对单渡和庾阙,他是觉得有愧。虽然说的确是过去了这么多年,可当有一个人没放下的时候,这份愧疚就会一直存在,不占据生活,却能旁观过去那个不够成熟的自己。
    这件事情,他甚至没跟刘嘉敞开说过。所以他才会跟单渡说这些。
    显然。单渡不吃他这一套良苦用心。
    她像个没心没肺的鸟,翅膀硬了,天高海阔没一处是她的羁绊。
    许勐叹了一口气。见单渡要走,他实在没憋住。
    “你走后,庾老师这么多年一直单着,连h淼都有孩子了,他连家都没成,这个你也看不到?”许勐生怕她漏听到,对着她的背影快速说完这一长串话。
    许勐说完,也意识到不该这么直白,或许庾阙不仅只是为了单渡。在感情面前,男人也该保留自己的t面。
    单渡的背影果然停住,没立马转身,静默的时间里她都用来了消化刚才许勐说出的那番话。
    同时也回忆起不久前庾阙才跟她说过的成家立业和离婚。
    身后的许勐不知是不是后悔对她说这些,丢下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然后离开了。
    单渡还愣着。
    脑子里不停转着庾阙的那两句话。
    只一个念头。
    去tamade。
    骗子。
    她很久没有这么想骂人的冲动了,视线朝庾阙的位置斜过去,他正在和人聊天,谈吐风度沉稳,透着让人摸不清年岁的俊秀和儒雅。
    视线始终没动,很快庾阙就察觉到,目光撞上之后,单渡似终于等到他看她,朝他举了举手中的椰汁,笑得灿烂,暧昧。
    *
    单渡被一通电话打回所住房间,临时有一份申报材料出了问题,卡在最高层审核环节了,她需要立马回去校对文件和联系上司。
    忙完之后,时间又是傍晚。她还没觉得饿,打算再看一份新项目的策划案后下楼吃饭,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留意到有一条新的微信好友申请。
    当年出国后,她连微信号都换了,除了刘嘉和h淼等人外,其余没人知道。
    再简单不过的头像,就连昵称都取得相当直白,庾阙。验证消息那一栏里写着:希望没打扰到,qs的项目后续我这边协助跟进。
    这个理由,单渡好像找不到理由拒绝。
    而且她这次出差回天津目的就是为了摸透qs的经营现状和内外隐患,和庾阙要打的交代避免不了。
    公归公私归私的道理,单渡懂。
    点下绿色通过按键,单渡不禁算起来最多要跟庾阙打几次交道。
    庾阙这个时候发消息过来,问她:“现在在忙吗?”
    单渡:“?”
    对面没立即回复,单渡看到顶部那一小串“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字眼。
    随即,庾阙发来一段关于后续工作进度的安排建议。
    结束语是,“为了节省大家的时间,我相信单经理也会很乐意速战速决掉qs的系统化分析与数据调研。相信以单经理的工作态度和能力,我们会有一个短暂但愉快的合作。”
    这样格式下的措辞,单渡没少听,甚至耳朵都能听出茧来了,可这话从庾阙那边传达出来,她就是乐意不起来。
    没理由。
    她看完,指腹轻触屏幕,打下一句相当客套的回复:好的,辛苦庾教授了。
    庾阙:分内工作,应该的。
    庾阙说的速战速决,并没有含糊的意思。在第二天就和她约在了qs的西青区总部,主要是对总部的组织架构进行实地调研。
    其实单渡一个人也可以,但庾阙的计划很详细,正如他自己所说,能节省时间,那她也就何乐而不为。
    即使是qs主动向单渡方寻求的帮助,可面对有人要对企业进行彻查的时候,从基层到管理层都不由得竖起几分戒备的心理。不会有人喜欢被挑错。
    庾阙同行,单渡明显觉得这次的行动轻松不少。他的面子远b她的好用。
    在财务室内查了半个上午的数据,qs近两年的财务报表让单渡的眉心越拧越紧,问财务总监为什么出具报表人员变动这么大,对方并不很配合,只说是想走的人有千万种理由,企业也就不便强留。也就是说,财务报表的问题追溯不到准确的责任人。
    财务是整个企业的核心命脉,眼见总部的财务部门这样不稳定,更别说其他分支部门。
    翻阅完最近两年的季度报表,已是午后两点了。
    庾阙在另外一家会议室跟法务对谈,结束后来看单渡这边的进度,无需问,也看得出来并不顺利。
    庾阙敲门,问单渡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财务人员这边也到了下班的时间。
    单渡放下资料,呼出口气。也就是这口气呼出到一半,肩上突然多出一只手的重量,那只手从后不轻不重地握住她的肩。
    温润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话虽不是对她说的,却和她有直接g系:“蔡总监,单经理的咖啡麻烦这边换成手冲,她在工作中容易急躁,也劳烦多担待。”
    蔡总监是个明眼人,即使话客客气气的听着还算规矩,但庾阙手上的动作却是意味深长。
    再看一眼单渡,蔡总监板着的脸倏然松开,这才留意到单渡手边的咖啡早就只剩下几颗未冲开的咖啡粒,亲手端走,不好意思道:“是我们照顾不周到了,稍后我就让人事那边准备下,我这边带二位一起去用餐吧。”
    “不用了。”庾阙扫了一眼单渡面前的大量文件,“我对这儿熟,用餐交给我来招待单经理就可以。”
    蔡总监明事理的一笑,没跟庾阙争了。出会议室的时候还特意将门带上了。
    也就是一秒钟的事,庾阙的手离开她的肩。自然而然地在她身边坐下,拿走她手上的那份报表,粗略看了两眼,而后放下。
    单渡还以为他要点出什么建设x的问题。
    他却只是问:“想吃什么?”
    单渡看着他,却看不透他。从前,现在都是。
    可庾阙能看透她。
    她没问,也知道她是想问他刚才为什么那么做。
    庾阙自己答了:“举手之劳。”
    话题又回到了吃什么上:“这附近可以吃...”
    “庾阙。”单渡突然打断他,侧过头盯着他任何时候都不起波澜的脸。
    很久,她没说出下一句话。
    换庾阙扭过头来看她。
    做出更近一步的解释:“今天如果是其他的学生,我也会这么做,不仅仅是你。”
    他稍作停顿,有一种本不想说这么多却又不得不把话说清楚的为难。
    他补充说道,“更何况,还是睡过。”
    单渡莫名想笑。实在是没在这样的情况下见识过庾阙,现在见到了不免会觉得新奇,也觉得,荒唐了。
    刚才和财务总监斗智斗勇绕的那些弯子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在这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不自觉扬眉,“是吗?”
    是吗?其实只是她现在大多数时候的口头禅,并不是一个具有实际意义的问题。
    庾阙不知道,只当她是在明知故问:“不是吗?”
    单渡向后靠上椅背,双手手心朝上的交合e在一起,她盯着手心,垂眸时将眸中的深思都压在睫羽下。
    她嘴角还衔着一丝晦暗不明的笑,像不经意掀起的裙摆,神秘又引欲。
    “那还想睡吗?”她接着问下去。
    庾阙看不清她眼中的神色,只望着她流畅的脸廓弧线,沉默是最诚实的回答。
    可单渡不认。
    她抬起头,大胆而直接地迎上他的视线,红唇一启一合:“想还是不想?”
    那gu子胆大,好似只要庾阙点头敢承认,那么她就敢当场跟他来一场。
    庾阙怎么感受不到。
    他俯过上半身,手搭在她的椅背上圈住她,贴近在她的唇瓣上咬了一口,并未做多停留,后看着她的眼睛,低哑的声线如潺潺流水,缓慢且有意图的流向她。
    “想。”他终于承认。
    “但不是现在。”
    “也不是这种的方式。你记性不差,应该记得我喜欢什么。对吧?”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